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214335|回复: 227

深圳,和你只谈性,不谈爱(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7 10: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品简介:
纪轩然和蓝雅这两个老同学,虽同在深圳,却从未见面,过着各自截然不同的生活。但他们内心对彼此总是有所牵挂。
小说采取了一种非常独特的结构:第一部分单独描述纪轩然的生活,第二部分单独描述蓝雅的生活,第三部分倒叙回忆两个人共同的中学生活。这三个部分反复交叉,就像一部青春电影。
小说文字冷静寂然,对人物的心理描写细致入微,极为典型地刻画了深圳年轻人的爱情。一曲终了,让人惆怅不已。
正文请见附件。
作者简介:
    尹高洁,湖南隆回人,现居深圳。E-mail:245450844@qq.com
纪轩然(1)
我在深圳一家网络公司做美工设计。
这是一份与真正的艺术无关的工作,但是我需要这份工作。这份工作保证我衣食无忧。年少的时候曾经憧憬过长大后做一个流浪艺术家。那个梦想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波光闪闪,但是我知道那永远没有实现的可能。
工作是晨昏颠倒的,加班是家常便饭。设计总监一向以严格著称。他每天都向我们咆哮:创意,创意,创意!没有创意就去死吧!他要求每个设计方案至少出五个效果图,而往往这五个效果图会被他全部枪毙。
有时会感觉自己像一条水缸里的小金鱼,游来游去,口里吐着泡沫,眼睛永远张开。
我没有想过要跳槽,因为即使跳槽,做的也是同样的工作。我对别的工作没有兴趣。因为就算再累,美术设计好歹也是我的兴趣所在。我怕我一换工作,立时会有生存的忧患。
在这家公司一年的时间,我晚上做梦,梦里再也没有出现过彩色。黑与白,两种单调的色彩拼凑着所有荒诞的情节。就像小时候只能呆呆地看那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无论切换到哪个频道,都是黑与白。
生活没有给我们提供选择的可能性。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1-27 10: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住的地方叫作岗厦。两室一厅,我和平合租。本来是林与平合租的,后来我来了,林因为结了婚,就搬出去了。
林和平是大学同学,毕业之后几乎同时来深圳。他们两个都是跑业务,换过好几份工作。
平在大学时没有谈过女朋友,来深圳几年仍是单身。林告诉我,平这个人性情怪癖,脾气大,又不舍得资金投入,女孩子跟他一接触就受不了。
林走的时候笑着对我说,平这辈子也别想找到一个女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8-1-27 14: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小说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1-28 09: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离岗厦不远的中心公园,我每个周末的下午都要一个人去散步。
大片大片的绿色蓊蓊郁郁,如同天空的云朵扑面而来。连风也绿的。连人也是绿的。连声音也是绿的。连心也是绿的。情侣们柔情密意,孩子们大声欢叫。空气里漂浮着青草花香的味道,像整个天地间弥漫着一场看不见的细雨轻雾。
散步是漫无目的的。有时行在光滑的甬道上,有时钻进茂密的林子间,有时登上环曲盘绕的亭子,有时步入繁花似锦的花圃。吹着口哨,或哼着歌,随心所欲,不需要顾及别人的眼光。生命自由的流动,如同一条河水潺潺源源。
西天的晚霞烂醉成金。淡淡的月亮在白云里游动。鸟在天空一群一群地飞过。风筝飘飘摇摇向天际延伸。
我抬头仰望,深深呼吸。我感觉我的微笑又寂寞,又美好。
 
中心公园似乎成为我最后的憩园。
我宁静而淡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2-1 11:3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蓝雅(1)
 
