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临时工 发表于 2017-9-4 22:52:38

格斗孤儿出路初探:兴趣扶贫

一、格斗孤儿现象,凸显扶贫需要新思路 “笼中,两只困兽。厮杀,无处可逃。你的武器,只有你的身体。没人在乎你的出身!降服,是唯一的目的。” 这是国内一档格斗栏目的介绍。有人觉得,十几岁的孩子本该是接受教育的年龄,却被送上格斗赛场;有人觉得,可能这样的梦过于残酷,但对于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有什么比没有一个家更残酷呢?人们看到这些孩子的苦难和恐惧,也看到斗志和温情。唯一没看到的,就是后退。
   近日,成都恩波格斗俱乐部收养来自凉山州越西县的孩子全部被带回家。这些“格斗孤儿”按下手印哭着被拽走,“生活刚刚见到一点曙光,希望又再一次破灭。” “格斗孤儿”的视频曝出,公众从不知情的心疼,到了解情况后的理解,似乎再次验证了“存在即合理”。在凉山彝族儿童的境遇没有根本改变情况下,不少人欣慰:幸好还有格斗这一通往梦想的阶梯。 这是媒体曝光凉山格斗孤儿的一幕幕。在舆论和政府的干预下,大凉山格斗孤儿们被送回了原籍,这一行为同样引起争议。因为大家知道,对这些孩子来说,练拳还是一条可以期待的上升渠道,然而回到贫穷和毒品侵蚀的环境之后,人生的希望会更加渺茫。对缺乏出路的凉山孤儿来说说,格斗练拳,这一条路也是残忍、狭窄、缺乏未来、用血与泪搭建的人生道路;然而对于底层穷人来说,他们真的没得选。 贫困的马太效应,穷人会越来越穷。从文化视角解读底层贫穷文化的产生不适原因,其结果是——不恰当的经济、政治、社会结构造成的。对墨西哥贫困问题的研究就不难发现,文化因素不仅导致贫困产生,也导致贫困不断延续。马太效应认为,贫困人口如果长期生活在贫困状态中,那么贫困人口内部会形成区别于其他群体的一套特有的文化体系,反过来,这种特有的文化体系又导致了贫困人口群体与其他社会群体的文化及生活方式相隔离。这种贫困群体马太效应“亚文化”形成后,就会对贫困群体产生重要影响,尤其会影响贫困者后代,导致贫困自我复制,使得贫困沦为恶性循环。 这种马太效应现象,中国人通常称之为:越穷越见鬼,越富越发财。贫困、毒品、艾滋病、孤儿,都是在谈到大凉山时不能略过的要点,某种意义上,它们之间互为因果,盘根错节,没有任何一项可以先于其他解决。孤儿不会凭空产生,在凉山,让父母失去抚养能力的最大原因是毒品和艾滋病。根据凉山州民政部门2012年的统计数据,当地没有父母抚养的儿童约2.5万名,占总人口的2%。另有数据显示,2016年凉山州破获毒品刑事案件1236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613名,缴获各类毒品550千克。在原生家庭功能恢复之前,把格斗孤儿送回这种环境,很难说是一种好事。摆脱这种恶性循环的最好方式就是生活上的隔离,远走他乡。凉山地区的汉族人口比例较低,劳动技能单一,汉语、汉文化水平低等原因令雇主不愿意雇佣凉山彝族,凉山彝族也没有外出务工的自信,这导致彝族人口在凉山州每年的劳务输出中占比很小。成年的青壮年尚没有勇气走出山区,遑论这些自小没有家庭关爱、缺乏学校文化教育的格斗孤儿。格斗俱乐部收养的孤儿们,很可能是第一次生活在稳定的集体生活中,有规律、阴阳平衡的三餐和作息,有具体的未来。他们脱离家乡的恶性环境,付出了适应城市生活、学习汉族文化的代价,现在却要被送回家乡,重新回到贫穷落后乡村环境中。离乡的尝试以遣返告终,不单单是文化上的反复冲击,更是对生活勇气的磨灭。青少年在激情昂扬的社会中,会奋勇上进;在堕落苦难的环境下,不断沉沦,这就是环境的马太效应机制。当身边的人都困于贫困与毒品的时候,个人很难从中逃脱。在没有成熟的福利系统和家庭抚养的条件下,让格斗孤儿回乡,难说真的能好好“安置”。或许他们可以完成九年义务教育,但会在十五六岁时再次面临出山或留守的抉择。青春期的几年是偏差行为高发的时间,家庭功能的缺失再次降低他们对各种风险的抵御能力,可能有人已经沾染了毒品,剩下的回想起曾经被遣返的经历,也未必再有勇气出走,就此腐化成家乡不断循环的悲剧,造就下一代的孤儿。
