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6880|回复: 0

产妇跳楼:男人与狗命题之外,还应谈无痛分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8 13: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产妇跳楼:男人与狗命题之外,还应谈无痛分娩
    撰文丨墨黑纸白
    无深度,不文章
   
    抱歉读者诸君,这几天来纸白君因心中有事困扰,耽误了更文,为读者诸君带来的阅读不便,还望见谅。昨天有读者希望纸白君谈谈陕西榆林产妇跳楼的事,说实话,我最近确实没关注新闻,尤其是这件让人看起来更加复杂的新闻。

    但并不妨碍我们就此类事件做一些思考,关于人道,关于价值观,关于男人和女人,关于国家与国家,关于我们的生存与尊严,还关于我们的知情权与独立思考及独立行为意识……

    无论你是病人还是孕妇,你首先是国家公民

    从事物发生的本质而言,每一起社会事件,都有其让我们深度反思的价值所在,或许是悲惨的社会事件,或许是美好的社会事件,如果我们没有反思的情况之下,所有的社会事件都会趋于悲惨的一面。

    而当我们开始反思并且在反思之后有所求的时候,所有的社会事件都会趋于美好的一面。理论虽然如此,但在执行起来,可能就很难了,尤其是我们这片神奇的土地上。

    本文不去探讨究竟是谁主张的“剖还是不剖”产生了悲剧,本文也不去探讨女人只有在生孩子的时候,才会知道自己嫁的是个人还是个狗,本文只想探讨的是,在一个文明的国家,病人本身是否拥有接受不同治疗的权利?无论是生病还是生孩子?

    按照一个人的生命不应托付给自己之外的人的理论来说,医院对口的应该是病人或者孕妇本身,在这方面,纸白君查阅了相关资料,显示为:“我国《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

    “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如遇紧急情况,也可以在家属不签字情况下手术。”

    “为抢救患者,在法定代理人或被授权人无法及时签字的情况下,可由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签字。”《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在紧急情况下为抢救垂危患者生命而采取紧急医学措施造成不良后果的,不属于医疗事故。”

    而根据现行《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关于上述两条相关规定,我们可以得到的结论是,即使某些病人在入院时将此知情同意权委托给了家属行使,从法理上讲家属代做决定的权利仍然来源于病人,双方有冲突时,医生应尊重病人自己的意愿。

    男人是不是狗,取决于女人是否拥有独立思维

    为什么往往有法律和条文的明文规定,也会出现此类事件中,医院与家属说辞大相径庭的争论?其根源在于,医患矛盾日渐加重的社会情况之下,医院可能更多的会采用家属的签名,因为病人一旦出现意外,医院面对的是病人家属。

    而病人家属一旦拥有了替病人签名的权利,尤其是在生育问题上,囿于传统观念或者其他因素,违背病人/孕妇的根本权利并不奇怪。这也恰恰说明,我们是一个人情社会、人治社会,而非真正贯彻的法制社会。

    当然,上述分析并不是对该案件的分析,毕竟很多细节我们都不知道,只是一种推论。但却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即公民在作为病人或孕妇的时候,从法律和相关条例的角度出发,都是拥有手术自决权的。

    即每一位公民都是独立的、自主的、意识自治的、同时拥有对自己生命负责的首要权利,即便是作为父母、夫妻、子女,都没有权利去剥夺这些公民权利,当然也包括医院。

    所以,与其听一些女人探讨男人是不是狗的问题,不如想想女人的自我独立思维的问题,如果我们将生命寄托给了别人,那么就不是别人对自己的生命是否负责的问题,而是自己是否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医院如果只是采纳家属的意见,在病人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而枉顾病人才是自己的直接治疗对象,那么很明显这是违背了相关法律和法规的。

    一个人或者一个群体,在无视维护大多数人生命、财产安全的法律时,用狗来形容,实际上是在玷污这个可爱的生物,毕竟它本身并不需要法律,而人是需要并且必须懂得的,并非什么懂礼仪、知廉耻,唯有懂法才会知廉耻,当然这一切的基础在于,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是一个独立思考和独立选择的公民。

    中国女人不应该比外国女人承担更多的痛苦

    接下来,我们就该抛开这些表面发生的事,来更深层次的去窥探一下,到底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让孕妇们不再恐惧,不再骂男人是狗,不再抱怨医生、护士冷冰冰?这些都是纸白君在该事件中的相关文章里看到的些许观点。

    某网的今日话题,不失时宜的推出了一篇往期文章,名曰《为什么只有不到10%的中国产妇享受到无痛分娩?》,当纸白君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才明白人们在虚幻的争执之中,偏离了事物最本质的核心,这个核心就是,从人道的角度,从人性的角度,更从一个国家母性群体所受到的分娩痛苦应当降低的角度出发,我们的社会、医疗乃至我们的国家,做的还远远不够。

    在这篇文章中,开篇即发出了一个让人惊讶的疑问:“无痛分娩技术在中国应用也有一二十年了,为什么绝大多数孕妇还是享受不到?”关于这个疑问,也许还有很多人会问:“什么是无痛分娩?”

