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xlla 发表于 2018-1-28 11:16:14

国学专家向寅:国学争议如此之多何时休止

本人向寅,一直从事国学研究这么多年、我们这些研究国学的人,一直都在努力的想成为那个一直想要成为而却又一直未能真正成为的那个人,究其原因,国学的争议太多。我总结以下几点供大家讨论指正。

http://i4.bvimg.com/572769/60f1089b60ead2aa.jpg

国学范畴之争
国学概念既不明确,有关国学范畴的争议就是必然的事情。1922年,胡适曾为清华学生开了《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读书杂志》1922年第七期),目的是为未窥国学门径的人以“下手的方法”,共列书籍188种,包括工具之部15种、思想史之部95种和文学史之部78种。胡氏书目发表后,引起很大争议,尤其是他开列《三侠五义》、《九命奇冤》等文学作品而摒绝《史记》、《汉书》等史书的做法让人不满。梁启超在《评胡适之的〈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开篇即说:“胡君这书目,我是不赞成的,因为他文不对题。”并总结说“总而言之,胡君这篇书目,从一方面看,嫌他挂漏太多;从别方面看,嫌他博而寡要,我以为是不合用的”,直接否定了胡氏书目。就连清华的学生对胡适的书目也不认可,认为此书目“似乎只指思想史及文学史而言。思想史与文学史就代表国学么?”也“不合于‘最低限度’四字。”另外,梁启超在1923年4月26日也应《清华周报》记者要求开列了一个书目,题目叫《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共列书籍141种。“梁目”比“胡目”争议要少很多。
科学与玄学之争
新文化运动以西文德先生、赛先生为两面旗帜,而中国传统文化重道不重技(科学),这自然是新派人物批判的重点,所以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形成了“科学与人生观”之争,也称为“科学与玄学”之争。“科学派”,以胡适、丁文江为代表,强调科学对人生观的决定作用。“玄学派”,以张君劢、梁启超为代表,主张用玄学(主要是中国学说)解决人生观问题,提倡孔孟思想、宋明理学,提倡内心修养。在两派之外,还有所谓“唯物史观派”,以陈独秀、瞿秋白为代表,主张以马克思主义人生观、唯物史观分析与解释历史和各种人生观。科学与玄学涉及中西方文化差异的根本性问题,大概很难争辩清楚。
学科体系之争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国学运动渐次进入高潮,与国学有关的学术论著、学术刊物和大型丛书盛极一时,这也直接影响到了大学办学的格局。各大学纷纷设立国学研究机构。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1922年)、东南大学国学院(1923年)、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1925年)、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1926年)、燕京大学国学研究所(1928年)等国学研究机构相继成立。但是,作为中国标志性的大学,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1927、1929年相继停办,浇灭了大学建设国学学科的热情。究其原因,就在于大学的学科体系的设置问题。我们知道,中国古代并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大学,也没有细致的学科分类。晚清以降,为救亡图强,挽救国家颓势,中国开始出现现代意义上的大学。大学的学科体系,也逐渐参照欧美大学的样式设置起来。中国古代文史哲不分,这与现代大学学科设置相背离。到二十世纪二十年末,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现代学科体系已经建立起来,相关的学科设置已经基本完成,国学独立的学科地位自然也就发生了改变,国学院的命运也就失去了支撑。
文明批判之痛
汉字是中国文化传承的基础性的工具,是中国人、中国文化标志性的特征,但在二十世纪,却经历了三次大的危机。第一次是新文化运动之后,批判的主将包括钱玄同、鲁迅、瞿秋白、胡适、陈独秀甚乃傅斯年、蔡元培等著名学者,较为著名的论断有“汉字不灭,中国必亡”“汉字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汉字也是中国劳苦大众身上的一个结核,病菌都潜在里面,倘若不先除去它,结果只有自己死”(鲁迅),“废孔学,不可不先废汉文;欲驱除一般人之幼稚的野蛮的顽固的思想,尤不可不先废汉文”(钱玄同)“中国文字的起源是极野蛮的,其形状是极奇异,认识是极不便,应用是极不经济,真是又笨、又粗、牛鬼蛇神的文字,真是天下第一不方便的器具”(傅斯年)、“汉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龌龊最恶劣最混蛋的中世纪的茅坑”(瞿秋白)等等,这些论断已经脱离了批判的范畴,而是辱骂和诅咒!汉字就如一个高雅雍容的贵妇,有一天突然被人扒光有衣服祼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而扒她衣服的人恰是她的子孙,如果汉字有灵,这是怎样的伤痛啊!
典籍真伪之辨
在胡适倡导“整理国故”后,作为胡适的学生,顾颉刚以疑古的态度和胡氏倡导的科学精神投入到整理国故的运动中,形成了“古史辨派”,以对史学、经学的“怀疑”、“辨伪”为主要特征,1926—1941年间先后出版《古史辨》七册,包罗三百余篇文章,三百二十余万字,在学术界形成了很大的影响。“古史辨派”最大作用即是颠覆了中国的古史系统,胡适更是断言“东周以上无信史”,其相应的结果便是古代典籍大都成了伪书,这一点连同样批判传统文化的鲁迅也颇为不满,说“其实,他(指顾颉刚)是有破坏而无建设的,只要看他的《古史辨》,已将古史‘辨’成没有。”
国学会一直这么争议下去吗?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国学专家向寅:国学争议如此之多何时休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