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477|回复: 0

[投稿]+故园草木深+诗歌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4 15: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若颜
能说什么呢,三月三,对面的人家打开房门
洒水,清扫,搬出巨大的鱼缸。
我有一个季节的柔情,从灰色的檐头滴下来。绽放在枯萎的枝头
红的,粉的,都是一世好姻缘。
三月三,窗半开,对着镜子的容颜
美之又美,除了青丝,还有红红的唇线。
2、面具之诗

唱罢,他们回后台休息
刚才是一折《三英战吕布》,接下来要唱《白门楼》
吕布有些不安,坐在一旁饮茶,一杯下去,接着又饮一杯
刘备侧身而卧,用帻巾遮住半个脸庞
关羽安然端坐,生怕弄乱颌下的长须
胖子张翼德,在小睡当中,四面护背彩旗不再猎猎作响
他们脸上的铅粉,胭脂,松烟
埋在皱纹里,随着呼吸的变化,时而收缩,时而扩展
3、人面桃花
一池春水,收藏天空皎洁的云彩。
一条小径,风来过,留下一路芳香。
一片桃花,掩映世间的好容颜。
能说什么呢,三月好风光。
鸟的鸣叫,不断滴下来,落在小巧的植物上。
落在你的双肩。你的爱怜,在枝上桃花,在脚下泥土
鞋子,鞋子,就要化作飞翔的翅膀。
4、秘密
树林里,有着众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黑暗到来时,它们开始显现。
有的事情,一生都不会发生。
蓬蒿菊沿着山势,向上,向前,又向下弯曲。
蓬蒿菊沿着河流,向前,向右,向山上蔓延。
河水荡漾
河水荡漾
月光里,河水一直荡漾。
想说的话,可以不说,一直守着。
一个人的肚腹,竹子的心,任风从一端吹向另一端。
5、走廊
睡觉之前,我把它放在门外面。
它的叫声,有时高,有时低。
要是把一只猫放在门外,结果会不一样
猫有可能会离开,悄无声息
也有可能张开嘴巴,喵喵几声。
即使不打开门,我也知道
它就蜷缩在走廊一角,远离窗户,和黑暗融为一体
它的小身体,偶尔会缩一缩。
黑暗的走廊,走过去是二十五步
走过来时,它轻轻叫了两声,像呓语。
6、梨子
梨子皮是金黄的
一圈一圈,从梨上下来。
削过以后的梨子,身体浑圆
这要感谢那把锋利的菜刀。
还要感谢一双手,纤细,有着玉石的低温。
我们分食梨子
你一半,我一半,然后等待咒语出现。
哦。哦。夜已经深了
在灯光的罅隙里,蔷薇沉睡
你说的梨子,剩下果核,一半在莫愁湖
另一半跟着行人,过了虎踞南路。
7、在水之湄
风从水中抬起身子,细细的,那么绿的光
鱼在水下睁开眼睛。松木船,松木桨
水波粼粼,三寸光阴清新可闻
在水之湄饮酒,推杯换盏,别离之人行囊斜插柳枝
渔歌温软,词意有江湖的遥迢和辽阔
在水中小洲
在水之湄
合欢树一如既往地开了。绒毛的小触须,粉色纤毫的丝纹
合欢,合欢,我们看到白鹭飞起来
8、山中一日
你把书遗忘在桌上
灯也忘了,一直亮到天明。
外面的竹林
竹林外的鸭子山
鸭子山怀里的树林
东一簇,西一堆,都是鸟鸣。
啾啾叽叽的,都在唤醒低垂的叶楣。
听得久了,阳光越白,睡意就越浓。
包括那本书,翻一翻就掉出来
全是褪色的宋词。
9、丑时
丑时的水缓缓聚集,偶尔滴落,一声,像跌落的音符。
昏暗的走廊上有什么轻轻跑过。
它们一北一南,遥相呼应
仿佛秋天的谷物,堆高夜晚的睡眠。
10、马上
再过一会,天就要亮了,一个人翻身,同时遗忘
梦中的那个人。天亮之后,街上的气温会继续下降。
马上,一场雨就要停止,街道上将会重新走着行人
会有孤单的花伞继续撑着,一只,或者两只。
一个读小说的人,在短暂的忙碌之后,会继续翻到离开时的页面
