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12224|回复: 0

乐视和东凌国际,相同的大败局带给我们什么启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2 11: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随着几大媒体相继爆出《乐视网寻求融资 20亿公司债9月即将到期》、《贾跃亭被替换 梁军成为乐视网新法人代表》等事实确凿的新闻,2016-2017最火的“乐视大败局”硝烟散尽。而纵观目前的中国股市,却有一个企业和乐视非常相似,那就是——东凌国际。

除了远没有乐视的名气和资金总量外, 东凌国际也在上演着和乐视一样的闹剧,而其败局已经显现,这“最后一根稻草”正是和乐视一样的资金链问题。

探寻东凌国际资金链断裂事件始末

时间倒退回2015年8月,东凌国际在刚刚拿到证监会的批文,资产重组钾肥项目后仅仅1个月的时间,便发出公告筹划新的资产重组,计划将大豆业务从上市公司全盘剥离!而这意味着,赖宁昌(东凌实控人)所描述的大农业战略,大豆+钾肥双主业驱动的“远大理想”,还未开始,便已结束。而现实意义则是,东凌借助此次并购,一方面“攀附”上中农集团这种有实力的金主,另一方面则可以通过资产重组刺激股价上升,两条路径来拯救大豆主业2年净亏损8个亿所引发的资金危机。

至于赖宁昌为何一定要剥离大豆,市场早已清晰解读。根据证监会的规定,上市公司如果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股票将会被ST,这对于股权几乎满仓质押的赖宁昌而言,是绝对无法接受的(ST股票的质押面临诸多限制,甚至不被质押方接受)。因此,在大豆巨亏已成定局的情况下,为了保住股权质押,维持整个东凌的资金运转,剥离大豆对赖宁昌可谓是势在必行。

收购机械引发矛盾

2016年1月,在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中农集团的赞成票支持下,东凌国际成功剥离大豆资产,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仅仅1个月后,东凌国际却突然宣布停牌,再一次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市场一片茫然。并购钾肥、剥离大豆两项交易,已经让上市公司彻底“改头换面”,如今再次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又是意欲何为?而在长达6个月的停牌后,当东凌国际发布公告,计划以现金方式作价8.7亿元收购东凌机械(大股东控制的关联资产)时,市场彻底被“震惊”了。东凌机械的注入价格高达8.7亿元。这一做法,当然遭到了公司诸多股东的强烈质疑,一时间东凌的新闻“霸屏”网络,“东凌机械的应收款都是按亿计算,而且前几大客户还都是关联交易,这种应收款毫无保障性可言”;“大豆那么大的营业额和工厂,南沙自贸区的土地,才卖7.3亿,一个在增城做车轱辘(讽刺机械无核心技术)的,凭什么要用8.7亿去买?”;“去年剥离大豆的现金还没给齐呢,现在就要加码往外拿,这么玩不就是要掏空上市公司么?”。

卖出大豆、买入机械,都是关联交易,这在中小股民的眼里,无异于就是低价剥离“优质资产”,高价收购“垃圾资产”,这样一拉一推,大股东将赚得盆满钵满,中小股民则会受到双重侵害。最终在所有参与投票的股东里,反对的比例超过了90%,购买东机械的议案“毫无悬念”的未获通过,而此前曾在大豆剥离中力挺赖宁昌的二股东中农集团,也在此次股东大会上投出了反对票。

恼羞成怒放弃认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中农集团的董事,刚刚对并购机械的议案投下反对票之后,上市公司便表示收到了赖宁昌等人放弃认购钾肥定增资金的通知,这意味着12.3亿元项目建设资金打了水漂。根据接近中农集团的人士表示,中农集团当时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对赖宁昌“极度失望”,并认为其“不可再信任”,有中农集团的领导表示,“东凌机械的并购条件(指8.7亿元现金收购)实在有失公允,中农集团作为国营单位,同意这样的条件无异于国有资产流失”。

众多股东的愤怒可以理解,中农集团等股东,都曾鼎力支持赖宁昌低价剥离大豆,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赖宁昌的“回报”方式,是高价注入东凌机械并放弃了认购,而钾肥项目也已错失了“黄金”建设期,项目不能及时扩建,势必会影响到业绩承诺的完成情况。

