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没有尊严 发表于 2016-4-21 14:30:17

国家安全日,习主席提醒了谁?

在4月15日,国家安全日,习主席在说国家安全之前,却重点提到了民众的安全和幸福感。主席把我们人民的安全和幸福感放在国家安全同样的高度,可以主席对我们民众的安全和幸福是放到了多么重要的地位。而安全更是人民幸福的基础,如果人民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我们人民的幸福又从何谈起呢?而我们人民的安全是否得到保障,却却体现了当地的官员,特别是基层的官员,是否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是否真心为人民办事。在一个城市,一个区域范围内的地方,当在这个地方的法律成为摆设,当暴力成为这个地方解决问题的主要手段,当暴力罪行已经成为现实的时候而当地法律的遵守者由由于当心麻烦,或者因为与施暴者有着某种关系而刻意把案件压下去的时候,我想当地善良的民众对法律是否还保持着那一份本应有的信任,是否还相信政府在政府管理下的那一份的安全感。具体的案例发生在2016年1月31日早上,雷州市龙门镇九斗东村的符秋生一家按照惯例带年迈80岁父母回去老家九斗东村搞卫生。在搞卫生的过程中,因为前面地上的一棵大树长出来的枝桠伸展出来秋生家的院子里和遮挡住了秋生家的房子。秋生的父亲要求秋生砍掉遮挡住院子和房子的树桠。在砍树桠的过程中,秋生家老屋后面的蛮六和老婆儿子出来阻拦,侮骂,说树是他们家的,(实际上树是秋生三伯地里自己长出来的)并且打电话叫来他的哥哥符砍广,弟弟蛮七,符堪广的儿子,蛮六蛮七老婆,强子十几个人过来辱骂。秋生和父亲见他们人多势众,和父母退回到自己家的院子里面(院子),秋生父亲受不了辱骂,在回嘴辩解的时候,强子和蛮六蛮七堪广,党仔带着镰刀和铁铲冲到秋生院子里面,对秋生和父母进行殴打。其中堪广、蛮六蛮七强仔围殴秋生一人,党仔和堪广,蛮六蛮七老婆围攻秋生80岁的父母。后来在村里村长和村民过来才得以阻住。在这个时候,秋生80岁的父亲已经被他们打倒在地,脸上躺满了血。而在这个时候堪广兄弟还在外面扬言秋生只要出房子一定要打死。不得已,秋生只能拨打了110电话,在三十分钟后,镇里派出所来了两位警察林警和陈警才得以离开送老父就医。在医院,经医生诊断,秋生父亲被欧打头部骨头断裂,脑震荡,腿部戳伤。需要马上住院治疗,在医生全力治疗,父亲头部缝了20针左右父亲的伤请才稳定下来。在送了父亲进医院治疗之后,秋生打来电话叫姐姐和姐夫照顾好父亲。然后去了龙门派出所对案情做了材料。龙门派出所警察林’R说,你这个案情需要你父亲伤情稳定之后拿病例过来派出所开了鉴定证明去市医院做法医鉴定,如果法医鉴定是轻伤才能按刑法抓人,如果不是轻伤是拘留15天。2月2日早上8点半秋生老父伤情有所稳定之后带父亲来到了龙门派出所,在10点钟开证明的时候,秋生希望派出所希望能尽快拘捕凶手。派出所副所长陈’R说,这是邻里纠纷,需要处理好土地和树的问题先,要不后面还是会打架的。秋生说,在别人没有动手的请况下,她们主动进屋打人,是否属于故意伤人?并且那棵树是树种掉下来自然长出来的,那块地是我爷爷分给我三伯的,并且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入室打人,上一次把老父的头也打破了。”陈柳表副所长说,根本就没有故意伤人这个词语——。下午秋生带着老父亲到了雷州市人民医院刑法科做了法医鉴定,法医说伤情比较复杂,需要经过讨论才能得到结果,结果出来之后会直接到当地派出所。之后秋生只好带父亲回到龙门医院继续治疗。秋生告诉笔者,打人家蛮六蛮七和堪广一家就住在他老家屋子后面,因为兄弟众多,经常暴力欺负他们家,长期对他们家进行辱骂。就在五年前,他们家兄弟也是因为对他父亲不满而众人围攻到他家,把他老父亲脑袋打破,哥哥被打伤。后来因为实在没有办法住下去才兄弟姐妹筹钱在镇里面买了套二手房子给父母住。因为这次回去担心被打,特地选择了1月31号回去,因为30号是蛮六家新盖房子进火(当地风俗进火三天内惧流血),但是还是被打了。