孙悟彻 发表于 2014-3-19 22:25:30

东周欲为稻,西周不放水

东周欲为稻,西周不放水 西周,约公元前1066年至公元前771年;东周,公元前770年至公元前256年。公元前367年,东周王室分成东周国、西周国。东周国是小国,备受大国侵凌。东周国与西周国之间,也不断发生矛盾,进行战争。西周国居洛河上游,东周国处西周国下游,“东周欲为稻,西周不放水,东周患之。”苏子对东周君说:“我要求去让西周放水,好吗?”于是他去见西周君,说:“君王您考虑错了,现在您不放水,那正是富了东周。他们现在都种麦子,没有种其他作物,君王如果要害他们,不如干脆给他们放水,破坏他们的庄稼。一放水,他们必定会改种稻子,种稻子以后,再断掉他们的水。那样,就可使东周人民完全依赖西周,而听命于君王了。”西周君说:“好。”于是就放水。苏子也得到了两国的赠金。这个故事,是最典型的封建割据,生动地展现了战国时期“以邻为壑”的混乱局面。在“天下定于一”的呼声下,秦始皇统一了天下,彻底废除了“领主土地所有制”(农奴制,各自为政的庄园政权),全面实行了“地主土地所有制”(雇农制,全国一统的郡县政府),领主变为地主,农奴变为雇农,从此各地生产得以协调,中国发展速度加快。但是现在,中国各地又出现了“东周欲为稻,西周不放水”的怪事。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地处淄河中游。淄河上游在淄川区,60—70年代,全淄博市人民共同在上游修建了太河水库。如今,干旱季节,临淄区需要太河水库放水时,太河水库却要临淄区拿钱买水,否则不放。而在汛期,太河水库要泄洪,白白浪费水资源。君不见,许多河床早已断流,地下水位越来越低,气候越来越反常。2007年8月17日,山东新汶地区突降暴雨,山洪漫过东周、金斗水库泄洪道,造成汶河水位暴涨,冲毁河堤50米,溃入新矿集团矿井下,淹死矿工171人,造成特大矿难。每年春天,如果各水库最大限度地放水,不仅能够缓解中下游农田旱情,还能够抑制沙尘暴、火灾的发生。到了汛期,基本腾空的水库,就完全能够拦截住洪峰,有效地保护中下游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抗洪工作就很容易了。笔者建议,国家应该出台一套水利综合管理制度:1、要求各地水库必须在中下游干旱季节与植被火险季节无偿放水,并具体界定其保留的最低水位线与最迟放水时间。在山东省,每年适宜于2月21日至3月31日缓缓放水。最迟放水时间为3月31日,介于植树节与清明节之间。在植树节之后,方便植树造林;在清明节之前,预防扫墓失火。各水库保留的最低水位线,要满足当年汛期来临之前的生活与生产需求。2、国家防洪抗旱的最高战略,应该是“旱季基本放空水库,汛期大量拦蓄洪水”。旱季放水,既支持了抗旱,又腾出了库容,为汛期拦蓄洪水做好了准备。“南水北调”是地域性调水战略,但是投资巨大,且远水解不了近渴。“旱季放水,汛期蓄水”是季节性调水战略,其效果肯定大于“南水北调”,却不需要增加任何投资,只要开闭闸门就能够立即实现,分流迅速。3、水库养殖业、水利发电业、轮船航运业,必须让步于中下游的陆地种植业(旱季最大限度地放水),特别是让步于中下游的生命财产安全(雨季最大限度地拦洪)。4、早在2200年前秦始皇就实行水利统一调度了,难道现在还能容许封建割据?笔者无意象苏子那样得到临淄区政府的奖赏,但愿国家痛下决心,根治地方主义和本位主义,共享自然资源,构建和谐社会。 2005年8月2日完稿,后来多次修改。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审计局    孙瑛电话:13869306637

孙悟彻 发表于 2016-7-7 10:02:47

在汛期来临之前,应当把水库放空(把水放到死水位),然后才能拦蓄洪水,调节洪峰,抗洪防险。
下暴雨之前,水库还存着那么多水干什么呢?等待决堤吗?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东周欲为稻,西周不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