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笑-958 发表于 2015-12-21 05:32:51

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这样的证人证言能采信吗?

2015年12月12日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民二庭审理了一桩普通的“民间借贷案”,但不普通的是作为原告的当事人张彦伟在法庭上对所谓的“借条”解释的漏洞百出,而他的两位证人更是谎话连篇,其中一位段姓证人在回答法官提问时先是说在水利局上班接着又说没有工作,另一位证人孙慧鸽在法庭中的证词和书面证言前后矛盾,孙慧鸽的书面证言中明确指出其是在2013年8月上旬随张彦伟一块去找被告要的帐,然而在回答律师的发问时,却无比肯定的说是在2013年5月份去了郑州银基商贸城买完衣服后随张彦伟一块去找被告要的帐,如此关键的问题,证人孙慧鸽却给出两个相差甚远的时间点,明显属于伪证。证人孙慧鸽在书面证言中明确指出是和其老公一块随张彦伟前去找被告要的帐,然而在回答律师的发问时,却声称是其本人和张彦伟一块去要的帐,对如此简单的事实,证人却给出两个前后矛盾的证词,实在难以排除作伪证的嫌疑。证人称其与张彦伟分别于2009年底和2011年8、9月份、2013年8月上旬前往被告在河南水利学校家属院的住处要账,并声称张彦伟见到了被告,证人说每次都是站在被告楼下那她怎么证明张彦伟见到了被告?然而,事实上,被告于2008年7月底至2010年底一直在北京上访,并且当时被告的家人并不在证人所称的河南水利学校家属院,而是在北环中方园居住,直至2010年才搬回到河南水利学校家属院的住处,这个时间段无论是郑州市政府、区政府、包括二七法院和郑州市中院的领导都知道的事,因为被告当年的信访案件是由郑州市政府会议决定的,并由两级政府共同解决。在法庭上被告又特意问证人第一次跟张彦伟去的地方是那里?证人很肯定的说是水利家属院8号楼,由此可见,证人孙慧鸽所述与事实明显不符。证人孙慧鸽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书面证言中明确且详细的指出其随张彦伟前往被告在花园路路西水利家属院8号楼要账,然而,在回答律师的发问时,却根本不能说出河南水利学校家属院的大概位置,证人既然声称曾经跟张彦伟去找被告要了三次帐,作为一个正常人怎么会连自己去的地方都不知道呢?证人的回答与其书面证言相差甚远,明显属于虚假证言。证人孙慧鸽在回答律师的问题时称,原告张彦伟炒外汇时一直住在郑州,直到2015年3月份才从郑州返回新密市大隗镇居住,若真如证人孙慧鸽所说其三次跟张彦伟前去找被告要账,那么也就是说,张彦伟每次准备去找被告要账,还要再从郑州市区返回到新密市大隗镇,接到证人孙慧鸽后,再一同从新密市大隗镇前往郑州找被告要账,很明显,这是不符合逻辑和生活常理的。证人孙慧鸽声称其无工作,常年在家照顾孩子,作为这样一个常年在家照顾孩子并且不在郑州市居住的无业妇女,张彦伟每次要账都要带上新密市大隗镇的证人孙慧鸽,这完全不合逻辑。张彦伟既然和孙慧鸽的老公是朋友,为什么不带朋友却三次带上朋友的老婆去?是觉得证人孙慧鸽更有说服力还是更有威慑感?张彦伟既然每次都大费周折的带上证人孙慧鸽,为什么到了被告所住的地方却不让证人和他一起上楼,他带证人孙慧鸽去不管是为了见证还是为了威慑,都应该让证人和他一起去被告家里,证人孙慧鸽每次都跑百十里就起到站到被告家楼下的作用?还每次都半个小时左右,那张彦伟让她去是为了罚站吗?强烈要求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民二庭法官查清事实,对照证人孙慧鸽的书面证言和法庭证词,驳回张彦伟的起诉,追究证人的伪证责任,维护人民法院的正义形象。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这样的证人证言能采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