 
我一直以为,和雷的那段感情已经结束。
曾经所有的山盟海誓,所有的刻骨铭心,所有的恩爱缠绵,所有的伤痕累累,所有的激烈和疯狂,所有的吵闹和哭泣,所有的恨,所有的痛,都已结束。
我逃离那座我念过三年大学的城市,来到深圳。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来慢慢忘记那个给过我极限幸福和极限痛苦的男人。
我以为,他终究会从我的生命中彻底消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2-5 16: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那么惊心动魄的爱情过后,我迅速成熟。
是,我仍然渴望爱情,新的爱情。但我决不会再盲目地去接受一份轻率的感情,我已受不起任何伤害。
那一束束鲜红欲滴的玫瑰,有时我自己都不知道谁送的。我都坦然接过,插在花瓶里,然后任它们凋零颓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2-6 10: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个购物狂。大学时没什么钱,只能羡慕地看别人购物。如今我有钱了,可以随心所欲买最漂亮的衣服,买最时尚的皮包,买最新款的首饰,买最名贵的化妆品。在疯狂的购物中寻求快感。其实很多东西都用不上,买来后再也不看它一眼。
经常与同事去泡吧,K歌。认识数不清的人,满足于聚光灯总是在我头上的那种感觉。晕眩,刺激,缠绕,疯狂。迷恋上了深圳的夜晚。经常半夜打车回家,从出租车里看到城市的绚丽与喧嚣,昏昏沉沉。
第二天我依然会精神抖擞地去上班。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和每一个同事说Morn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10: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公司最年轻的中层主管,又漂亮,又能干。
工作节奏总是那么快。像是舞厅里的旋转灯,有晕眩的感觉。我脾气不大好,手下人工作有半分差错,都会叫我骂个半死。有时看着手下人满脸的惊惶与诚恐,又厌恶,又同情,又愧疚,又难过。但我的神情冷漠,决不让手下人看出我内心的一面。
从小的养尊处优让我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感觉。我记得我念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是班干部,有人在我手里背书,稍微吞吐一下,我就摔书,叫他读熟了再来背。
外在的强势表现让我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因为如果我不能比别人做得更出色,我就没有资格去管别人。
我喜欢权力,权力让我拥有按自己的意志与方式说话行事的自由。在刀光剑影的办公室斗争中,我总能杀出重围,一骑绝尘,令人望我项背,叹为观止。而我总是不动声色,如此冷静。
下属敬重我,同级佩服我,老板赏识我。
一时间我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2-8 09: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结束一天的喧闹,一个人躺在公寓里,仰望雪白的天花板,寂寞经常来袭。
突然间会很惶惶然,不知所措。
会一一想起那些闯进生命中的男孩或男人。最后的思绪仍旧是停留在雷身上。
难道一年的时间,我仍是无法将他忘掉?
我想我是太寂寞,我想我是需要一段新的感情。
而深圳,这么大的城市,那个我真正渴望的男人,还没有出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10: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纪轩然(2)
 
生活永远以其平静的流态前行,未曾见改变,也未见有改变的迹象。
很少与同事交往。生活中除了林和平,再也没有其他的朋友。林与他的妻子静过着简单的生活,时有吵闹。我和平虽住一起,却也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似乎与整个外界隔绝。如同一只甲壳虫,呆在一个小小的真空玻璃里,徒劳地看着外面庞大的世界,自己苟延残喘。繁华与热闹,与我无关。
处在这样孤绝的环境中,生命永远也不会出现你幻想或奢望着的奇迹。时间一久,连幻想与奢望也没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2-14 08:48:57 | 显示全部楼层
紧张的工作之余,自己建了一个论坛。
给论坛取了个名,叫Blue。轻轻晃动的蓝色风格,看上去有一种寂寞与忧伤的感觉。
在论坛上涂鸦着一些文字,把自己的文章与设计作品发布上去。刚开始的时候,做这些纯粹是无聊,打发寂寞的时光。时间久了,论坛被一些网友发现,点击次数慢慢多起来,常有网友在上面跟帖留言。这让我无比惊喜。
上论坛看留言是我最大的快乐。网友们都是友善的,他们点评着我的文章和设计,为我的论坛风格与布局提建议。我不断完善着我的论坛建设,最终把它建成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空间。论坛的人气越来越高。来这里的人,都是城市里孤独的精灵。他们的灵魂四处飘荡,无根无底。他们需要诉求,却找不到对象。他们需要安慰,却找不到家园。他们需要解脱,却找不到出口。他们需要梦想,却找不到方向。他们整体地迷失自己。
工作只是我谋生的手段。当我发现我的一个偶然的创举,把这么多寂寞的灵魂聚集在了一起,我所有的热情便都抛掷在这上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10:5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把网址告诉一个远方的好朋友,叫她有空去逛逛。
朋友在上面留言,说,你的文字,叫我想哭。
她又问我,为什么叫Blue?
我说,因为蓝色,是我从少年时代起最喜欢的颜色。它是一种孤独的颜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4:5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蓝雅(2)
 
