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hff25 发表于 2016-12-23 10:19:38

武汉中院用“老赖”做担保院长王晨不管 最高法:你们最大

         武汉中院用“老赖”做担保院长王晨不管 最高法:你们中院最大!

  “老赖”,又被最 高 法称作“失 信被 执 行 人”。进了“老 赖 黑 名 单”,将受到严 格的信 用 惩 戒,譬如融 资 担 保、出 国 购 票等。
  
  但是,武汉中 院却持续让一名“老赖”成为了担 保 人(机 构)达1年半之久,被最高 法工作人员形容为“你们武 汉 中 院最大,都大过我们最 高 法 院了”。
  
  “老赖”做担 保 院 长王晨不管
  
  2014年7月,新洲居民罗国华与朱俊龙民 事 纠 纷一案,因罗国华及其律 师伍治良买 通省 高 院 法 官,出具错误判 决 书。
  
  7月28日,罗国华依据错误判决书向武汉中 院申请诉 前查 封,数额为3000万元或等值财产。7月30日,武汉中 院 查 封了朱俊龙位于新洲某处价值9000多万元的门面商业用房,罗国华借用汉南某处房 产做担 保,之后罗国华变 更 担 保,借用新洲区阳逻某处价值1500万元已被 抵 押房产。
  
  如此不算完。2015年6月7日,罗国华花15万元将担 保 人变更为目前的上海某担 保公司,也就是“老赖”。从网上公开信息发现,2014年11月19日开始,该公司多次被最高 法通过,屡次上榜“老赖黑 名 单”。
  
  2016年,最高 法 院与国 家 发 改 委等44家中 央有关部 门联合发布《关于对失信被执 行 人实施联合惩 戒的合作备忘录》,规定“失 信被执 行 人(‘老赖’)将限制设立证券、基金、期货、保险、融 资 性担 保公司及限制设立商业银行。”这也就意味着,该公司不具备担 保资格。但是武汉 中 院至今依旧我行我素,毫不忌讳,院 长王晨更是丝毫不管这种不行,任由其继续错下去。
  
  “最高 法:你们武汉中 院最大!”
  
2015年6月,知悉罗国华担保财产系“老赖”后,朱俊龙当即将该情况反映到武汉中 院。
  
  朱俊龙说,武汉中 院相关办 案 人 员知悉该情况后十分震 惊,神情十分紧张,立刻从座位上跳起来,到电脑上查阅相关资料。
  
  办 案 人 员也承认了朱俊龙反映的事实,称“商议后将作出处置”,让朱俊龙先回去。但一段时间后,又像不知情一样。
  
  几次反映无果后,武汉中 院“套路”越来越深,对该事件讳莫如深,甚至绝口不提,每次都是“哼哼哈哈”忽悠朱俊龙。
  
  2016年,朱俊龙将该情况反映到最高 人 民 法 院,最高 法 工 作 人 员听到了也是无比震 惊,看到朱俊龙提供的材料后,“脸都绿了”。当朱俊龙询问为何最 高 法有规 定,武汉中 院依旧不执 行时,工作人员说了一句“你们武汉中 院最大,都大过我们最 高 法 院了”。
  
  2016年7月28日,原本的查封如期解 封。但武汉中院不仅不解 封,还让“老赖”继续担 保,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因武汉中 院的查 封,朱俊龙不仅公司倒闭,生活也无法正常进行,天天在各处债 主追讨下艰难度日。此外,因欠 款、贷 款和生产停止产生的损 失每天以几十万计,极大地增加了社 会不稳 定 因 素。
  
  朱俊龙称,自己不下10次通过合 理渠道书面向武汉 中 院 提出申 请,要求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均被以各种理由拒绝。无数次口头表达合理诉 求,武汉 中 院也是置之不理。
  
  时至今日,武汉中 院依旧不肯就自己的问 题进行纠 错。按照《最 高 人 民 法 院关于完善人 民 法 院 司 法责 任 制的若干意见》,法 官应当对其履 行审 判 职 责的行为承担责任,在职责范围内对办 案 质量终 身负 责。
  
  该起案 件,最终由谁纠 错、由谁担 责,恐怕尚未可知。但全社会的网友、新闻媒体和法律界人士,都在关注该事 件的发展和结果,案 件的走向牵动各方目光,还望相关部 门能够依 法 依 规尽快处 置。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武汉中院用“老赖”做担保院长王晨不管 最高法:你们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