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poyoung 发表于 2017-1-23 13:20:08

深圳市宝安区松岗街道沙浦村官村干的违纪腐败


以下引述深圳市松岗街道沙浦一村村民的心声:
沙浦村的村官村干存在腐败行为,收受贿赂(利益),侵害群众集体利益,用人腐败优亲厚友,简直是一个黑洞:
一·在沙浦工业区城市更新项目中勾结串通开发商深圳市沙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实质上是满京华),以蒙骗·误导·威吓的手段骗得股东代表的签名,但当时股东代表只是同意进行改造,并没有同意签订合同的。然后就在没有经股东或者股东代表表决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和深圳市沙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该项目的开发建设合同。把沙浦一村五万五千多平方米的非农建设用地就象征式的以一千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几乎无偿地骗走。其中一定有腐败!
线索一·在该旧改项目立项后不久,大约在2011年至2014年期间沙浦村治保主任蔡忠南就建设了溪头村的统建楼御溪城,该项目不小共有七幢楼,每幢有二三十层,其中的资金不小,钱从哪来呀?难道这其中没有腐败吗!再有原治保主任蔡忠南的打桩机之前一直是闲置没有工作,但在该项目正式确定后就有了工程,难道这其中没有利益输送吗。他们即使现在不敢收取开发商的报答费,将来也一定会收取开发商的报答费。
线索二·沙浦工业区城市更新的项目公司巨帆投资有限公司(实质上也是满京华的)以收购物业的名义通过沙一股份合作公司转给了书记哥哥蔡泽超15万元,但拆迁清单(公示资料)里并没有他的物业,这物业从哪来的呢!巨帆为什么不直接付款给他,而要通过第三者转给他呢!难道这其中没有问题吗!
线索三·就在2013年他们骗得股东代表的公证签名后,哪些村官村干们连同该项目的项目经理吴高慰在治保主任蔡忠南自己的公司(大楼)里私自聚会,我看见了多次,难道这其中没有问题吗!
线索四·沙一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蔡灿星(书记的亲戚)在签了城市更新项目合同后,期间建了一幢违建,该建筑大概占地200平方米有十几层高。而他刚当上董事长的时候还欠村里统建楼的购房款,另外现在还新买两台豪车呀,这些钱从哪里来的呢,难道这不是一个黑洞吗!
二·在劳动人事工作中违规谋利,用人·安排工作腐败、台底交易、优亲厚友毫不公开,用人唯亲,利用权力培植势力,收买人心,控制村务。例如:安排其妻子挂职吃空饷,近来又安排其表弟挂名吃空饷等等,太多了记不起来了。经过以上手段书记变成了人人害怕的土皇帝,基层权力已经家族化了。治保主任蔡忠南和沙一股份公司董事长蔡灿星是姻亲关系,按选举办法规定是不能当监事会主席的,为何还让其当选监事会主席的呢!
家族化:书记蔡志超——治保(原两委委员)蔡忠南(书记姐夫)——沙一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蔡灿星和董事佘秀霞与书记及治保是姻亲等等。安排亲友和亲信吃空饷,用安排工作等手段培植势力,控制村务(例如台底交易和暗箱作业式的安排挂名厂长吃空饷等等)。使基层权力已家族化了。社区党委里有三人有姻亲关系:书记蔡志超、原治保主任蔡忠南、民兵营长蔡东星都是姻亲关系的亲戚。沙一股份合作公司董事会三人里其中董事长蔡灿星和董事佘秀霞是姻亲关系,而监事会主席蔡忠南和董事长蔡灿星又是姻亲关系,而且这两个人和以上三个党委又是姻亲关系。按选举办法规定监事会主席和董事长是不能有姻亲关的。
三·包庇违法分子,充当保护伞。安排开赌博集团的主要分子蔡智灵挂名治安队副队长,直到其被湖南警方拘捕了后才停发工资。后来又利用职权及与公安机关的关系使蔡智灵等人获得释放,蔡智灵为了报答书记的帮助,所以就派我的侄子(因为他帮蔡智灵打工的)来要我把他们私会的照片给删除。包庇纵容亲友搞违建:书记大姐夫蔡耀何的违建;沙一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的违建(和书记是姻亲);居委会人员的违建(就在居委会大楼后面)。纵容包工头赵振雄以沙二村统建楼的名义搞违建,并利用职权使其合法化赵某为答谢其帮忙,还送礼给现任书记。
四·擅自贱卖集体土地,侵占城市化征地款,侵占集体土地等等。例如:沙一村原有一千多亩的耕地,但到现在已经剩下很少了。但是村民们连一分钱的征地款都没得到,而且完全没有经过村民的同意,土地卖了村民都不知道的。其中松岗河附近(中海西岸华府及松岗实验学校一带)的几百亩地的征地款连沙一村的账户都没进吧!松福路(107国道至宝安大道段)的土地大部分是沙一村的,其征地款也没进沙一村的账等等,这些钱都到了哪里去呢!
