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露 发表于 2016-8-10 14:18:10

安兴腾信·黄桂章《世界油画之都大芬著名油画家陈元胜》

本帖最后由 顿露 于 2016-8-10 14:22 编辑

安兴腾信·主编黄桂章《世界油画之都大芬著名油画家陈元胜》


陈元胜:世界油画之都大芬著名油画家,当代著名艺术家,来自浪漫之地天涯海角海南儋州。
1984年至1988年分别在广东西江大学美术系和广东江门教育学院美术系学习。出于对大自然的一往情深.
一直以来都以风景画创作为主,近年来致力于海南岛题材的风景画创作,作品细腻多情,富于南国热带情调和浪漫气息.


当代著名诗人、艺评人、原《香港艺术家》报主编林泽浩高度评价陈元胜的艺术造诣!正如林泽浩所说: 画家陈元胜,我们都叫他老陈,相对而言他年龄大一些,就生活阅历而言,无疑是有老资格的;他为人亲切随和,知寒问暖,大有哥级长辈的范。他的每一件用心创作的艺术作品。他的居屋整洁美观和惬意,置身于一件艺术作品中的感觉。老陈把这个艺术品取了名字叫“可以小筑”。


老陈对吃是很有讲究的。他基本上就是个饮食行家,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什么情况下吃什么,什么东西应该怎么吃才最有价值……我的许多关于饮食的知识都是听他说了之后才知道的。然而他绝对不是一个只会动动口嚼嚼舌头的吃货,——他是一个能用最简单的几个原材料做出一桌好菜的大厨,不仅讲究美味可口,也讲究营养价值。他对待每一道菜,每一餐饭,就像他对待他的“可以小筑”一样用心,从来都不会敷衍了事。每一次看到他在小小的厨房里忙碌,总感觉那就是一个艺术家在创作一个艺术作品。


每一次看老陈的画,我总会情不自禁联想到李安。据说李安曾经宅在家中六年,天天下厨研究烹饪技术,后来有人谈到他的电影的时候,总会形容他这是慢工细火烹调出来的。在这里完全可以套用一下这句话:老陈的画就是慢工细火烹调出来的。他的每一幅画一般需要十天八天左右来完成,并且时时不断的修改调整,慢慢烹,慢慢调。他所惯用的是小笔触干画法,勾点并用,精雕细琢,这完全符合他那细腻的性格和有所讲究的生活风格。每一个画面,基本上就是由无数密度极高的小色块小线条所组成的,一笔一划,一点一线,都一丝不苟,绝无敷衍潦草之嫌,它们交叉重叠,貌似琐碎,却无零乱之感,反而因这种貌似琐碎的感觉而获得了某种美妙的效果:所有的色块和线条仿佛都在颤抖,整个画面,在静谧的氛围中充满了细微的动感变化,需要你细细去品味,如同品味一道精细的菜肴,如同品味岁月和生活的细致肌理,品味我们的感官世界与内心世界的种种微妙。由这些细腻的笔触极为耐心地营造出来的世界,带有某种介于现实与梦幻、具象与抽象之间的气质,这种气质迷离而斑驳,充满了若即若离、若远若近的时光感。



