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hicitta00 发表于 2018-12-4 23:31:10

天天做善事

  宋徽宗大觀年間,有一位讀書人在京城的鞋店裡,看見一雙靴子,有點眼熟,非常類似他的亡父的殯葬之物。

  因此,讀書人詢問店家,店家老闆說:「昨日,有一位做官的人經過這裡,他留下靴子要修理,大概再等一會兒,他就會來取靴子。」

  於是,讀書人就站在店裡等待。

  不久,有一位做官的人來取靴子,讀書人仔細一看,真的就是他死去的父親。但是這個人對於讀書人視若無睹,向店家拿了靴子,就直接離開鞋店。

  讀書人心有戚戚焉,趕緊追了上去,大聲的呼叫道:「父親啊!為何忍心離開而毫無一言一語來教導孩子呢?」

  父親停下腳步,轉頭回答:「你處事之道應該要學習葛繁。」

  讀書人問說:「葛繁是誰?」

  父親回答:「葛繁乃是鎮江太守,冥府陰司敬重其德行,皆有設置其神像,並予以焚香禮拜。」說完,遂消失不見。

  讀書人前往鎮江拜訪葛繁,並詳細說出遇到先父以及先父提及「學習葛繁」的事,並誠懇地請教葛繁:「平生如何修持呢?」

  葛繁說:「我每日力行善事,有時一日四、五件,有時一日一、二十件。至今已有四十年,而且是天天做。」

  讀書人繼續請問:「如何做善事呢?」

  葛繁說:「我並沒有什麼奇特之處,只是每日力行一、二件利益別人的事情而已。」

  此時,葛繁就用手指著座椅間的踏板,說道:「比如這個踏板放的不正,就會碰傷人的腳;所以我就將它擺正。如果別人口渴了,我就請他喝杯水,這些都是利益人的事啊!上至卿相,下至乞丐,誰都能夠做到。但是一定要持之以恆,行之長久,才會得到真實的功德利益。」

  葛繁,號鶴林居士,宋朝江蘇人。哲宗元佑三年,擔任兵器監主簿,堅持每天都做好事,四十年都不曾間斷過,後來官至太守。

  後來,葛繁以高齡長壽而坐化仙逝,子孫則富貴綿延不絕。

※ ※ ※

  蓋,天地初演,匪人也。哇聲落地,不平等齊之事,皆可能發生在每一個人的身上。若非親自經歷者,終究少有反省與思過。也因昔時造作的冤愆,而導致今生的貧、病、飢寒、窮困、潦倒等之眾苦。

  「禍福無門,惟人自召」,是福是禍,連最愚蠢的人也會選擇福報;只有那種無智、無思想的人,才要選擇禍業。然而,為何智識聰明的人,卻往往會遭受災禍的侵襲呢?觀之現今社會「智慧型」犯罪者不計其數,明顯的其都有著過人的智慧與聰明的頭腦。但又何曾以想,「福、禍」二字意義懸殊甚遠矣!如用不正當手段所賺取得來的錢,則無福消受,往往容易慘遭禍業的纏身。反之,安份守己,思想單純的人,用血汗勞力等正當所換取的代價,過著心安理得,無膽戰心驚,安逸的生活環境,卻往往能夠積隨在身旁,也是最真實的。世人何不效法呢?

  俗云:「捨得!捨得!」有捨才有得(福報)。有些人雖然貧窮,但同樣可以行善布施,那怕只是一句善言善語、一個微笑與一份勞力的付出。這樣的人將來同樣可獲得無量福報。而行善不限制於金錢之多寡,只要你生活之中一小部份,積少成多,就能幫助貧困、急難所需的人,是為善行。然而,行善不單是金錢的能力範圍而已,亦非金錢的專利。倘若人溺之時,你伸手拉他一把也是善.........。總之,行善方法包羅萬象,而當你行事之後,感覺到內心愉快、舒暢無比之時,那就是行善也。

  世人常云:吾不做惡事,就是為善。此言差矣!人身難得,置著難得之軀而不加善用,該屬何罪?倘若不行有益人群、社會、國家等之善為,而獨善守之,何來之善?實愧對父母、上蒼。望世人能善用這具臭皮囊,為國家社會做個有用之人!要升天堂落地獄,即在平時自己所累積之善德,否則一旦落入幽冥王之手,斯時呼天不應已遲了!

明心見性-人生者,為何行善事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天天做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