擅自贱卖原光大木材厂的那一大块地,末经村民同意擅自帮租地建厂老板办理房产证,从中收受贿赂。
前两任书记(蔡其均和蔡春明)及现任书记(蔡志超)相互勾结侵占集体财产,令原沙浦村(行政村部分)欠债一千多万元,并在2004年以原村办工厂亏损的手段冲账。前面所说的征地款一定是到了此处。
在2004年借城市化转制之机以新大光树脂厂(村办厂)亏损约一千多万元的方法冲掉了一千多万的债务,此事村民全不知道,完全没经村民同意。
五·巨额财产来历不明:前两任书记各有至少上亿元财产,现任书记虽然表面上财产不巨大,但其姐夫蔡忠南的财产至少应有数亿元甚至更多,他在当村干部前是没多少财产的,只是在当上干部后利用职权以权谋私得来的财产。沙一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蔡灿星末当选前还欠村里统建楼的楼款,当选几年后,到现在已经建起了一幢占地约两百平方米,楼高十几层的大楼,还买了两台豪车。为什么集体欠债而村官们却这么多财产呢!这些财产从哪来的呢,难道当中没有腐败没有假公济私吗!我在沙浦居委大楼门前无意听到书记蔡志超对蔡灿忠说有个朋友一次给了他二百万元,正好沙一股份合作公司有一笔收入是有问题的。
前任书记(蔡春明)与现任书记是互相勾结的,前任在位时,现任书记是副书记,且前任离任后害怕腐败败露,还经常去找现任书记,教他怎么掩盖事实。

绞尽脑汁千方百计隐匿非法所得财产,逃避追查:一·以他人名义注册登记房产,二·凭借权力利用两规处理程序把自己的违建以他人名义注册登记或者转让给他人。三·销毁文件证据,村委就有很多台碎纸机,经常销毁文件,纸碎有十几包放到垃圾中。
六·为什么沙浦工业区城市更新改造合同上,沙浦股份公司·沙一股份公司,沙二股份公司共占项目公司沙浦巨帆投资有限公司两成股权,在2016年10月私自把该两成股权无偿转让给满京华公司,此事完全没有经过股东及股东代表他们全不知情。该项目土地转让协议中的地价款项,村集体一分钱都没收到。这些钱都到了哪里,装进谁的口袋呢!
七·原治保主任蔡忠南曾有一段时间包养情妇,且生下一女,并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和与沙岗派出所领导的密切关系,将其私生女通过收养的方式入户。其中当时替他办理私生女入户的人薛红兵的同学是沙岗派出所某任所长的导师,其为报答薛某的帮忙,也把薛某安排在村委挂名吃空饷。当时其和某任沙岗派出所所长温健的舅子关系密切,经常花天酒地到天亮,难道不会发生有情妇的事吗!
