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11698|回复: 3

【投稿】谁的二胎 长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8 09:5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章 初次见面
出了医院大门,刘思杨觉得这吸入喉咙的空气都带着一丝甘甜,刘思杨恨不得多吸几口,让这心中的阴霾赶紧散开。
可是刘思杨的好心情还没有喜悦够,突然想起来,李莉五点钟要去机场接自己的,怎么这么重要的事情就忘记了呢,真是差点极乐生悲。刘思杨看看手表,时间已经到了四点一刻了,这个时间接近下班,到机场的路一定很堵,但是已经没有办法了,只好先往那边敢,到时候就说飞机误点了吧。
刘思杨上了一辆出租车,第一时间就用手机上网查了查A城到Y市的航班信息,信息显示五点钟将会准时降落在Y市国际机场。刘思杨心想糟了,李莉到了机场肯定会查询飞机到Y市的航班信息的,看来到时候,只能先应付着了。
刘思杨叫司机师傅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速度可以快点。
坐在后座的刘思杨之前喜悦的心情此时已经荡然无存,正在心里默默祈祷李莉千万不要像往常一样,对自己编好的解释不要固执的“打破砂锅问到底”。
通往Y市国际机场的路热闹而繁荣,此时车已经缓缓的慢了下来,刘思杨知道堵车了。车载广播放着舒缓的情歌,伍佰的声音,沧桑却柔情万种。伍佰是刘思杨最爱的歌手之一,那种沙哑沧桑的声音可以流淌过自己的心田。但此时,他却无法静下心来欣赏,因为离五点的时间越来越近。
刘思杨把头伸出了窗外,六车道柏油路上,黑压压的一片。刘思杨看到这样的繁荣的情景心都凉了。心想着这要是一直堵下去不露馅天理都不容。
刘思杨跟个孩子似得,在车位上来回挪动,一会儿把头伸到右侧的窗户往外看看,一会儿把头伸往左边窗户看看。连司机大哥都觉着这乘客是不是有问题了。
司机大哥是个中年汉子。他问兄弟,你去机场接人吗?
“是的。”
“我看这路堵成这样,一时半会儿也通不了。你急成这样,也没有用,还不如在车上好好歇着。来喝点水,让自己放松放松”司机大哥递给刘思杨一瓶矿泉水。
刘思杨渴了,拿起矿泉水拧开瓶盖就“咕噜、咕噜”喝起来。“师傅,我是要接一位重要的朋友,约好是五点钟。虽然这堵车是客观原因,但爽约总是件不好的事情。”
“哦,这位客人对你很重要?”
刘思杨又喝了一口水:“是的,很重要。”
司机大哥见刘思杨那满脸的焦急的神情,看来这位小兄弟所说的客人对他很重要。
“师傅,我知道有另外一条路到机场,但是路途要比现在远点,所以费用可能会高点。”
刘思杨一听,就算给双倍车费自己也愿意啊。
“师傅,我愿意。”
“那好,我就在下一路口拐出去。”
原本已经跟烂泥似的到底的刘思杨,此时又站起来了。
就在司机大哥驾车拐出去的时候,刘思杨眼尖,发现李莉正驾着车带着儿子,从这个路口拐上来。距离相差就就是一个拳头的距离。
刘思杨就像小时候见了老师一样,吓得赶紧把身子斜缩在座位上。甚至比跟李莉第一次接吻的时候都要紧张。刘思杨憋足了气,大气都不敢呼一口,生怕这边的动静,让“就在咫尺”的李莉娘俩听到。
刘思杨觉得自己的后背、手心都已经渗出了汗,准确的说应该是一种虚汗。
由于车多缓行,往下拐的速度不是很快,甚至还有一些慢。刘思杨竟然听到了儿子说话的声音。
“妈妈,我要不要给爸爸打个电话啊?”
