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翔胶带梅 发表于 2016-3-26 16:32:26

尽量不要去蹭车,这也是一种素质

对于有车一族来说,顺道搭载一下亲朋好友,本来是件很平常的小事;然而如果长时间被同事免费蹭车上下班,或被要求到机场接送人,等遇到交通事故后又全要自己担责,估计这事搁谁头上都会觉得不爽。尽管如此,许多车主都说,每每遇到熟人朋友提出想“蹭车”,一旦处理不好,很容易得罪人。
怕得罪人同事经常蹭车难拒绝
南宁市民廖先生为了上下班方便,于2015年买了辆新车,从此成为有车一族。最初几天,每到下班时就有同事提出“体验新车”,廖先生也乐于搭人,好做个顺水人情。渐渐地,有几名同事蹭车形成了习惯,只要是顺路,不但下班时蹭,连上班也提前在廖先生的必经之处蹲点守候。本来,给人搭个顺风车也没啥,偏偏有个别不识趣者,自己明明上班就要迟到了,还特意打电话求廖先生在路上等。
廖先生在公司收入一般,许多同事的工资都比他高出不少。廖先生算了一笔账,这些同事以前坐公交车上下班,1个月需要花费近200元;而自己停车、加油、洗车、保养开支不小,同事如果想继续蹭车,起码应该给他出点汽油费。于是,廖先生在车上与同事闲聊时,有意抱怨养车费用高,没想到同事有的嘻嘻哈哈笑他“装穷”,有的则有所指地向他抱怨还房贷压力大。
分摊费用的事谈不下来,廖先生只好借口“车坏了,送4S店修理”,换骑电动车上下班。坚持了一个星期,眼见瞒不下去了,只好继续开车搭载同事。廖先生也曾想,今后无论是谁,干脆一概不拉。可他又担心如此一来,要得罪单位不少人,今后在公司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实在是尴尬。
怕被查处
收费或涉嫌非法营运
黄先生是江西人,广西大学毕业后在南宁找了份工作,至今已在南宁生活了10多年。经过多年打拼,如今黄先生不但在南宁有房有车,还娶了个南宁老婆。
在江西老家,黄先生有位远房亲戚,论起辈分黄先生该叫对方一声“表叔”。表叔是一家公司的业务员,经常来南宁跑业务。黄先生每次都热情接待,表叔也很明事理,每次吃饭还抢着买单。可是有件事,却让黄先生感到别扭。
原来,表叔每次来南宁,无非是参加投标、催货款等公事,经常陪公司领导一起乘飞机。表叔为了在领导面前有面子,在江西登机以前,总会打电话给黄先生,告知他乘坐的航班时间,交代他到吴圩机场接机。一次两次倒还罢了,然而表叔每个月都要来南宁。黄先生为了接这个机,要向公司请假,除了当月全勤奖被扣之外,还要赔上不少油钱、过路费,以及机场停车费。
有时候接到表叔的接机电话,黄先生也确实不想去,可是一想到表叔回老家后会怎样“广播”,到了嘴边的话只好又咽了回去。
黄先生表示,自己和表叔虽然是亲戚关系,然而每次为了省时间走高速,费用都比较高。表叔也曾背着领导表示要给他点油钱,但黄先生都没敢收,担心被运管部门当成“黑车”查处。
怕出事故
蹭车人受伤,车主要担责
方先生曾是南宁一家网站的采编人员,买有一辆别克私家车。2015年春,方先生考上了南宁市的公务员,经过培训后被分配到上林县某单位,每个周末开车回南宁,周日晚上再赶去上林县上班。
方先生性格开朗,喜欢结交朋友,到上林工作后,很快认识了一群同样家住南宁,但在上林上班的同龄人。知道方先生自己有车,每到周末都有不少人打电话来,想搭他的顺风车。只要车上还有空位,方先生一概来者不拒。他说:“反正我自己也要开车回家,一路上有人说说笑笑,反而不那么无聊。”等到周日晚上开车去上林时,他同样会和朋友们约好上车地点。
在上林县白圩镇工作的林女士说,她也经常搭方先生的顺风车往返于南宁的家,每次这辆别克车上都是满座。“方先生为人豪爽大方,有一次中途需要加油,大家抢着付钱,他却说什么都不让”。
尽管方先生不在乎油费,但也并非没有顾虑。原来,方先生今年春节回马山老家时,顺道捎了两名老乡。农村的路况比较差,方先生在一个转弯时曾差点撞上一辆农用车,当时车上的人全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听说一旦发生车祸,车内乘员受伤,驾驶人都要担责;我明明是好心义务搭人,真害怕以后万一碰到这种事,有理也说不清楚”。

且拼且珍惜呀~


民工梧桐 发表于 2016-3-27 10:11:10

如果蹭车人一旦出了事故,还追责,拿就太过了,司机也在车内,是不想的吧。。。。。,现实生活中把人们都弄得小心冀冀,尤其与车有关的,以前没车之时,一些热心的亲友主动送自己,很担心他回程时出现情况,于心不安,都婉拒了,宁愿自己出钱请车。现在喜宴一般也从简,只在老家请一下留守的人们,不敢通知在城市的亲友,因为他们都驱车而至,有时还饮酒,他们没有安全回到家之前,都心里不安。。。。。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尽量不要去蹭车,这也是一种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