习惯了每天早上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班级同学录,去看上面的留言。
如果说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上还剩下最后一块净土的话,那就是班级同学录了。
这是我们心灵共同的港湾。
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进入班级同学录后的惊喜。迅速地浏览了全部的留言。有人说,我结婚了。有人说,我生了儿子了。有人说,我父亲过世了。有人说,我失恋了。原来他们都长大了,无论喜与悲,笑和泪,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看相片,有些人还是老样子,有的已记不清是谁了,但他们每个人都是我曾经亲爱的同学。无论是以前玩得好的,玩得不好的,如今看来都是那样亲切。
我欢快地叫道,我是蓝雅,我来了。离开你们已经很久,终于又回到你们当中了。你们好吗?我好想你们。
刚开始的时候,我频繁地在上面留言,一个一个地问好,告诉他们我的开心和不开心的事。他们也都亲热地回应我。
我把我最漂亮的相片都挂上去。他们纷纷赞叹,蓝雅,比以前更漂亮了。
我的客户经常称赞我长得漂亮,听多了就没什么意思,因为那是职场上的一些礼节性的恭维。而老同学夸我漂亮,才是最真诚的,我听了也是最开心的。
时间慢慢长了,也学会了潜水。只看别人的留言,自己不说话。和大部分的人一样。但是感觉这是我们最温暖的家园,所以,每天上同学录就成为一种习惯。就好像以前放了学,不管在外面玩到多晚,最后依然是回到自己的家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0: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天我刚刚打开同学录,一个名字蹦了出来,要求批准加入。
纪轩然。
一个遥远而又如此熟悉的名字。
我立刻批准他的加入,然后我迅速查到了他的资料。他的电话号码显示,他也是在深圳。
不知为什么,我有点激动。
自从上了大学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已经五年了。五年里我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他似乎在一刹那间消失,又在这一刹那间出现。他总是让人感到惊奇。
我立刻按照那个电话给他打过去。那边有人喂了一声,我兴奋地说,纪轩然吗,纪轩然吗?
他说,我是林。
我说,怎么会是你?不是纪轩然吗?
林说,我刚知道我们的同学录,就去注了册。但又不想别人知道我在哪里,就以纪轩然的名义注了册。
我急着问,纪轩然也到了深圳了吗?
林说,来了很久,你不知道吗?
 
我没有心思去工作了,于是要了林的QQ号码,在网上与他聊天。我知道林与纪轩然是最好的朋友。我迫不及待地想从林这里知道纪轩然的一切。
林忽然说,蓝雅,看不出你这么关心纪轩然。
我说,我们是同学嘛。
林说,我们也是校友啊,怎么没看见关心我。
我说,呸,你好美么,为什么要关心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2-27 10: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的时候我给纪轩然打电话。
我仍是抑止不住我的兴奋,一个劲地问他。而他的口气,却是出奇地平静。
我说,这些年来,你好吗?
他说,我很好。
我说,还写诗吗?
他说,已经很久不写了,也不会写了。
我说,我也是。
他说,诗是少年时代表达梦想的一种方式。梦碎了,诗也就死了。
我说,你曾经跟我说过,你说你永远也不会放弃写诗。
他说,少年时代的一些信誓旦旦,就像秋风落叶,卷过去,没有痕迹。人的一生必然要决绝地放弃一些东西,即使那些东西曾经与生命发生过最亲密的联系,即使它们曾经与生命同等的重要。
我说,是,但总觉得很遗憾。
他说,没什么,想开点就不遗憾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2-28 09:5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聊了很多。最后我要他到我这边来玩,他说有空再说。
他的口气始终平静得如深沉的夜色。
纪轩然,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狂放不羁的少年了。他成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1 09: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时光(1)

