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河鱼 发表于 2018-3-19 10:13:26

女子被国企项目书记迷惑怀孕,闹翻称要灭她全家

中国中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是世界500强企业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的骨干成员。其“项目书记”于克利,明明自己有家庭妻室,却背着自己妻子女儿和组织,婚外致使一名女青年怀孕后,还威胁灭女青年全家人。

2015年9月20日,吉林至图们至地处中俄朝三国交界地的珲春高铁开通运营,作为吉图珲铁路客运专线的项目书记,于克利堪称是功臣之一。在女青年冯芳(化名)眼里,于克利却成了自己一生的噩梦,挥之不去。

冯芳是土生土长的阜阳人,于克利的家也在阜阳。按照冯芳2018年初写给中铁四局二公司的控告信上的说法,于克利2016年8月认识了冯芳后,开始穷追不舍,以各种理由邀请见面,还主动邀请她去东北长白山旅游。虽说冯芳没有去长白山玩,但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

2017年8月,于克利说,他要回二公司所在地江苏苏州开会了,希望能到安徽阜阳与冯芳见面。冯芳说,于克利很会打悲情牌,说他老婆有抑郁症,夫妻感情不好,自己生活得身心都十分痛苦,遇到冯芳后,冯芳的单纯和善良让他感觉到生活原来是这样的美好。

      8月5日晚上,于克利给冯芳发了一段与工友光着膀子打牌的视频和自己赤身裸体的照片,特意加了句“没有穿衣服”,肉麻地说着“抱抱宝贝”。

    冯芳说,于克利很喜欢在微信里晒表现自己“实力”的照片,有赌钱的,有表现喝名酒抽名烟的。


   在阜阳又见到冯芳后,于克利一边向冯芳讲述自己的“悲惨爱情故事”,说到动情处居然眼圈湿润,说自己过得很不幸福,一边请求冯芳不要狠心地拒绝自己,承诺回到吉林后要通过吉林的项目为冯芳攒钱,买房买车,让冯芳感到自己遇到了“贵人”。


    在于克利的盛情邀请下,2017年9月19日,冯芳与朋友来到了于克利工作的吉林蛟河。到蛟河后,于克利和司机带着冯芳前往呼伦贝尔等周边城市游玩,两人发生了关系。在蛟河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于克利还是承诺不断。冯芳说,如果于克利不欺骗自己,他还是挺有钱的,与别人在赌桌上每次都是拎着成捆的现金豪赌。

    于克利带冯芳在东北游玩期间,用的公务车牌照“吉G。CY000”进行公费旅游,严重违反了八项规定要求。

9月23日下午,于克利突然告诉冯芳,说自己的老婆张某要来蛟河,让司机杨某催促冯芳立马收拾东西走人。在于克利的逼迫下,冯芳与朋友自己买票,回到了安徽。


    回到阜阳后,冯芳才发现,原来是于克利欺骗了自己,他的老婆根本就没有去蛟河。冯芳给于克利打电话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9月25日早上,于克利提出给冯芳10万元封口费,两人再无瓜葛。

    此事按说到此该画上句号了,哪知道两个月后,冯芳发现自己怀孕了,就告诉了于克利,于克利没有任何回应。按说,这个时候,“造了孽”的于克利应该主动出面安抚照顾,于克利不但不露面,还让淮北市刑满释放人员张某等社会闲散人员对冯芳进行追踪、威胁、恐吓,冯芳担心自己遭遇不测,吓得躲在外面不敢回家。

      渐渐地,家人发现冯芳精神上出现异常,经常出现精神激动、失眠、烦躁不安等症状。经阜阳市第三人民医院诊断,冯芳患上了神经性官能症。

   这期间,冯芳到医院做了人流手术,造成大出血。冯芳给于克利打电话,他先是不接,后来干脆把自己拉黑了。

    冯芳说,于克利一方面躲着自己,一方面纠结一群莫名其妙的人对自己和家人进行调查、定位。于克利指使淮北市刑满释放人员张某等社会闲散人员对冯芳进行威胁、恐吓后,冯芳先后向公安分局和110拨打报警电话。


    冯芳说,自己顾及名声,一直不敢声张这事儿。于克利抓住自己的弱点,干脆跑到阜阳市公安局某分局报案,说对他敲诈勒索。在公安机关不予立案后,对冯芳破口大骂,恐吓“全家都要找死的节奏”。


由此可以看出,于克利这个国企领导,不但喜欢赌钱喝名酒及抽名烟,更爱好在外面找女人,这也说明他的所谓“实力”雄厚,这样有权势的男干部,是很多女人猎奇的对象。


    冯芳在没有与于克利发生关系之前,他们微信中就态度暧昧,于克利给她发送裸体照片,她也欣然接受,说明在心里已经接受了于克利对她的“爱”,否则就不会发生后来去吉林蛟河及旅游等一切。

    冯芳明明知道于克利吃喝赌及喜欢女人,也更知道这样的男人靠不住,但还是凭侥幸心理与其交往,梦想成为有钱经理的家庭女主人,理想的成为这个有“实力”男人的主宰者,更想要实现“实力”给自已带来的一切生活的满足感,但万万没有想到梦想被现实击的粉碎。最后感觉失去的大于收获,心里自然不平衡,当时为什么就不能想到这个结果呢?是被美梦冲昏的头脑,结果惨败。

   于克利作为国企公司项目领导,与别人在赌桌上每次都是拎着成捆的现金豪赌,钱从何来?是否通过手中的权利受贿所得?这就需要上级纪检部门介入了,给社会及网友质疑一个交代。

   冯芳在知道于克利有妻子的情况下还要与其进行不正常的交往,还不是看重了其手中的权利和金钱,最终落得个鸡飞蛋打,得不偿失,把自已落得个精神和身体不健康,也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吸取教训都晚矣。

   冯芳还指出于克利挪用公款、贪污受贿、投资基金,动一动就是几百上千万,还放高利贷,说明这绝对是一个有钱的主,这也是冯芳看中的一点,只是在两人关系崩裂后被钳制对方不得已都漏了出来。

   冯芳听信了于克利要通过吉林的项目为其攒钱,买房买车,让冯芳感到自己遇到了“贵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冯芳才在东北游玩期间与于克利发生了关系,并怀孕,在当时这也应该是她心甘情愿的,因为被未来幸福生活冲昏了大脑,岂不料:幸福的花儿,开的快了,凋谢的也早。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女子被国企项目书记迷惑怀孕,闹翻称要灭她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