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益天使 发表于 2017-3-27 14:37:45

乡村行摄系列之三:那些年,我们住过的老房

小时候,我们住在不大的老房,老房里全是邻里亲戚,小孩成群在院子里玩过家家,门口老爷爷晃悠着手中的蒲扇,在一个盛夏。




乡村行摄已达四个月之久,镜头下形形色色的老房早已在心底生根缠绵。走入其中,一段段尘封的往事仿佛在每个角落开始蔓延​​​。




随着时代变迁,昔日老房在钢筋水泥高楼大厦之间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若不是深入乡村走街串巷地发现探寻,用镜头和文字留下点只言片语,这一份仿似根一样的记忆又能牵动谁的心?




在河源的每个村落,仍残留着大片老房,有些隐于深山,上通天理下接地气,俨然与世无争的高人般。




有些在一片树林掩映,每逢秋天屋顶就积满厚厚的落叶,风一吹,霎霎作响,寂寥响彻每个夜晚。




有些老屋静静地立在陌旁,家禽觅食徘徊鱼塘,门口老人对坐闲谈,不觉暮色向晚。




有些土块砌的老房,走在木板楼梯上嘎吱嘎吱响,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早已在岁月的洪荒里洗尽一身铅华,残年暮色之中静待历史的遗忘。




一阵雨水冲刷过后,白的耀眼,赤的分明。




记忆的扉页是那般透明,惊讶于老屋深沉的古韵之美,愈久弥香。




老房依旧保持着当年的模样,只是裂痕已爬上了雕花的门窗,门窗不再鲜亮,鲜亮的明堂已织上了蛛网。




若在春光灿烂的日子里,阳光透过雕花的门窗,映在明堂的地上,还可窥见老人安详的脸庞,漫步街上,亦可闻到扑鼻的酱香。




屋前皆有一扇深重的大木门,我不由自主地叩响了门上锈迹斑斑的铜环,欲要敲响沉睡的故乡。




斑驳石墙,悠悠深巷,沿着墙壁的脉络倾听,老房的旧时光。




阳光温柔地覆盖着,青瓦泥墙 、绿苔小巷,忍不住驻足凝望畅想:孩童的欢笑声轻落石板;小贩走街串巷拐几个弯;穷书生邂逅邻家姑娘;谁把记忆拉得好长 ……




穿梭在悠悠长廊,品雕花门窗,客厅中央挂着一张相,那是谁的爹和娘?




在尽头,便是大大的后院,爬藤与清冷缠绕着,遍布整个墙,用自己的躯体,固执地守护着老房。




阁楼依旧还在,只是空了,角落被人遗落的锅碗瓢盆、木椅石磨,地上睡着古老的秤砣。




墙上依稀可见“毛主席万岁”“共产主义好”“人民公社”等十九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字迹,那是一种坚定的信仰,就像老房给予庇护的安全感。




这是一个时代的记忆,历经天灾人祸,硝烟烽火,仍屹立不倒的民族精神。




如今,人去楼空,再无炊烟升起。




在一片颓塌之间,昔日庭前高朋满座的畅谈,子孙欢聚一堂的圆满,也于断臂残桓中灰飞烟灭。




青葱萦绕下恍如梦境,时光年复一年,老屋带着慈母般的温度,烙下叮嘱的思念。




目光一遍又一遍,吻着老屋沧桑的容颜,挥手道别的那一瞬间,泪水早已湿透了双眼。




让我再看你一眼,从南到北。




心的跋涉,眼的旅行,我是非专业却走心的友益摄影~小庄,跟我一起上路吧!




【携友行益 善爱社会】河源市友益爱心促进会
QQ群:302098564
微信号:13929200833
编辑/撰文:庄惜琼
摄影/随行:庄惜琼/曾利芬
器材:佳能1300D
交通工具:摩托车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乡村行摄系列之三:那些年,我们住过的老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