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河鱼 发表于 2015-11-9 18:29:02

良田变“荒地”真逆天 “高卖低赔”胆大妄为

http://bbs.oeeee.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11/09/182601gpvvuffdxlrexete.png近日,锦州市义县七里河镇农民反映,当地镇政府领导非法买卖基本农田近400亩,目无法纪、期上瞒下、弄虚作假。明明是良田,硬说是荒地,同时采用恐吓,威胁等欺压手段强行征用农田。国务院明文规定基本农田任可单位或个人不得征用,需要占用基本农田,,涉及农用地转用或者征用土地,必须经国务院批准。但是七里河镇及三宝屯干部采用“偷换概念、狸猫换太子”的手法:将良田硬说是荒地,将被占用的农田一年内不允许耕种,让其长草,使其人文故意成为荒地,然后以荒地的名义骗取国家审批,此前的七里河镇大荒地、杨千台、原石卜子三个村的7000亩地,也是用这样的手段骗批的。同时还指出七里河镇及三宝屯村干部贪污,目无国家法律,大敛横财,数量之大,令人瞠目,令人愤愤,拿农民的土地做买卖,牟取百姓之财,不管农民的死活,不要说农民今后的生活,就算是生存都是个问题,他们披着建设工业园振兴义县经济的外衣,内地里干的却是中饱私囊的勾当,何其毒也?   义县七里河产业区就坐落在七里河镇,2013年,经锦州市编委办批准同意,义县七里河产业区升格为锦州市七里河经济开发区,机构规格由副处级升格为正处级。这样一来,该经济开发区周围的土地价值也就随之凸显出来。   原七里河镇党委书记谷钰现在已升任为被七里河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从升官的角度可以看出谷钰在七里河镇的工作是突出的,是被上级领导认可的,非法征地也应该算是自已在领导眼里的一份政绩,会被认为有能力、有干劲、能打硬仗,是可以信任及不可多得的好干部。但是百姓利益受侵害那是另一回事,可以放在“发展就会有所付出”这个口袋里,当然,这样的付出只有百姓,在领导干部身上是不会发生的。   土地的农民的希望和命根子,作为当地的领导对农民的命根子要保护好,当地的社会才能和谐进步,反过来动用权利,肆意的随意侵害盘剥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你们于心何忍?    将良田人为的变成荒地,在用强征的手段买断,从农民手里低价买来,加倍卖给开发商等投资企业,谋取暴利,这样的结果就是断了农民的后路。再有,义县这样的做法主要领导应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说严重点就是犯罪。在义县领导眼里没有国务院,只有土地暴利。 国务院明文规定基本农田任可单位或个人不得征用,需要占用基本农田,,涉及农用地转用或者征用土地,必须经国务院批准。义县几百亩基本农田这样被非法征卖,置国家法律于何地?国家法律在义县地盘上就是一个屁,一放了之。   2015年4月27日,义县县委书记张智明接受辽宁法制报采访时说“坚持依法治县、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义县、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化,全面推行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这是法治义县的最高追求。”   法制义县就是这样做的吗?非法征地时怎么没有想到“依法治县”?视国务院规定如粪土时怎么就不进行“严格执法”了?政府自已不按照法律行政,却要求百姓进行所谓的全民守法,这不是荒唐可笑吗?七里河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谷钰,在七里河镇任书记时,对于大肆非法征地应该是亲身经历者,更应该是最大受益者,因为升了官。从农民手里每亩25000元买来土地,转手就以每亩82000元卖给开发商,这比抢来到都快,政府这买卖做的真爽。农民反映,卖地账目不公开,钱款去向不明,怀疑村镇领导干部涉嫌贪腐,所以才进行了公开举报。 七里河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谷钰和县委书记张智明,作为领导,眼里无法,也就更无天了,这也就导致在工作中敢于违法,大胆违法,只有在违法中工作才有干劲和热情。通过违法,政绩上来了,经济指数提高了,百姓收入虚高了,自已的官帽子就又大了一圈。   习 总 书 记要求:“凡是不利于党和人 民事业的,就坚决改、彻底改、一刻不耽误地改”。义县县委书记和七里河开发区主任,你们认为大面积的非法征地的做法是有利于党和人民的事业吗?要是有利于,请说出理由,人民洗耳恭听。要是不利于党和人民的事业,那为什么不按照党中央和总书记的要求进行坚决改、彻底改、一刻不耽误地改?你们在等什么?有利于人民和党的事业的事你们不做,不利于党和人民利益的事,你们却要坚持做、经常做,这就令人不解了,义县县委和政府到底是在为谁服务和为谁负责,这是一个大问题,与党中央阴奉阳违唱对台戏,这样的结果是很不明智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良田变“荒地”真逆天 “高卖低赔”胆大妄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