继续听她说,“我的南瓜车”。
马上,我是说现在,天马上就要亮了。
其实我不想它亮得太早,就像我不想把一本小说
那么快读到结尾。
11、菟丝子
巨大的灌木丛,分不清哪个是你,哪个是我。
比灌木更凌乱的,是绿中带黄的菟丝子。
那些触须,那些织成细网的触须,尽量向上伸着
它们也就那么高了,它们无论再怎么高
也不会超过赖以攀附的灌木丛,不会超过今晚的月亮。
十二月的灌木接近尾声,一些小鼹鼠藏身其间,弄得叶子哗哗作响。
12、小令
鲜鲜的小浆果,拿在手上
木讷的孩子,一粒一粒数,像数着光泽暗淡的佛珠
他的小手,沾着紫色
他的上嘴唇和下嘴唇,沾着紫色
储满紫色血液的果子在身体内滑行,沿途是蠕动的山岩
沿途是温热的黑暗
13、窗
写一首诗,可以从一扇窗户开始
打开窗子,外面是微香的空气。香气里碎碎的黄花
而街上的行人,没有注意,也没有停下来打量它们
他们行色匆忙,一会就消失在浅雾飘浮的街头
除此之外,那些早起的肠粉店,米粉店,包子店,有的已经开张
有的还在摆放桌凳。一些水滴落下来,跌落在桌子上,跌落在地上
破碎了,容不得片刻停留
如果你有耐心,足够容得下那些无聊的滴落声
她此刻就会来了。她是从街那头过来的,沿途经过窗下
她不说话,只把粉色丝巾在脖子上缠绕两圈
14、肉身
我是不抽烟的人
如果可能,酒也可以不喝
我是见证过寂寞的人。如果可能
窗户可以一直不用打开
在此之前,我有很多想法
想在以后的日子,把它们一一实现
我的亲人,老的老,小的小
那些已经逝去的,趁着今晚的月光
我想让他们再一个一个活过来一回
            
人们走上大街的时候,我照了照镜子,眉间有烟火之色
15、在杭州
白天我在水里。
夜晚来到岸上。在夜晚的杭州城
我想拥有许仙的身世,还想拥有白素贞的传奇。
16、晨光
尘埃在飞,几乎是静止的,不留痕迹。
小院中,白雾汹涌,鸟鸣隐于青山。
光影倒立着悬挂在窗上。
失眠的人,被它们的嘟囔声叫醒
你的眉尖,你的睫毛,沾着光的冷。
果然,又看到了那颗星子,在窗帘之外
它默默地看着我。
望着,有什么要说,又不说。
17、两个月亮
天上的月亮,和水里的月亮
只隔着一片水。
远处的水,和近处的水,只隔着一条长堤
以及堤上秋天的茅草。
明亮的地方,我们可以称之为家园。但在她看来
有些伤心是多余的,明亮,和家园有着相同的高度
18、兜售
海在兜售波滔,已经喧哗了整个夜晚。
儿童在兜售歌声,她们唱;她们跳,穿着洁白的花裙子。
少女在兜售身体,她在聊天群里,不断发出
散发春天气息的邀请。
楼下的大街,行人在兜售善良或者欺骗。
嘈杂的气息,一直膨胀,并把一群擦鞋的妇女
挤到了最清冷的角落。
19、更高的山峰藏在云里
这是二月,金黄的柚子藏在山里。
我在山上看我。
我在山下看我。
更高的地方,树林连着树林。
更远的坡地,绿色连着绿色。
谁在更高的地方,和山峰一起藏在云里。
谁在更高的地方,和云彩一起飘。
20、经年
隔了一个冬天的甘蔗,还要在雨水里站立一个春天。
远处山上的雾总是不散。
你说的弯曲,在满地甘蔗;在湿漉漉的小路;
水渠珍藏了一段不易觉察的寂寞;
你的目光也是弯曲的,在针松树的停留过于短暂。
这是午后的时光。
雨还是一会停一会下。
坟茔和村庄邻河而居,黄色的纸冥被雨打湿了
想飘,也飘不起来。
21、明月诗
月光里的事物,有些消隐了
有些时隐时现。
它们多像经年的往事,想忘,又忘不掉。
月光里的歌声,从河这岸,传向对岸。
从一个人的心里,传向另一个人。
歌声的翅膀,起起落落,白的羽毛,花的羽毛
有的落于水面,又顺水漂流。
有的落于树林,又被风声淹没。
而一轮明月,清清白白,一点一点,向西偏斜。
22、再往前走
野猪出没的年代,除了野猪,还有野鸡
以及另一种近似于獾的动物。
野猪出没的年代,可以趁着夜色,提着枪,带着狗
