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呼声 发表于 2015-7-22 23:02:59

鑫锆矿业有公司李发斌恶意拖欠农民工的工资何时休?

鑫锆矿业有限公司李发斌恶意拖欠农民工的工资何时休?《原创独发》------揭露甘肃省武威市民勤县鑫锆矿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发斌涉嫌非法集资、合同诈骗、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等恶劣行为

图中:鑫锆矿业有限公司。
甘肃省武威市民勤县鑫锆矿业有限公司及法人代表李发斌在2013年至2014年涉嫌非法集资,合同诈骗,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等恶劣行为,以书面形式联合多名受害者,向全国媒体以及上级领导检举、控诉: 一、 爆破项目合同集资鑫锆公司将整个矿区,橄榄岩石矿和钛铁矿爆破工程总体承包给“浙江宏达爆破公司”“宏达”公司负责人陈福洪,经过宣传包装后向来自各国各地60多个爆破工队获取30万到50万不等的合同押金,各工程队自行购置爆破设备、自建或从鑫锆公司购买彩钢房用于居住。2013年至2014年底,各工程队从相继动工到停工,都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至今多数工程款工人工资未得到解决,保守估计爆破工程项目受害人达到百人以上。(爆破队施工地分别为:野芨里橄榄岩石矿区和未获得采矿权的阿拉善右旗与民勤县交界处钛铁矿区)二、装载运输劳务协议合同集资鑫锆公司将橄榄岩石矿和钛铁矿装载运输,分别承包给(李发斌骨干成员:李双银、李旭龙、赵根书等6个大承包单位的和散户组成的近六百多个标段承包人。参入的承包人先向李发斌及其家属成员或其骨干成员缴纳20万元至100万元或不等的中介费,然后向李发斌或骨干成员缴纳50万至1000多万不等的合同押金,鉴定劳务承包合同。在劳务协议合同项目上受害人达千人以上。三、干选厂,水选厂合同集资    鑫锆公司通过骨干成员发展拉拢投资人,在收取100万以上的中介费后向投资选厂的参入者收取50万到3000万不等的资金后,李发斌将收到投资款的30%用于购买选矿设备和做部分基础安装,其它资金不知去向,已建成的水选厂和干选厂生产线在2014年底前进行了短期的生产,2015年春节后至今矿山停工后,停水停电,未安装的工程也就此中止,去年投入生产的投资人均未按合同拿到应有矿产品的加工费,干选、水选项目投资人预计在150人以上,受害农民工有300人以上。从2013年鑫锆公司筹建至2015年5月上旬,经过本人记录多名受害人进述,至矿山实地多次察看,得出以下供述:李发斌,男,汉族,出生于1953年11月9日,陕西省柞水县人,现供职于柞水县县工会。李发斌于2013年与武威市鑫庆石科经销有限公司密谋合作,由李发斌借壳鑫庆石科经销有限公司名下的,甘肃省民勤县红沙岗镇野芨里橄榄岩矿,在民勤县红沙岗民湖路2.5公里处成立“民勤鑫锆矿业有限公司”作为办事处筹建开采橄榄岩石矿,于此同时李发斌及其家属伙同骨干成员向外界宣传鑫锆公司自主拥有野芨里采矿权,同时是民勤县2013年重点招商引资企业,打着开采镍矿的幌子,欲建成西北和全国最大的选矿企业。作为露天开采方式,其以高出市场价格几倍的工程报价。吸收来自全国各地工程承包人,收取合同押金,中介费,生活区土地使用费等各项费用,非法吸收大量资金达数几亿元以上。将矿区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区域,分片分段对外发包称之为“标段”前期部分受害者签约前存在诸多顾虑,经过向民勤县国土资源局咨询或自行取得矿石样品至相关机构化验,得到的结论是该矿含镍微量,不具备开采开发价值,这时李发斌的家属及其骨干成员就向外界和承包人宣称,镍矿面积较大,其中隐藏着60-70年代的大批地质专家已发现的四条极高品味矿脉,企业发展前景可观,工程利润巨大,可放心大胆承包,而且整个标段工程发包工作接近尾声,标段稀缺只能通内部关系介入方可接到工程,容易错失良机等方式,激励众人上当受骗纷纷签约,李发斌家属及其骨干成员从承包工程投资者中获取高昂中介费以及合同押金。此时李发斌酝酿的水选厂、干选厂集资方案,也再用同样的诱骗模式进行中,大批量的资金进入李发斌个人账户,或流向李发斌骨干成员及家庭成员的账户中,从2013年李发斌吸收到部分资金开始,他运用这些投资人资金为其本人和亲属及其骨干成员购置多辆豪车,在祖籍老家购置房产,建造别墅(据了解李发斌在操作鑫锆公司之前个人财产并不富裕,从2014的下半年李发斌家属及其骨干成员便入住金昌市最为豪华酒店:金都大酒店,商会大厦,享受奢华生活豪赌,肆意挥霍资金)在野芨里矿区建造一栋五层的办公楼、挂牌“鑫锆矿业集团办公大楼”并举办声势浩大的落成典礼,随大批承包人和投资人进入矿区生活区,李发斌家属及骨干成员在生活区彩钢房建设土地使用上大肆强制征收各项费用吸收大量资金,为了制造整个公司、矿山繁荣景象的假象,营造虚假投资环境。2014年3月份,鑫锆公司在四个区域启动了镍矿区山体剥离工程,举行了隆重的开工仪式,满山遍野挖掘爆破山体。接着李发斌运用吸收来的资金购买了一个位于野芨里矿区5公里位置的矿区,定为钛铁矿区。事后调查论证,钛铁矿不具备开采价值。具调查和资料显示目前该矿区未获得正式采矿手续,接下来李发斌照以上诱骗方式开始了新一轮的大批量吸收资金,划分标段,拉人投资干选厂(干选厂分固定式和移动式固定式投资2000万以上,移动式投资50万元之500万左右)达到造势目地吸金顺畅后。镍矿区的山体剥离工作在进行一个半月之后即4月下旬就要全面停止了。2014年8月10日镍矿区干选厂初步建成进行试机生产,据调查了解由于橄榄岩石含镍品味低下不具备开采价值,设备陈旧不匹配,选镍深加工技术不具备等因素,镍矿开采运输,干选厂加工在进行一个月左右就放弃作业,为了应对众多承包人和投资人的压力,2014年10月份钛铁矿区采矿和干选启动,水选厂也开始在已安装好的部分生产线上试运行生产,由于同样处于原矿石含钛铁品味低下,和水选厂设备设计不合理,选矿技术不达标等因素,生产精粉半产品产量极低,处于严重亏损状态,至2014年12月份所有参入生产环节的承包人,工人未能得到鑫锆公司应支付的工款款项,陆续有工队停工,2015年春节前10天整个矿山,干选厂,水选厂全面停工。所有工程承包人农民工仍未得到工程款项,民工工资。这期间多数工人被迫采取上访和网络控诉等方式寻求帮助。最终少部分工人借到部分路费勉强回家。大部分上访和控诉未得地方政府受理或解决。