就在笔者迷惑为什么上次入室打人之后为什么依然还是那么凶悍的采用一样的方式来打人呢?难道是上次打人没有报警或者是派出所没有处理吗?秋生说,报了警,当天警察就来了,救护车也来了。可是秋生二哥说就是在救护车上的时候他依然受到了车上的一名民警危险。之后秋生也去了法医验了伤,属于轻伤(病情非常严重才能验出轻伤的结果,他说如果是重伤的话也许是要接近死亡了才能得到重伤的结果吧。)然而就算是得到了轻伤的结果,当时派出所警察还是希望事情能够压下去,最后在派出所建议下对方赔了两仟块的医药费把案子结了。对方既没有得到刑法惩罚,也没有得到拘留。实际上因为这是事件他老爸的医药费和护理费车费用了上万元,他老父亲也是因为脑部被打重伤而治疗没有彻底在2014年得到了脑偏瘫。而因为此事件他们借钱在镇里给父母买了一套二手房子给父母住。而对于父亲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打,他表示因为没有关系,要不就会被压下去,要不只能拿起刀来报复。在和受害者交流之中的整个案例事件之中,可以看出受害者的被动和孤独无助的心情。就这个案例而言,为什么会因为树桠遮挡房子这么小的事情发展成故意伤人的事件?在砍树桠的时候为什么不采取沟通的方式,而是采取那么极端的辱骂和入室伤人事件?为什么在发生伤人事件之后半个小时的时间警察才来到?为什么发生这么严重的群殴事件才来了两个警察?在这件事情中村干部又是处于什么样的角色?为什么施暴者那么相信暴力,仅仅是因为他们家的人多吗?或者是因为他们不懂法,还是法律对他们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威慑力。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的执法机关去那里了?他们是否按照法律来维护人民群众的安全。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3/clip_image002.jpg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3/clip_image004.jpg   为了找到事情的原因,笔者上网浏览了雷州市龙门镇这个小地方今年的治安案例和治理状况。网上最有名的是龙门足荣“1994·5·20”命案。警察历经15年是把杀人凶手抓到了,该立功的立了功,但是有没有人在事后会思考为什么会出现杀人呢?在发生命案之前已经出现了斗殴被打伤的案件,但是在打伤之后为什么被打者却得不到赔偿,打人者却得不到惩罚,从而导致了命案的发生。还有04年学生被三位社会青年轮奸案,警察抓了两位凶手,而另一位却已证据不足而不已追究。在这些案件的背后的处理却没有得到了民众对法律的信心,反而对法律越来越失望。在当地更多的人在发生纠纷而导致的伤害案件中,更多的人表示他们会寻找关系。如果执法部门有他们的关系的话他们在案件处理中就会处于更加有利的地位,甚至施暴者会没事离开。被伤害者如果你没有关系的话而你却希望得到公平的判决的话,你必须要自己去寻找各种证据,来证明自己是被伤害者,而不是凶手所说的施暴者。如果你既没有钱也没有势的民众在受到伤害时,他身边更多的人会让他忍下去,否则会受到更大的伤害。当我们在一开始认识到法律的时候首先就知道了”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当我们开始相信法律的时候,当我们的利益和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执法的人员是否会想到了有法可依,执法必严。或者是我们在一而再,再而三的生命不断的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们善良的农民,我们无辜的民众他们应该怎么办?他们是应该把被别人的欺负和侵犯当作习惯还是自己拿起刀来以暴止暴。当一个地方执法者就把法律当作一纸的空文,而把利益和关系作为是非评判的标准的话,那些经常在底层又没有钱又没有关系,甚至没有多少文化的小民众在被欺凌、被殴打,或者是他们的亲人被打死的时候他们应该怎么办??