“你爸爸在飞机上呢?飞机上是不允许接电话的,所以手机都是关机的。”
“不要嘛,好久没有听到爸爸的声音了,我要打一个。”
“好吧,那你打吧。”
刘思杨心里一阵哆嗦,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给忘记了,上飞机手机是没有任何信号的,到现在自己的手机还开着,这万一李莉打来电话不就是全部报销了嘛。
刘思杨赶紧掏出手机就要关机,但手机响了,是李莉打来的。刘思杨急忙把电话按掉,然后疾速的就把手机电池扣了下来。
嘟嘟拿着手机在面前飞舞:“妈妈,爸爸的手机通了,然后又断了。”
“嘟嘟,你不要闹了,马上就要见到爸爸了,你就坐在座位上安心点。知道嘛。”
“哦,知道了。”
嘟嘟又拿起手机,拨通了刘思杨的号码,这次,手机里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请稍后再拨。”嘟嘟撇撇嘴。
不知过了多久,刘思杨知道李莉的车肯定开远了,但他就是没有勇气把头抬起来朝着外面看。还是司机大哥跟刘思杨说,马上就要到机场了,刘思杨的心这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按理说刘思杨能够“虎口求生”应该感到欣慰才对,但刘思杨却一点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知道,嘟嘟这孩子就李莉一个脾气,等会儿肯定当面问我,爸爸手机怎么通了一声之后,又没有反应了。就怕这个时候,李莉起怀疑。如果她没有反应,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车载广播放了一首伍佰的“再度重相逢”。刘思杨觉得此时与李莉相会,还真有点像歌曲中唱的味道。
“师傅,到了。”司机大哥说道。
刘思杨看看手表,五点十分,终于松了一口气。刘思杨掏出两张百元大钞,没有叫司机大哥找零。司机大哥连声“谢谢”。刘思杨说,师傅,今天我还真要感谢你,要不是你为我选出一条近路,我可要完蛋了。
司机大哥笑笑:“师傅,还是要谢谢了。走了。”
汽车发出轰轰声,驶入了车流当中。
刘思杨去了趟卫生间,整了整,要没点风尘仆仆哪怎么行。收拾好之后,刘思杨给李莉发了条短信:“平安降落”。
五点半钟准时,李莉的电话打来了。
“思杨,你在哪里呢?我跟儿子在出口处。”
“是嘛,我怎么没看到你啊?”刘思杨装着焦急的问。
“我就在出口处,这里有一个大的广告牌,广告牌上是一个最近很火的韩国女明星,叫那个那个贤的。是演“我的野蛮女友”女主角。”
“全智贤吧。”
“对对对,就是她。我现在跟儿子就站在她的脚下,你赶紧过来找我们。”
“好好好,你们不要动,我这就过来。”
刘思杨挂完电话就风风火火的往李莉那边跑去,当找到李莉的时候,还真跑出了一身汗。
嘟嘟第一个在人群中发现了刘思杨,这小子就已经甩开李莉的手跑向刘思杨了。
“爸爸、爸爸,我在这儿。”稚嫩的声音早就像刘思杨喊起来了。
刘思杨看到了嘟嘟,步伐加速了。
刘思杨一见到嘟嘟,就把儿子给抱了起来,还原地打了一个转。嘟嘟抱着刘思杨头,就要亲嘴。
“爸爸,好几天没有看到你,好想好想你。”
刘思杨亲了一下儿子的额头:“爸爸跟你一样,也好想好想你。”
李莉从后面追了过来。
“你这孩子,下次再这样,就不带你出来了。”嘟嘟把脸埋在刘思杨的肩膀上,对李莉的话“视而不见”。
刘思杨笑笑,“儿子见我高兴嘛!”
“机场这么多人,摔倒了怎么办?”
刘思杨绷着个脸:“嘟嘟,下次要记得,人多的地方走的要慢一点,知不知道?”
嘟嘟点点头。
“看看,儿子都答应了。”刘思杨给李莉做做眼色。
李莉说:“出去这么些天,怎么没有晒黑啊?”
刘思杨一愣,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啊,什么时候喜欢泡在沙滩上了啊。我们几个男人,都是白天打牌,晚上出动的。”
李莉点点头。刘思杨松了一口气。
“嘟嘟,你赶紧从你爸爸身上下来。你爸爸做了这么久的飞机,一定很累。”
“不要嘛,妈妈。”嘟嘟撒娇起来。
“听话,嘟嘟。”
虽然李莉这句话是对儿子说的,但刘思杨知道,李莉真正的意思是在关心自己。
刘思杨当然没有叫儿子下来,而是一直抱着到了停车场。
刘思杨一上车就主动承认错误,这次走的匆忙,所以说什么礼物也没有给你们母子带,还请你们谅解。儿子说,下次爸爸带我去吃肯德基就行了。刘思杨说,没问题,儿子。李莉则说,刘思杨出去一趟A城变得油嘴滑舌起来了。刘思杨不解。李莉说,我看你以往出差要是忘带了小礼品,你什么客气话都没有嘛,怎么这次是主动交代事实。
刘思杨轻呼了一口气,李莉你果然明察秋毫。刘思杨笑了起来:“我们家在你的英明领导下,我们都不是在积极改变自己嘛。上次是上次,这次当然就不一样了。“知错就改,才是好孩子嘛”。”刘思杨说完,还问了句坐在后座的儿子。儿子说,爸爸说对,我们就听妈妈的。
李莉的嘴笑的都合不拢了。
“你们父子俩个,你知道合起来欺负我。”
嘟嘟把脸凑上来:“妈妈,我跟爸爸没有跟你作对,我们都爱着你了?”
李莉笑出了声音。
“儿子,谁交你的啊。我可跟你说,以后可不能像你爸爸这样油腔滑调的。”
嘟嘟吐了吐舌头,对着刘思杨眨眨眼。
刘思杨给儿子竖一个大拇指。
这种其乐融融的气氛,让刘思杨感觉到家才是最温暖的地方。
刘思杨的心终于放下来了,所担心的问题什么都没有发生。
刘思杨问李莉琪琪怎么有空请我们吃饭了?李莉说,上次在医。就在院这个字已经到嘴唇的时候,李莉硬是给吞下了去了。李莉发现自己真是糊涂了,怎么能说在医院跟琪琪见到了呢?
