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7002|回复: 0

人类的嘴除了饮食就是说话,少一项功能很可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4 17: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类的嘴除了饮食就是说话,少一项功能很可怕
    撰文丨墨黑纸白


    几个世纪前,法国哲学家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即,当我使用理性来思考的时候,我才真正获得了存在的价值。理性可破除习惯、迷信以及种种所谓的“已成观念”,让真正的思考渗透进自己的人生,那么,我的存在才有真正的意义。所诱导出民主社会对这一哲学观念的进一步执行则是:“作为一个国家公民,我表达,故我在。”

    不要让一个国家的公民失去很多功能

    当然,我表达故我在的前提必须是,这是一个民主或者至少是个半民主国家,才有可能达到这种公民意识形成的社会。在一篇最近挺火的文章中,即便对真正可以达到“我表达故我在”的民主国家,依旧提出了质疑的理论,这篇文章用公民社会依然会有很多公民将自己对知识和事物发展的认知,寄托于媒体或者民选出来的官员,由此可以贪图更多享乐的时光。

    但那篇文章的探讨,其实更多的意义,应该当是对于非公民社会或者半民主国家的提醒,因为真正民主化的国家,媒体或者官员,都是在严格的公民监督之下,所言所行必须是从捍卫公民权利的角度出发,即便存在有渔民的想法,也被从小培养的独立思维下,养成的“我思故我在”精神所反抗着,很难有质的错误影响。

    但对于半民主国家或者非民主国家,媒体和官员们则基本上乾纲独断,哪怕是极其错误的观念,也可以堂而皇之的说出来甚至做出来,这将导致一些人的嘴只有饮食的功能,而不具备说话的功能,当然最重要的前提是,这些人连“我思故我在”的意识都形成不了,更不必说“我表达故我在”的执行力了。

    从理论到现实中,肯定是有很漫长的一段道路,但并不代表理论就无法成为现实,以我们片区为例,昨天某地因台风,导致多人死亡,更多的人受伤,以及生活生产、财物等损失巨大,某地媒体在报道中也展示了当地公民对当地相关机构的质疑和声讨,认为台风预报级数与实际台风级数相差甚远,尤其在预报时间点上,正值上班高峰期,相关机构的一把手应当引咎辞职。这件事必然不会大事化小,因为那个地方的人还是具备有“我表达故我在”的公民执行力的。

    自己的公民丧失很多功能,贻害的是国家和民族

    当然,这种新闻,我们这里是看不到的,因为我们这里对于“我表达故我在”的公民执行力是枕戈待旦的。这并不奇怪,近几年来,即便是“我思故我在”式的公民思考力都是被多方围困的。但还是有些官媒表达了些许的忧虑,“人日”说:“有关方面要尊重老百姓发声的权利,多一些说理的机会,有可供吐槽的多元化平台。”

    对于“人日”的这段说辞,纸白君认为只需要改动一个地方,就是一个完美捍卫公民权利的理论,即将老百姓改为公民。同时“人日”还提出了:“吐槽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再吐槽。”式的警告,这个是颇有意味的。在古代有“道路以目”、“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典故,在现代“人日”也算提出了现实中的典故,纸白君理解为:“当人们的嘴只有饮食的功能,其可怕之处绝不仅仅是对公民的伤害,更是对国家和民族的伤害。”

    但这远没有到影响的更深处,一旦让人们的嘴失去说话、吐槽的功能,它更深层次的影响则在于,人们无法表达不满,不能让谋其政者有所反思,这中间的矛盾总有一个极值,并非是一种无限性的矛盾,其结果我们的历史用血泪告诉我们很多次了。

    同时,当人们只能在忙碌中沉默着,并被沉迷到娱乐、影视、手游等所诱导下的碌碌无为之中,公民们会在不久的将来,在尚未寻找到自主思考和判断的能力的时候,就又一次的退化到曾经的盲目和凶残之中。最终他们会期望媒体为他们进行思考,并作出判断的同时,将这份盲目和凶残再一次的从潘多拉之盒中狂躁于世,这也是我们的历史曾经用血泪告诉我们的,只是我们很少对此进行反思。