我们国家历尽几十年所制定的法律在那些执法人员的面前又是多么的苍白。我们的国家领导说“要以民众的利益为中心”“民生无小事”。而对于民众生命安全的大事,为什么在有些执法者面前是那么的而就在国家越来越富强,国家GDP以什么样的速度在飞快的发展的时候,而在我们国家领导人痛恨贪污大力查处徇私舞弊的大环境之下,我们这些远离大城市,远离中央的基层民众其实更加希望国家能够给以一个和平和安宁的生活?可是我们这一天还要等多久?谁能够给他们答案??他们可不希望永远生活在法律的荒漠里面,他们也希望得到法律的庇护啊。在国家安全日这么重要的日子里,我们习主席特别的提到了人民的安全和幸福感,可以,我们主席对我们民众的安全和幸福还是放在心上。但是主席远在北京,或者主席根本就不知道雷州这么一个地方,而我们雷州的每一件关系到人民安全和幸福的事情却都是下面基层的那些官员做为操控利益的手段,而我们底层的民众在这些人的管理下,连生存的安全都没有办法保障,我们的人民又如何会得到幸福呢?? 以下附近期雷州市和龙门镇的一些案件描述。1龙门足荣“1994·5·20”命案。据调查反映,1994年4月,陈乃琼与同村的陈乃雄因邻里纠纷互相斗殴。5月20日晚上9时许,陈乃琼在足荣村一小卖部里打麻将,陈乃雄发现后,以陈乃琼“有钱打麻将却没钱赔偿。医药费”为由,联合其弟陈小江一起到小卖部找陈乃琼理论。其间,双方发生了争执,陈乃琼回到家后,拿出一把砍柴刀径直奔往陈乃雄家,犯下了这起血案,并连夜逃往外地。2008年12月底,专案组得到确凿线索:陈乃琼在广西柳州,躲藏了15年的狐狸终于露出了尾巴!在犯罪嫌疑人的落脚地点无法精确认定的情况下,专案组在5天5夜的时间里,冒着刺骨的寒风,在犯罪嫌疑人可能出现的地方轮流蹲点守候,耐心等待机会的出现。2009年1月13日11时,抓捕小组终于获得了最好的回报:犯罪嫌疑人陈乃琼在他所居住的出租屋内一出现,就被雷州和柳州警方一举抓获。至此,龙门足荣“1994·5·20”命案在历经15年后终于告破。案例:雷州龙门发生未成年人被轮奸案件,当地派出所所长有意包庇嫌疑人2004年7月4日初二学生陈xx和朋友两人在当天晚上被社会上三名青年以交友游玩为由用摩托强制拉去野外并轮奸了她,她的朋友乘着慌乱幸运逃脱了这群魔掌。7月5日她被送回学校宿舍,年仅14岁的她,除了恐惧还不懂得如何处理是好。她朋友在夜色中跑到附近村庄人家里躲过了淫魔,第二天借村庄人家电话打回去告知家里人,这样陈xx家里人才知道她女儿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轮奸。     7月5日陈xx在家人陪同下去雷州龙门派出所报了警,7月7日雷州公安局立了案,并很快就抓到了2位嫌疑人,录了口供和指认了作案现场。到此,案件好像就终止了。但明明是3名嫌疑人,为什么只抓到其中2名呢?为此受害人家长多次打电话咨询龙门派出所所长李春,却得到心寒的结果:“证据不足,不予逮捕。”要么就是搪塞式回绝说他们已经在查办叫家长别多管闲事,作为受害人的家长只能感到无助和无奈,因为他们只是没钱没势的老百姓,最大的证据也只是2张白纸(一张受理回执和一张立案告知书),其他有力的证据也只有公安局才有(包括受害人陈xx去医院做检查报告等)。     在这里,受害人家长想质问下雷州龙门派出所所长:“何为证据不足”,什么证据都是你们警方搜集整理,其中2名嫌疑人口供也有了,作案现场也指认了,受害人医院检查报告也出来了,整个案情侦查过程你们却只是和一个年仅14岁的未成年人沟通,完全避开了受害人家长。嫌疑人口供有没有认罪?作案现场有没有证据?医院检查报告怎么了?作为受害人的家长啥情况都一概不知,你们警方也不告知也不给予参与。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来个翻版“泰州女孩强奸案”都是存在的可能性。受害人家长也只是想具体了解下案情具体进展,现在却啥都不清不楚。你们警方这是在为“轮奸无罪”掩人耳目吗?     其二,参与轮奸有三名社会青年,作为受害人虽然未成年但这个情况应该还是记得清楚的。