在林子里转悠。能看到天空的月亮,似圆不圆。
你知道,再往前走,就是深山。
无论再深的山,都不能碰到野猪。
再往前走,除了凌乱的荒草,就是寂静的林子。
23、旅途
我经历过一场雨水,破纸而出的竹笋
锦绣深藏体内。
赤脚打开的光阴,东一处,西一处
到处是湿漉漉的,除了树林里夜间的新芽
还有什么在叫
还有什么在叫,从山谷到山顶,大地上
从来就不缺乏动听的声音。
从来就不缺乏亮闪闪的羽毛。
24、光阴
为了保持平衡,中药在左肩,而不是右肩
敷,春天何其辽阔,点点水花
洒过微醺的时间。
消瘦的小东西,所有美丽,只能给你一半
你可以盛水,养草鱼,种植荷花。
在一点一点热起来的日子,看青苔暗结。
看青苔暗结,月光里,一只水泥花缸
被柳树照了又照,向西偏斜四寸,在热度减弱之前
一切为时尚早。
25、上水村
春水未泱,你洗过衣服的地方
露出石头。
那几座山还是老样子,一下雨
就笼罩满头水雾。
巷子里总是很安静,但是早晨的安静
和中午的,黄昏的,夜晚的安静稍有不同。
感慨于黄昏的静谧,夜晚可以少量饮酒
吃盐煮花生,不知不觉月上东山。
月上东山,雾是看不见的
你隐身于黑暗,一时衣衫单薄。
26、甘蔗
她们犁松泥土,顺着风埋下甘蔗。
甘蔗三尺三,一头甜,另一头也甜。
尖尖的芽在三月发育,只要一阵布谷
就能突破浑黄的泥土。
叫甘蔗的哥哥
叫月光的妹妹
叶子沙沙的,黑暗里,叶子沙沙作响。
甘蔗地头的南河,大嘴巴鲶鱼借着夜色跑出来
长尾巴搅得河水,一片波光,一河碎鳞。
27、聚集
在冬天,冰是慢慢结的。
今天一层,明天一层,冰冻三尺
人就老了一岁。
从河东吹来的风,带着呼哨的余音
近处吹奏的,是芦苇丛,远处的不知道是谁。
聚集在一起的芦花
毛绒绒的小脑袋顶着细碎的雪。
和它们相比,很多鱼还在做梦。
醒来的,已经提前到达。
它们摇尾巴,碰嘴唇,一呼一吸,剩下的鱼
正在陆续赶来。
28、流水
流水在左,而不是在右。
流水在春天,而不是果实落下顺水漂流。
流水从上至下,犹如明月降临。
流水,流水,在草屋后面
淙淙响着。一场春雨过后
草更绿,流水更响
像弹琴,又像掩面的叹息。
29、半月谷
与草木为邻,每天收集鸟鸣,再放出来,当是一件快乐的事
流水带来消息,有客从远方来,正在瀑布旁边濯足,洗风尘
瀑布,飞翔。瀑布,飞翔。洁白得无可比拟
一畦白菜,全都压着绿色翅翼
一畦嫩韭,宛如青丝,在风中,暂不得随心随意
如果遇见下雨,整个山谷响着雨声
此时柴门当半掩,当置酒,当远眺,当烟雨迷离
如果遇见花落,一半明月在天
此时柴门当闭合。此时山崖危危,石头潮湿,月下的人
一时了无牵挂
30、汀汀塘小记
路过汀汀塘时,刚好下起雨来。
细密的春雨,淋着汀汀塘水库,岸边的芭蕉叶子
啪啪作响。
碧绿的芭蕉丛里,站着躲雨的人。
我数了一下,可能是四个。
天已经接近黄昏,有些看不清了。
这时候,如果车向左拐,是107国道
向右拐,就去了汀汀塘公园。
记得去年,草坪落花,你在公园跳台阶
青石的,一级一级,也是湿的。
31、虚渡
说不清的事,不如不说
任江风从西面吹来,由小变大。
宽阔的江面,得用多少朵云才覆盖得住
加上远处的山
山谷
满眼摇晃的绿
如果任性一些
可以把它们都涂抹得不辨颜色,绿的蓝,蓝的灰
直到成为你想象的样子。
那尖锐的鸣叫
也可以更改。
温柔变凉。
羽毛吐出刺,明亮的,和日光辉映。
三十六是什么年纪。身材肥胖的人,气喘的人,固执,守着少许灰尘。
三十六道山峦,一道比一道绿,经历的水,越流越慢。
三十六,把秘密藏了又藏,悲伤的,快乐的,当然,悲伤的多于快乐的
有的事情已经放下。
能不能这样说
有的事情,将跟随一生。
丢在野地里的鞋子
找也找不回来。
32、重
一群人用水做赌资,打麻将。
技术不好
有什么好打的啊。就这样乱了,洒得到处都是。