图中:部分农民工被打伤!工程承包人2014至年末仍未拿到李发斌应支付所谓工程款,多数人无法回家过年。由于在2014年8月份采矿作业前,鑫锆公司单方面强制性改变原合同的合约模式,将原合同约定承包人独立完成自己标段或域内装载、运输作业改为“集体,集中作业”,鑫锆公司承诺采矿运输作业开始后每月未计算总产量,然后平分至参入作业的施工单位。俗称“大合力”原承包人所雇用的工程机械,车辆全部弃用,统一由公司提供和安排,每一个标段承包人只需委派一名工人至指定施工现场做安全监督员,三个月左右的作业运输下来,参与作业的承包人无法自行提供有利的工程量计算依据。李发斌便对承包人百般耍赖,不承认工程量不予结算工程款,并扬言公司背景深厚,不怕控诉,并多次指使手下成员及社会闲杂人员欧打前来讨要工程款的承包人及农民工。致多人受伤,至今无法解决。工程承包人从与鑫锆公司签约后便按要求租赁了大量的工程机械,车辆招收了多名工人进驻矿区,由于长期无法开工或无法正常开工,为此承包人支付了大量的矿山机械租赁费,工人工资从而承受巨大的经济损失,多数承包人在李发斌及其家属骨干成员及中介人鼓吹下,普遍通过房产抵押,民间借贷等方式筹措资金,投入到鑫锆公司各种项目中,至今血本无归,使众人外债累累,面临家破人亡的绝境。从2015年春节前夕之今,李发斌始终以筹集资金,银行借贷资金正在办理中为借口,骨干成员及其本人几乎处于失联状态,种种迹象表白鑫锆公司李发斌在这两年里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合同诈骗,非法集资行为,给参入投资人,农民工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和社会恐慌。一个由政府招商引资的重点企业,发生了如此重大的非法行为,再多次接到受害人集体上访、报案等情况下,竟然长时间没有得到地方政府及相关单位理睬重视,任由其肆意发展。整个事件涉及资金达拾亿元以上。据相关资料显示李发斌已藏匿和转移大量资金。由于地方政府和相关单位采取有效措施给予制止和出面解决。使得众多受害者对地方政府、公安机关等相关单位的这种放纵、包庇态度无法接受。众多受害者联合控诉,强烈要求上级领导要重视此重大金融事件,立即深入调查鑫锆公司李发斌各种违法行径。还广大受害人一个社会公道!以上内容为:本人周宗林调查和走访众多受害人的真实记录,如实举报和控诉鑫锆公司李发斌违法行为!                  实名 举报人: 周宗林,                媒体采访请联络:电话:13950111686,13011912777.                                              2015年7月26日

农民工呼声 发表于 2015-7-22 23:04:18

鑫锆矿业有限公司李发斌恶意拖欠农民工的工资何时休?《原创独发》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鑫锆矿业有公司李发斌恶意拖欠农民工的工资何时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