为什么在后面抓捕过程只抓其中2名嫌疑人,另外一名嫌疑人却一直以“证据不足,不予逮捕”为由呢?还出自派出所所长之口,这是诡辩还是无力的包庇?难道在荒山野外的晚上,在轮奸的现场,还存在一名旁观者?更或者他爸是“李刚”或他妈是“梦鸽”?作为老百姓无人知晓,这或许是“官权”或“权钱”的问题。受害人家长只想知道,第三名嫌疑人为什么一直没有被逮捕?会不会最后再来个轮奸案件证据不足,全部无罪释放?     其三,作为受害人家长女儿发生这样的事情已经够痛心的了,但你们官场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现在嫌疑人家人多次打电话想以赔钱私了此事,受害人家长是不会同意以这样的处置方式来让犯罪恶魔逃脱惩罚,但你们警方的处理态度又让受害人看不到希望。只想问下龙门派出所所长,假如是你的女儿发生这样令人痛心的事情,你可能一问三不知吗?你会坐视不管吗?(显然这是不可能存在的假设)现在已经发生了这样影响恶劣的案件还是在校读书的未成年人,怎么能让她继续安心走下去呢?龙门这个小城镇已经够官商勾结,恶霸横行了,请问发生这次未成年轮奸案还可能有最终结果吗?目前,两名未成年人因为受到不同程度伤害只能休学在家。发案到现在,除了两张白纸外警方再也没告知任何有关案件进展情况,受害人家长也曾多次找龙门派出所所长了解案件情况不是被拒就是爱理不理的态度。因此受害人家长也只能诉求相关媒体和部门关注,只希望雷州和龙门警方尽快侦查破案,把犯罪恶魔绳之以法,给受害人一个公正的结果,不愿意看到会是另外一个“泰州女孩强奸案”翻版,更加不愿意看到,因为权和钱的作怪,此次案件就尘封起来不了了之了。一个小小的镇里面。都是如此,在看在雷州市里的环境又是怎么样?案例:雷州杀人案---请求让凶手伏法以慰死者安息 2014年2月23日凌晨约0点10分,有4男3女青年,到雷州市新华书店后面吃夜宵,吃完之后约2点20分结账,结账时他们嚷着要叫老板送烟,也就是我妈妈劳玉华,当时也没有说什么也按照那些人的说法送了烟给他们,然后我妈妈就进去房里整理东西,之后我妈妈一从房里出来,其中有一恶人,二话不说就从后面追着她把她拉回来无情地捅了一刀。中间,俩人之间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口角或纠纷之类的。那恶人刺完人之后打电话叫人过来接他。然后坐着一辆宝马,X5,车牌号粤GXXXXX宝马车走人,本来他们的车已经开走了,是我妈妈的嫂嫂硬拉着不让他走,然后那宝马车又开回来硬是把人带走,开车那人还说了句:“有什么事我负责。”我那无辜的妈妈当时因被刺到心脏送到医院时已经无法抢救了。可怜我那妈妈一生辛辛苦苦做点小生意只为了养活我们几姐妹,她性格温和是众所周知的,从来都不跟人大声说过话,对我们几姐妹也都是轻声细语的,这么好的人不该就这样结束了大好的年华的,妈妈辛苦赚点小钱供弟弟妹妹读书容易吗?现在她就这样走了,留下我们几个怎么办?弟弟才读六年级,一个妹妹读高二,可当时有7个人,现在就抓了当时刺人那个,另外那6个人却可以无罪释放,我想问:这世道还有天理吗?还是说这世道只是有钱人的世道?难道他们有钱开宝马车人的就可以把我们这些平民百姓的性命当蚂蚁一样来踩吗?开宝马车的司机当时明明就说了一句:有什么事他负责的,可现在呢?他们却逍遥法外。??? 天地良心,希望有关部门速拿和惩办凶手,查处开宝马车送走杀人凶手的司机,解决死者安葬和赔偿问题,以慰死者家属的心愿。让死者安息,让凶手伏法。而不是逍遥法外,继续为害社会。希望雷州警察能够公平,公正处理此事。而不是徇私枉法。官商勾结。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3/clip_image005.jpg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3/clip_image006.jpg 广东雷州发生一家4口两死两重伤凶杀案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3/clip_image007.jpg