池塘里的蛤蟆咕咕叫,从早叫到晚,听叫声的荷叶,听叫声的荷花
走过的人知道,碰触荷花是不对的。
等待的人,还在路上。
乌云藏起形迹,想变成什么,就变成什么。
乌云压着田野
乌云覆盖村庄
你说的风吹四野
暂时看不出模样。
33、白云之下
小公园也有美好的生活
和植物为伍,三五成群,在白云下闲坐,拉琴的,唱歌的
方言里的泥土味,闻起来有些潮湿
也有的石凳,只是空着,不落白云和甘草
也有的人,拉着手,传递手温。
有时在清晨醒来
有时在午后
空气里有花香
想说的话,藏了又藏
总是不显露山水
对着花拍照
抚摸叶片,手掌也绿了,水纹过处
白云朵朵
能说什么呢
树上的叶子,总要落下来
说故事的人,爱着爱着就老了
小叶榕有小叶榕的宿命
昨夜的头发
暗暗变白。风也幽暗
不擅常言语
一吹而散乱
再吹
就白了数根
34、卸甲河之夜
不能再往前走,再往前,秋天就到头了。
卸甲河知道这些
它踌躇,藏起结局
沿途丢下河堤
枯草
坚硬的草籽,风也晃不掉。
睡不着的黄鼠狼
匆忙跑过,一路留下
膻臊气息
沿途放下渔船
船上的灯火
缓缓打着节拍
让它们尽量
应合流水
放下
一地月光
让河面明亮
让山凹黑暗
声音,声音,翅膀都湿透了
你们从哪里来
35、立秋
当天晚上
窗户是关着的
小小的窗,镂空的窗棂
银月光
露珠
鸟偶尔
叫上一声
可以进来吗,可不可以
放下湿了的杯盏
几块石头
堆在院里
一二株月季
在窗前
已经开败过几次了,不知道这次
又将什么时候
落花
凋谢,把花瓣洒下来
风也学会硬心肠
在坠落中
不露形色
36、月光
晚来的人,走着走着,就慢下来,慢得像一棵年老的树
很多事物,没有小鞋子
没有
把脚放进去
有时踩到露水。一地的露水,连叶片也是凉的。雾打湿衣服
雾里的人,已经坐了很久
已经,有些累了
平缓的河水,发着暗光
他抬头
伸胳膊
和周围的寂静不相称
此刻雾越来越浓
弯弯的月亮
一碰就掉
37、总得有什么要留下来
第一个词:装酒的小坛子
第二个词:被污染的光
第三个词:缓缓之江水
世间的酒,有很多种。举杯而饮,也有很多种
十里长亭何妨,五里短亭又何妨
酒酣之际
脸红之时
你摆摆手,掖好衣襟
随白云而去
留下河岸,任风吹来吹去
留下松柏,垂杨柳,开败的柳絮,一时无所事事
留下光,被污染的光
一阵明了,一阵又暗了
38、沿途,小小的
火车是音乐制造者
咣当,咣当,咣当咣当——
不断老去,又不断草木回春
暮春的田野,没有什么不是绿的
暮春的田野,走着缓慢的人
核桃一样的小站,树荫寂静,小酒馆,小商店,小桥,小狗
小孩子,小站的一切,都是小的
都是小的,包括车里的人,捂着一颗小小的心脏
包括一对夫妻,女人话语低低。
“只要记着就好,到哪里都是一样”
这时节柳絮飘飞,一座城市覆盖一场旧雪
世事还是苍茫。火车穿州过县,留下阴天,积雨云,面容疲倦的人
羁旅之人,如同醉酒,动辄吐露些烟云
下一站
小城在烟雨里
风送来乡音,翻卷大舌头
给你说,黄昏
给你说,旅馆里亮着灯
39、呀
我是一个人去的小树林
掉落的果子,掉落的果子
掉落的,掉落的,果子,其中一些砸在头上
隔着树丛,白色的绒毛在飞
它们挣脱树枝的牵绊,那么轻,随时可以折断
白色的绒毛
一时不辨来处
40、榛子岭
天上乌云
地下流水
这是翻手为云的天气
这是覆手为雨的时辰
更高的山上
模糊一片
山脚下的房屋
小得像
柴禾堆
一碗糯米酒
两碗白米饭
芥兰
腊肉
黑的酱
不敌一片鲜红辣子
不敌屋外
一片竹林
蓬松
细碎
在雨里哗哗响
藏着灰鹀呢
也不知藏不藏得住
41一座桥上布满灯火
坐在河边听水,听了很晚,还是不够
月亮斜得更加厉害。
岩石上的水,骨头里的水,树上的水
藤萝里的水,蚊子翅须的水,花朵打落的水
仿佛村外的南河,一些水泡浮上来,梦呓的鱼,又仰身睡去。
三千多里路程,隔着山山水水。