政府能做什么?遣返格斗孤儿的官方解释之一是接受义务教育,但学校在解决格斗孤儿这类“凉山问题”上,恐怕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凉山州教育局的数据显示,2011-2013年,当地教育投入从49亿元提升至70亿元。不了解毒品地区乡村生态的人总会认为教育是解决问题的金钥匙,好像孩子们进入学校就会学到东西,之后一步步成为有用的人才,给家乡带来积极的改变。可事实不会这么理想。在大量的乡村学生中,固然有一些成功者,大多数孩子仍然会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继续沉沦。但几年前,时任凉山州喜德县代理县长曲木伍牛在《凉山彝族地区贫困问题研究——贫困现状及其特点》中提到,当地彝族地区适龄儿童入学率低,受教育时间短,文盲、半文盲人数不降反升,教育资源投入的提升并未直接反映在教育成果上,更难以解决凉山面临的复杂问题。升学考试的道路适合城市和较发达乡村地区的孩子,格斗孤儿的家庭功能、社会抚养体系都不完整,上学并不能解决他们平时无人照料、缺乏家庭教育导致的各种心理、生理问题。基础问题尚未解决,却按照现有法律条件,纠结于他们的教育义务与水平,无异于在没有地基的平地上盖房。凉山格斗孤儿的困局,不是他们的个人问题,而是他们整个家庭、社区的问题。如果非要探讨教育的作用,那么义务教育阶段之后衔接的职业教育更值得重视,凉山地区也在推进名为“9+3”的职业教育计划政策包括免除每生每年2000元学费,每年补助每个学生1500-3000元生活费,以及补助交通、住宿、书本等杂费共七项。想要支持一名学生完成职业教育,这些补助非常吃紧,一旦遭遇疾病、意外等情况,学生家庭便难以负担。如果汉语水平、文化水平较差的彝族学生在城市生活的适应过程无人关心,在学校学习中的挫败感较强,失去家庭作为后盾,那么中途辍学的情况常有发生,补助支持的实际效用十分有限。台湾地区有些情况类似的地区,居民以山地原住民为主,同样受困于毒品、酗酒等问题,在全台湾人口中,有75%的贫困儿童来自这类的贫困乡村。乡村地区交通和基础设施相对弱势,一个贫困家庭对社会服务需求又相对复杂,受限于信息和资源的闭塞,村民很难获取服务信息,有时并不是政府没有提供服务,而是弱势家庭不知道该如何寻求帮助。这时就需要把地区内专门针对儿童、养老、医疗、残障、妇女、社会发展等问题的社会福利机构进行统整,在乡村附近地区规划建立“区域性社会福利家庭服务中心”,政府提供资金和人力,建立单一窗口,实现以社区为基础,以家庭为服务单位的输送渠道,提供综合性的服务方式。 这说明,扶贫工作需要新的思路才能打开局面,破解格斗孤儿困境。这个时候,贫困孤儿的异地转移安置、兴趣扶贫,以此为依托发展兴趣产业、兴趣小镇,以及贫困孤儿的兴趣小学,就显得无比重要。 二、格斗孤儿的出路在于发展兴趣产业 欢呼的人群,聚光灯下闪闪发亮的铁笼,两位全副武装的小MMA战士正在展开激烈的搏斗:其中的一个连续祭出扫腿、重拳、三角锁。对手在顷刻之间缴械投降,痛苦的喊叫声伴着泪水,令台下观战的母亲十分不忍……事实上,这并不是我们经常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残忍、血腥味儿十足的成人MMA比赛,这仅仅是一场儿童MMA比赛。目前,在美国大约有300万名男孩和女孩从5岁起就开始在业余时间接受古希腊式搏击和柔术等项目的训练。当然,大多数人都离不开头盔等专业护具的严密保护。美国的儿童福利够好了吧?一样有300万儿童学习MMA,而且父母都允许,怎么到了我们我们国家就水土不服,就触到了那么多人的痛点?