李莉咳嗽了两声,以掩饰刚才的尴尬。
“这不好久不见了嘛,上次偶然遇到,她跟我说今天要请我吃饭。正好你回来,所以就带你一起去了。你这个人还真是有口福。”
刘思杨说:“我这个人口福一直不错。”
李莉松了一口气,刘思杨应该没有发现我的口误。
车行驶到下一个路口,正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儿子嘟嘟突然跟刘思杨说:“爸爸,好久没有见到李达叔叔了,你什么时候让他过来看看我,我想他了。”
“儿子,李达叔叔最近忙着呢?下次爸爸遇到他,我一定跟他说说,让他看看你。”
“哦,可是我今天就想见见李达叔叔。”
“今天可不行哦,今天琪琪阿姨请我们全家吃饭,要是把李达叔叔带去,那可不太合适哦。”刘思杨安慰道。
“爸爸,那为什么不能叫琪琪阿姨一起把李达叔叔一起喊上了呢?”刘思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儿子,就把这个问题抛给了李莉。
“你问妈妈,妈妈跟琪琪阿姨是好朋友。”
嘟嘟把问题又春重复的对李莉说了一遍。李莉的回答跟刘思杨差不多,今天这个晚宴是琪琪阿姨安排的,琪琪阿姨不认识李达叔叔,所以我们不能把李达叔叔带过去。
可是嘟嘟一直不依不饶,非说好久没有见到李达叔叔,这个时候就想见他。李莉心想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现在给你妈提这种无聊的问题。
“嘟嘟。听话,我们下周请李达叔叔到家里做客好不好?”李莉想通过这个办法把儿子的情绪稳定下来。可儿子非要李达叔叔来不可。
刘思杨觉得儿子有些无理取闹了,平时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啊,今天怎么这么耍赖皮呢?就在刘思杨苦恼时,突然想到,今晚要是把李达喊上也无妨啊,大不了我们来请客好了啊。琪琪是单身,虽说是有一个女儿,但琪琪的自身条件很好啊。人长得漂亮,工作也不错,关键是心地很善良。李达现在也是单身,最关键的是李达这小子现在恢复自由身了,可以随时随地的找人恋爱结婚了。琪琪配李达,绝对可以啊。刘思杨心想,李达你小子要是把琪琪娶到手,也算是你小子的福气了。
刘思杨对儿子说:“嘟嘟,你不要闹了。爸爸答应你,马上打电话给李达叔叔也过来吃晚饭好不好。但是你从现在要老老实实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嘟嘟的脸笑开了花。
李莉在听到刘思杨自作主张,心里当然是不快。人家琪琪可是请我们全家,你把李达叫过来算什么事情,你这擅作主张难道就是为了哄儿子开心?
当车行驶到饭店的时候,琪琪已经在饭店门口等了。琪琪今天一袭花格子长裙,烫着一头大波浪,长长的睫毛下一脸妩媚。
一停车,嘟嘟第一个跑了下车,直接跑到了琪琪女儿菁菁那边去了。李莉一下车,就喊:“嘟嘟,你慢点,慢点。”可嘟嘟哪会听啊,小腿跑的比谁都快。
李莉和刘思杨来到琪琪的面前。
“琪琪,不好意思啊,路上大堵车,让你久等了。”
“没事,我也刚刚到。”
“刘思杨,这许久不见你,你这越来越有男人味了啊?”琪琪对着刘思杨调侃起来。
刘思杨轻轻的捋了捋头发,昂着头:“还行吧。”
琪琪捂着嘴大笑起来。
李莉捏了一下刘思杨的胳膊:“行了啊,你看把人家琪琪恶心成什么样儿了。”
“没见啊,你见她笑的这么开心,哪会恶心到。”
琪琪放小了笑声,但就在准备跟刘思杨说话的时,嘴又没有憋住,又大声的笑了起来。
刘思杨对着李莉说:“看看,这是恶心到的模样嘛,明显是高兴的模样啊。”
琪琪终于停止了笑声:“刘思杨,这许久不见,你这功力越来越深厚了?”
“都是内人调教的好。”
李莉的脸一红:“说什么呢?”
琪琪又笑了起来:“好了,好了,不要贫了。赶紧进去填肚子去。”
李莉招呼了两个正在一起玩耍的孩子一起进去。
刘思杨说,你们先进去,我打个电话。李莉知道刘思杨要打电话给谁,想想不对劲,觉得这个电话肯定不能打,今天是人家琪琪请客,你把一个不相干的人喊过来算什么事情。
李莉一进入饭店,还没有入座,就跟琪琪我说我上个洗手间。
李莉风风火火的跑向了饭店外面。
“李达,不管你这个时候,手上有任何重要的事情,都给我放下来,赶紧到市中心的“源源”料理店来吃饭。”
李达接到刘思杨的电话正准备下面条吃呢,心想着刘思杨是不是说胡话了?
