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网库 发表于 2016-11-10 16:33:20

桂林米粉独占鳌头

“我们那里,到处青的山,绿的水,人的眼睛也看亮了,皮肤也洗得细白了。几时见过台北这种地方?今年台风,明年地震,任你是个大美人胎子,也经不起这些风雨的折磨哪!”流落在台北卖米粉的桂林女子荣蓉抢白店里的食客道。当年在桂林,她也是水东门外有名的美人!桂林行营的军爷们,成群结队,围在他们家米粉店门口,“像是苍蝇见了血,赶也赶不走”。而如今世道艰险,她也只能靠买米粉勉强糊口。白先勇的这一出《花桥荣记》 为同是天涯沦落的异乡人,唱了一支弥留的挽歌。
  他本是将门之后,却经历世途百般沧桑,只落得孤悬海外;他是文坛巨擘,却对淹没在大时代洪流中小人物关怀备至;他的一生颠沛流离,却始终对故乡念念不忘。他是白先勇,台湾当代著名作家,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之子,他更是土生土长的广西桂林人。在桂林出生于1937年的白先勇,正是“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抗日烽火燃遍大江南北,中华民族苦难深重的岁月。白先勇的童年便是在这样的大时代背景下度过的,之后长沙大火后湘桂大撤退,白先勇跟随家人离开桂林辗转到了重庆。此后,他在南京、上海等地生活了几年,1949年后迁居台湾,此去便是半个世纪。
  幼年开始便不断漂泊的生活,为他的文学奠定了“失落”与“悲怆”的底调。白先勇的一生,有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情结:那便是对桂林故土的眷恋。在他笔下平凡的生活中,总有漂泊打下的乡愁烙印与浓郁厚重的历史感。白先勇坦言,那是一种潜意识——地域文化对一个人的成长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
  白先勇说:“很多人问过我——你的故乡到底在哪?我说,我地理上生长的故乡在桂林。”在他一系列怀旧题材的作品中,就有不少桂林人和事的影子。小说《花桥荣记》即以家乡桂林为背景,展现了在时代与命运的浪潮之中,人事的跌宕变迁和对故乡的思念与追忆。从桂林到台北,透过一生的风雨摇曳,仿佛只剩下冒热米粉的纯正家乡味能带来些许安慰,在一碗米粉的温和与绵长中,咀嚼一份温暖与感动。这一份绵长的记忆里融汇的人生百味也许早已超越了米粉本身。太浓烈的乡愁只好拌进一碗碗的桂林米粉里,五味杂陈全归心田。
  说起桂林的米粉,它是“桂林人的命,桂林人的魂”,没有米粉的一天桂林人简直失魂落魄。桂林人对米粉的迷恋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似乎已经没有人能说的上来。但秦始皇嬴政统一百越时发明了米粉的传说却至今仍在桂林口口相传。
  相传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嬴政派屠睢率50万大军征战南越,意图一统天下,唯我独尊。却不料遭南越少数民族勇猛强悍,不服秦王,负隅顽抗。秦军三年不解甲,武器不离手,可见战斗之激烈。又因岭南之地山高路险,历来是瘴疠之地,且交通不便,秦军水土不服,加上粮食供应困难,大量士兵经常挨饿、生病,战局一度陷入焦灼。为了化解战场焦灼的局势,始皇帝又派史禄率民工开凿一条沟通湘江与漓江的运河,以解决运输问题。史禄经过实地勘察,在兴安带领民工开凿出一条34 公里长的运河———灵渠。灵渠开通后,运输问题得到解决,统一战争也一下子扭转了被动局面。
信息来自中国米粉产业网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桂林米粉独占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