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 发表于 2015-5-15 10:45:51

买房还能吃上官司,这么奇芭的事都有?

千挑万选,买了个世外桃源的小区,但奇葩的是身边的邻居们却官司不断(黄江金地湖山大境)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话说2014年10月份,国家有个优惠政策出来,买二首房首付放松了,想换个大房住的好时机终于来了,千挑万选,好不容易用全部的积蓄买了套号称“全球奢逸住地”的一套商品房,而且只是交了套首付,楼的价格对于我来说真是天价,真心话,如果说它是全球奢逸住地、世外桃源,好象有点夸张,但那小区环境的确是超级好,三面环山,空气一流棒,PM2.5接近是0,山青水秀,原生态毕露,一点也不过份,而且边上零距离的就是清泉水库,大家后面可能看得到全部真实的图片,绝对没有任何PS成份,买了以后,我经常带朋友们去小区的天鹅湖钓鱼、划船、爬山、打羽毛球、练习高尔夫,当时是何等的骄傲,并且多次要求朋友在那买房给我当邻居,朋友圈的朋友基本上够实力的都邀请够了,介绍一个朋友来销售说是有5000元的管理费赠送,天地良心,我绝对不是为这个介的。
  但就是这样一个小区,管理费是2.98元/平方米的高档小区,却是奇葩事不断!我身边已有好几个邻居成为被告啦,也许是我不明真相,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老百姓,我好怕呀, 整天提心吊提胆的,要是一不小心,哪天成为被告就摊上大事了,,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就挤在那79平的小房间内就好啦,不用担心贷款,也不用担心当被告;

  朋友们,有比我们更奇葩的小区吗,大家都来818看,请实话实说,欢迎拍砖,但一定要守法进行,我想我们的小区绝对是NO1

湘、 发表于 2015-5-16 14:58:22

金地集团再陷股东争权危机
2015-05-16 07:42 中国经营报 显示图片
  王小明

  作为“招保万金”金字招牌之一的金地集团,近年来尽管在业绩上日渐褪下昔日的荣光,但“门口的野蛮人”如今仍然对其虎视眈眈。5月9日,金地发布的2014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披露,由于第一、第二大股东富德生命和安邦保险投了反对票,有关金地集团核心员工项目跟投议案、选举丁玮和王俊为独立董事等三项议案未能获得股东大会通过。

  这是生命人寿与安邦保险成为金地大股东之后,首次与金地管理层之间的分歧公开化。两大股东联手否决管理层提出的议案,在上市公司管治中并不多见。过去几年,经历了管理层动荡的金地曾走过了一段漫长的阵痛徘徊期,如今是否会再次陷入股东争权的危机?

  大股东搅局

  根据金地公告宣布的2014年股东大会议案决议结果,包括关于《金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核心员工投资项目公司管理办法(试行)》的议案以及选举丁玮、王俊先生为第七届董事会独立董事的三项议案未能获得股东大会通过。

  投票结果显示,在金地集团核心员工项目跟投议案中,股东反对的票数高达22亿4543万余票,占总票数比例达86.44%,赞成票数只有3.5亿余票,占比只有13.56%;关于选举丁玮和王俊为独立董事的议案也得到了几乎相同的投票结果:高票反对。

  经历了2014年的多次举牌大战之后,至去年底,生命人寿与安邦保险一跃成为了金地的第一和第二大股东,其中生命人寿通过万能H及万能G、分红账户,合计持有金地29.99%的股份,安邦则通过稳健型投资组合、传统产品账户持有金地20%的股份。两者的总持股量已远远超过了代表金地管理层的股东方:深圳市福田投资发展公司,后者持有金地的股权只有7.83%。这意味着在此次股东会上,包括生命人寿与安邦保险在内的主要股东,都在上述议案中投了反对票。

  这样的情况在上市公司的企业管治中并不多见。在去年生命人寿与安邦保险不断增持金地之时,金地集团总裁黄俊灿还曾表示,两者入股金地是纯粹的财务投资者角色,并不介入公司运营,但从此次股东大会的决议结果来看,在金地股权上耗费了巨资的生命人寿与安邦保险显然期望能够获得更多的话语权。

  按照金地的公司章程,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10%以上股份且持有时间在一年以上的股东才可以提名下一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同时为保持公司重大经营政策的连续性,董事会换届时所更换、增加的董事数额总计不得超过上届董事会董事名额的1/3。