“思杨,什么情况啊?”
“你别管什么情况?这个时候你赶过来就对了。我跟你嫂子都在,你干儿子也在。你来就错不了了,赶紧的。对了,出门的时候,换身好点衣服,把自己收拾收拾。”
李达想想这是到底是哪门子事情啊?跟你刘思杨吃个饭还需要收拾收拾自己?但李达想到,是不是干儿子在,让自己给干儿子留个好印象。李达想问的时候,刘思杨已经挂了电话。
李达换了身衣服,洗了个头,把胡子刮了刮。临出门的时候,桌上正好有一个玩具娃娃,前几天去超市买东西送的,想着空手去见干儿子,总觉得不太好,但这个时候去买礼物肯定来不及,今天就拿这个代替着吧。
“刘思杨,你也看擅自主张了吧。今晚是人家琪琪请客吃饭,你把刘李达喊过来算哪门子事情。”李莉的语气很是严肃。
刘思杨不慌不忙。
“莉莉,你知道李达之所以这么多年一直单着,是在等一个女孩吧。”
“我知道,听你说八百回了。是不是叫那个什么菲菲的。”
“叫胡菲菲,现在那姑娘回来了。按理说,胡菲菲回来了,李达应该高兴才对。你猜,李达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
“李达跟我说,他现在完全解脱了。也就是说,李达现在完全是一个正常的人了,可以坐着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了。”
“刘思杨,李达的事情我不想听。我就想问你,你为何把李达喊过来?难道就是为了哄哄儿子开心。你这让我怎么好意思面对人家琪琪。”
李达笑了:“老婆,你不要生气嘛。我的意思是今晚可以我们来做东,我把李达叫过来就是想他跟琪琪认识认识。琪琪是单身,李达也是单身。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嘛。”
李莉恍然大悟,原来刘思杨脑子里卖的是这个坏主意。
“琪琪可是未婚妈妈,李达能同意吗?”
“嗨!琪琪自身条件这么优秀,要是琪琪看上李达,是李达这小子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李莉点点头,琪琪一个人带着菁菁,嘴上说不辛苦,但实际上苦不苦只有她心里知道。自己跟刘思杨两个人带着嘟嘟都觉得快累趴了腰,何况是一个人。
李莉问刘思杨等会儿怎么跟琪琪解释李达过来赴约的事情。刘思杨说,这件事交给我得了,我保证完成任务。
李莉说,你现在是越来越能了。
李莉和刘思杨进入餐厅,琪琪已经点好了一部分菜品。
琪琪递给李莉一张菜单:“莉莉,思杨。我点了一点。你们再看看,喜欢点什么就点什么。”
李莉接过菜单:“先吃着,不够再点。”
“你们就点吧。我点的可都是我爱吃的。”
李莉“盛情难却”。
这时李莉问孩子们去哪里了?琪琪说,两个孩子待不住,出去玩一会儿了。
李莉点点头。
就在李莉点菜时候,刘思杨开始表演了。
“琪琪,等会让嘟嘟的干爹要过来。”
“干爹?嘟嘟什么时候有干爹了啊?不就是有我这个干妈吗?怎么还冒出个干爹?”
刘思杨说:“那当然啊,孩子不能光有干妈,也总得有干爹吧。”
“嘿!刘思杨,嘟嘟认个干爹你不知道说下,要不哪天外人问起来,容易让人误会。”
“对了,孩子的干爹我认识吗?”琪琪又问道。
刘思杨说:“不认识。所以今天我得容重的介绍一下,好得嘟嘟的干爹干妈也互相认识下不是吧。对了,孩子干爹来,不碍事吧。”
“刘思杨,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我琪琪是这么小气的人嘛。”
刘思杨笑笑,“失敬、失敬。”
“刘思杨,估计孩子的干爹就是你的酒肉兄弟吧。”
“琪琪,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就算是酒肉兄弟,那也总得配得上。就像我跟莉莉,虽谈不上天生一对,那也肯定是天生的臭味相投,要不然怎么会生活在一起呢。
琪琪捂着嘴巴笑了起来。心想你刘思杨死定了,竟然敢拿莉莉开玩笑。
李莉瞥了一眼刘思杨,然后一脚就踩在了刘思杨的脚背上,然后就是用脚跟在刘思杨的脚背上不停的钻孔。幸好,今天李莉穿的是平底鞋,这要是穿的是高跟鞋,这脚背不得废了啊。
刘思杨“深受其害”,但还得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
琪琪说:“刘思杨,你现在可以了啊,莉莉话都不说一句的。”
“琪琪,看你这话说的。我们家是我主外,莉莉主内。”
琪琪满脸狐疑:“你说的是真的?”
