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lolss 发表于 2011-11-23 11:41:18

随笔:◎关于一只站着的海豹

◎关于一只站着的海豹
青岛极地海洋世界里的一只海豹,好像习惯于在水箱里站着,一会儿头朝下,一会儿头朝上,却都没有要走的意思,和坐在外面的的人们背靠背,你回过头去会发现它嘴脸长的也很像人,但是比人要娇憨,可爱地多,半个钟头之后,我仍然坐在大玻璃外,和它背背,要不是害怕天要黑下来,根本不想离开。出来走到海边的时候是下午5点,海水是黑蓝的,在海风中垂钓的人身边都堆着一个网兜,里面有一只手指长的鱼,青色的嘴张开着,泛着盐霜的萧杀气味,个头实在是小,本来还能继续成长的,现在就这么被斩获了,而且好像已经死了,确实是令人无话可说。坐在旁边的一位大叔在摆摊画素描人像,他面前的一摞纸张在渐暗的天色里抖动着,海风起的时候,好像画像上的神情和忧郁都会被卷走,然而下一刻它却仍是凝重地躺在那里,凝重的情绪并没有丝毫的变薄。我回到家来就接着去看那本短篇小说集子,一边想着怎么也能写一篇小说,写一只海豹进去,还不能让人觉得生硬,突兀,最好是觉得有趣。
我知道短篇小说是不好写的,尤其是你的手边既没有生活素材,也没有灵感,做准备都不知道从何处着手,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发现我一直是把很多事情都当功课做的,所以很多好玩的事情最后也变得既古板又刻意,很没意思,导致生活似乎缺乏甚至杜绝了很多色彩,所以我才写不出温暖有趣的东西来吧。我也想过最好就只写精要的话,废话就不要说,这样可能尽量久的时间段内不会觉得难看尴尬,不过做起来才发现做比说真的要难很多,因为精要和繁冗的刻度掌握实在难掌控,这话不光是说写字这回事,据说任何做的好的事情是单凭借第一感觉就能鉴定的,判断标准并非量化,也不会很明确,所以一切都需要那种形式背后的实质或说关键的属性来发挥作用或者说抢眼夺人,这绝对是需要非一般强大的分寸感和掌控力。这以上说的都是些以后要琢磨探索的事情,而现在我只想着能将一只背靠墙壁的站着的海豹记下来,然后放进我的纯粹且厚重的虚幻里。
不惑◎郑嘉颖
郑嘉颖的爆红可说是今年下半年出现在内体媒体面前的一个很值得注意的现象,因为这个人所扮演的角色能在女性当中红得翻天覆地是出乎许多人原本的预料的。穿越剧的原著中,“八爷”的部分算是重要,但绝对不是很重要,原著小说对其外貌并未多加描写,仅是用穿越后的女主的话略作交代,美男子,略显阴柔,也就这些了,属于非常含混且普通的表述。所以按长相来说,郑嘉颖绝对不能说是符合传统审美的古代公子或者瘦弱的白面书生,他有的是一张很现代的脸,一张轮廓深刻立体且皮肉匀称优美的脸,最关键是他的眼神变换非常精彩,言谈举止、悲喜愁怨间尽是沉静雍容,所以很自然地形成另一种稳重内敛的古典,即便是垂手而立,言语清淡,其表现也是光华毕现,风度落到实处。
其实呢,对一个角色来说,很多形容词是虚的,需要抛除了他的外貌风度的印象之外还能剩下的东西才是他的实在,也是这个人能获得理解或共鸣的最紧要之处,幸喜他的角色戏份也足够发挥,他倚着剧情的架构骨肉所表现出的敏感,孤独,温和,才干,情意,失落,悲情都很精确、抓人,能看出来演绎的时候情绪一直是收着并严加控制的,效果非常好。同时很奇妙的是,郑嘉颖的这个角色和他的另一个大获好评的law霸均在今年面世,这两个角色一个温润高贵,令人心折,一个邋遢随意,亲民可爱,差距之大,表演之精彩,令人自然地对郑嘉颖这个香港演员产生好奇并意图寻找他本人的性格。我所看到的他的几篇专访里,一位记者描述他时用到了“霸气”“内省”,“努力”,“敏锐”这样一番词语界定,我个人感觉这个或许比较能接近他的性格,成熟,不惑,这话对他是准确的。成都装配线 成都流水线 /www.cdtnjd.com
一个人到了这个年龄,对事情的看法早就是透彻成熟的,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要拒绝什么,一个人的精神放开后就会开始蜕掉自己的型壳到更深的世界探索,当然也不能说外貌已完全不重要,毕竟是这张脸给予角色生命,而且你会发现这类中年崛起的演员明星们大部分都会因多年的坚持努力而锤炼出稳重豁达的风格。其实这样性格的人也分布在各种行业,我们周围生活中肯定也会有很多,我们看他们平时的生活状态就会感知到他们取得的成就都是长期积累的。这两个角色也都是郑嘉颖积累的结果。
就单从“八爷”这个角色来说吧,脸盈笑意的谦谦君子风,权术手段运用时的心思缜密,尽收在他温柔而有阅历的容貌和隽永优雅的眼睛中。这种温柔的分寸的把握是最难的,能做到的话,世人必然为他着迷,而他在这一点上已经获得了认可。我还曾经和人很认真地讨论过记载上的那些美男子,像是被掷果盈车的那位佳公子,不说外貌,单论风度性格,想必也定是像郑嘉颖所塑造的八爷这样极为端庄温柔的吧,起码表面上得是,不然很难想象会有女性敢贸然接近甚至当街来表示好感的吧。另外,据了解在专访中郑嘉颖曾说过,他早就开始不在乎外貌并破除外形对他的限制了,你看,确实是奇妙,当他舍弃去外貌,世界向他打开了眼睛。新加坡签证 /www.cqqzw.cn

失落的房间◎秋食
秋天果是冷的,事情发生的时间是星期天的晚上9点,意料之外的大水把房间给泡了。三个女人拿着拖把,小腿冷飕飕地,冰凉的脚趾好像是鱼在啃龀。啪嗒一声响,一姑娘直接拖着皮箱走了,空余开着的门以及水漉漉的地板,还有两个狼狈到傻兮兮的我们。在打包的过程,我们各自数落自己杂物太多,其实大家也都没有养着什么动物,窗户上没有盆栽,床下的鞋子也不多,可说是连几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但是还是觉得整个空间庞杂得乱七八糟,放眼过去,似乎没几件东西是需要长期保留下来的。像我这样长期居无定所,搬来落去的一类人,除了有抽象的心态傍身,似乎其他的就没有了,当然这肯定也只是在一定的时期之内,我是有信心的。重庆化粪池清掏 /www.cqjuhong.com
要是非说还有什么在身边的话,也倒是有一些书是比较被爱惜,可也只是很少,人们惯说书是一种粮食,是人类精神必备的物品,我是相信的,只是对我这样一个普通的穷人来说,若不能保证在当时的心境里能完全消化掉那本书的全部内容,那我会尽量不去买它,我只想在最需要的时候接触它,就像接受其他任何的事情。于是,在寻索之后,我决定重温《道林格雷的画像》,再次感受王尔德笔下渲透的才华和挣扎。挺怪的,好像一到冬天临近,我就会开始嗜好复杂的美,在读书上也会偏向于此类的选择,我觉得有可能是因为要对抗即将到来的冬天的荒廖与寒冷吧。

sunween 发表于 2012-4-19 19:33:11

好贴 呵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随笔:◎关于一只站着的海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