  在这种制度设计下,虽然生命人寿和安邦保险在金地的持股量已经接近一半,但两者在目前由12名董事组成的金地董事会中却都只各占一席;更关键的是,目前金地的12人董事会中,有9人的任期最快都要在2017年4月27日结束,这意味着在短期内更换董事的可能性极低。生命人寿和安邦联手否决金地管理层提名的两名独董,被认为是二者在暂时无法增加董事名额的前提下,想让自己提名的独董进入董事会,以制衡现在的金地管理层。

  在这样的逻辑下,两者否决金地管理层提出的员工跟投计划似乎也就不难理解:“明面上看是不希望今后因少数股东权益的增加而减少金地整体项目的利润,进而影响自身的股东权益,但不排利除二者是想通过在股东大会上行使否决权,来彰显大股东的地位,为今后的控制权之争埋下伏笔。”光大证券房地产首席分析师竺劲认为。

  员工跟投计划曾是去年房企管理模式的一项重大变革,在万科之后,碧桂园、龙湖等标杆房企均纷纷效仿,金地一直到2015年初才酝酿推出“有限合伙企业”模式的跟投机制,不料却遭到大股东的否决,这无疑会令以凌克为首的金地管理层倍感失望。

  针对大股东的不合作态度以及三项议案被否决后的下一步计划,本报记者多次致电、致函金地董事会秘书徐家俊,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应。反观金地的成长历史,五年前的一场高管层动荡曾让金地伤筋动骨,在过去几年中错失发展良机,如今,“门口的野蛮人”会否再次将金地置于危机之中?

  动荡金地

  作为深圳本土的老牌地产企业,早期的金地在规模上曾与万科、保利不相上下,但在2007年之后,金地的股价及成长速度却一直低于市场预期,其规模更是远远落后于兄弟公司。究其原因,除了与金地本身的保守风格有关,还与金地2010年经历的那场管理层动荡不无关系。

  2010年年中,金地董秘郭国强、上海公司总经理赵汉忠和集团总裁张华纲等创业元老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相继离职。尽管离职的原因众说纷纭,但外界当时普遍倾向的一个观点是:这是以张华纲为主导的管理层为金地2009年在土地市场上的激进扩张和业绩下滑而“买单”。

  大批元老的出走并未把金地从危机中拯救出来,反而加速了金地的衰落。这家当时以稳健著称的房企2010年之后走向了业绩的拐点:从2010年至2012年,金地连续三年未能按照预期完成年度销售目标。这三年金地完成的销售额分别只有283亿元、309亿元、342亿元;在规模增速和盈利方面,金地逐渐掉出了房企第一阵营。

  早年在土地市场上的冒进以及连续多年的楼市调控,让专注于发展中高端项目的金地吃尽了苦头:包括上海佘山天境、北京朗悦等多个高成本的项目去化艰难,迫不得已的降价则进一步损害了公司的盈利能力。

  为了适应市场变化,金地从2011年起开始了痛苦的调整期:谨慎收购土地、适度降低高端项目占比,扩充产品线以及调整项目布局,回归一二线城市,明确“以住宅业务为核心,以商业地产和金融业务为两翼”的“一体两翼”未来发展战略。

  直到2014年,金地的转型终于有了初步成效:当年金地的销售额增长到了490亿元,在全国房企中排名上升到了第16位;商业物业的开发面积突破100万平方米;金融领域,旗下的稳盛投资新增人民币基金管理规模44.1亿元,累计管理规模接近150亿元。尽管在规模与管理上与现时的万科、保利仍然相去甚远,但金地总算基本走出了危机。

  然而也就在这一年,金地迎来了“门口的野蛮人”:生命人寿与安邦保险。当年,通过二级市场的不断举牌,上述两家险资巨头成为了金地的第一和第二大股东。当时,金地董事长凌克以发内部信的方式告知金地员工:两家保险公司大比例增持公司股票,看重的是管理层多年在房地产行业的经验和领导公司持续健康发展的能力,他们希望公司的人事和运营保持稳定。

  然而,从两大股东首次参与股东大会即否决管理层提出的三项关键提案来看,前者想要的东西显然更多。本来按照凌克的设想,金地的未来转型包括国际化的投资,其提名的两位独立董事候选人分别具备金融行业和外资公司背景,对于金地未来国际化都能提供良好的助力,但大股东的否决却可能让凌克的设想胎死腹中。

  这场博弈才刚刚开始,面对来自股东层的“发难”,金地能否再一次度过危机?

yuan12345cn 发表于 2017-3-25 16:15:15

不知所云。

yuan12345cn 发表于 2017-3-25 16:16:27

不知所云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买房还能吃上官司,这么奇芭的事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