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喂呀丢你啊 发表于 2019-6-20 09:13:08

老年大学里的鄙视链,不是买包的你能理解的

当西城的学区房朝隔壁东城的翻了一个白眼,东城的学区房鄙视着海淀学区房这种存在,海淀学区房说“我又不是鄙视链底层,还有朝阳学区房呢”。当去米国留学的娃瞧看了看去英国学习的娃微微一笑,当去英国留学的娃看着去法国留学的露出了绅士宽容的笑容,当去法国留学的娃看着去澳洲留学的娃,内心想“这也叫留学?”。当拎着H包的姑娘们,目光优雅地扫过那些拎驴牌和香奶奶的,当驴牌和香奶奶携手鄙视拎Gucci的,当Gucci朝Prada和FENDI翻了个大白眼。你的内心有没有一刻渴望过,让我快点儿老去吧,结束这在鄙视链中不断轮换的人生吧。毕竟,听说老年人的世界,血糖高的不会瞧不起血压高的,血压高的不会瞧不起血压低的。只有今天走了20000步的,会瞧不起走了19999步的。如果你真的有一刻这么想过,我只能说你,naive,naive啊,你忘记了这世界上,还有一个叫老年大学的存在。2如果你看到某位大爷在老年大学的走廊里,特意观察了某个老太太走出来的教室,他也许并不是想加个微信。只是在他的鄙视链上,为这个老太太寻找个位置。在这个毫无升学压力的校园里,学摄影的位于鄙视链的最上游,他们如Hermes一样的存在,看不起其他一切专业。学习钢琴的看不起学习书法的,学习书法的看不起学习歌唱的,连笔墨都不用买,用身体做专业的,是被看不起的。但学习书法的并不是鄙视链的最底层,他们还可以看不起学习烹饪的。3从我爸决定去老年大学学摄影的那一天起,我就下定决心,就算这个夏天都不吃老冰棍,省下我所有的零花钱,也要给我爸置办一套特别有面er的摄影装备。我这么计划,是有原因的。首先,他去的是一所,位于姆们东北的老年大学。其次,在大东北养育我长大长胖的日子,我爸从来没让我当过一个没有面纸的小盆友。第三,小时候,别人家的孩子都弹电子琴的时候,我那特别爱(ai)好(mu)艺(xu)术(rong)的爸妈,就给我置办了一架钢琴。我的整个童年,都伴随着一句“你看看那些练电子琴的都比你弹的好,你对得起爸爸妈妈给你买钢琴吗?”,我们家的主要矛盾,是我爸妈日益增长的文化需要和我落后的文化输出能力之间的矛盾,是我的软实力追不上家里硬件配备之间的矛盾。现在,我长大了,我一定要给我爸整一套特别牛逼的设备,看他是不是就能拍出比别的老头儿牛逼的照片。


4如果你像我一样,以为给去上老年大学的爹买一套设备,就能完成鄙视链紫禁之巅的PK,就能把他置于你童年的羞愧中,我只能说你,naive,naive啊。我爸是拎着家里那台,负责拍出我妈丝巾飘逸的佳能,去上课的。上了一个月课后,他竟然没有丝毫买相机的意向。在这一个月,我怀疑过他根本没去上课,就像小时候的我那样?“爸,你课上的怎么样,需不需要买相机?”。“不用,老师说了,摄影第一位的是想法、第二位是技术、最后才是设备。买个很贵的设备不出片儿,才是真的丢人”。上课到第二个月,他时不时会把我叫到他的电脑旁边,欣赏他的作品,比如说,看好几十张风一样的老大爷骑电动摩托车的照片,感受他的“慢门跟踪”技术。看好几百张樱花,感受他的构图巧妙。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在夸到身心俱疲之时,我还顺路知道了一些悲伤的知识,原来樱花是结不出樱桃的,顿时我对这种植物的印象就特别不好了。摄影课上到第三个月的时候,他们已经不满足于在教室里获得知识,或者在公园里拍花了,老师要组织一次为期两天的野外采风,每四个同学一组拼一辆车,平摊了油钱,大家一起吃着火锅唱着歌的那种。听到他们那个简朴的行为预算的时候,我为我曾经所有的想给我爸置办一套顶配摄影器材的想法忏悔,也许在鄙视链的顶端,他们已经只有单纯的对艺术与快乐的追求了。5我还是naive了。我爸是神色凝重地从那两天的采风回来的,“摄影班确实不简单,不简单啊”。“怎么了,是大家都带着全套的长焦段炮去的么”。“跟那没关系,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摄影第三位的才是拼设备”。“那有啥不简单的”。“这次出去,一共开了七辆车,最差的一辆80多万。当时小组问谁开车,幸亏我留了个心眼儿没吭声啊”。我隐隐看到,摄影班实现了第一次洗牌,第一批穿上貂儿的人已经出现。那一天,直到深夜,电脑前还有我爸研究二手豪华车的身影。此后的几天,我爸都没有在电脑前看他拍电动摩托的慢门跟踪摄影作品。鲁迅先生说过,世上本没有鄙视链,瞎溜达的人多了,就会连成一条鄙视链。泰戈尔说过,镜头没有翅膀,因为鄙视链已经飞过。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zaraghost)、作者,侵权必究。
*文章转载自花儿街参考、作者林默

俺老孙来老 发表于 2019-6-20 11:59:29

RETFHG热天赋很高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老年大学里的鄙视链,不是买包的你能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