             杀老屠幼2死2伤,凶手淋油自焚
      
      6月6日,广东雷州市雷高镇山后村发生一起恶性凶杀案,造成两死两重伤。嫌犯在警方赶到时,向身上淋汽油点火自焚。
      
      据目击者介绍, 当天上午11时许,村民陈某一骑摩托车,先是来到山后村的水田,见到正在给水稻灌溉的村民陈陆胜,就持一把刀头追砍。56岁的陈陆胜头部被砍三刀,当场死亡。
      
      接着,陈某一骑摩托车返回陈陆胜家中,对正在吃午饭的陈陆胜妻子林华莲及其两个孙子猛砍。4岁的男孙陈泽彬头部被砍两刀,也当场倒地死亡。6岁的男孙陈泽勇被砍倒在地,林华莲慌乱中紧抱起陈泽勇往门外跑。刚跑出门口约6米处,被追上来的陈某一连砍三刀在头部、背部。
      
      行凶后,陈某一把装在塑料瓶里的汽油泼到林华莲身上并点燃,然后骑摩托车逃回自己家中。
      
      当地公安赶至陈某一家中时,陈某一把汽油淋在自己身上,迅速点燃。公安见状立即扑灭并控住陈某一,陈某一现在在雷州市人民医院治疗。案发后,林华莲及其孙子被送往湛江农垦医院抢救,现仍未脱险。

      据死者陈陆胜大弟女婿李会锋称,他这两天一直帮着处理后事,此案的发生怀疑与9年前的一次纠纷有关。九年前,凶手陈某一母亲排生活废水至陈陆胜二弟陈陆郎院子里,引起双方纠纷打架。
      
      目前,此案具体情况仍待警方公布。
广东雷州一派出所所长杀人案 广东省雷州市南兴派出所所长周溶金伙同黑社会人员陈勇坚,蔡玉,麦妃球,郑国兴在任广东省雷州市东里派出所副所持久间杀害无辜平民杨坚立一案向党和政府讨个说法,还有向纪委相关领导反映一些情况:就陈勇坚,蔡玉,麦妃球,郑国兴杀害杨坚立后,周溶金派面包车接应他们逃跑,原雷州市东里镇委书记梁团不忙督办案件却忙着和家属私了,还有原雷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陈威伙同周溶金教陈勇坚和麦妃球串供,陈威还通知蔡玉逃跑,案发后向原雷州市市委书记李昌梧反映,他却不理不问,而原雷州市政协主席陈秀琴却帮忙他们息事宁人,雷州公安系统严重不作为,泛起一省两法,犯罪嫌疑人蔡玉逃跑后,他在惠州偷盗被判有期徒型,雷州的公检法全然不知,不知道雷州的公检法是怎么立案,怎么破案的,难道就是这样对命案的么,难道雷州公安系统没有与省的其他地方的公安系统联网么??可以看出是个他人在偏护吧,身为公检法严重不作为,实在可笑,望纪委相关领导在百忙之中过问一下,还我一个公道。
  事实与理由:
  2006年6月6日晚上,雷州市东里镇白岭村演出雷剧。约晚上20时有三个男人来雷州市东里镇白岭东村戏场,想强行拖走本村村民杨赤仔,村民见到后上前质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来邦人??”他们说:“我们是东里派出所的。”村民不认识他们。便要求他们出示证件证明身份,但是遭到他们拒绝。所以村民阻止他们没有将杨赤仔邦走。事后才知道他们怀疑杨赤仔偷摩托车,后来,有人说刚才三人中有两个是东里派出所副所长周溶金和治安员王武。
  周溶金副所长没有抓走杨赤仔,为了泄私愤,马上打电话东里镇三吉边防出所出警并谎称:“东里镇白岭东村村民围攻计生干部,打伤派出所人员。但当三吉出警半路时,东里派出所又说:“没事了,你们回去。”随后就打电话通知正在东里镇林审路为运煤车翻倒污染虾场谈赔偿的黑社会人员陈勇坚、麦妃球。蔡玉、郑国兴、郑岸飞等人,非法雇佣黑社会人员进行执法。据当时在东里镇林审路围观群众说:“只听见接电话人说:“周所长在东里镇白岭东村被人打伤。他叫我们过去。”随后他们匆匆赶往东里镇白岭东村。
