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2719|回复: 3

他嫌上海房价太高,去欧洲做自在的“地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4 08:4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击进入图集模式
本帖最后由 aoyi11110 于 2017-7-14 08:45 编辑

1.jpg
“我觉得咱快赢马云了。你看,马云买下了美国的一块自然保护地,而我们有冰川和雨林,1:1,平局。”“我们还有那片100000平米的橄榄庄园,马爸爸没有,1:0。”“马爸爸有酒庄,我们呢,也有了,还就在他隔壁,第三局1:1 。总比分3:2,咱还没赢吗?”听完吴潇几乎有些兴奋的陈述,我回想起一年前他写来的那封关于他“白日梦”的信,嗓子眼儿那句“你怎么不跟马爸爸比比身价呢”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2.jpg
我是于奇楠,那个嫌上海房价太贵,干脆带着太太跑到西班牙,最后拥有了一片属于自己庄园的于奇楠。曾经在我的上海, 所有人都丢失了耐心,丢失了生活。直到2015年,我创办了庄游,在西班牙实现了自己“当地主”的梦想。
3.jpg
就像彼得·梅尔离开了雾气迷蒙、漫长灰暗的伦敦,带着妻子和自己的狗去到普罗旺斯,买下一栋房子,和过去的一切说再见。梅尔在书里说:“穿袜子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已经成为了遥远的回忆。手表躺在抽屉里也很久了,我发觉,凭着庭院中树影的位置,我大致可以估算出时间。”“但至于今日何日,我就不大记得了,反正也不重要。”
4.jpg
寒冷的冬日、凛冽的西北风、夏天的骄阳、好听的口音、尘土飞扬的村庄广场、小酒馆里的苦艾酒、连成片的葡萄园……梅尔的普罗旺斯,只存在于他的时代,他的记忆。而我有我的西班牙,我的橄榄庄园,我的葡萄酒庄园,还有许许多多个白日梦想。
5.jpg
从2016年9月在开始吧上发起第一个项目“西班牙塞坦庄园”开始,庄游这个关于土地的梦想,就一发不可收拾。有人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办公室,等着我们空了和我们聊聊天;有人专门会给庄游做些专业的报告……今年三月,我召集了120位庄主一块儿参加真人狼人杀,最远的从新疆飞过来,那些天,在上海的伙伴们天天开着车跑机场。
6.jpg
当然也有庄主,跟我过着这样的日子——“有个项目在热带雨林,很苦啊。大家顺便一起去边上的海岛渡假吧~”所以,上午打水上篮球,断脚;下午要给20个人做饭,熏干;晚上加班到5点,累趴;时时刻刻面朝大海,愉悦。
7.jpg
印象最深的还是共建人吴潇,就是那个说我们赢了马云的那小伙儿。2016年,西班牙旅行结束,这家伙给我写来一封长长的信。信里说,他想要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土地,在那片土地上种下葡萄藤,酿出来的酒,一份自己品尝,一份要藏进酒窖,几十年后留给孩子。他还说他期待有一天,可以叫上自己的朋友,到自己的酒庄喝一杯,围着炉火,酒是他的,故事是别人的,一群人聊着年轻时候的往事。
8.jpg
多美的梦想。我竟然也跟着激动了,“瞒”着他,我们也开始迅速地为酒庄的筹备做起了准备。我知道,有梦想的人联合起来,那些看似遥远的“白日梦”一定也都是触手可及的。大半年里,我们跑遍了西班牙的各种红酒庄园,最后挑了几块地,准备让吴潇选。几个月后,我们接通了他的电话:“这么久了,你们居然还记得?!”正常套路应该是——他提出梦想,我们赞赏,然后双方都把这事草草遗忘。
9.jpg
但这一次我偏不按套路出牌,就像吴潇突然不按套路爱上了红酒。我跟吴潇一样,一样曾经生活在上海;一样从前并不了解红酒,不了解它的起源、它的历史,关于它的辉煌基本一无所知。对红酒最初的印象,全部来自古诗里那句“葡萄美酒夜光杯”。我跟他一样,在很长的时间里对酒有着误解:白酒=火辣的口感+眩晕,啤酒=不甜的碳酸饮料,红酒?不就是难喝的葡萄汁。因为那一封信,我决定去探探这误解的究竟,也顺便帮忙实现他的梦想。