    无痛分娩一般分为非药物类和药物类。非药物类包括精神鼓励、水中分娩等等,但这些方法都不如药物镇痛。最常见的药物类无痛分娩,即通过往产妇脊柱内注射麻醉药的方式,麻醉掉产妇胸部以下传导疼痛的神经,也就是“硬膜外镇痛”。而关于无痛分娩,医疗媒体丁香园的一篇文章介绍说,一项美国2000年左右的研究显示,大约有12%的产妇仍能感到疼痛指数大于3分的痛感。

    既然在我们国家的普及率如此之低,那么在外国呢?相关文章称:“在欧美国家,无痛分娩的普及率非常高。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报告,2008年,61%的美国产妇采用了无痛分娩。而据《新京报》报道,芝加哥洛约拉大学(一家顶级私立大学)的妇产麻醉科主任称,2001年至2012年,洛约拉地区产妇接受无痛分娩手术的比率从75%上升到近90%。而在欧洲,无痛分娩普及率最高的法国,也达到了将近八成。”

    而在我们国家,媒体是这样报道的:“中国只有1%的产妇能享受到无痛分娩,这个数据来源是2004年《人民日报》的一篇报道。十几年过去了,中国的无痛分娩率有了一定提升,2015年,国家卫计委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主办的“快乐产房,舒适分娩”项目,活动的稿件中透露,据估算,中国无痛分娩不到10%。”

    文明生育不仅仅需要技术,还需要社会人文价值的体现

    究其原因,除了社会和医院的推广不利之外,还有利益层面上的瓜葛所在,具体可以参考纸白君上文所引的文章。当然,也有关于中国人的固有传统观念,在这个问题上,《南方都市报》曾报道,麻醉领域曾专门进行过无痛分娩的调查,结果发现知晓率极低,仅20%左右的孕妇知晓无痛分娩。还有一些人,就算是知道无痛分娩,还是不会选择,因为担心药物镇痛会对胎儿和母亲产生不良影响。”

    在传统观念的囿于之下,复旦大学妇产科医院麻醉科主任黄绍强在接受《解放日报》采访时说:“无痛分娩应用的硬膜外麻醉,所用浓度只有手术麻醉时浓度的 1/5至1/10,到达胎儿的剂量微乎其微,作用几乎可以不计。”

    当然,任何事都是有风险的,关于无痛分娩,美国妊娠协会也列举了可能存在的风险:可能会导致产妇血压突然下降;产妇可能会由于脊髓液渗漏而产生严重头痛,但不到1%的女性会遇到这种副作用;发抖、耳鸣、背痛,针头插入处感到酸痛,恶心或排尿困难;极少数情况下,注射麻醉药的区域可能出现永久性神经损伤。

    一个社会的文明,必然是反映在对公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尊重,以及公民知情权、自主选择权之上,也就是西方社会流行的,对个体的尊重,对生育文明的不断研究与进步。

    但就这方面的研究和进步而言,无痛分娩所遭遇的,不仅仅是社会的不上心,医院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家属的传统观念,即便是西方一些国家的采用率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八九十,但对于我们来说,自上而下是处于拒之千里之外的状态。

    而男人能不能避免被女人骂做是狗,实际上是有很好的办法来解决的,毕竟有欧美人给我们做了“试验品”,关键是我们的医院能不能学好这门技术,造福我们的社会,解决那些争执中的男人和女人们,不要再“相爱相杀”了……

    结语:

    那么问题就出来了,我们做不出螃蟹,我们也不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甚至我们也不敢从后来者的角度去体验螃蟹的味道,这不仅仅是在生育领域,体现在了我们社会的各个领域,所以我们依然要摸着石头过河……

    2017—9—8落笔于墨辩閣

    本篇参考文章
   《为什么只有不到10%的中国产妇享受到无痛分娩?》
   《孕妇跳楼惨剧倒逼手术签字制度改革》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7-9-26 20:44 , Processed in 0.108156 second(s), Total 9, Slave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