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12163|回复: 5

流产、坐腿?从日本老人耻于被让座谈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1 11: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流产、坐腿?从日本老人耻于被让座谈起
    撰文丨墨黑纸白
    无深度不文章
   
    昨天,微博上流传南京一位小伙因不让座,被大妈一屁股坐在腿上,关于公交车让座的问题,再一次成为了考量中国人道德的砝码,即便相关的影视品作和理性评论文章不少,但依然无法解决这个矛盾,以至于在今年5月份,网上传出某地公交车上,一位孕妇因为不让座,在与老人争执过程中被推倒,导致流产……

    “相爱相杀”一词也是总结中国历史和中国人文的一种方式,帝王与臣子们之间的相爱相杀,古代家庭父辈与子辈们间的相爱相杀,再延伸到邻里之间,公共交通上的相爱相杀,这远不是我们想要追求的道德,所谓道德如果是自上而下的一种权威,它必然只能让一个社会矛盾无限放大,而不可能让一个社会真正进步。

    解决自身矛盾,才是一个民族伟大的智慧

    一个社会的思维意识,是一个社会生存环境中的族群们思维意识的构架与延伸,也就是说,当我们的社会是以权威为中心的,那么与权威但凡可以涉及一些关系的,都将成为一个社会的强势元素。譬如,饭堂里打饭的,卧底在群里的警察们,经常被爆出来的拆迁者,打小贩的城管,打违停者的交警……

    这些个案,实际上都在讲述一个伪命题,中国人是需要管的。这也与我们的社会发展是相互冲突的,即从管理型过度到服务型,毕竟对于千年来习惯了权威的中国而言,是一条极其难提出,更极其难践行的国家理念。

    所以,在中国流行的是,崇拜权威与强者,同时同情底层与弱者,似乎看起来大多数中国人并未泯灭作为人的基本良知,虽然崇拜权威,但还同情底层,但实际上这只是一种表象而已,一个正常的社会,权威是需要被束缚的,而底层是需要自我崛起的。

    在权威社会,强者之所以能成为强者,有一定的能力是必然条件之一,但拥有紧随权威的节奏,则是更为重要的必然条件。而在权威社会,弱者之所以是弱者,能力稍差是必然的,同时不懂得权威的节奏,并且不被权威所尊重,则是更为重要的必然原因。

    一个民族是否可以真正让世界叹服,绝不是这个民族到底有多么的强悍,而是这个民族在解决自身矛盾的过程中,有没有一种让世界看起来称赞的智慧。这个智慧,即对权威的约束,对底层人的理性释放。

    自上而言,转型到服务型,说明他们拥有这样的智慧,但在执行中,往往需要的是自下的社会智识来推动,否则没有动力,更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自下而言,能不能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国家的公民,并被当做公民接受服务,则是有没有这种智慧的基本条件。

    我们不缺乏小聪明,但我们缺乏逻辑思维

    从纸白君对中国社会的观察中,大部分人是习惯称自己是老百姓的,包括拥有部分权力的人也是这么认为的,也就是说即便自上有转型的想法,但自下却没有推动转型的意识,我们的民族还是缺乏解决自身矛盾的智慧,从而并不排除再次沦落到被挨打的局面。

    今年九月初,合肥一个学校,一人渣老师掌框38名学生,每一记耳光都发出刺耳的清脆声,我们看不到孩子们的反抗,我们也看不到孩子们的质问,我们只看到了孩子们乖乖的探出自己的身姿,露出自己脸蛋,让这位心理变态的人渣老师狠命地框下去,这就是权威社会所带来的可怕之处。

    我们倒是以为这样的老师被该学校开除是民心大振,实际上只是一种自欺欺人,因为可怕的不只是这个人渣老师有多么的变态,可怕的还有这样的权威平台会使不少老师或多或少的将权威变成一种个人暴力或者说一种个人权力,学生则不再是被服务的对象,而是被管制和灌输,甚至是被施暴的对象,我们的民族在这样的教育之下,毫无活力和未来可言。

    回过头我们来看,那位坐在年轻人腿上的大妈,从中式逻辑上来说,老则代表权威,权威即一切正义的化身,所以年轻人不让座,即挑战权威,同时也在挑战权威的一个化名词“尊老”,面对错误的逻辑思维,正确的逻辑思维也衍生出了另一个词汇“为老不尊”。

