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4834|回复: 0

厂里没姑娘,挣再多的钱也不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8 09: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jpg
如今,非婚男女比例在农村严重失衡,甚至出现了成片的光棍村,很多大龄男青年便到珠三角或长三角等地,准备靠“进厂”解决个人婚烟问题。在发达城市的工业区,很多知道打工者这种需求的职业中介,为了招揽生意,会在店门前打出“厂内姑娘多”的招牌,这句比“工作轻松,工资高”更加有吸引力。 同样,在工厂车间的流水线的皮带和工作台面上,写着很多这样的字迹: “您好,美女!可以留个微信吗?” “征婚,本人无不良嗜好,条件不限。如果愿意请留下联系方式。” “有想结婚的吗?我是男生,很想结婚。”


我爸下了死命令:过年必须带一个女朋友回家


去年9月,我在苏州三里桥逗留,朋友告诉我,“现在进厂可以拿到高额返费”。那时正值一款更新迭代的手机进入市场,周边多家代工企业都急缺一线作业员。所以去代工厂上班,不仅能挣工资,还能从中介那里拿到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返费。


面试时,很多应试者就在互相打探消息:


“这个厂姑娘多不多?要是不多返费再高也不干。”


“进去两三天不就清楚了,少的话直接找下一家。”


通过中介,我在一家台资光电厂入职。第一天进厂走在路上,就听到大龄男青年们议论身边路过的厂妹,通过走路姿态分析是否单身。


我提着行李搬进宿舍,一进门就看见一个男人正坐在下铺使劲摇晃手机。他头发凌乱,脸上还有些青春痘,穿着一件灰色的T恤,领口处有几个小洞。


他看见我进来,问:“哥们,哪的?”


“湖北。”


“看你这个年纪,也是进厂找媳妇的吧?”


“……不是,我是进厂挣返费的。”


他一脸不信:“你们湖北人就是不老实,我们苏北人就不一样,是什么就是什么,我来就是找媳妇。”


又聊了几句,知道他叫李伟,28岁。他说,为了能找到合适的人结婚,他去过深圳、上海、北京的工厂打过工,“工厂姑娘多,她们要求低、肯吃苦,不仅能带回老家结婚,还能居家过日子。唉……我他妈的直到现在才想明白,没媳妇挣再多的钱有屁用。”


我问:“你怎么不知道打扮一下自己呢?姑娘都喜欢帅哥。”


“到了这个年纪,我反正不会找漂亮的,而是找过日子的。反过来,姑娘也不能要求我帅,钱应该花在将来养小孩、买房子这样的大事上。”


一个星期后,我在餐厅看见李伟和一位女工吃饭,他把餐盘里不多的肉夹给“女朋友”,对方很自然地把肉送进自己嘴里。紧接着,几天后的一个早上,李伟却开始收拾行李,准备自离。


我很惊讶:“你不是在谈恋爱吗?怎么还要‘自离’?”


李伟叹一口气:“昨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问她,你愿意跟我回苏北老家生活吗?她说她不知道,要考虑考虑。结果晚上她就给我发了分手信息。”


我有些无语:“你们认识才多久呀?感情也不可能一下达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可我今年已经28岁了,实在等不了了!我打算结婚后就不打工了,回老家,在镇上做点小生意,这样的生活多好?可她就是不同意。”


“你想想,人家凭什么跟你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


“那有啥办法,我不可能去女方家,我还要照顾父母呢。”


沉默了一会儿,我问李伟:“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有个深圳的朋友告诉我,他厂里女生多,有好几个没男朋友的,还都是四川妹子,我准备过去看看。”


“那半个多月的工资都不要了吗?”


“不要了。年初我爸下了死命令:明年过年必须带一个女朋友回家!唉,如果过年的时候还没有女朋友,我都没脸回去了。”

要是还不知道包装自己那就完了


刚认识陈小峰的时候,我以为他最多25岁:他染着黄色的头发,穿着嘻哈风格的衣服。每天都是不同的发型,昨天大背头,今天偏分,明天又往前梳。重要的是他脸蛋白净,没有一丁点皱纹。


有次我们一行人吃饭,有工友调侃陈峰:“你就不应该进厂,干脆到夜总会当‘鸭’算了。”


另一个工友见他只是笑笑,并不接话,又说:“你打扮得这么帅,什么时候也教教我,我要是有你这么帅,车间里的女生随便挑。”


陈小峰说:“这很花钱的,我打工10多年,没存下什么钱,淘宝倒是花了快10万块了。”


打工10几年?我忍不住问:“你今年多大了?”