  约到21时,陈勇坚、麦妃球等人到白岭东村村养虾场旁边砸打房屋的门窗,响声被本村村长杨马德在家听见,因其家靠近杨彪的虾场。当时村长杨马德赶去剧场,正遇到杨彪、杨坚立、杨朝煌、杨思玩、杨鹏飞。于是杨马德将情况告诉他们,他们几人就赶去杨彪虾场。当时,蔡玉在虾塘边打电话,郑国兴坐在摩托车上抽烟。蔡玉对杨彪说:“你带这么多人来干什么??”杨彪说:“听村长说虾场这边有人打门窗,过来看看。”杨坚立接着说:“你们三更半夜来虾场这边,人家以为你们是贼来偷东西的。”这时,陈勇坚从杨国珍的屋角那边过来说:“你说我们偷东西是吗??”随后用手卡住杨坚立的脖子,接着用力踢一脚给杨坚立,杨坚立被打退几步,杨朝煌将他们劝开,陈勇坚跑到摩托车拉起车座位拿刀器。杨朝煌意识到是拿凶器来打杨坚立。杨朝煌就按住摩托车车座位。陈勇坚推开杨朝煌的手,从车座位里拿出一件凶器,接着与蔡玉追打杨坚立。村里的几位青年看到情况不秒,立即跑到戏场告诉村民。但村民还未赶到现场,陈勇坚他们就骑着摩托车逃走了。村民四处寻找杨坚立,找了一个多小时后发现血迹,沿着血迹才找到满身是血的杨坚立,但见杨坚立的头部、咽喉等致命处中了四刀,血迹淋漓倒卧灌木丛中,令人惨无忍睹。
  对于陈勇坚、蔡玉、郑国兴、麦妃球等人故意杀害杨坚立现提出以下佐证:
  引发本案的原因是原广东省雷州市东里镇东里派出所副所长周溶金指使劳教释放人员麦妃球。组织陈勇坚、蔡玉、郑国兴、郑岸等人到白岭东村寻仇杨赤仔。??所以,周溶金是慕后指挥与组织者。
  1.前后,周溶金与麦妃球通话13次,此事是我在向雷州市公安局信访时,该局已明确给我的答复是:“案发前后,周溶金与凶手通话次数频多,周溶金有重大嫌凝。
  2.根据麦妃球在本案供述,他是听旁人义论周溶金被打,疑点重重。因为当时20:20分周溶金还在白岭东村。20:30分麦妃球等人正在东里镇林审路为运煤车谈赔偿。当时在林审路围观群众陈梅多人证明麦妃球接到一个电话的。东里镇三吉边防派出所已作调杳笔录在案,可查。
  3.根据麦妃球在本案供述,案发后,麦妃球和郑岸飞在白岭西村树林里,打电话告知周溶金出事了,要周溶金接他们回去。
  4.根据麦妃球供述和郑岸飞的证言,证实麦妃球打电话给周溶金后,周溶金立即带几名治安队员开一辆面包车将麦妃球、郑岸飞接走。
  5.根据麦妃球供述,周溶金将他和郑岸飞接回东里派出所,麦妃球、郑岸飞各自回家,周溶金明知东里镇白岭东村出了人命案并且也知道麦妃球,郑岸飞是命案的嫌凝人,为什么不留置讯问,可见周溶金为了保护自己,而且授意嫌凝人逃匿。作为一名公安执法人员应有义务保护人民生命生产安全。国家授给你权力难道是用来剥夺人民的生命吗??天理何在??
  作为年过七十的父亲多次信访未见案情进展。案发到现在凶手还是逍遥法外。为何幕后指挥者,组织者周溶金身为公安机关执法人员,知法犯法,而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反而从广东省雷州市东里镇派出所副所所长升为广东省雷州市南兴镇派出所所长,难道这就是所受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么??还是官官相护??我每次到公安机关去询问案情时,得到的回复都是在立案中,侦查中,我敢问一下这么多的证据,这么多的人证,物证,一个案八年不理不问,这就是我们的政府的服务么??我苦苦八年的申冤,至今没有答复,我现在已经家徒四壁.我儿不明不白被执法人员杀害,为何杀害我儿的凶手周溶金.麦妃球.蔡玉还在逍遥法外.难道我们[非法关键词已被屏蔽]统治的天下,还允许这样的毒瘤存在危害社会那么??已经八年了,我在2006年曾经到北京信访过,信访局回复要求湛江雷州两级公安机关督办此案,但是这两级机关阳奉阴违,而来个官官相护,不理不问,如沉石大海.也许他们从来就没有立案过或早已经草草结案,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死一个人就是死一个猪一样,杀人就像杀猪一样??如果是这样我们纳税人养你们有什么用??难道执法者杀害纳税人这样就是天理么??.请纪委相关部门关注此案,恳请公安机关,刑侦部门关注以上疑点,依法行使职权,查清事实,公正处理本案,严惩凶手。为我们讨回一个公道,让死者安息。对此命案进一步核实,监督案件进展,为正义呐喊,维护法律尊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国家安全日,习主席提醒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