八·书记蔡志超包庇其哥哥侵占集体土地,到沙浦工业区城市更新项目开始前就交少少钱给集体当作是合法拥有,从而谋取私人利益,替其哥哥谋取利益。
九·沙一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蔡灿星于2012年擅自把银岛一厂租给兆盈丰公司,原银岛制品厂已被注销,却又在股东及股东代表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把原银岛制品厂以极低的价格租给兆盈丰公司(贱卖)。原银岛一厂租地期限应是1992年至2022年到期,如果是银岛公司转让给兆盈丰公司应在2022年到期,为何现在变成了2042年才到期呢!蒙拓励公司的情况也是一样。
十·搞特权化:全集股东都要扣社会保险费,而这班村官村干为什么就不用扣的呢!同时又做假帐,村民签名实收金额1500元(或1600元)但实际转账给村民的只有大约1200(或1300子)元。 巧立名目私自为自己发薪,无论有没有业绩,本职工作没做好,本来就没什么事做却就连商事登记年审都要花钱请别人办理。人浮于事,经济效益极其低。却每年都给自己发双薪、三薪又有绩效奖。现在又给自己发什么基薪补金,每个月都拿绩效奖。还有公车油费、通讯费等等。所谓安排做厂长,其实也不过是安排挂名吃空饷,其实股份公司都是出租房屋或土地的,,根本没有办任何工厂,何来有实际的厂长呢,且有很多土地经两规处理后已国有化不属集体,如果是工厂老板的厂长,那应与集体无关为何还要集体支付工资及社保费呢,更有甚者一人挂名几个厂长的呢!
十一·在宝安区股份合作公司三资清查中,故意隐瞒集体资产不报,图谋不轨。如:旧民兵部、沙碧蔡公祠、国强烧焊店那排房屋、沙一市场的全部房屋及铁皮房、临近沙二村的榕树边的铁皮房,旧村老人中心,原雄信厂饭堂及宿舍等等。
十二、公费旅游就以村民参观学习费或者考察费报销,只是收些租金而已的所谓股份合作公司,根本就不需要搞什么参观学习或者考察,而且有的是为了选举拉票报答那些忠实的支持者;公费吃喝就以接待费报销。
沙浦股份合作公司(原沙浦村行政村部分)的管理乃至架构更黑暗,2004年成立以来从未开过股东大会,就是把村官村干作为董事及社区支部书记作为董事长,整个公司被这几个村官村干掌握在手里,为所欲为,所有事务毫不公开黑箱操作,把集体财产当作私有财产,把书记自称为大老板,也就是说集体财产都是以书记为首的村官村干的私有财.



尊敬的纪委领导:
您们好!
我是深圳市宝安区松岗街道办沙浦居委会村民蔡汉佳,我实名举报沙浦居委会现任居委会书记兼宝安区人大代表蔡志超和沙浦沙一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蔡灿星
。我在此承诺,列举的证据材料属实,如有不属实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蔡志超、蔡灿星自2008年上任以来,
利用职务便利贪污腐败、以权谋私,形成了以蔡志超、蔡灿星为首,沙浦居委会下辖村各领导干部为成员的利益集团。更为甚者,以该二人为首的利益集团伙同深圳市沙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深圳市满京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骗取变卖居委会的集体土地(沙浦工业区428000平方米),导致沙浦村的集体财产严重流失。我沙浦村民身处水深火热之中,而以蔡志超、蔡灿星为首的利益集团却大肆挥霍。望政府领导体察民间疾苦,为民做主。
贪污腐败,骗取、变卖集体巨额财产,谋取暴利。
2010年,蔡志超、蔡灿星伙同其利益集团成员邀约深圳市沙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沙浦房地产公司)
密谋沙浦工业城市更新项目。蔡志超在召开股东代表大会前召开党员动员会议,要求所有党员签名同意沙浦工业区城市更新项目,
且必须动员亲属同意。蔡志超声称这是沙浦居委会支委的决定,所有党员必须执行。在召开股东大会期间,蔡志超在会上要求股东代表以实名投票,
用欺诈方式骗取多数股东代表的信任投赞成票,原本要投反对票的股东代表被迫弃权。事后蔡志超、蔡灿星多次与沙浦房地产公司接触,
商谈项目利益分配事宜。沙浦城市更新项目协议内容严重违背了公平合理的原则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深圳市宝安区松岗街道沙浦村官村干的违纪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