陈小峰摇头:“你干嘛问我年龄,这个就不说了吧。”


陈小峰有个老乡和我住在同宿舍,后来他偷偷告诉我,其实陈小峰已经33岁了。以前,他穿着老土,看起来像中年大叔,好多姑娘都因为这个而拒绝他的追求。于是他开始花钱包装自己——不仅是衣服和发型,他还花掉好几千块钱去美容医院打了一针玻尿酸。


没有不透风的墙,陈小峰打过玻尿酸的事情,不知怎么就被传开了。工友们笑话他“够前卫”,陈小峰却说:“现在女生整容、打玻尿酸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人家都知道漂漂亮亮地示人,我们一把年纪了,本就没啥优势,要是还不知道包装自己那就完了。”


很快,陈小峰就找到了女朋友。两人很浪漫,经常晚上8点下班后,一起打车到苏州市区吃饭、看电影。有时晚上回宿舍,有时直接找一家酒店休息,有次周末,两人还坐动车去了上海迪士尼。


中午吃完饭,陈小峰到我宿舍串门,躺在床上聊微信,老乡问他:“昨天和女朋友吃的什么?”


“牛排,还喝了一瓶红酒。”


“妈的,我都没有去过西餐厅,钱花了不少吧?”


“3、4百吧。”


没过多久,陈小峰开始找这个老乡借钱,隔三差五就要借1000元。再后来,他在网上贷的小额贷款逾期,经常有人打电话催款,他被逼得焦头烂额,而此时,交往的女生却提出了分手。


分手后,他又来我宿舍找老乡诉苦:“她说我太会花钱了,没有安全感。你说,她跟我一起吃饭看电影的时候,怎么不说我会花钱?”


“你女朋友多大?”


“25岁,怎么啦?”


“这个年纪的女生已经经历很多了,比较理智,你就不知道找个18、9岁的?”


“那个岁数的我也找过,人家是喜欢我这样的,可她们思想太幼稚了,根本不适合结婚。”

加油每次只加50块的,人家一看就明白了


光电厂是流水线作业,我们这条线负责检验手机屏幕内的毛丝、明暗不均、黑白点等。29岁的刘小俊就坐我旁边。他是河南人,以前是模具师傅,月薪能有7000元,但模具厂不仅脏,还没有女工,于是他放弃高薪,选择到女工多的电子厂打工。


夜班漫长,我们常常聊天解闷。线长对夜班时工人们聊天并不怎么管——因为如果不讲话,作业员容易打瞌睡,这样更容易检验不出不良。


刘小俊盯着手机屏幕,突然飘出一句:“我现在真想贷款买辆车。”


“嗯?为什么?”


“现在女生要求高,没车都约不到了。女生本来就虚荣,平时上下车时,那么多人都看着,多有满足感?有车就代表有钱,虽然可能是假象。但你想一下,女生是愿意找一个有车的屌丝?还是愿意找一个没车的屌丝?”


我竟有些被他的逻辑说服了,“那你想买多少钱的车?”


“至少10万以上吧,太便宜的女生根本看不上。对了,你说我是买二手的豪车?还是买个紧凑型新车?你想呀,你是开一辆旧奔驰追女生容易?还是新的小车追女生容易?其实它们的价格差不多。”


“那当然是开旧奔驰容易。”


“我也是这么想的。”


自此以后,刘小俊下班后,只要一有空儿,就会在手机上登陆二手车交易平台,周末休息,还会去当地的二手车市场逛。他回来跟我说,二手奔驰有很多,但售价低的大多车龄超过10年,2010年以后的车,至少要10多万。


刘小俊没有那么多钱,只好退而求其次,买了一辆二手丰田凯美瑞。车价10万8,首付加保险接近5万——有4万是他家里出的。


办理贷款的时候,刘小俊花了快一个月的时间,期间经常请假。车买回来后,他天天开着车围着厂区转圈,搭讪下班的厂妹。买车确实有效,他很快就找了好几个女朋友,只是处的时间都不长。


“你怎么这么花心?每隔3、5天就要换女朋友。”我不禁问他。


“我是一点儿都不花心,要不是我嫌女生太势利,要不就是女生嫌我没钱。”


“她们怎么知道你有钱没钱?又不可能翻你钱包。”


“根本用不着翻钱包。我工资总共就3000多点,现在每个月要还2000多车贷,钱哪敢随便花?只能请女生吃麻辣烫或进小餐馆,加油每次只加50块的,人家一看就明白了,别以为女生傻。”


三个月后,刘小俊把车卖了。


卖车前,他和我感叹说:“假如不卖车,可以找家模具厂上班,工资至少8000元,还车贷没什么压力,但接触不到女生;车如果卖了,追求女生可能有些吃力,但至少还有机会。我已经29岁了,实在不敢用时间去冒险。”


小静,你什么时候和你男朋友分手呀?


相比其它的工厂,光电厂内女工也不是很多,因为工资不高,还经常加班,选择留下的女工大多是已经结婚或者有男朋友的。所以若是有单身女工新进厂,一般都是好几个男工同时追求,竞争自然十分激烈。厂子的餐厅里,基本上都是一两个女工和五六个大龄男青年坐在一起吃饭。为了在异性面前表现自己,男工们有的讲笑话,有的唱歌,还有的给女工买饮料,甚至还有给她们洗碗的。


我所在的流水线有位女工物料员,长相清纯可爱。每到休息的时候,总有些男青年过来,直接的就跟她要联系方式,含蓄的会找我问她的基本情况。


其实厂里长得好看的女工早都已经被人打听了无数遍,这位姑娘已经有男朋友了,但我们线几个大龄青年还是不死心,总会问:


“小静,你什么时候和你男朋友分手呀?”


