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2377|回复: 1

白木槿的夏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4 09: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为一个出生在农村的七零后, 我的童年少年时光,到了现在,是可以写到纸上的田园诗,是可以挂在壁上的山水画,其实,细细回味,也是溢满苦涩的。因为我们离劳动太近,离汗水太近,离生存太近,与那种不问柴米油盐的纯粹的童年快乐是无缘的, 儿时每一条快乐的藤都是附在劳动与生存这棵树上的,好在小孩子的快乐似乎并不容易被物质的贫乏与生活的艰辛剥夺,记忆的口袋里总是装满快乐,美好,满足感。

有一种花,开在夏天,也开在我童年少年的记忆里,裹着夏日清晨的薄雾与浅粉的朝霞,从不曾凋落。

从我家后门出去向左顺着门口的小池塘走上100步左右,是一条幽静的小径,左边高高的一道高篱笆,隔着我家的菜园子,我家的菜园子,五六块菜地,每一块都是很方正的长方形,菜土里的杂草总是被清除得干干净净,杂草们是斗不过我父的勤快的,蔬菜的长势,自不用说,印象中初夏最爱辣椒开出的小百花,因为鲜嫩可爱的小辣椒很快就冒出来了,炒出来的香辣可口的青辣椒上缀着几颗黑色的豆豉,就是我们夏天特别喜爱的盘中美食。篱笆的右边呢?是我家的一亩八分地,说起这一亩八分地,好像还引起过爸妈的冲突,我爸妈相处四十多年,几乎没红过脸,我妈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当时承包到户分田时,这块地就没人想要,因为距离房屋太近,稻谷成熟的时候,附近几家人家的鸡啊鸭啊就可以不费功夫地饱餐了。我爸硬是二话没说,把这一亩八分地捡回了,要知道,我家总共才五亩地啊,我妈当时又气又急,跟我爸翻脸了。不过天性善良的妈这气也没生多久,她忙呀,哪里那么多闲工夫生气啊!这别人都不看好的一亩八分地,我勤劳的父亲倒是变魔术般把它成了我一家子的衣食之源。这儿种过西瓜,每到夏天,青翠的叶片间满是珠圆玉润的大西瓜,炎天暑热,令路过的人垂涎三尺;有些年成,这里种上的是湘莲,夏天一到,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风景美不胜收,我们当然不是为了赏花的,那时我们有限的词语里,还没有赏花这么高雅的字眼,每天五六个小时的白莲加工活是我们最重要的暑假作业,一粒一粒,从粗壳到薄膜到去莲心。每天要做五六斤,每斤六百粒。当然大部分时候是稻谷,我那个爱读书的农民父亲还真有本领,年年亩产量总能超过邻家,父亲还在田旮旯挖了一方小的鱼池,养上几十上百的鱼。地里出产的这些可不是我们的美食,它们几乎都变成了我们姐妹三人的学费及家庭的日常开支。

说远了,回到篱笆,说是篱笆,其实主要是一些荆棘灌木,在这些植物中,最多的就是木槿,卵形的小叶片开白色的花,花瓣柔软,外面紧紧裹着绿色的超短裙。这种花,朝生暮谢,她们每每就在清凉的薄雾与粉色的朝霞中绽放,在薄暮冥冥中萎谢。早起,爸妈去菜园子拔草,象看他们的孩子们似的深情地地看看嫩嫩的小辣椒,小黄瓜,我们一家每个人都曾顶着朝霞去荷田里趟着泥水摘莲蓬,一大早上摘上一蛇皮袋的莲蓬,然后吃早饭,不记得一年小腿上要留下多少道被荷茎划伤留下的疤痕。双抢季节也是天蒙蒙亮就揉着惺忪的睡眼就趴在稻田里割稻,扯秧了。而正午三十七八度的烈日下,也一样得在地里忙活,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时父亲额上黄豆大的汗珠在阳光下闪光的样子。傍晚,我们挑着木桶去浇菜园子,让被烈日晒得蔫蔫的菜苗伸直腰板,去西瓜地里把熟透了的大西瓜抱回来......朝生暮谢的木槿就这样高高地站在篱笆上,静静地凝视我们一家子在庄稼地与菜园子中间忙碌,看着我们一家子在太阳下挥汗如雨,看着我们的个头慢慢长高,父母额头的皱纹渐渐变多。

爱这篱笆上的守护神,当然还因为它可以成为我们餐桌上活色生香的一道佳肴。喜欢摘木槿,它的茎柔弱而脆,可以轻轻地不施什么力就掐下来,仿佛生来就是等你来采摘的,还有择菜的过程我也特享受,把她的绿裙子褪下,轻轻除去她那个据说很苦的花心,然后就剩下一堆轻盈的白花瓣。 当然,吃木槿的感觉也很受用,据说木槿可以清熱利湿凉血,那些功用我丝毫不关心,因为小时候天天在田间地头,日晒雨淋健康得很,也没条件生病,所以只关心吃的事情,一般用鸡蛋,或瘦肉一起煮成一碗汤,不过,那时吃肉是一种奢侈,不是过节或来了客人那是不太可能的。所以用鸡蛋煮木槿最寻常,喜欢那种滑滑的淡淡的滋味。许多年之后,只要菜市场有木槿一露脸,一定要买回来,也许,人就是这样,有时一直爱吃一样食物,也许不是因为真的好吃,而是在寻找回味一些被时间带走的或美好或辛酸的记忆,正如固执地爱着一首老歌,就因为它可以让我们可以去追溯一些往事,一些情愫。

我的父亲已经在地下长眠了十年了,姐姐妹妹早已远离家乡,我家的菜园子与一亩八分地早成了邻居家的了,连曾经热热闹闹的房子现在也空无一人,房前屋后荒草丛生了。只有我父亲远处的那个坟头正对着这个菜园子和一亩八分地,这道夏天开满白色木槿花的篱笆,也许,他仍是他的家园的守护神吧?很多次就梦见他老人家穿梭在开满白花的篱笆下的背影。

时光总是溜得太快,往事就像一阵风过,好想和动不动就说活着无聊的孩子们说说那些陈年旧事,可是即使他们为了表达对我的尊敬不会表示出不屑一顾的漠然,,我想讲了他们也明白不了个中滋味。也许注定的,那样的岁月那样的滋味我们只能珍藏于心了,有时想,我们也许是真正幸运的一代人吧,因为我们经历了劳动的洗礼,体会过生活的艰辛,才更懂得珍惜今天的幸福!

下次回家,一定得好好地去看看那个篱笆和篱笆上白色的木槿花!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7-7-29 17: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有3个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7-8-20 15:38 , Processed in 0.109269 second(s), Total 8, Slave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