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失最爱 发表于 2016-1-1 14:24:22

王宝强家人被撞余热未消 芜湖又惊现恶劣醉驾事件

王宝强家人被撞余热未消芜湖又惊现恶劣醉驾事件    瘾君子无照醉驾肇事逃逸,奥迪A6超速驾驶置人死亡


    2015年12月10日,原本一个极平常的凌晨,芜湖某郊区主干道齐落山路上传来一声巨大的碰撞声,周围小区未沉睡的居民几乎都被这匪夷所思的响声惊醒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传来,接着,便是一阵汽车划破空气的撕裂声、呼天抢地的嚎啕声……此时,天还未亮,外面世界一片朦胧,时钟指针大约指在3点21分的位置。


    孩子连夜突发高烧,夫妻送孩看病遭遇不测


    常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孩子如果一有不舒服,做父母的感同身受,没有不紧张的。这晚孩子(16个月大)连夜突发高烧,到了凌晨3点多病情加重,高烧到40度,且有抽搐现象,金军(化名)和妻子刘芳再也睡不住了,匆匆起床抱着孩子赶完附近的医院去就诊。


    这是一片人口密集的居住区,齐落山路笔直的主干道横在眼前,虽然天还未亮,但路灯把路面照得浑如白昼。夫妻俩意欲从人行横道走到对面去打车,金军抱着孩子走在前面,刘芳跟着走在后面。路面静悄悄的,只有远处偶尔传来细碎的鸣笛声。哪里想到危险却不期而至,就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一个神秘物体飞驶而来,只听“砰——”地一声打破了沉寂,金军纳闷地回过头来一看,妻子竟神奇地消失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侵袭而来,他的头脑瞬间一片空白,仿佛看见距离自己位置约180米远处,某车又“砰——”地一声撞在了民警休息的岗楼上……


    妻子哪去了?金军几乎站立不稳。但为了找到妻子,他强撑着抱着孩子叫着妻子刘芳的名字。大约在离事发地点80米处,金军终于找到了她,只见她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已经失去知觉,唯有张开的嘴在蠕动着,似乎还有一些微弱气息,然而却只出不进。


    金军哭喊着用颤抖着的手指拨通了120、110电话,刘芳75岁的母亲闻讯也从家里出来,见此情景顿时昏厥了过去,幸亏澳然天成小区多名保安和部分小区业主及时赶到,有的帮忙救人,有的帮出主意,现场一片混乱,哭喊声划破了往日宁静的天空。


    妈妈抢救无效死亡,奥迪A6车主丧尽天良扬长而去


    当妻子被赶来的救护车送往医院时,金军感觉天塌下来了,一边是高烧的宝宝,一边是凶多吉少的妻子,还有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再次昏厥的老太太,他该去哪里?怎么办?他本是一个坚强的北方爷们,此时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


    金军本是天津人,在安徽芜湖工作,异乡打拼的重压没有让他感到过绝望,此时他却感到一片茫然。


    不出所料,由于奥迪A6车速太快(据周围人讲车速接近180KM每小时),且肇事者在撞击后不仅没有刹车念头,反而有踩油门直接把伤者撞死的邪恶念头。导致刘芳头部身上多处遭到巨疮,颅骨破损,手臂骨断,腿骨折断,终因抢救无效死亡。金军恳求着医生快点医治,快点医治,但已经无力回天。拿着那张苍白的诊断书时,金军是那样绝望,想死的心都有了。老岳母和16个月的宝宝更是哭成了一片。


    驾驶奥迪A6车主过几个小时后被交警部门逮捕,交警部门呈递上来的报告再次点燃所有人的愤怒,这位年轻的肇事者是搞渣土生意的纨绔子弟,前期6次吸毒进入管制所进进出出如自己家一样,事发时正处于取保候审期间,事发前,三更半夜还与多人在一起酗酒,逮捕时酒精含量173,而且根本没有驾照。酗酒后他驾车以接近180KM每小时的车速飞驰在齐落山路上(此路段西边是联合大学,闹市区),事发后因想避开摄像头转弯,及逃逸速度过快,一头撞在摄像头杆上和岗亭上,随后他立即逃离现场,逃得无影无踪。


    “180米的距离,如果他良心有愧,哪怕稍微减速或停一停车,对于受害者及其家属也是莫大的安慰,最少留个人,哪怕是残疾或重伤也好,”金军面对记者的镜头,充满无奈地说:“但他却开着车逃跑,连老天爷都要惩罚他,才又撞在了建筑物上,这种有钱人要不是依赖车好,撞死他才好。”


    肇事者不愿承担责任,受害人及家属雪上加霜


    交通部门呈递上来的资料显示,肇事者卞磊,1983年出生,身份证号:340202198307132517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人,当时所驾驶的汽车型号为奥迪A6,家族做渣土生意,典型的暴发户。


    然而,当双方坐下来沟通善后事宜时,对方不仅不接受刘芳家人提出的赔偿要求,而且态度极其恶劣,要么一口咬定没钱,要么嚣张地对受害人家属说:我们背后有人,关系硬,就算死人稍微陪点就算了,其余的钱拿出来打点下就可以了,很快就可以回家陪老婆了。还有不瞒你们说,像这种情况,即使无照、醉驾、超速、逃逸车损情况等,我们后续也有手段从保险公司把钱拿回来,你们信不?


    “看他们的样子,一丝悔意也没有,仿佛反正卞磊是吸毒常客,大不了再多坐几个月牢,真的太黑暗了。”金军说。


    旁观者对记者说:“像这种人是当地典型的富家公子,就算有点事进去了,花点钱打点关系很快又出来了。”


    据记者调查了解,刘芳从小学习优秀,并以高分考取了国家211院校陕西师范大学,毕业后在500强企业富士康集团工作。平素不仅要上班,而且要照顾孩子,承担家里大部分家务,而且正值而立之年,正是家里的顶梁柱。刘芳那年迈的母亲得知此事后,已经先后晕厥数次,现在眼睛已经哭瞎了,还有那尚在襁褓里的孩子,日后怎么面对没有妈妈的人生?他原本有着憧憬幸福的未来,美满的家庭,因为一场灾难就这样全部葬送了。


    截止记者发稿为止,肇事者家属依然态度冷漠,猖狂至极。记者奉劝当事人一句,有关系要用在善的地方,当今社会和以往已经不一样了,全国上下国家大老虎都敢打,何况你们这些小苍蝇呢。钱固然重要,但对于一个失去妈妈、女儿、妻子的家庭来说,却是多么微不足道。记者从相关法律人员处了解到,以目前案例来说,醉驾、无证、逃逸、超速,如果不撞到岗楼,还有死更多人的可能性,性质恶劣。此外,肇事者在撞击刘女士后有故意将其撞死的嫌疑,所以此案件可以定性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来判处,间接故意杀人罪最高是死刑,全国已有多起类似的案例。


    如果你不吸毒,不酗酒,道德品质上对自己多有约束,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反之,如果你不约束自己,即使你爸是李刚,只要继续胡作非为,总有一天会船翻水覆。现在国家正在严肃整风整纪,虽然芜湖离京城远,但也不至于有人叫嚣到如此地步?青红皂白总有人会查个水落石出,否则,岂不是芜湖哀哉!社会哀哉!


    留给社会的讨论?


    随着当今越来越和谐的社会,肇事者和其家属如此恶劣的行为究竟该如何审判,留给大家讨论?


易融恒信 发表于 2016-1-4 17:23:00

这种事情多了去了,就像禁烟一样难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王宝强家人被撞余热未消 芜湖又惊现恶劣醉驾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