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好文章 发表于 2017-2-27 09:33:37

官商勾结非法拆迁铁证如山,林丽春在甘肃陇西9年难讨公道

官商勾结非法拆迁铁证如山,林丽春在甘肃陇西9年难讨公道实名控诉发帖:林丽春身份证:621122196812051303 电话:15825824428实名发帖人林丽春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我是甘肃省陇西县巩昌镇完全失地农民,民主党派人士,我丈夫是下岗职工。    我们失地下岗,但没有将满足温饱的希望寄托在党和政府的身上,我们在拥有完全产权的自家房屋中开办食醋加工厂,手续齐全,生意兴隆。 2006年,陇西县政府超越省市政府的拆迁范围,将不在拆迁范围内的我家宅基地非法出让给鑫涛房地产公司,并怂恿鑫涛公司负责人张松涛于2008年1月13日率四五十人撬门而入,盗走了我家所有的生产生活用品,强拆了我家房屋,抢占了我家宅基地,后建起了7层商品楼。   我通过信访和法院诉求,在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无论是政府还是法院,他们官商勾结,法商串通,践踏国法,包庇张松涛,不捍卫我家合法权益,我家数百万的房产被违法强征,非法强拆;县政府违法行政并干预司法,欺上瞒下;法院听令于政府,司法渎职,枉法判案;9年了,我没有得到分文补偿,一家人在9平方米的出租屋过着颠沛流离,寄人篱下的生活,挣扎在喊冤控告的维权路上。 陇西县政府超越省市政府批文范围,违法出让集体土地,上演官商勾结大戏 2006年4月12日,陇西县政府公开违背省政府的红头文件,将包括我家在内的不在省政府批文范围内的东街村集体土地移花接木列为拆迁范围,暗箱操作出让给鑫涛房地产公司并签订了土地出让合同。 2006年4月14日,陇西县国土局举行了一个假的土地出让拍卖仪式,鑫涛公司就以350万元名正言顺的竞得了3756.5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 这3756.5平方米的土地在陇西县东街十字西北角,全部不在拆迁范围内,陇西县政府依然下发拆迁通知,并组成声势浩大的政府拆迁工作组,对我家实行行政威胁,由于我家不在政府征收范围之内,我没有在政府拟定好的协议上签字;于是政府操纵鑫涛公司对我家实行断水,断电,短路,围圈等手段野蛮。 法院没有强拆,县上领导私下操纵,公安民警加油助威,开发商非法强拆 我没有在非法拆迁协议上签字,陇西县国土局就申请法院强拆。在法院审理是否强拆期间,心虚的国土局撤销了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的诉求。 2008年1月13日晚上8点左右,鑫涛公司董事长张耀祖接县上领导的口谕后派儿子张松涛率领四五十人撬门而入,盗走了我家里所有财产,强行拆除了我家的房屋,抢占了我家的宅基地,我拨打了110,而110民警非但没有阻止,而且暗示强拆时不要出人命。我家价值数百万的财产被盗,合法房屋被非法强拆,合法的宅基地被抢占,可公安部门多次不立案,在定西市检察机关的监督下,半年之后,案件一受理就立即告破。由于陇西县法院,定西市中院,甘肃省高院,上下包庇,枉法判决,安分守己的我家被逼走上了上访和依法维权之路 。陇西县政府动用各个部门,利用各种手段助纣为虐,为开发商保驾护航9年多来,我依法上访和诉讼,收到法律文书二十多份,牵扯我案子的相关政府性红头文件二十多份,这些材料漏洞百出,互相排斥,彼此矛盾,错误低级,本末倒置;可见这根本就是一桩官商法警联手的涉黑拆迁!我家位于陇西县巩昌镇东街村卧龙巷村的房产,房产证,土地使用证,食醋经营许可证等证件齐全,合法有效,是受法律保护的合法房产和经营场所。今天,我用法院的法律文书和政府红头文件来还原案件的真相,控诉不公。 