一般人可能不知道什么是MMA,看到“格斗”二字想到的是所谓的黑市拳、斗兽场,脑袋里想到两个孩子在台上对打,至死方休……却不知道实际MMA的危险程度并不高,甚至比同为格斗的拳击更安全些(拳击比赛选手被击倒后要在读秒时站起来,有可能站起来又被打倒,反复几次对颅脑损伤较大;而MMA比赛被击倒后不用读秒,裁判可以直接叫停比赛)MMA也就是综合格斗,戴分指拳套,可以使用踢打摔拿肘膝各种技术,关在铁笼子里比赛,听起来就像是古罗马斗兽场一样没有规则的野蛮运动。然而真的是这样吗?事实上从美国MMA运动开展至今,都没有出现过一例死亡的案例,比赛的规则也在最安全的范围内,后脑裆部都不允许进攻,被锁技降服的时候裁判会在第一时间终止比赛,保护运动员,无论是竞赛规则还是裁判法都是非常完善的。有关研究指出MMA的危险性小于足球橄榄球等高强度对抗运动。 看电影《摔跤吧!爸爸》,许多人为电影中的父亲叫好。实际上,所谓的“格斗孤儿”,更多只是把电影中的摔跤这类体育兴趣爱好项目,换成了现实里的MMA而已。 格斗俱乐部,对于格斗孤儿来讲,如同刚刚开始打开的一扇窗,却被关了。 有人说:“上帝关闭一扇门,同时也为你打开一扇窗。”发生马太效应作用,上帝要对你关闭的那扇门,叫赢家通吃之门,只对少数人开放,对其余所有人关闭;发生张弓效应作用,老子要为你打开的那扇窗,叫机会平等之窗,对所有人开放。如果马太效应不幸关了你赢家通吃之门,希望你找到创造财富的平等机会之窗;由此出发,打开另一扇赢家通吃之门,同时为更多大众创造平等机会;在此呼吁有识之士、热心组织、政府相关部门,积极研究来自中国传统文化的张弓效应,在研究理论、应用案例、制定政策方面,发挥市场马太效应效率的同时,构建张弓效应的公平机制;这样,社会就会涌现更多赢家通吃之门,无数平等机会之窗。
体校与兴趣学校。如果说体制内的体校、艺校等专业学校,是为了培养像姚明、孙杨这样兴趣爱好的社会精英;体校,为他们打开的门,是赢家通吃之门;那么兴趣小学、兴趣学校,就是为了集中培养像格斗孤儿这样普罗大众的兴趣爱好者,让他们也有出头之日;兴趣学校,为他们打开的窗,是机会平等之窗。解决格斗孤儿困境,应该用因势利导的思路;在兴趣学校,除了格斗孤儿,还应该有更多“足球孤儿”、“乒乓孤儿”、“游泳孤儿”、 “象棋孤儿”等等,需要培养他们的兴趣爱好、发挥他们的天赋……如果这些孤儿的兴趣爱好得到培养发展,对于诸如格斗孤儿现象,社会异议可能就会少好多:乒乓孤儿:希望孩子们长大了能成为第二个张继科!
篮球孤儿:希望孩子们长大了能成为第二个姚明!
游泳孤儿:希望孩子们长大了能成为第二个孙杨!
。。。。。。所以通过对格斗孤儿这类兴趣爱好者,进行兴趣扶贫、教育扶贫而达到脱贫致富,来发展兴趣爱好及其产业;同时对现有教育体制、扶贫机制的大胆改革创新,才能适应目前社会经济的发展,摆脱格斗孤儿的困境,实现脱贫致富奔小康的目标! 发展凉山孤儿的兴趣爱好,可以多出几个彝人制造、莫西子诗、康定情歌等等,但是对于格斗、篮球、棋类比赛等兴趣爱好,能当饭吃吗?普通人的空想、妄想能当饭吃吗?读书、做学问能当饭吃吗?舞文弄墨能当饭吃吗?唱歌跳舞能当饭吃吗?吹拉弹唱能当饭吃吗?生活中的吹牛忽悠,舞台上的坑蒙拐骗,能当饭吃吗?下棋打牌穷游,考试、考牌、考证,能当饭吃吗?等等。。。。。。 人们在发展兴趣爱好时,得到亲友的当头一瓢冷水,就是:这个能当饭吃吗?发挥人类天性的兴趣爱好,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我国乃至全世界大多数情况下,以上普通人的兴趣爱好都不可能当饭吃!但是在兴趣小镇,只要你有兴趣爱好、一技之长,或者希望在有生之年不留遗憾,发展一技之长,在兴趣爱好小镇,都会有饭吃!如果市民的就业不是吃不起饭这样严重的社会问题,而是为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小孩的兴趣爱好,或者爱人、亲人的兴趣爱好,只要能够吃饱饭,为了让今后的生活更有意义,就会积极参加中国特色小镇的“颜回乐”兴趣小镇计划,兴趣就是工作,找到饭吃。 “颜回乐”兴趣爱好小镇目的、主题就是:一箪食,一壶浆,陋巷有套十年公租房,对于兴趣、爱好者来说,这里就是天堂! 