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楼主: 柳越

深圳,和你只谈性,不谈爱(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09:2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纪轩然(3)
 
 
我没有想到蓝雅也在深圳,更没有想到她会打电话给我。蓝雅这个名字,在生命中已经消失很久很久。今天她的突然出现,重新开启了我的记忆之门。我静静怀想过去那些如花开花落的岁月,心里已不再有任何激动。
我终于可以很平静地面对她。从始至终,保持一种坦然从容的心态。
挂上电话,我看见夜空风清云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7 09:3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常常在公司工作到很晚。即使可以早点下班,我也宁愿待在公司,待在电脑面前,在网上游荡。那间我租的房子,存在的意义仅止于给我提供一个睡觉的场所。我从未有迫不及待想回去的感觉。
把QQ挂在网上,时时刻刻能看到蓝雅也在网上。她也是经常很晚了还不下线。
我说,很晚了,一个人回去不怕吗?
她说,不怕,已经习惯了。
我说,习惯了用黑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她会心地打出一个微笑符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10: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跟我静静讲述她与她前男友雷的感情故事。我静静地听着。
完了我说,看得出你仍然放不下他。
她说,是,那段感情曾经强大到令我窒息。我需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一点一点的把它消解。
我说,其实两个人既然在爱,就不必分手。即使过程异常的痛苦与惨烈。
她说,但是当爱成为一把沉重的枷锁,两个人都感到极度的压抑,这时生命需要解脱。不然我们都会被折磨而死。
我说,你是个可以为爱不顾一切的女子,但现在你让我感觉到你的理性与成熟。
她说,是,我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女孩。爱更多的意味着自由,而不是束缚。没有自由的爱,我已经害怕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9 08:4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那个男人曾让如此光彩夺目,受万千宠爱的蓝雅奋不顾身义无返顾,我对他充满了好奇。我想看看他的模样。
她把雷的相片发来给我看。
我看了几眼,觉得很失望。这是个长相太普通太普通的男人。我毫不客气地说,土渣得像个农民,你怎么会看上他?世上的男人是不是都死光了?
她说,没有你说得那么差吧?
我简直愤怒起来,我说,蓝雅,我没有想到你的眼光这么差。我一直以为,这么美丽出众的你,该找的是一个英俊得一塌糊涂的男人。
她说,你干吗好好的生气?
我说,我不是生气,我是痛心疾首。
她说,我并不在乎男人的长相,我在乎的是他对我的好。
我立刻无话可说了。可我仍然无法排除内心的气愤,忍不住讽刺道,你是见不得男人对你好。
蓝雅不说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10 09:2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我经常以一种很强势的姿态跟她说话,时不时的嘲笑她几句,打击她几下。但是嘲笑打击完我又会适时安抚她。我说话一向直来直去,无所顾忌,我多次向她直言我的这种作风。
她说,我知道你,我不介意。
她又说,要换作是别人,我会反击,决不轻饶。
我说,是不是心里在骂我?
她说,没有。
我说,真的没有?
她说,真的没有。
 
很晚的时候,我会说,很晚了,该回去了。
她说,是。
我说,路上要小心。
她说,是。
然后我们一起下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12 11: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蓝雅(3)
 
 
如同习惯了每天上同学录,也渐渐习惯了每天在网上与纪轩然聊天。
很多年前,在我们关系最亲密的时候,我们常就文学方面高谈阔论。但也仅止于文学,其他方面谈得很少,感情方面更是小心翼翼地避开。那时,我曾对他说,作我永远的知己,好么?这个知己,其实是指文学方面的,不涉其他。但多年后的今天,我心里却真正把他当成了知己。我总是那么相信他,把我的感情、感动、感受、感慨,都向他倾诉。他是一个真正的知己,他总是静静地听着,然后给出理解、评价、建议。当然有时候他也会发火,但很快就控制住,然后继续听我说。
我曾好几次提出,让我们见个面。但是他没有答应。
突然有一天我感到很害怕。网络是虚拟的,虚拟世界里的人往往都会莫名其妙地消失。我害怕纪轩然仅仅是一种虚拟的存在,或者仅仅是我的幻觉。如果突然有一天他就这么从网络上消失,再不出现,我可找谁这么披肝沥胆地去倾诉?世界上还会有第二个人会这么静静地听我诉说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11:5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天,我上网的时候没有看到他在线。我等了好久,他仍未出现。我开始慌乱起来。我怕我的预感成为事实,他果真从此彻底消失了。
我给他发出信息: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
他未曾出现。
我又发出同样的信息: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
他仍未曾出现。
我开始绝望起来,深信他真的已经彻底消失了。
我一时不知所措,发着呆,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失落与沮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19:3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忽然之间,他回了一个信息。他的信息只有一个字:在。
我高兴地差点叫起来,我说,你在干什么?
他说,有点忙。
我长吁一口气,说,我没打扰到你吧?
他说,没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23 10: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再次提出,我们见个面吧。
他说,抱歉,我现在穷得很,估计连请你吃个盒饭都请不起。
我知道他说笑,我说,我请你吧。
他说,还是我请你。
我说,你又说你连盒饭都请我不起。
他说,所以,等我有钱的时候再请你吃盒饭。
我知道他依然不肯与我见面,就说,那好,你要记住,你欠我一个盒饭。
他说,是,记住了。总有一天会请你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09: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看不到,我想看看他最近的相片,看看他跟高中的时候有什么变化。
我说,你有最近的相片吗?
他说,没有。
我说,你哄我。
他说,没有哄你,真的没有。
我说,你电脑上没有视频吗?
他说,没有。
我说,那哪天我们约个时间到网吧上网,我们视频。
他说,好啊。
 