李莉的脚后跟戳的更厉害了。
刘思杨嘿嘿一笑:“大都数是莉莉主外。”
琪琪笑得前俯后仰。
刘思杨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李达打过来的。
“思杨,你在哪个包间啊?”
“哦,302。我去楼下接你一下。”
刘思杨挂完电话。
“你们先坐着,我去接接孩子干爹”。刘思杨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是挑像琪琪的。
琪琪一笑,这个刘思杨,搞什么东西。
刘思杨一出门,琪琪就问李莉嘟嘟的干爹是谁?李莉说,是刘思杨的大学同学。琪琪说,我应该不认识。李莉说,嘟嘟满月的时候你们应该见过的,但这么多年,你肯定不认识了。
  “嘟嘟满月的时候,你确定我们见过?”
“这么多年,我也不确定。但是我记得当时你肯定是跟我坐在一桌的,你不是还帮着我抱孩子的嘛。而刘思杨的大学同学李达,肯定也是跟我坐一桌的,因为那天,刘思杨的大学同学就他一个人来了。
琪琪点点头,绞尽脑汁,依旧想不出来。突然,她灵光一现,激动的跟李莉说:“想起来了,当时我记得我跟宝宝拍过照片的,说不定你们也在其中。”
琪琪掏出手机,打开相册APP,翻了很久,终于找出了八年年前的“全家福”。李莉抱着嘟嘟,左边身旁站的是琪琪。右边站的是刘思杨,而刘思杨身边站着的就是李达。照片上,李莉跟刘思杨笑的很灿烂,第一次做父母的喜悦之情全部显露在脸上了。琪琪双手做出一个剪刀手的动作,脸上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李达一脸严肃。
琪琪指着手机照片上的李达:“莉莉,就是这个一脸清澈的小伙子?”
李莉点点头:“现在可不是什么小伙子了,大叔同志了。到现在还单着呢?”
琪琪张大嘴巴:“异类啊?”
“何止是异类,我觉得就是奇葩。”
琪琪笑了起来:“不带这么说刘思杨朋友的。”
“刘思杨跟他臭味相同,我有时候我怀疑他们有一腿。”
琪琪哈哈大笑起来,连眼睫毛差点都要掉下来。
“真有一腿,你不吃醋?”
李莉撇了一眼:“去你的啊。”
刘思杨在饭店楼下接到了李达。李达一见刘思杨就问,思杨,你这是什么情况啊?火急火燎的。刘思杨笑笑,拍拍李达的肩膀,李达,今天给你容重介绍下嘟嘟的干妈。
“干妈?”李达疑惑。
“嗨!进屋你就知道了。”
李达撇撇嘴,刘思杨到底搞什么名堂。
就在李莉和姚琪琪两个闺蜜聊得正换时,门开了。
刘思杨站在门口。
“各位女士,现在有请我们嘟嘟的干爹出场。”刘思杨还哼着领导上台的音乐。
李达皱着眉头,刘思杨你这个人怎么变得这么俗气了啊。刘思杨一边发着声音,一只手催促李达赶紧进去。
李达出场了,像个害羞的孩子似的,脸羞得通红。包厢里除了嫂子以外,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应该说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大眼睛,长睫毛、白皮肤。
“嫂子,你也在啊?”
李莉微笑:“李达,赶紧坐下来。”
李达坐了下来,但刘思杨还站在门口重复着之前的动作。
李莉撇了一眼刘思杨:“刘思杨,要不你就在外边站着吧,我们吃我们的。”
刘思杨嘿嘿一笑,马上跑到了座位上。
“琪琪,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孩子的干爹,李达同志。”
琪琪伸出了右手,嘴角微噙笑意。
“你好,干爹同志。”
李达也伸出右手:“你好。”
刘思杨说:“既然都介绍完了,那我们开吃吧?”最近刘思杨暂住李达家,天天粗茶淡饭,这嘴早就馋的不像样了。
姚琪琪说:“瞧你个样,好像多久没有下馆子似的。”
“还真许久没有下馆子了,这嘴早就馋了。”
李达说:“思杨,昨天不是才刚刚下过馆子吗?”
刘思杨一愣,脸上骤变。心里面恨不得立马把李达叫到墙角边,扇上几个大嘴巴子,叫你话多,叫你话多。
李达一看刘思杨的脸色,洞悉了刘思杨的心思,同时,也明白自己说错话了。
“思杨,你也真是的,昨天你打电话给我说A城馆子的味道真是好,这你今天就馋啦?”
刘思杨的脸舒展开来,嘿嘿一笑:“A城的东西,能够和Y城相比嘛。在那边吃上一桌,也得不上这边的一碟小菜。再说,那天我是闲着无聊,引诱引诱你这个吃货的。”
“嗨嗨,不带有这样地域歧视的啊,特别是对美食这一块。”
众人笑了起来。姚琪琪最起劲:她对李莉小声说:“莉莉,我看刘思杨还跟他还真有一腿,你不知道的事情,人家都知道。”
李莉瞪了一眼姚琪琪。
刘思杨见李莉没有追问着李达的话,压抑着的心终于如释重负。不过他却追着姚琪琪的话了。
“琪琪,什么有一腿啊?没听懂啊?”