在吃住上,在生活上的这种艺术家式的讲究和用心,也贯穿在老陈真正的艺术创作——油画创作中。老陈少年时代便开始学画,毕业之后当了中学美术老师,之后开广告公司,弄园林景观设计,种植水果贩卖水果。后来在深圳经营一家影楼和五金加工厂,几年前,因为接触了一些艺术家,内心深处的艺术冲动又被唤醒了,于是,在老大不小的年纪他又重拾少年时代对艺术的爱与热情,再一次拿起了画笔,开始了职业画家的生涯。老陈是个怀旧的人,他平时所听的就是早期的那些经典老歌,在大家都在使用电脑听音乐的今天,他却一直保留着早期留存下来的一大堆光碟,一天当中大部分的时间里他总是喝着茶抽着烟静静地浸泡在那些久远的旋律之中。怀旧让人沉静,这种沉静也自然而然地流露在他的画面上,——他的画面上从来没有狂怪乖戾之气,而是弥漫着一种脉脉温情。这种脉脉温情当然也跟他对题材的选择有关。怀旧之情始终是与故土和童年、少年时代联系在一起的,老陈的故乡在海南,在那里他渡过了他的童年时代和少年时代,多年离家在外寓居他乡,家园之思和漂泊之感浸透身心,他下意识的选择了他少年时代最熟悉的故乡风物作为他的创作题材,并始终坚持着。当记忆中的一草一木从一颗细腻的灵魂深处落在画面上的时候,一切感概也就尽在不言中了。他笔下的树和草总是绿意盎然,在他的慢工细活之下,那层次丰富、变化微妙的绿充满了韵律感,情致幽幽,款款动人,这是一片安静而有情的绿,洋溢着生趣,赏心悦目却又似乎蒙着一层清冷的忧伤,当你静下心来细看的时候,仿佛能听到某一段来自时光深处的小调旋律从这一片绿色中轻轻飘荡而出,让你禁不住晃神而走入回忆,陷入关于曾经的那个世界的种种遐想之中……


对于树,老陈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树在他这里是生命力的象征,是一种有根有情的存在,这种象征和存在正好契合了他内心的某种需要和精神寄托,他的心中就长着那么一棵树,长得枝繁叶茂,在尘世的风风雨雨中成为了他的慰藉和依靠。正是对于树的这样一种爱和信仰,他画了许许多多的树,比如《泰山涧之春》里的那些树,婀娜多姿顾盼生情,沐浴在清新明朗的空气之中,几乎会发光。他画的,就是他心中的树吧。而最能够寄托他的精神理念,最能反映他的内心世界的,应该就是他最为喜爱的野菠萝树和仙人掌树了。老陈的作品中,我最早接触也最被打动的,就是野菠萝树,即《生命·强者》(系列),当他在他的可以小筑里一边喝着茶一边讲述关于野菠萝树的一切的时候,我分明感到了一种念兹在兹的深情,野菠萝树在老陈这里,基本上就是意味着故乡海南岛和他儿时的欢乐,同时也意味着一种蓬勃而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在海南岛的海滩和荒野上随处可见、即便砍下一段随手一扔也能落地生根抽枝展叶的植物,因为带有太多的童年记忆和它本身所具有的的某种特性而成为了老陈精神世界的某种依托,成为了可以打开漂泊的灵魂所深深眷恋和向往的栖居之所的一把钥匙,一个信物。也正是从这一点出发,老陈笔下的野菠萝树才焕发出某种相当动人的力量,——那不是画出来的,那基本就是从他的心里长出来的。正因为是从心里长出来的,所以也是最为真诚而纯粹的,这份真诚和纯粹在老陈所选择的饱和度极高的纯色中相当有效地呈现了出来,纯色的运用近乎执迷,这无疑来自故乡风物的特征以及在这样的风物中成长起来的一种与生俱来而挥之不去的纯正情怀,——那就是对于故乡,对于那片椰乡红土的无限热爱和眷恋。


关于野菠萝树,老陈说他还要继续画下去,这将成为他最主要的一个创作题材。生活在继续,生命还在路上,身体和灵魂都依然渴望着一个栖居之所,在往事随风而未来叵测的飘摇世界里,野菠萝树所象征着的精神家园和生命意志,无疑,正是老陈,画家陈元胜所需要的。事实上,从他的经历,从他的生活风格比如对于吃和住的讲究,一直到他的画,他都在努力地以他的生命意志在经营着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这种意志和向往的存在使他能够把一个偶然寓居的房子打造得如此“可以”居住,也使他能够用心做好每一道菜来让日常的生活充满美味,也使他能够在艰难之中始终坚持着他的绘画道路,——因为他心中有一棵树,一棵深情而顽强的树,静静地坚守着一片属于自己的疆土。


祝愿画家陈元胜心中的那棵树永远绿意盎然!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安兴腾信·黄桂章《世界油画之都大芬著名油画家陈元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