但赖宁昌是不是因为机械议案被否,才宣布放弃认购,还是说其一开始就没打算认购,市场上对此颇有争议。事实上早有接近东凌的人士指出,“赖宁昌从开始就知道自己根本无力认购12.3亿的定增,但为了让中农集团等对手方“入局”,当初的重组协议里必须要有这个出资条款”。

而至于彼时赖宁昌内心世界究竟作何考虑,也只有他本人才真正清楚,但不管怎样,中农集团等股东入局、大豆剥离、机械被否、定增落空,这些都已是既成事实。特别是赖宁昌反复寻求不公允的关联交易,放弃认购资金这些失信于人的行为,为日后整个东凌资金链紧张埋下了沉重的伏笔。

资金紧张兵行险招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大豆业务不如意,上市公司的经营亦不顺利。根据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有且仅有钾肥业务赚钱,谷物、船运都严重亏损,而且谷物和船运的毛利率仅为5%+和1%+,如此低的毛利率意味着谷物和船运几乎已“不具备市场竞争力”。体系内外的双线焦头烂额,导致东凌的资金链持续紧张,这迫使赖宁昌进一步兵行险招。在2016年6月放弃认购后,根据相关协议,赖宁昌本应向上市公司赔偿至少1.23亿元的违约金,但时至今日,这笔违约金仍处于“悬空”状态。由于上市公司被赖宁昌控制,因此上市公司对赖宁昌违约的追讨,实际是“自己追自己”,2016年7月赖宁昌就已违约,而上市公司在2017年4月才姗姗来迟的去诉讼。并且,原本是一桩胜败诉无悬念的官司,但5个月过去了,法院甚至都没有开过庭,显然,赖宁昌还是自己唱双簧所致。

据知情人士介绍,“赖宁昌其实明白这笔违约金不可能赖得掉,他一直不做赔偿的唯一原因,是真的拿不出这1.23亿来”。不过从公开披露来的信息看,《非公开发行购买协议补充协议》对于钾肥建设出资义务规定的还是比较明确,首先是赖宁昌的定增认购12.3亿,第二是东凌国际提供的5-10亿银行信贷,最后才是与中农集团协商解决。并且,协议中的原文也清晰的阐述了,只有在配套募集资金以及信贷资金仍不能满足项目资金需求时,东凌国际才可与中农集团共同协商解决不足的资金问题。显然,赖宁昌意图将出资义务丢给中农集团,借此来逃避自己的违约责任,这一手段并不高明。

多重利空股价重挫

持续紧张的资金链,混乱的公司治理,令东凌成为了广东界面上的“潘多拉”,公司不断有新的负面消息爆出,而且没人知道,究竟还会有多少“陈年旧事”发酵出来。赖宁昌曾经最重要的合作方,剥离大豆的坚定支持者,中农集团已与其彻底“翻车”,中农集团已经向法院起诉,要求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确认东凌国际董事会自我延期无效。而上市公司与业绩承诺各对手方之间的诉讼,也已打到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承诺期之内,东凌不支持钾肥扩建,反而提前诉讼“维权”,究竟是真的“维权”,还是要逃避自身责任?但不管是哪种考虑,赖宁昌和交易对手方以及上市公司的主要股东,都已彻底“闹掰”。

曾一度占据东凌官网首页的东凌2017年公开发行公司债项目,目前已在网站上“消失”。而更加狗血的剧情是,网络上近期爆出,东凌国际已上演现实版“人民的名义”,多年供职于东凌的财务经理张某某,实际上已经“堕楼身亡”,而地点是粤海集团大厦,而该处正是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东凌国际的年报审计单位)所在地。众所周知,东凌国际近些年财务状况欠佳,而作为公司年报第一签字人的张某某,自然是知知甚多,而其为何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又为何要选择在审计事务所所在地?这自然引发了外界的纷纷猜测。