2006年4月12日,陇西县政府无视省市政府的红头文件,私下与鑫涛房地产公司签订了土地出让合同,将包括我家在内的不在拆迁范围内的东街村集体土地出让给鑫涛房地产公司。2006年4月14日,陇西国土局举行了一个假的土地出让拍卖仪式,鑫涛公司就以350万元名正言顺的竞得了3756.5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2006年4月12日,土地已经出让 ,2007年2月5日政府才公告拆迁。    2007年5月8日,鑫涛公司已经在我们土地上进行开发建楼。2007年7月19日,陇西县政府给尚未付清土地款的鑫涛公司颁发土地使用证;2008年3月17日,鑫涛公司全部缴付土地拍卖各款项3130404.14元。这些是典型的暗箱操作,未征先用,未付清土地出让金先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之后才动员拆迁,不仅一女二嫁,而且土地出让金流失 。国土局向法院申请强拆期间:强制执行申请书没有单位印章;责令交出已征土地的决定书没有单位印章;拆迁登记表,没有统计人,复核人签名,也没有公章;在政府拆迁期限之内,作出责令决定书;之后动员拆迁,无效拆迁登记表提前使用;强制执行申请三个月后才告知;时间相互排斥,内容相互矛盾,形式非法无效。 在如此严重违法面前,2008年1月8日,陇西县法院作出了裁定书,准许国土局撤销强制执行土地的申请,这就再一次证明我家集体土地使用权证依然合法有效。国土局不敢强拆,法院也不支持强拆,可开发商动用黑恶势力赤膊上阵,我合法的房地产和财物被毁于一旦,张松涛如此胆大包天,无视国法,就是有县长书记为其保驾护航。 法的外衣,匪的行径,官商法警联盟,我家铁证如山难以维权 陇西县公安局从案发到立案耗时长达6个半月。陇西县检察院从立案到提起公诉耗时8个月。陇西县法院在审理此案是采信无效的陇西县价格认证中心的鉴定结论书;房地产的价值包括:房屋本身的物质价值,房屋所在土地的使用价值,房屋的权利价值三个方面;2008年1月13日,房屋已灭失,而该鉴定书的时间是2008年12月2日 ,他凭什么依据?以什么为参照物的? 他有房地产评估资质吗?   陇西法院采信非法的鉴定书,2009年7月28日作出(2009)陇刑初字第26号判决书;刑事方面:认定张松涛毁坏财物数额巨大但免于刑事处罚;民事方面:土地是应征土地,房屋是应拆房屋,只按陇西县价格认证中心的鉴定结论书为依据赔偿我51157.37元    我不服,检察院置之不理,定西市中院,甘肃省高院都驳,回维持原判   后经朋友帮忙,我终于复印到甘肃省政府甘政国土发〔2005〕12号文,定政土建字〔2005〕04号文两份红头文件,我家宅基地不在拆迁范围之内,铁证如山。甘肃省法院的法官说:“你的宅基地是东街村,征收文件范围是东巷村,你户根本不在政府征收范围内,你去定西市法院申诉,让他们改判”。定西中级法院的行政庭何海庭长说了一句公道话:“这两份政府文件可以肯定,原告的宅基地不在征收范围之内,那么政府合法征收的证据链已经断了,所以我认为咱们的判决是有问题的。”2010年4月29日,定西市法院派三位法官来到陇西调查,当了三十年村支书的东街村书记郭永固证明:“张耀祖开发的那整个小区都是东街村的集体土地,没有一户是东巷村的,政府在2001年到2007年之间没有征收过东街村的集体土地。” 法院的调查是深入的,可每次调查都是有头无尾。定西市法院的法官李爱勤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家土地不在征收范围之内,这个有政府红头文件,很清楚,但你想想,现在让法院自己撤销自己的裁定有可能吗?我给你说:这不可能,这岂不是自己扇自己嘴巴吗?你去告陇西县政府吧,告赢了我们就撤销判决”可我告陇西县政府,法院根本不立案;我上访多次被阻截,公安局,法院,政府还多次来我单位威胁我让我息诉罢访,信访材料大多石沉大海,有几份是中央政法委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回复函,要求妥善处理,其中一份被省政府信访办弄虚作假,欺上瞒下糊弄了,一份被定西市中院信访室拦截扣压了。