琪琪笑了起:“听不懂拉倒,回去自个儿慢慢琢磨去。”
刘思杨莫名其妙。
姚琪琪说,我们边吃边聊吧,随即给餐厅服务员下了指令。 李达说嘟嘟呢?去了哪里?几位大人这才想起来,孩子们还在外面玩耍呢?差点都把他们几个忘记了。
刘思杨负责出去把他们找了回来。嘟嘟一见到李达,就扑了上去亲了一口:“李达叔叔,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嘟嘟想死了。”
李达抱起嘟嘟:“叔叔也想死你了。”
嘟嘟笑了起来,一直搂着李达不放。还是李莉跟嘟嘟说,你再这样缠着李达叔叔,李达叔叔还怎么吃饭。嘟嘟撇撇嘴,这才不情愿的从李达身上下来。
菁菁见到李莉之后,也一口阿姨阿姨的喊了起来,喊完之后就是喊刘思杨刘叔叔刘叔叔。刘思杨说,菁菁是越来越漂亮了,跟妈妈长得一样。
菁菁羞红了脸:“刘叔叔也越来越帅啦。”
“哈哈哈”刘思杨大笑了起来。
“菁菁,你可是越来越能说会道了啊?”
菁菁嘿嘿一笑,跟兔子似的一碰一跳的跑到妈妈身边了。
姚琪琪给女儿介绍了嘟嘟干爹李达。
“菁菁,这是李达叔叔。”
菁菁露出一口白牙:“李叔叔好,我叫菁菁。”
李达微笑道,“你好,菁菁。”
服务员把所点的菜品一盘接一盘的端了上来。
李莉叫孩子们去洗个手再吃饭。
刘思杨打开一瓶红酒,给自己到了一点。今天李莉特批,只允许一杯红酒的量。刘思杨给李达倒满酒,正准备给姚琪琪倒一点时,琪琪说,等会儿要开车,酒就不喝了。刘思杨说,今天这么热闹,找代驾,再说,我肩负着下一代的重任,都陪你喝了,你怎么能不喝呢?姚琪琪经不劝说,喝可以,但就一杯,明天我还要早起参加一个会议。
饭桌上,刘思杨谈笑风生,时不时的把李达和姚琪琪两个人拉在一起。比如说,干爹干妈第一次相见,必须喝一杯。接着就是干爹干妈还有干儿子也得喝一杯。姚琪琪是个好客的人,被刘思杨劝着劝着,就不止一杯酒了,三五杯子下去了。还好,琪琪还是有些酒量的,要不然刘思杨也不会这么劝。
饭吃到一半,琪琪的女儿菁菁撒娇起来说,妈妈,动画片名侦探柯南马上要就要开播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琪琪说,今天我们要陪着莉莉阿姨、刘叔叔、李叔叔、还有嘟嘟。那么我们今天就不看了好吗?
菁菁嘟噜着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似乎非达到目的不罢休的地步。
李达对菁菁说:“菁菁,你这么喜欢看“名侦探柯南”?”
菁菁点点头:“对啊,我最近喜欢柯南哥哥了。他的观察力和逻辑分析推理能力太强厉害了。”
“那你是不是很崇拜他?”
菁菁一副很得意的样子:“必须崇拜他。但是我不光是崇拜,我还得学习他。”
李达觉得菁菁的话有些意思。
李达从小就是个侦探迷,家里关于小侦探的连环画都可以拿麻袋装。李达记得,至今都已不记得小时候零食的味道,只记得连环画中淡淡的清香油墨味。李达不光看,还模仿书中的情节,为这事,李达小时候不知被老妈骂过多少次,但李达乐此不疲。
后来到了初中,父母对李达的课外读物做了限制,只能在周末看。李达是个聪明的孩子,当然知道妥协是最好的办法。那时,李达对侦探类的书籍涉及面越来越广,像什么“阿瑟·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系列》,英国著名女侦探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斯泰尔斯三部曲”,《高尔夫球场三部曲》,美国著名的密室推理作家约翰·狄克逊·卡尔的“《歪曲的枢纽》,以及日本著名推理小说家江户川乱步的代表作品《恶魔》、《月亮和手套》《透明怪人》这些李达统统看过。
李达到了高中之后,学业加重,课外书直接与李达做了断绝关系。李达分得清学业与课外书的主次关系,只能忍痛割爱。到了大学之后,再也没有人限制李达的课外读物了,用李达的话说,真是爽呆了。
李达对菁菁说:“那你知道《名侦探柯南》中的江户川柯南名字的由来吗?以及毛利叔叔名字的由来吗?”