可是我们从未视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20: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时光(2)


蓝雅一向自视很高,没有几个人她看在眼里。纪轩然那样背书结结巴巴的一个人,更是她鄙夷的对象。
蓝雅尤其看不惯他的吝啬。她经常看到他捧着一本好书看得津津有味,她自己放不下她公主般的架子,便派人去向他借书。但纪轩然从不借书给任何人看。
“那是个小气鬼,没见过那么小气的人。”蓝雅经常在人跟前这样说纪轩然,从无顾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26 19: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正让蓝雅开始改变对这个人的印象,是忽然有一天她发现他会写诗。
她忽然有一种惊喜的感觉,因为她那时也爱上了写诗。她偷偷地写,很少拿给人看,因为她认为她的诗写得很美,周围俗气的人群,不会有人懂得欣赏她的诗。
那时她忽然有一种很迫切的心情,她想看看他的诗,也想把自己写的诗拿给他看。
但是他一向冷漠的神情令她只能望而却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10: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蓝雅第一次看到纪轩然的诗是在那次学校举行文学大赛的时候。
她在语文老师那里翻到了他交上来的一篇诗作。
语文老师对她说:“像纪轩然这种诗,是得不到任何奖项的。”
她愕然,说:“为什么?写得很好啊。”
语文老师说:“太颓废。满纸的黑夜,坟堆,荒芜,死亡,叫人看了心里很不舒服。小小年纪怎么能写这种诗。”
她由此得到启发,写很明朗的诗,又带着些淡淡的愁绪。
她后来得了一等奖,而纪轩然果真连个优秀奖都没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9: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纪轩然虽然没有得奖,却在报刊上频频发表作品。
而蓝雅,却从未发表过任何东西。她得意的那些文字,投出去后总是石沉大海。
纪轩然渐渐在学校爆得大名。但老师们仍然都不喜欢他。他除了语文成绩好,其他的都是一塌糊涂。老师们都不看好他,认为他成绩这样烂,是考不上高中的。可是后来纪轩然不但考上了高中,还考上了大学,令所有的老师大跌眼镜。
蓝雅从此收起了她的小视之心。纪轩然身上的那种神秘之气,那些总是让人感到意外惊奇的举动,让她充满了好奇。
但是他的那种孤傲,让她有一种害怕的心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10: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纪轩然后来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那个蓝雅经常偷偷地在那一大叠作文本中翻出他的作文来看,每次当她看见同学在传阅纪轩然发表的文章,她总是惊喜地大叫:“啊,纪轩然的?快拿来看看!”
纪轩然从来都不在乎别人是否关注他。可是他看到蓝雅对他的文章那么感兴趣,心里莫名有了一种温暖的感觉。
纪轩然从小就是一个寂寞的孩子,没有朋友。他整个的童年时代,都是在一种寂寞的感觉里度过的。他时常安静地坐在某个地方,感觉孤独无助。除了家人,他从未被人关怀过。他如此平凡,如此卑微,他从未奢望过被别人关怀。
少年的纪轩然仍然延续着他童年时内心的寂寞,这种长久的寂寞感造就了他的冷漠。
他时常觉得,世界离他很遥远,他离世界很遥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10: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纪轩然(4)
 
 
应网友的要求,我在论坛上开了一个深圳考研同盟的频道。在这个频道里,所有在深圳有志于继续考研的人们都可以在这里交流。这个频道人气极旺,每天都有很多新的研友加入进来。
有研友提议,不如组织一次活动,大家见个面认识一下,也可当面做进一步的交流。
这个提议立即得到很多研友的响应。
最后大家决定这个周日去爬梧桐山。
我理所当然成为这次活动的组织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10: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九点,大家在梧桐山下的邮政局聚头。网上报名的很多,但最后到达的却只有21人。大家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每个人都说出自己打算报考的学校的名字。那些高校的名字都是如雷贯耳,于是觉得这群人都特别牛。
我说,我是纪轩然,大家都认识我了。大四的时候考过北大,没考上。仍然有考的想法,但是知道那很难,需要得到大家的鼓励和帮助。
认识之后,开始爬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09:2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学毕业前的那天晚上,十几个同学聚在一起喝酒。我举杯对一个考上北京某高校研究生的同学说,两年后,你在北京等我。
而一年多过去,我却没有任何考研的准备。外语本就是我的弱项,而我如今一拿起外语书就头疼。我已经没有读书的心境。在研友们面前表示想考北大,也只不过是吹吹牛而已。那个湖光塔影的梦,我早已放弃。
 