颜回是孔子最得意的弟子,极富学问。《论语·雍也》说他“……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为什么颜回乐?因为读书做学问是颜回的兴趣、爱好,如果能够满足他的基本生活条件,颜回一定能够读好书、做好学问,绝对不会那么年轻就英年早逝。因为有了兴趣条件的基本收入,古时中国给不了颜回体面生活,实现伟大复兴梦的新中国,如果颜回到了兴趣小镇,一定能! “颜回乐”兴趣爱好小镇,有十年公租房,有基本收入保障,不为五斗米折腰,是东方的乌托邦! 我们从小就知道,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有兴趣就有才能、才艺,就会产生工作价值,以及GDP。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兴趣小镇,让人们的兴趣爱好终有所长;有多少套房不是成功的唯一标志,有多少钱也不是成功的唯二标志!因为为了房、为了钱、为了高杠杆,可能是以卑躬屈节、牺牲兴趣爱好、甚至生命健康、道德情操、违法犯罪等为代价的;死而无憾、兴趣终有所长,才是人生成功的标志;贫穷不是社会主义,金钱也不是人生唯一的目标!兴趣产业与兴趣小镇、兴趣小学,兴趣爱好、创意、创造力,让人生的价值多元化。 三、兴趣扶贫新思路:兴趣小学与转移安置 兴趣小学,比希望小学更有希望! 希望小学在贫困地区,是希望通过发展当地教育来激发、改变当地贫困人口及其子女的希望;然而,更大的希望与梦想,却是永远在繁华的都市;所以,兴趣小学是在通过在发达地区,建立发展类似于希望小学教育的大众体校模式,通过贫困人口幼童的异地安置及其兴趣扶贫,来激发贫困人口及其子女的希望;因而兴趣小学,是希望小学在发达地区的发展模式升级,是比贫困地区的希望小学,更有希望消灭贫困的教学、扶贫发展新模式。 大凉山的人民绝不是网民口中的“不愿外出打工、躺着过日子的”形象,仅珠三角地区,就有超过三十万的凉山彝族人务工,每年在东莞都有彝族人火把节活动,2008年舆论风口浪尖的“东莞童工”事件,就是用的大凉山的彝族孩子。然而“肯工作”从来不是和“能脱贫”联系在一起的,我们对于大凉山等贫困地区的政策支持、扶贫思路,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凉山地区与广东珠三角的对口扶贫、转移安置,是建立兴趣小学、兴趣学校、兴趣小镇的基础。凉山当地社区服务格斗孤儿的条件有限,开发成熟时间遥遥无期,可以考虑通过对口帮扶、转移手段,将有需求的孤儿等弱势群体进行城乡之间的安置,而不一定非要追求回乡安置。城市的社会福利资源相对丰富,将类似格斗孤儿的弱势群体进行合法的都市安置转移、兴趣爱好培养;政府引进格斗学校、棋艺学校等体校的教学资源到兴趣小镇的兴趣学校,配套解决他们的教养、安全、就学、兴趣爱好培养、发展问题;即使兴趣爱好培养达不到明星条件,也可以融入当地珠三角就业体系。如果逼迫孩子们离开正规的机构,那么可以预见,地下格斗黑市里面慢慢就会出现这些孩子的身影,而黑市,分分钟都会死人的。不管呆在成都恩波俱乐部有多开心,前途有多光明,但“格斗孤儿”无法接受义务教育,就是一个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长远来看,让他们接受体校这类兴趣学校的义务教育,转移安置到对口帮扶的兴趣小镇,才是更优的解决方案。如果格斗孤儿,能够在珠三角兴趣小镇的兴趣小学里,格斗专业学校就读,上午如同体校一样上文化课、下午体能、格斗专业课,晚上格斗比赛直播间以战养战,有爱心人士、同类兴趣爱好者的打赏;他们不必回家吃芋头,一样有肉吃,穿名牌,享受格斗的乐趣,也许将来有一天,能成为格斗明星。如果不能成为明星,也可以融入当地兴趣产业或其他产业之中。 四、兴趣小镇,钱途无限的特色小镇 与注重历史积淀的文旅小镇相比,与产业链为特色的产品小镇相比,兴趣小镇的人文理念、潮流趋势,是全球最具钱途的特色小镇发展思路。