“你和你男朋友感情应该不好吧?”


“小静,我能不能挖你男朋友的墙角?”


30岁的李响住我上铺,来自陕西。刚认识时,看他的微信里有500多位女性好友,他基本每天都有约会,经常下夜班后,抓紧时间洗澡,然后弄个发型,匆忙出去,直到凌晨6、7点才回宿舍,鞋子都懒得脱,爬上床就睡觉,一个多小时后,他又得起床去上班。


我问:“你这个样累不累呀?”


“当然累,以前约会还蛮激动,现在是一丁点儿感觉也没了,和上班一样,不去还不行。就像父母寻找丢了的孩子一样,只要有希望,就得去找。你说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不赶紧找女朋友结婚,以后怎么办?”


至于他怎么会这么有女人缘儿,开始时这让我很不解。直到有一次晚上,我和他在外面吃饭,回宿舍时碰见一位姑娘,他突兀地上前,直接问:“美女,给个微信呗?”


姑娘“呀”了一声,显然被吓到了。


李响觍着脸继续纠缠:“你就给我吧,回头你把我删了都没问题,但现在你一定要给我。”


姑娘明显不情愿,但最终还是把微信号给了李响。


回来的路上,我说:“你这也太不要脸了,人家都拒绝你了,你还要。”


“我这是广撒网、多捞鱼,我就不相信还捞不到一个媳妇。我跟你讲,要是我群发信息,总有几个会回复我。再说我们年纪大,要和90后甚至00后抢媳妇,就得放下身段,厚着脸皮才行。”


这样厚脸皮的事情越来越多,李响和我不在同一条流水线,有一次他跑到我这里问:“你们线上有未婚的女生吗?”


随后递给我一张白纸:“你帮我问一下她们的微信号。”


我当然不接他话:“这我怎么问?再说有些根本不熟,你自己问吧,反正你脸皮厚。”


李响果然拿起纸笔挨个询问。


不久,光电厂来了一批实习的大专学生,李响又盯上了里面的女学生。


我打击他说:“人家实习三个月就要回学校继续读书了,你追她们?”


“她们读她们的书,到时候真要在一起,大不了我到她们上学的城市打工,关键是人家能不能看上我。”


结果他约了三个女学生到KTV唱歌,回来垂头丧气。


“妈的,我发觉现在我跟她们都有代沟了。人家唱的是TFBOYS的歌,我唱的是刘德华的。”


结过婚不要紧,能过日子就行


王成32岁,和我同一条流水线,坐我对面。他经常跟他身边的已经结婚的阿梅聊天。


“诶,你老公对你好吗?”


“不好。天天在家喝酒打麻将,欠了不少账,不然我能出来打工吗?”


“那你怎么不跟他离婚?”


“那我两个孩子怎么办?过一天是一天吧。”


没过多久,两人的聊天内容就越来越露骨,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我还是能听清楚。


“你和你老公多久一次?”


“妈的,你问这个干嘛?”


“我就是想知道,你们女的难道不想吗?”


“我操你妈,王成,你单身30多年了,你想不想?”


“我当然想呀。”


王成总是等阿梅一起下班,然后两人到餐厅,选择偏僻的位置吃饭。工友们看见后纷纷调侃他俩“有问题”,开始我还不信,一位工友偷偷地告诉我,他休息的时候看见王成和阿梅一起在菜市场买菜,有说有笑,“很像两口子”。


纸里包不住火,两人的“不正当关系”传开,线长知道后,把阿梅调到另一条流水线,换来一个男工顶替她的位置。


看见王成有些失落,有工友取笑他:“人家可是有夫之妇,你现在都饥不择食了?”


没想到王成直接回答:“结过婚的又不要紧,只要能过日子就行。要求那么高,注定要打光棍。”


我问:“你是不是只想玩玩人家?”


“这个真没有,我感觉阿梅还不错,是一个居家过日子的女人。”


“你就这么怕打光棍?”


“当然怕,我们村有十几个没结婚的男的,你都不知道他们的生活,吃饭的时候就着辣酱,饭一煮就是一天的,晚上睡在铺满稻草的床上,过得太凄凉了,我可不想这样过一辈子。”


“那让家里人给你介绍呀?”


“以前还可以介绍,现在不行了,姑娘都嫌我年纪大。再说村里本来姑娘就少,大多数还嫁到了外地,留下的几个姑娘,肯定要找有钱的人家。像我这样的,根本就找不到媳妇。”


刘小俊也在一旁附和:“现在农村没有家底儿根本说不上媳妇,像我们河南农村,没有20万彩礼,姑娘根本不会嫁。唉,你说像我们这样没有钱、生活在底层、又没有学历的男生在农村找得到媳妇吗?厚着脸皮进厂找找,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1-17 17:11 , Processed in 0.113016 second(s), Total 9, Slave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