    我们中国很有趣的是,没钱没势就是天然弱者,年龄稍大也是天然弱者,实际上只有社会保障不全或者说没有的社会,没钱没势才会是天然弱者,只有社会意识落后的社会,才会让这个社会年龄稍大点的人就自认为是弱者,年轻人是强者……我们所缺乏的恰恰是这种逆向思维下的思考和完善我们的社会。

    而日本这个让我们恨了几十年的国家,却是恰恰相反的,日本人在礼仪上,无论是面对路人问路,还是横穿马路的行人,礼仪可以达到把路人带到他想去的地方,只要看到有行人要过马路,开车的一定停车让行。曾经有一个视频,一个小学生,大约五六岁的样子,要过马路,司机将车停住,这个小学生过完马路之后,还不忘向这个司机鞠躬行礼,表示感谢。

    但做到了这些的日本人,反而在公交车上,年轻人是绝对不会让座于老人的,或者说绝对不会告诉老人,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们往往会选择下车来表达让座的意思。也就是在日本让座是一种技巧而不是一种礼仪,更不是道德约束下的行为。

    原因在哪里呢?一位日本人曾说:“即使你好心让坐,但并不意味着别人就必须接受你的好心。有些日本人怕给人“添麻烦”,不愿意接受别人的人情,还有些日本人性格好强,不愿意成为“被照顾的人”。

    总结下来即,日本人除了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不愿意欠人情债之外,同时也不服自己的年龄被认为老了,这种不服气,并不只是表现在被赞美有精神气上,同时更表现在不接受年轻人的让座上。

    一件不接受让座的小事,却足以让我们看一些历史真相

    日本老人是怎么想的呢?在一篇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对日本老人而言,“被照顾”是一种耻辱。日本的社会保障体系非常健全,老人们在退休后都享有各种社会福利。他们坚持认为,年轻人是社会的中坚力量,正在创造社会价值,尊重年轻人,社会才有希望。因此,他们宁愿自己站着也不愿意和年轻人争座位,因为这是十分丢面的事儿。”

    社会保障体系健全,年轻人是社会的中坚力量,尊重年轻人社会才会有希望,和年轻人争作为十分丢面子。这让我们中国人看起来可能是很不可思议的,我们需要健全的社会保障吗?我们只需要埋头赚钱就可以了。年轻人是社会的中坚力量吗?“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孝顺即无条件服从”等等理论并不这么认为。

    而在面子问题上,怕是不被让座的中国老人才会觉得自己丢失了老人的面子和身份吧?为什么这种社会意识有如此悬殊的差距?可能日本老人的这种想法会让更多的中国人,认为日本人和禽兽无异,竟然不懂得尊老,老了还要逞强,但实际上也可能是我们的固有观点错了呢?

    纸白君感到惊讶的是,那篇研究日本为什么不流行让座的文章中,几乎从这件小事上讲明白了,为什么日本曾经可以侵华那么久,因为他们的社会保障体系、尊重年轻人和老人独立自强的意识,是在百年前就开始建立的,而今我们看到的只是不断执行下去的完善而已。

    一个民族的意识不同,所造就这个民族在世界变局中,是成为侵略者还是成为被侵略者,这是我们无论对于社会事件还是历史事件,反思之中应该去思考的核心问题所在。

    我们只纠结于我们曾经被打了的受害者心理,但却不思考如何才能不再沦为被打的对象,或者只依赖于权威者和所谓的枪炮力量,实际上又一次落后了把命运交给他人的境地,与曾经的晚清人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当然,我们想通过全民公民意识来获取更强大的、更理性的社会,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像曾经的日本人一样,在世界变局中成为侵略者,但至少也要通过公民社会的养成,在未来可能发生的世界变局中,不沦为被侵略的对象。一战、二战中的美帝,不正是因为这种思维和公民社会的养成,才能成为我们宣传中所说的“因为他们是战争投机倒把者,所以他们现在很强大?”

    结语:

    宣传归宣传,实用归实用,别被自己的假清高给骗了,贻害民族是不小的大罪。至于公民意识而言,放弃这份荣耀的同时,就不要埋怨自己过的苦,过的累,过的不被他人尊重,因为你本身就不知道正确的逻辑,应该是自重产出被尊重。

    2017—9—11落笔于墨辩閣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7-9-11 16: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7-9-11 18: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7-12-12 20:28 , Processed in 0.134366 second(s), Total 8, Slave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