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xxxx 发表于 2014-9-23 10:06:56

臣服


春色明朗,我似望见梨花初开;夏颜微显,我似流连冬草开满山前;秋意已至,窗外覆上的不是一席落叶犹是树影婆裟;末雪竟去,稻穗满涯。任窗外春秋冬夏,面前的草纸上背景由绪而发。

天已微明,鸡鸣声已过几时,便不再困于床,起身着衣,清净之晨,心思犹阔明,轻摇西窗,一片春意盎然,原是昨夜鬼雨已终。我自幼多感慨,无论何时何地,总随身携笔,以泄我私愁。我欢喜喜之文字,怒之文字,哀之文字,乐之文字,天下之文字。早在昔时,我就成为文字之俘虏。我臣服于它,因我的文字如此万能。

休憩时分,周遭极聒噪,只于此时,我安静于座,默观如此环境,正如看待世事是是非非,身边人皆言,我本不该生于此世中,存于此市中。每每一笑,低头写作,我的文字,带我离开俗尘,皈依山宇,并非世人皆黑唯我独白,世人皆醉唯我独醒,每个人都不可能为清者,只可自清。

人非万能,圣人之理论皆多,正如爱因斯坦提出的相对论,一切事物皆有对立面,有人悲哀世事之繁,天意弄人,命由天束。有人曰事在人为,命运在己,人生自控。我非圣贤,却有我心所想,我性所向。

我爱文字,因其懂我所想,知我所向,它离我够近,却又甚远,其在我所能仰望到的高度,不可触摸,却如慈母之手抚我头额,于无形中征服我的心灵,万能的文字,我臣服于你。

我的梦想,仅次于为梦想,只因现实的快节奏绝不允许有一个人这样痴心妄想,我只能偶尔暂栖于文字的港湾,然后路过,然后错过。在多小的世界里,我们如忙碌的蝼蚁,可不可以,给我一个安静的角落写我的文字,做我自己。

我无陶谦之志气,庭外月下,耕犁田间,朝而作,暮而息。于现世中,文字予我空间,虽我身未处其世,文字却可似时光飞梭,给我一容身之地。我的文字,如此万能。

初夏微凉,毫无炎热之趋势,实在沉闷不的振奋,凉而不爽,题海泛舟,思路如粥,愁白了头,未将此题休。随手携来一本小书,繁华凉夏,天蓝海蔚,原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再翻一页,《未来》二字直直吸引我之视线,思路突明,即轻放至一旁,置身于题海之中,万能的文字,予以我力量。

欢喜之时,读感之文字,泪下犹不悲伤;感伤之时,读欢喜之文字,心胸敞明,竭以力量。万能的文字,我臣服于你。

tsormer 发表于 2014-9-23 12:57:43

灌水是有限的,快乐是无限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