菁菁憋红了脸,摇摇头。
“日本有一位著名推理小说家叫做江户川乱步。漫画《名侦探柯南》中,江户川柯南取用他的姓作为自己的姓。而毛利叔叔的名字也是取自于他笔下的一位侦探叫做明智小五郎而来的。”
菁菁睁大眼睛点点头。
刘思杨一看,有戏啊。
刘思杨说:“我们李达,那可是在Y大算得上赫赫有名的侦探小说家,他在Y大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
“思杨,你牛皮可不要吹破了。”
刘思杨没有理会李达,而是转而对着菁菁。
“菁菁,你想不想听听李达叔叔讲的侦探故事啊。”
菁菁鼓掌欢迎起来:“当然想,当然想。”
刘思杨对着李达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李达,开始吧,我们的小观众都已经翘首以盼了。”
李达说:“那好吧,我就考考我们的小侦探怎么样?”
菁菁点点头,表情严肃,眼神坚定。
李达笑笑:“菁菁,放松点,我们又不是考试?”
菁菁羞红的脸吐了吐舌头。
“女青年阿兰不知从哪里弄来一脸半新不旧的敞篷汽车,沿着三号高速公路向南飞驰。
这条公路两旁是绵延不绝的小山,山上树木茂密一人。阿兰上午开车出来时,天气阴凉,微风习习,正是外出旅游的好机会,可是一到中午,突然变得天高气灸,骄阳似火。
   
真不凑巧,这辆车的车篷又坏了,身边又没戴帽子,如果这样开车兜风皮肤是会被晒黑的,正在为难之际,阿兰马上想出了一个好办法。这样,他开着车,兜着风直到傍晚到达目的地,皮肤一点也没有被晒黑。阿兰没有用防晒霜,也没有换成别的车辆。那么,她是用什么方法防晒的,你知道吗?
菁菁听完李达所讲的故事,一只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李达叔叔,我知道答案了?”
“那你说说看。”
菁菁说:“前面有一辆大型的货车在行驶,于是,阿兰姐姐开车就在大货车的阴影里,这样,一路与货车并行,所以一点也没有晒到。
菁菁说完,对着李达眨眨眼,等待着李达给出正确的答案。
李达说:“菁菁,你确定你的答案是正确的吗?”
菁菁疑惑的看着李达,想了想,点点头:“李达叔叔,我确定。”
李达竖起一个大拇指:“你答对了菁菁“。菁菁高兴的一下子跳起来,琪琪也很是高兴,给菁菁一个拥抱。不过,菁菁又说,李达叔叔,阿兰姐姐的做法虽然没有没有让自己晒黑,但是她这样一路行驶很危险的。我估计路上要是有警察的话,肯定给她拦下来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
刘思杨心想,这个丫头,跟琪琪一样,精明的很。
李达则觉得菁菁这孩子的逻辑思维要比同龄人缜密许多。
嘟嘟也上来凑热闹:“李达叔叔的故事讲的好好听,我还想听。”
众人哄笑起来。
菁菁说:“李达叔叔,你再出一个故事好吗?”
李达说:“好,那我就再出一个。”
“嗯嗯嗯,菁菁收起笑容,脸上又开始严肃起来。”
正当李达准备出题目时,刘思杨给“阻止”了。
“菁菁,等我们吃完饭再叫李达叔叔给你讲好吗?”
姚琪琪一听刘思杨的话有道理,边掺和道:“菁菁,我们先让李达叔叔,等他吃饱了,叫他再给你讲好吗?”
菁菁点点头。
这时刘思杨举起酒杯:“鉴于菁菁同学可以正确的回答问题,我们举杯庆祝一下。”
琪琪说:“这杯酒应该是你喝。”
刘思杨说:“琪琪,我身上肩负着特使的使命,只能抿一口。”
琪琪不同意。
要是以往刘思杨遇到这种情况,那铁定是“大开杀戒”。可是此一时彼一时,往事不能再提。
正尴尬之余,李达则说:“姚小姐,这杯酒我替刘思杨喝了。”
“琪琪,我兄弟替我喝总行了吧。”
琪琪本来想给刘思杨一个难堪的,看来这个愿望落空了。
差不多在接近九点钟时,饭局结束了。
李达说:“思杨,我搭你车回去。”
刘思杨说:“兄弟,恐怕不行。等会儿我要跟李莉还有点事情,所以只能委屈你了。”
“琪琪,等会儿让李达搭下你的车。大晚上的找个带驾,车上有个男人安全点。还有,菁菁不是还想听李达叔叔给你讲侦探推理故事嘛。正好,两件事情一起办,多妥当。”
琪琪在听到李达叔叔要跟我们一起回去的时,高兴的跳了起来。直接就拉着李达叔叔的手往外拖了,弄得李达很是尴尬。
李达的意思,要是你刘思杨没空,我打车回去好了啊。叫我跟一个不认识的一起回去,总归有些尴尬。
姚琪琪说:“行吧,思杨,那李达就跟我们走好了。”
“李达,嘟嘟的干妈可就交给你了,你得给我把他们安全的护送回家。”
李达想想今晚的饭局,似乎洞悉了刘思杨的意图。
刘思杨说,各位,不好意思了,嘟嘟都快睡着了,那我们就先撤退了,你们要不再聊会儿。刘思杨说要走,姚琪琪说,要不我们也回去了,再说时间也不早了。
临走的时候,刘思杨给李达使了个眼色。李达更加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一上车,嘟嘟就已经睡着,这样,李莉正好有了机会问刘思杨为何要说谎。
刘思杨说:“今晚的主题不就是李达嘛,他要是跟我们走,还玩什么呀。,跟琪琪他们走才有意思。
“你啊,乱点鸳鸯谱。”
“我乱点?我要是再不乱点点,李达还不孤老终生啊?”