在多重利空的打击之下,东凌国际的股价一路暴跌,当前相较于两年前26元的高点,真可谓天上地下。在赖宁昌的治理下,上市公司这三年来取得如此“成绩”,实在也就难免“天怒人怨”了。东凌当前股价较质押日的跌幅已十分接近甚至超过了40%,也就是说,赖宁昌的大部分股权质押,可能已接近或跌穿平仓线。

资金链始终是硬伤

2年间净亏掉8个亿,对谁都是难以承受之重。在巨大的融资压力下,面对银行的信贷收缩,赖宁昌只能频繁使用股权质押,依靠过桥资金来借新还旧,但这在巨大的资金缺口前面,可谓杯水车薪。业内普遍认为,东凌这几年的风波,是一场信誉危机。低价剥离大豆,高价注入机械(未遂),钾肥认购资金不兑现,不进行违约赔偿反而指责对手方未尽出资义务,等等行为,都属于重大的不诚信,试问有谁愿意和这样不诚信的公司做生意呢?屡次失信于人,终于让赖宁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而根据知情人的爆料,今年4月份以来,东凌几乎每月都不能按时发出员工工资,只不过延误的时间还不算太久,员工们才没有闹事。而员工的差旅费报销,更是几个月才能批下来一次,有人因此被拖欠了好几万费用。更令人担心的是,东凌进口大豆信用证不断违约,连续几船大豆到港后,东凌都不能周转出资金付款,大豆不能按时卸货,这在业内已引起了很大反响。市场上更是不断有东凌“偷货”的传闻,即植之元先把大豆从港口拉回工厂压榨,卖了豆油和豆粕后再付款给供应商。

在广物集团停止与东凌的合作后,从东凌内部又爆出消息,厦门某上市公司(据悉是第一次与东凌合作)为东凌代开证信用证2亿元,保证金为5%,也就是说,仅仅需要1000万元人民币,就可以把证开出来。放在几年前,对于动辄以数十亿身家、上百亿营业额为宣传语的赖宁昌来说,1000万根本算不上数字。但今天,1000万元的保证金,东凌竟然也逾期了10天有余,“区区”1000万元都付不出,从小见大,整个东凌的资金紧张程度可见一斑。

有媒体粗略计算,目前东凌债务关系纠纷之多,如果都诉讼到司法,恐怕被冻结的资产将达数十亿元,而东凌全部家当也“不值这个数”。据悉,赖宁昌曾多次在企业内部给员工“打气”,说东凌的资金没有问题,但与反复表态相对应的现实则是,供应商不断催款,工资报销屡屡延迟,信用证反复逾期。“骑驴找马,干一天算一天吧,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其实银行和业内早就都知道了,大家都是在慢慢收缩(与东凌的合作),公司的资金链说不准哪天就断了”,一位东凌内部员工这样对记者说道。

根据记者的调查,东凌位于海珠区的办公大楼,每天都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期间既有前来讨债的供应商,又有做各种调查的事务所,当然也不乏全国各地的“同学”应赖宁昌之邀,前来“洽谈合作”。而赖宁昌最喜欢讲的一句话就是,“整栋大楼都是我的,南沙那么大的油厂,你还担心什么?我们一起玩儿(合作)”,只是,真会有那么多“中国好同学”么?对于早已抵押甚至是反复抵押的资产,又有谁不是心知肚明呢?据知情人士介绍,华融资产正在高度关注着东凌,众所周知,华融以接收处置不良资产闻名。

天灾人祸?未来何往?

三年以来,东凌的问题不断发酵,终于由小到大,呈现出星火燎原之势。植之元油脂(大豆)因亏损而剥离,是整个事件的原点和导火索,当前,植之元再次成为市场最关注的焦点,因为多米诺骨牌效应下,一块倒下会引发整体坍塌,植之元的资金链还能维持多久?整个东凌还能维持多久?这是一个谁也不敢回答的问题。天道轮回,起家于大豆的赖宁昌,又是否也会因为大豆而退出历史舞台?东凌今天的一切,究竟是天不遂人愿,还是人为的蓄意谋划,却最终玩火自焚?相信一切都会在不久的将来彻底揭晓!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7-9-26 15:15 , Processed in 0.111733 second(s), Total 9, Slave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