在爬山的研友们中,女生倒有一大半,偏偏又都是些娇弱得不得了的女子。她们走三步要歇两步。好在男生们都是些豪侠之士,很乐意帮忙主动给她们背包提东西。
山路崎岖陡峭,别说是女人,连男人都个个叫苦不迭。爬到一半,上了一条水泥铺成的大路,看到女生们个个脸色苍白,再要爬上去看来要出人命,只好建议到此为止,沿着大路下山,转至仙湖公园,到那里去吃饭。大家都同意。
走了一段大路,又需走石阶铺成的小路。这才体会到下山比上山难的苦楚。双腿一直在发颤,似乎随时都有滚下去的危险。
在一处平地上休息了一阵,我点了一下人。点过来点过去只有20人,少了一个。一查名单,一个叫薇的女生不见了。大家都吓了一跳,都不知什么时候没跟上来。我忙打她手机,问她在哪里。薇带着哭腔说,我实在走不动了,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一下,忍不住打了会瞌睡,一睁眼,就不见你们了。我现在这里一个人也没有,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我好怕。
我忙安慰她说,你别急,你告诉我你周边的情景,我回头来接你。
她说,这里有个亭子。
我说,那我知道,你离我们有两里路的样子。你坐在那里别动,我这就过来接你。
她说,你快点啊。
我对研友们说,你们先走,在仙湖公园等我。我去接她。
他们都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4-4 09: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本身已没什么力气,再回头走了两里,简直要瘫痪。还好,见到了薇。薇坐在亭子里,焦急地等待。看到我的出现,高兴地挥手,说,我在这里。
我说,快走吧,他们估计已到了山底下了。
薇满脸歉意,说,不好意思,让你多走了这么长的路。
我苦笑道,谁叫我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呢,要对你们每个人负责的。我要不是组织者,我才懒得回来找你呢。
薇伸了伸舌头,向我一笑。她这么一个神情,叫我觉得她很可爱。
我抬脚往下走的时候,忽然感觉腿肚子直抽筋,差点就跌了一跤,滚落下去,只吓得我一身冷汗。
薇连忙扶住我,说,你没事吧?
我说,我抽筋了。
薇说,那就歇歇再走吧。我在这陪着你。
我说,你敢不陪我吗?你敢一个人下山吗?一个岔路口估计你就不知走哪条路。虽说迟早都可以走到山底下,但鬼知道你会走到哪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去。
薇笑说,是啊,我这个人本来就是个路盲,从来不敢走别人没走过的路。
我见她笑容甜美,说,我记得你做自我介绍时说你在某中学当语文老师。
薇笑说,是啊,你记得很清楚。
我说,我记性还不坏。
薇说,你真的要考北大?真佩服你。
我大笑着说,想是想,考不考还是另一回事呢。
薇说,是啊,我也只是有想考的想法,不一定会考。我现在工作稳定,待遇也不错。再说我要再去考研,我家里也不会很支持。
我说,考研是自己的事,干吗还要考虑家里支不支持?
薇说,家里现在在催着我结婚了。再去读研,我家里还不急疯了。我家是农村的,思想特别老土,就怕我年纪大了,嫁不出去。
我说,跟你男朋友商量一下啊,可以先结婚,再考研。
薇说,我还没男朋友呢。
我说,以前为什么与男朋友分手?
薇摇头说,我大学四年,从来就没有谈过男朋友。
我笑着点头说,那这日子可真够你捱的。
薇说,你女朋友呢?
我笑说,现在单身。
薇说,其实我看咱们深圳考研同盟上,倒有90%以上是单身。
我说,到我那个论坛上来逛的朋友,一般是单身。不是单身上来做什么?
薇说,真要感谢你,做了个这么好的论坛,让我们这群单身白领有个交流的场所。我如今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到你论坛上去逛。很喜欢你写那些文字,很忧伤的文字,让人看了感动。
我说,大家喜欢,我就高兴。
一时研友打电话来。我对薇说,他们已经到了仙湖公园了,问我们到了哪里了。我们走吧。
薇说,你腿好点了吗?
我说,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4-5 17:35:30 | 显示全部楼层
蓝雅(4)


虽然与雷早已分手,但仍保持着联系。我不是那种绝情的人,分手之后依然可以做朋友。
我知道这是一件危险的事。因为继续保持联系,他就不可能彻底从生命中消失,我就还会时不时想他。继续想他,我就无法摆脱过去的纠缠。我曾几次决心要与他彻底断绝来往,但总是下不了狠心。
难道在我内心深处,依然存着与他重修好合的希望?
世上比他长得帅,比他优秀的男人多如牛毛,我为什么还总对他念念不忘?是,他的确对我好过,可还有那么多男人,默默地关心着我,我相信我只要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好,那个人一样会对我很好很好,甚至超过雷曾对我的好,更不用说不会像雷那样折磨我。
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我之所以仍然放不下雷,是因为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永远记得在那间小房子里,我的第一次疼痛,和那几滴鲜艳的落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5-22 20:05 , Processed in 0.173764 second(s), Total 6, Slave 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