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广纯 发表于 2016-5-14 14:48:45

杜广纯案经中央联合办案组最高法检等7年办结交最高法公诉

案件诉讼程序大致如下:


2004年我发现被冒名顶替(农民被冒名顶替上学并当上警察,具体情况请搜索杜广纯案),于是经过艰难的举报、调查、调解无果后将安徽长丰县公安局行政起诉到县法院,随后因为不服判决分别上诉到市中院、申请抗诉到合肥市检察院、行政申诉到省检察院(2005年安徽省检察机关对杜广纯冒名顶替案控告刑事立案,并给我手机号码保持长期沟通、联系,有录音记录)、行政申诉到省人大、2006年底申诉到全国人大(共往返24趟),全国人大信访办将案件数次交安徽省人大办理,但是省人大就是不动,全国人大信访办被迫2007年10月将案件报告专门委员会、又报告给委员长会议决定:将案件交中央联席会议办公室处理,2007年11月11日案件转到安徽省联席会议办公室,经过省人大上层,省公检法、信访办等相关部门处理决定将案件交省政法委以非正常案件处理,因为案件正常申诉抗诉程序被检察院人大堵死了。省政法委于是派合肥政法委和县政法委到我家调查情况,2008年11月11日省政法委告诉我案件转到省高级法院了,也就是转成正常案件了,5个月后我问省高级法院啥时候开庭,省法院说明天给你答复,到北京汇报工作去了。因为案件是中央受理交办,省里的审理终结报告要报给中央联席会议审查,如果问题严重还要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查,果然,2009年4月案件被全国人大常委会以反渎职侵权专项工作报告议题交最高检法重新办理,省法院审判报告被扣。大家可以想象有多么严重,涉及官员有多少?最高法检办理阻力极大,因为都是司法部门关系户。


最高法、最高检察院调查处理3年将冒名顶替案刑事部分事实查清,审判情况报告经过人大决议通过,2012年4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闭幕后十多家网络媒体对杜广纯案有特意报道(程序暗示)。2012年最高法检用查清的冒名顶替案刑事部分来推翻申诉到全国人大的行政申诉案终审判决,也就是用刑事诉讼案来和行政诉讼判决打“擂台”,全国人大及常委会来做裁判,2013年经过全国两会通过,2013年4月底最高法院院长对全国媒体说要亲自参加审判一案件也是一种程序暗示。2013年4月以后就是查办枉法追诉、裁判案,可以说这是正常的司法程序,全国人大不能干涉正常司法行为,但是可以提出建议,人大及常委会一般都是对非正常案件进行工作监督,将没有程序的案件转成正常案件。2013年4月以来由中央信访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协调办案,因为案件涉及众多部门,历经3年时间2016年4月底案件处理工作全部结束,应该报告上级批示,4月21日中央***和国务院总理分别就信访工作作出指示、批示:要求处理好信访突出问题……



此案目前已经全部交到最高法院准备开庭公诉宣判,案件应该行政、刑事合并审理,案件事实都是一样的,只是判决各自宣判,最高法应该组成综合审判庭。由于此案涉及单位犯罪(机关单位集体或法定代表人作出的决定涉嫌犯罪的案件),有众多机关单位、部门成刑事案件被告,包括省人大、省高级法院、省检察院、省政法委,省信访办……等。



12年诉讼家破人亡,侵权犯罪21年难止,这是铁的事实。全国人大及常委会督办十年,中央信访联席会议协调办案,国家级多部门参与办案,如果说这里面没问题是不可能的

如果没有网络舆论支持,受害人根本没有活的希望,打击报复从来没有停止过。铁证冤案停止侵权犯罪如此艰难,难道还不需要思考吗?国家级别都这样,还不可怕吗?公平正义难道非要用弱势群体生命去争取吗?拖案已经成了阻止社会法治前进的最大绊脚石,小问题拖成了大问题,小伤害拖成了大伤害,希望最高法院尽快开庭,不要再重复程序“翻烧饼”,让公平正义及时归来。

杜广纯 发表于 2016-6-10 16:55:22

杜广纯案最大阻力就是全国*人大,2015年11月前后中政委、最高法检一把手分别来安徽调研,一个月内三个领导来调研,启动信号非常明显。

人大领导对此案及时启动有决定性作用,因为全国*人大已经督办十年难启动,如果不绕开人大此案可能会继续长期拖延下去,所以后来:中*央、国务院采取相关措施并作出指示、批示,让案件及时移交最高法审判,避免人大继续拖延。

杜广纯 发表于 2016-8-8 08:15:31

案2015年11月最高法、检调查、预审工作结束,交纪委追究党纪政纪处分,因为不进行行政处分行政诉讼案事实还是不清、开庭审理工作也不好进行。根据纪委程序规定应该报上级党政领导请示,2016年4月21日中央和国务院总理分别作出指示批示,批示后应该一个月左右将处分执行情况交最高法,正式进入审判程序。程序已经拖到极限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杜广纯案经中央联合办案组最高法检等7年办结交最高法公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