那时,13岁的纪轩然总是一副神情孤傲的样子,不喜欢与人交往。经常是一个人来,一个人走。不关注别人,也从不在意别人是否关注他。
虽然那时的蓝雅已经长得很好看了,但纪轩然却似乎从未留意过她的美丽。
他并不是个好学生,早上经常迟到。那个敲钟的老人经常逮住他,强迫他在迟到簿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和班级。所以他的名字经常出现在学校迟到榜上。
有一段时间纪轩然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迟到榜上他的名字后面经常有另一个名字。那个名字是蓝雅。两个名字肩并肩排在一起,纪轩然忽然觉得自己也并不孤单。
后来蓝雅的名字消失了,而纪轩然的名字依然风雨无阻地出现在上面。有时孤伶伶的在那里,像一个寂寞的背影,偶尔引起别人的一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2 09: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纪轩然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蓝雅在初中一年级的时候会当上文娱委员。或许只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在纪轩然看来,蓝雅唱歌实在不敢恭维。她的歌声永远是一路平到底,没有高潮,没有顿挫,没有变化。
在那个学期末的音乐考试上,纪轩然唱了一首歌。他的歌令老师与同学震惊不已。老师给他打出了最高分。从来没有人想到这个平日从不引人注目的少年歌唱得这么好。
后来就有同学提议让纪轩然来当文娱委员,但纪轩然从来都不理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3 10: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纪轩然似乎天生就对背书怀着恐惧感。
那时纪轩然和蓝雅是一个小组,蓝雅是文娱委员,班干部,纪轩然必须要到蓝雅手里背书。纪轩然每次背书都是吞吞吐吐,蓝雅不耐烦了,把书一摔,喝道:“再去读,读熟了再来,耽误我时间!” 纪轩然如同受了大辱,心中愤怒。他正好是小组组长,所以蓝雅也必须到纪轩然手里背书。纪轩然心存报复,立定也要给她难堪。但蓝雅每次背书都是一气而下,没半点滞塞吞吐的地方,纪轩然想摔书也没机会。蓝雅一背完书,正眼也不看他,一把夺过她自己的书,甩头就走。
纪轩然发现他对蓝雅是说不出的讨厌与憎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08:5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晚自习的时候经常停电。停电是大家最高兴的事,因为这样大家就可以聚在一起说话了。四张课桌拼在一起,中间设一盏煤油灯,几个人围在一起边学习边说话。班主任调动所有班干部和小组组长轮流以记名的方式来维持晚自习的纪律。但并没有什么效果,说笑声从未真正停止过。但班干部和组长却拥有了记名的权力。
纪轩然的话并不多,然而有一次莫名其妙被蓝雅记了名。他火冒三丈,当即找蓝雅论理。
蓝雅信誓旦旦地说:“我分明看见你说话了。”
纪轩然冷笑道:“别撞在我手里。”
“怎么,难道你想报复?
“哼哼。”
其实每次停电的时候教室里声音最响亮的就是蓝雅。但没人敢记她的名字。她是班上有名的尖刀嘴,谁惹上了她,必定给她伶牙俐齿一顿好说。曾有好几个女生都被她尖酸刻薄的话说得眼泪直掉。
纪轩然从心底里厌恶她的刁蛮与任性。
每次轮到纪轩然记名的时候,他都是无动于衷,随便人怎么闹。他从不动用他手中那个可笑的权力。
可是那天晚上蓝雅一说话,他便把她的名字记下了,并郑重警告了她。
蓝雅从未受过这么大的羞辱,以命令的口吻叫他划去她的名字。
纪轩然冷冷一笑,扬长而去。
或许便是从那时开始,蓝雅记下了这个孤高冷傲的少年,纪轩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12-11 02:03 , Processed in 0.131357 second(s), Total 6, Slave 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