李莉呵呵两声,“皇上不急,太监急。”
“你看着吧。我觉得这次李达的好事要将近了。你没见琪琪的女儿菁菁特别喜欢李达所讲的侦探故事嘛,我跟你说这就是缘分。要是不是菁菁有这个爱好,今晚说真的,李达还不一定上得了琪琪的车。”
“你就吹吧。就算李达看上了琪琪,人家琪琪还不一定愿意呢?
“只要这男人有了目标,那身上潜能就能全部发挥出来。当年,我为了你,可不是在苦念足球嘛。要知道,我喜欢可是篮球,而你喜欢的却是足球。”
李莉嘴角上扬,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李达虽然是个闷骚男,但这嘴还是蛮能侃的,老老少少都能胡扯几句。所以这一路上跟菁菁聊着关于侦探类的事情不亦乐乎,以至于菁菁热乎的都要拜李达为师傅了。代驾的师傅对琪琪说,真是羡慕他们父女俩有能有这般的亲密。琪琪一脸羞赧,赶紧解释他们不是那层关系。代驾师傅说,那他们处的还蛮好的。琪琪真是无语。
幸好李达没有注意到代驾师傅的话,要不然还真是蛮尴尬的。当车行驶到李达所在的小区时,菁菁不让李达下车,非要李达继续给自己讲侦探小说故事。琪琪好言好语,李达叔叔到家了,我们下次再叫李达叔叔讲给你听好不好?菁菁不同意,非要李达再给他讲一个?这次琪琪的语气不再温柔,还有一丝严肃,菁菁,时间已经很晚了,李达叔叔要休息了,明天李达叔叔还得上班呢?菁菁反驳道,明天不是星期天吗?
菁菁对李达说:“李达叔叔,你明天上班吗?”李达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如果说上班,明显是欺骗菁菁。李达不喜欢说假话。要是说不上班,那菁菁一定还会缠着自己给他讲侦探故事,这样的话,显然会让姚小姐处于被动。就在李达思索之际,菁菁对琪琪说,妈妈,要不我们到李达叔叔家去坐一会儿好不好,你正好可以喝杯热茶解解酒,而我呢还能让李达叔叔给我讲侦探故事。姚琪琪瞪大眼睛,呵!你这个丫头现在都开始给我“安排”工作了?这是哪跟哪儿。你以往的恬静都到哪里去了?姚琪琪当然不会答应菁菁的话。李达也不能答应,因为家里乱的跟狗一样。
菁菁再撒娇,姚琪琪都不会答应,原则性的事情她绝对不会惯着女儿。但是呢,菁菁还就跟母亲杠上了,非要到李达家里去。姚琪琪气的不行,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平时不是这样的,真的想上去揍一顿她了。李达见场面有些混乱了,便对菁菁说,李达叔叔等会儿还有事情,今天就不邀请你做客了,明天行不行?李达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因为自己不是擅自主张嘛,孩子懂什么啊,人家母亲都没有发话,你都把日子给定下来了。
菁菁一下子恢复自如,笑着对李达说,李达叔叔说话要讲信用,那明天我就跟妈妈一起过来。
姚琪琪心想,先把这孩子哄回家,明天事情再说吧,所以就答应了菁菁的要求。
车刚刚驶出的时候,菁菁赶紧叫司机大哥停车,车一停稳,菁菁就跟兔子似的打开车门跑了出去,琪琪在后面怎么喊,菁菁也不回头。菁菁原来是要跑到李达那里跟他要联系方式,说明天电话联系李达叔叔。
李达摇摇头,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一套一套的。
姚琪琪为了“弥补”菁菁对李达的“无理要求”,像李达表示歉意。李达说,孩子嘛,没事的。
车再次发动,菁菁把头伸出窗户对李达招招手,大声喊道,李达叔叔再见。李达摆摆手,再见,菁菁。
姚琪琪也把头伸出窗外,对着李达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挥手示意。
路灯照射出淡黄色的光线洒在姚琪琪脸上,就像是她弧形的脸庞蒙上了一层薄纱,李达觉得真美。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5-15 13: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编辑采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7-7-6 23: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富二官二的二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7-11-23 17:13 , Processed in 0.137377 second(s), Total 7, Slave 6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