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88小鸟 发表于 2017-9-11 08:45:53

谁能救救我的孩子!(转载)

  来源-天涯 楼主:裴淑清 时间:2017-07-0613:31:07 点击:207824 回复:1

  我儿子叫陈羿辰,2011年大学生士兵入伍,在四十集团军高炮旅指挥连司机班当战士,一年内被评为优秀士兵,2013年入党,2013年底转士官,儿子签士官休探亲假,休假期间做了包皮手术,休假期间运大崇对儿子不能分昼夜频繁电话,语意模糊让儿子及其烦恼。排长运大崇以帮助学习为名拒不参加连队工作频繁靠近儿子。2014年2月26日儿子在微机室学习,运大崇进来要看儿子包皮手术效果,说他也想做,儿子没多想就让他看,结果他一口咬在嘴里不放,直至射精,并将精液全部吃掉,不懂事的儿子受到惊吓彻夜失眠。后来运大崇频繁骚扰儿子恐惧失眠情况也日趋严重。儿子接受不了就躲开,甚至想逃离部队。运大崇找不到便号召全班或全排人员到处找。儿子实在无奈便向连长白凤礼、指导员岳聪反映了,营长王凯和教导员都知道此事。我们也亲自反映给政治部主任毛立功,他们都是任其发展、压制儿子。致使儿子长期失眠,精神失常,我们家长知道后连夜赶到部队,儿子已经精神失常、脾气暴躁、语言不畅、无法沟通。现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重型双眼干燥症、PTSD综合症、焦虑抑郁症、病毒性心肌炎。我们难以理解的是运大崇这样的人怎么能当干部,做了这种有失军官身份、严重影响部队形象的事情无人管还百般纵容!事发后我们从连首长、营首长、高炮旅首长、四十集团军首长、北京部战区首长、陆军总部首长、中央军委巡视组首长直到军纪委首长,哪一级都是无数次往返、无数次沟通结果都是被拒,只有北陆纪检处长王成祥和吴炜炜干事于2016年7月8日亲临部队调查处理一次,至今未有任何结果。2016年9月21日,部队派了8个人通过蹲守在我家门口将儿子劫持上车,戴上手铐押回部队,到部队后儿子被戴着手铐连续关押在全封闭、无灯禁闭室,由10人轮流站岗看管。期间不准和家人联系、不准出屋、不让洗漱、吃饭、大小便都在室内解决,患病断药。严重违反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条令》。事发三年后于2017年1月18日旅司令部党委、旅党委给我儿子一次记大过处分。2017年3月28日我门为了稳定的病快速恢复只好向部队妥协,请求放人,按照部队的要求写了保证性申请书。离开部队后民政局不接收,部队副参谋长在宾馆私自拆开儿子档案随意指挥别人改动,随后我们自费住进了通化市医院后转至通化市精神病院,同时儿子被诊断为病毒性心肌炎(医生告知有猝死的危险)希望各级领导给予解决,救救我的儿子!联系电话1862658812

  http://ww3.sinaimg.cn/large/0060lm7Tly1fjashy8gydj30iz0pen9b.jpg

  http://ww3.sinaimg.cn/large/0060lm7Tly1fjashx6x00j30k00qmdy1.jpg

  http://ww4.sinaimg.cn/large/0060lm7Tly1fjashujjl8j30da0hrn86.jpg

  http://ww3.sinaimg.cn/large/0060lm7Tly1fjashx660nj30go0m90z1.jpg

  http://ww4.sinaimg.cn/large/0060lm7Tly1fjashzbj99j30ci0m7wp5.jpg

  http://ww2.sinaimg.cn/large/0060lm7Tly1fjasi1upclj30jz0rj4k3.jpg

  http://ww2.sinaimg.cn/large/0060lm7Tly1fjasi0qnm3j30k10r2kbz.jpg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谁能救救我的孩子!(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