记忆里,一座桥上布满灯火。
把泥土挖开,亲人也不能复活。
关上门,他们终究要离去,时间的问题不在于快慢
泥土是不说话的,泥土下面的水浸着根须
所到之处都是潮湿。
42、黄昏向晚
来来往往的行人
一个少女,她的裙裾好看
一对中年夫妻,女人挺着肚子,笨拙得真是出奇
她的男人,拎着青菜、肉、一尾凉席,像一个忠实的仆人
低垂眉眼。我发现,每一个经过的人,都有相同的神情
骑车的,步行的,牵着小狗的
仿佛被驯服的
浸润于黄昏
灯光如我
灯光有浅蓝的忧郁之气
再向上,楼宇。再向上,星辰
白云是看不见的,但我知道,白云如虎豹,啸声归于山林
43、苹果树开花
风凉得没有新意
苹果树开花了
穿粗布衣服的人,就着木梯爬到树上,点苹果花。一朵挨着一朵
躲在南窗底下受孕,想想都够神秘的
同样神秘的,还有
夜霜在瓦
夜霜在野
下了
又好象没下
44、涨水
飞翔。
掉进水里的孩子,夜晚又活过来
他骑着水,赤身裸体
水笑,打节拍,溅起又落下,结出的眼睛,对灯光不敏感
整夜——
复活过来的孩子,骑着水飞翔
暗处的草,伏下身来,片刻不得停歇
她要的结局,藏着稀薄的月光
45、凉亭
山凹里藏着竹林,竹林里藏着坟茔
如果清明还没到,那么,过路的人啊
请你捎带一点纸钱
请你,坐下来
用棉柴取暖
四个方向都是风声
如果你叫我长亭,我是悲伤的
如果你叫我短亭,我就是
疲惫的
疲惫的落日和炊烟。壮族人家
守着二龙凹
山谷
冬日里,柚子落进溪水
三两只野兔
眼睁睁看它们
被水漂走
46、水边的芋艿
时至六月,雨水漫进庭院
水中的小羊,上不得岸,行不得舟
芋艿叶真是绿呀
混浊的流水再深一点,就能没到腰部
胆怯的小羊,过来,过来
顺水的葫芦,过来,过来
水咬泥,水咬青砖,水咬空心的墙壁,过来,过来
水悄无声息磨牙,悄无声息
阳光还想再斜一点
47、白云曲
白云一年
水稻一年
油菜一年
燕麦一年
青蛙一年
马郎鱼一年
香烛一年
唢呐一年
流水一年
村庄一年
繁荣一年
枯萎一年
48、短篇:第202
秋天也喜欢这样的结局
天高云淡
世事不惊
每天。这样的天气。小镇有小镇的炊烟
他有他的事情,抽烟,坐一会
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临近小镇的河边,风吹芦苇,有了败落的迹象
芦苇丛里的果实,忙于成熟
坠落于河水
河水里的鱼
终日藏于水下
藏于小说的第202
一切如你所想,翻过去
黑字
雁向南
云向西
它们的影子
并没有重叠到一起
49、云来云去
树林里,荔枝开始红了。
我看见荔枝、条筐、沾满水的树叶,相约去了集市
它们经过的石头桥,如今也湿漉漉的
桥头上的小石狮,线条粗糙的浮雕,眉目如画
执戈人的胡鬃
直的象猪毛
对于六月而言,条筐的摇晃即道路
荔枝被扯开,分散,互道“此一去江湖路远”
然后进入临街的店子
那些临街的美容店、衣服店、婚纱摄影店——
那些女人,当街梳妆,对镜着衣——
而雨的行踪不可预测
雨后繁华依旧
云从哪里来
还向哪里去
50、月是故乡明
月光落在灰瓦,月光落在红瓦
扑喇喇惊得飞起来的,不知是些什么事物
后半夜,如果下起霜,那些白,就是白霜
如果还没有下,那些白,就是麻雀丢失的草鞋
“跟着脚步进去,可以融进,更深的荒草”
当然,回想这些深秋的事物,水退一寸,云浅一分
天是高高的,也蓝
缀于其上的星子
下弦月
飘浮着
仿佛飞翔的水银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7-6-24 03:01 , Processed in 0.134230 second(s), Total 10, Slave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