从信访到通过法院依法维权,9年多来;官商法警沆瀣一气,形成强大的联盟,他们穿着法袍,干着匪事,我是铁证如山却难以维权,公平和正义对我们百姓成了奢侈品啊! 判决变裁定,主体被剥夺,同一案件,同一法院,三个完全不同结果 2013年3月28日,定西市检察院以量刑畸轻决定提出抗诉,这份应该在15日内作出的法律文书在长达3年8个月之后作出,我是百感交集,因为它彻底否定了之前陇西县法院,定西市中院,甘肃省高院的五份判决和驳回通知书。 2014年1月26日,陇西县法院重审作出(2014)陇刑再初字1号判决书,刑事认定张松涛毁坏财物数额巨大,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民事依然维持。 2014年7月9日,陇西县法院第二次重审作出(2014)陇刑再初字2号裁定书,我一看就懵了,判决变裁定,刑事认定张松涛毁坏财物数额较大,免于刑事处罚;民事主体消失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民事受害者,何来刑事犯罪?我的维权之路彻底被堵死。我拿着陇西县法院截然不同的三份法律文书去定西市中院申诉,由于我没有了诉讼主体他们不受理,但是同一法院对同一案件,截然不同的判决结果,而且一审出裁定,民事主体莫名其妙被剥夺,定西市检察院李处长,法院法官郭旭斌,甘肃省政法委高书记面对这样的怪事,都表示他们一辈子没有见过;但这咄咄怪事确确实实就是陇西县法院上演。 甘肃省三级法院层层包庇,逆法而为, 省政府欺下瞒上 我的土地不在征收范围之内,省市政府的红头文件和东街村证明相互应证,铁证如山。再说本案是刑事附带民事案,张松涛他拆我房屋赔我房屋,占我土地还我土地,抢我财物赔我财物,这无可厚非,他触犯刑律依法判处,也天经地义;可法院眉毛胡子一把抓,把土地是不是应征土地,房屋是不是应拆房屋这两个行政案件搅合在一起,故意混淆概念,偷梁换柱,司法渎职,枉法判案,逆法而为,掩盖和包庇官商勾结,践踏国法,公平和正义。退一万步说,即使我的土地是应征土地,那也是土地所有权性质发生变化,丝毫不影响土地使用权人对土地的使用,土地所有权和土地使用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房屋是我合法的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无权处分。而甘肃省三级法院均无视国法,把我家房屋所有权,土地使用权只字不提,一口唱没了。对于公权力的行使,法律无明文规定不可为,中国的哪条法律规定:政府不经过征收就可以将集体土地直接出让?不在政府征收范围内的土地也可以判定为应征土地?没有和任何人签订拆迁协议的房屋也可以判定为应拆房屋?悲哀啊,甘肃省三级法院如此逆法而为,是利益交换?明哲保身?亵渎法律?我说不清楚,但9年了,我数百万的房产被非法强拆,迄今没有得到赔偿,张松涛依然逍遥法外;而然2012年11月16日,甘肃省信访联席办公室却发甘信联办纪(2012)102号文,文中“…最终使这起涉法涉诉信访积案得以成功化解…”这份文件是我在2014年11月16日陇西县政法委贾书记处得知并复印到的,堂堂省政府如此造假,欺下瞒上,公平正义何在?“法院万分之一的错误就是当事人百分之百的不公平”甘肃省政府如此包庇市县政府的违法行为,造假瞒报,欺骗上级,我区区老百姓哪有伸冤之处?我呐喊 “江南无日月,神州有青天”吗?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官商勾结非法拆迁铁证如山,林丽春在甘肃陇西9年难讨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