10.jpg
几块地看下来,吴潇选了Chico酒庄,又和我心里的期盼合上了——恰好也是我钟意的。Chico酒庄坐落在一个U型的山谷里头,开车进去要十多分钟的车程,那是一片很少见的葡萄田。
11.jpg
全世界有许许多多葡萄田,西班牙也有许多葡萄田,一般的葡萄田都有些丑,像种麦子的田一样。唯独这片不一样,它很美。春天整片葡萄田都是翠绿的颜色,夏天葡萄藤上会结满果子,秋天叶子开始变黄,冬天土地周围都是雪,葡萄藤也变得矮小。
12.jpg
秋天有些叶子落了,拍起婚纱照更美
13.jpg
葡萄田周围有一幢房子,那是隔壁葡萄庄园的主人,自己修复重建的——五十年前,在主人还是孩子的时候,自家住的房子起了火,火势大到根本没办法抢救,于是那场大火之后,一家人搬去了城里居住。
14.jpg
直到这些年退休回来,他把那栋被烧毁的房子修复了,房子留着过去的那部分,又建起了新的一部分。我认为这中间也藏了些庄园主人的什么心思,可能是梦想,也可能是年少时的执念。
15.jpg
旧的被修复的一部分
16.jpg
葡萄园里有4种特质不同的土,有松散易于种植的土地,又有岩层丰富的地质。所以酒庄产出的几款葡萄酒,有的明朗热烈,有的醇厚深沉,有的优雅细腻,像极了西班牙本身的气质。
17.jpg
我问过吴潇为什么会突然爱上红酒,他说,年少时候对于酒的那些误解,都是因为接触得不够深刻。过去在上海努力生活的那些年,总有酒陪伴度过。和年长的朋友见面,会倒上一杯白酒,轻嘬的第一口很辣,慢慢回甘,我们过的生活常常如此苦尽甘来;和年纪相仿的哥们见面,偶尔会在夏天的夜里坐在马路边喝几扎啤酒,我们过得生活也常常如此平淡。在西班牙端起一杯高脚杯中的红酒时,惊觉过去的很多甜,其实是我们自己忘了尝。
18.jpg
葡萄田间也有一栋因为年岁太久远只剩下几面墙的石头房子,我的梦想嘛,是想学着隔壁的庄园主人,把它修复起来。往后的日子,来的人都可以在这里摇晃着红酒杯,看窗外的蓝天和一波又一波相互追逐的云。
19.jpg
至于红酒庄园的名字……征集意见的时候也有许多笑话。有当了庄主还怕没酒喝的朋友说:“逍遥谷/神仙谷 fairely vally。看到庄就想到庄子,想到庄子就想到逍遥游,喝酒乐逍遥,逍遥赛神仙,所以就叫逍遥谷或者神仙谷。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想顺一瓶酒喝~”有怕以后庄太多了,把各种庄园搞混的朋友说:“就叫庄游西班牙酒庄。”还有小伙伴说:“不如就叫马爸爸隔壁酒庄?”以上全是笑话,酒庄最终取名Saturnom Chico,chico是弗朗明哥舞里的一种曲风,轻松愉快又有风情,翻译过来就是塞坦·轻歌。葡萄酒庄园早就是我们的了,吴潇也早拥有了自己的那块地。不过他还是常常会和我们讲起,自己当时写下那封信有多动情,后来接到那个电话有多惊喜。我呢,也常常和他谈起:关于庄游,我要做的当然不止是,你想喝红酒,我只给你买一瓶红酒。因为吴潇的红酒,不止是嘴巴上的瘾,还是心头上的梦。从上海“逃”到西班牙,再把许多人“勾引”的西班牙,这几年过去,我始终相信,只要有梦想的人联合起来,那些看似遥远的“白日梦”也可以触手可及。你也有梦?那是时候加入我们了。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7-7-14 12: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土匪的地方才是天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7-7-15 16: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的出路多了,依赖土地财政的ZF就注定没有前途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7-9-25 13:59 , Processed in 0.127480 second(s), Total 12, Slave 1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