兴趣小镇,是介乎以产业链为特色的产品小镇,和以文化旅游为特色的文旅小镇之间的一类特色小镇。产品小镇,有改革开放初期的五金小镇、灯饰小镇、家电小镇等,以及目前流行的互联网的浙江西湖云栖小镇、深圳平湖跨境电商小镇、深圳前海基金小镇等等。文旅小镇,有改革开放初期的华侨城、世界之窗、周庄、北戴河等,以及目前流行的东部华侨城、万达游乐城、长隆度假村等等。产业小镇的特点是产业链的价值大、就业人数多、长期参与、工作生活稳定等,文旅小镇的特点是文化旅游休闲娱乐等功能,以及短期参与、流动性、季节性强等特色;而兴趣小镇,兴趣就是乐此不疲的工作,既是一种具有产品特色、可长期参与的兴趣产业链,又是一种可以具有休闲娱乐、短期参与的特色文体活动。作为颜回乐“兴趣爱好小镇”,第一例具体实施的棋彩小镇项目定位:是建设、发展琴棋书画、太极格斗等文体兴趣爱好+旅游养老的特色小镇。棋彩,体彩之棋艺博彩;来棋彩小镇,享受琴棋书画的诗意生活!作为介乎产品小镇与文旅小镇之间的兴趣小镇,可以依靠兴趣产业链迅速发展而崛起:发展大众低端兴趣产业链聚集人气,深耕高端兴趣旅游、休闲养老等精品获得较高利润。现在以产品小镇为原型、以特色小镇为抓手的的新型城镇化发展困难,问题在于其格局太小,仅限于当地省市县级区域居民的发展。物联网、智能机器人技术的进步,已经解放了普罗大众的大脑和双手,技术进步的成果不能为资本与精英独享:食品、用品等物质层面的商品丰富是一个我们正在达到的方面,兴趣、爱好等精神层面的商品丰富,是一个我们正在努力建设、发展的方面;要与产品小镇区别开来,兴趣小镇就是要建设发展与兴趣、爱好等精神层面的商品,而美国好莱坞、迪士尼,中国华侨城景区、长隆度假区等等,是文旅小镇这样的集大成,但是对于兴趣产业来说,这还远远不够。特色小镇及其新型城镇化,应该有别于改革开放初期发展产品小镇、文旅小镇,应该是发展新时代的兴趣小镇!这样新型城镇化,才能让产品产业与兴趣产业集群,产生耦合关系及发生马太效应机制的规模化影响!用过剩产能、楼市库存、消除贫困等财政补贴,投资格斗孤儿、大学生人才,发挥他们创意,通过兴趣爱好激发他们创造力,只要有兴趣、想法、创意、创造力,只要任何兴趣爱好者愿意,尤其是如同颜回一样好学的大学生,来到兴趣小镇发展,就给他们每个月基本生活费用,对于他们而言,那是怎样的一种幸福体验?中国特色小镇的“颜回乐”兴趣小镇计划,是在西方无条件基本收入保障基础上的有效改进,在中国实施有兴趣爱好条件的基本收入:兴趣爱好就是乐此不疲的工作,无条件基本收入的失业救济金或最低工资收入,就是基本工资;有兴趣,就有饭吃。 互联网与智能化时代,机器人效率的提高,大多数工作都将被智能机器人取代;而兴趣爱好,是需要更多想象力、创造力与同情心等人类特质的“更有趣的工作”;是仅有几类不可能被智能机器人取代的人类活动,所以,发展兴趣产业与兴趣小镇,目前正当时。 未来智能机器人时代的工作方式,是类似华为管理体制的科技小镇、兴趣小镇智能化生产工厂,雇佣一万人,发十万人的工资,做百万人的工作,创造千万人消费的商品、财富!因而在兴趣小镇,人们可以十年不打工,打工吃十年!同时,智能生产产业链几万人的生产经营团队,能够提供几百万、上千万人的物质生活与财富,人类社会将全面面临劳动力过剩、产能过剩的窘境;互联网智能机器人大生产时代,不可能再存在中产阶级,中产阶级是社会稳定器理论已经过时,美国及西方大国已经因工作职位流失、中产阶级减少、民粹主义兴起而陷入动荡,无条件基本收入保障,才是现代、未来社会发展方向! “颜回乐”兴趣小镇计划,为未来全球智能机器人时代,提供全球智能化大规模生产条件下,全球贫困人口、剩余劳动力出路的中国解决方案。 北上广深起来了,是中国富起来的标志;兴趣小镇起来了,是中国强起来的标志。 全世界兴趣爱好者,联合起来!建设属于自己的兴趣小镇!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格斗孤儿出路初探:兴趣扶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