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uican 发表于 2017-7-13 13:47:56

九江大桥坍塌案遭遇“马拉松”审判!

2007年6月15日,船长石桂德在能见度不良水域航行时,盲目驾船全速航行,导致船撞桥梁九江大桥坍塌致8人死亡,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昨日,广州市海珠区法院一审以交通肇事罪判石桂德徒刑6年(2011年12月16日广州日报)。
  根据广东省安监局“事故调查报告”认定,“南桂机035”船长对事故发生负有直接责任。事故发生时正值九江大桥扩建工程施工期间,相关单位没有严格按照要求采取必要安全保障措施,负有间接责任,为此,对被告人石桂德从轻处罚。未闻间接责任者被追究刑责,真相又是如何?
  九江大桥坍塌导致4车落水,8条鲜活生命沉尸江底。因这突如其来惨剧,死难者家属悲痛欲绝,给多少家庭来惨痛阴影!我们为无辜的死难者而流泪,因为他们宝贵的生命死得那么惨烈。我们也为政府而流泪,面对失去亲人痛苦,一次次重大责任事故,我们的政府却显得无奈、束手无策、无能为力。人们不知道,我们还会有多少泪水可以流?也许真有那么一天,泪水会流尽的,人们不知道这一次次的惨痛,何时能够激起政府的神经?
  审判长宣读完判决书询问石桂德有什么意见时,站在旁听席上石桂德18岁大儿子石瑞灿抢着大吼一句,“有意见!”石瑞灿质疑为什么不把船头打捞起来?“船要是撞上桥,肯定有痕迹!”如果是船撞断了桥,船上的人都会受伤,但他们没有受伤。石桂德妻子质疑,“拖了四五年时间,就是为了找证据,但为什么不把船头打捞起来?”九江大桥坍塌被专家鉴定是“没有问题的桥”;我真的不知道连职业道德和良心可以一起出卖的我们的专家这次寻找什么理由;证明此次坍塌与施工质量无关。没有打捞起“事故船”,没有查清桥梁是怎么断的?以何鉴证大桥坍塌是碰撞?如此看来此案是不是有些云遮雾罩?这是否意味石桂德成为这起惨剧替罪羔羊?如此审理人们担心死难的冤魂永不瞑目;活着的人心头的愤恨也将永难平息!这里是否有司法人员幕后交易?这是否为掩饰舆论做做样子?这一切绝不是偶然!石瑞灿的质疑不该是“谜”?这些年来我们建设太多的豆腐渣桥梁,一次次查清事故的真相,严惩肇事者呼唤,就是没有触动政府官员那根关键的神经?如此,我们没有理由不担心自己行走的哪一座桥不是“岌岌可危”,我们有理由担心悲剧在某一天换个地址同样上演!我不知这充当杀手的究竟有多少人?但我知道大桥的坍塌,是政府分管官员、大桥设计单位、施工单位、监管部门道德良心的集体坍塌!老百姓的命咋就不值钱?为什么不能拿这根利益链条上的某个人来抵命?如此事故咋就牵扯不出责任官员呢?由于执政者的失职与堕落,在严重的事故面前,哪里找到对党、对百姓高度负责的精神。
  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案件审理期限制度的若干规定》明确指出:适用普通程序审理案件,应当在立案之日起六个月内审结;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可以延长六个月,还需要延长的,报请上级法院院长批准,可以再延长三个月。也就是说审理最长可以延期至15个月,然而九江大桥坍塌至今已有4年半,此案却一拖四年多。我们不是没有制度,关键是有了制度不执行或大打折扣。在拖延中淡化了人们责任意识,淡化了人们忧愤,淡化了人们心头的伤痛。又将有多少真相随着时间流逝?事实上制度实施远比制度制定、完善难度大得多。可怕的是法律法规、制度往往被以种种借口束之高阁,或有意无意地置之不理!这是一起标准的马拉松审理案件,是不是又一次刷新了我国司法记录。之所以是马拉松审理,背后一定有多少阴霾,但不知是金钱的合谋还是权力的合谋?
  我们期待着人民的泪水不会白流;人们期待有一座桥L梁不能跨塌;那就是人民与政府之间的联系扭带!?(文章转载自花玉喜《九江大桥坍塌案遭遇“马拉松”审判!》)如需要详尽资料可关注:A.微信号:shiruican2007B.微信公众号:讲解法律条文和案件剖析之石瑞灿C.微博:九江大桥事件船长儿子石瑞灿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九江大桥坍塌案遭遇“马拉松”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