    当一个人评价一个电影的时候,却会因此失去工作,失去表达的权利。当一个人评价一个食堂饭菜不好的时候,却会因此失去几天的自由,并且被冠以各种罪名。当一个人因为吐槽强捐200元的时候,却会差点因此失去几天的自由,但也被冠以各种罪名。这类事件是在某一段时间爆发的,却被一些人认为是个案,不足为虑,却不知道在这所谓个案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个人命的逝去。

    前段时间,某地农民的孩子考上了大学,因家境贫寒,想要为孩子办理助学贷款申请,却遭到各种推诿,最终竟然选择了自杀。很多人认为:“不仅仅是现在的一些孩子们太娇气,就连一些中年人都这么娇气。”纸白君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说出这些话的,纸白君只知道,想表达的人被闭嘴了,想表达却又无处表达的人,选择了自杀。

    当地宣传部也不失机会的推诿说,这个人是压力太大自残的。于是,压力大就必须死,似乎成了某种正确?这似乎与我们高大上且正能量的社会追求相去甚远吧?也是对某种扶贫赤裸裸的嘲讽和打击吧?但看某地宣传部颇为自得的事件解释,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呢?

   因公民功能的缺失,导致国家间的差距也是巨大的

    相比起前文所写的,某地公民要求气象局一把手引咎辞职的公民权利,纸白君所在的小城市的老百姓们就“好”很多了。今年收麦子的时候,村里的村民看了天气预报,说这几天都没雨,村民们想着,那就再缓几天,让麦子更饱满,更干燥一些了,能卖个好价钱。于是,突然连着就是几天雨,村民们骂着天气预报的娘,冒着雨开始收麦子。

    无独有偶的是,今年种下玉米没多久,纸白君回家时,看到路边的玉米竟然都枯死了,纸白君问家父什么情况?家父说:“还不是天气预报闹的,说这几天有雨,村民们想着等雨吧,可以省点浇地的钱,也省点力气,结果没下,玉米枯死了不少,大家都在骂街呢。”

    咱们这边的老百姓肯定不会和某地的公民们一样,有那样的胆气去表达自己作为公民的权利,去质疑某些机构的不作为或者乱作为,也就更不必说让这些耽误农业生产的机构为此负责,引咎辞职,并减少误报了。

    所以在我们的片区就很有意思了,能思考的被夺了饭碗,能表达的被夺了表达权,不能表达的只能在农田里骂着娘,继续经营着被坑惨淡的农作物。可能对于有些人来说,这些人的遭遇都不是个事,难道要吃喝拉撒都被某些机构管着吗?不是不让管吗?这些人搞错了方向,这是服务机构好吗?是拿着纳税人的钱,在办公室里坑纳税人的好吗?

    在有些人眼中,农民哪怕省个几块钱,都会被认为是小农意识,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当农民们用钱的时候,哪怕就是几千块钱,都会导致走向死亡的边缘,上文也有阐述的。但我们看其他国家的农民们,也是这个样子吗?鑫胖的就不说了,别总五十步笑百步。相对而言,公民社会总是比非公民社会对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更有可发展潜力。

    结语:

    我们只是缺乏“我思故我在”的公民意识,我们只是因为缺乏这个意识,而导致缺乏“我表达故我在”的公民执行力,但结果绝对不是普通人很苦,没有人可以逃离这种苦,只是相对而言某些人过的很幸福,但这份幸福会多久呢?用“人日”的话说:“吐槽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再吐槽。”希望不要一语成谶才好。

    2017—8—24落笔于墨辩閣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7-11-18 03:14 , Processed in 0.110510 second(s), Total 8, Slave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