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楼主: 柳越

深圳,和你只谈性,不谈爱(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09: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纪轩然(8)


薇在我的生命里忽然出现,又瞬间消失。我从未爱过她,她只是我寂寞时出现的幻影。
我的生活继续。
依然是每天工作忙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依然在空暇之余把所有热情倾注在我的论坛上,依然在每个周末的下午一个人到中心公园散步。

周末,林与他的妻子静来我们这边玩。静见平依然单身,便笑说要给他介绍个女朋友。
平说,条件怎么样?我要求可是很高的哦。
林说,你需要什么条件的你说。
平说,大学本科,最好是学外贸的。人当然也要长得漂亮,要会持家。
静说,我这个大学同学,不用说了,本科,学外贸。人长得也不错,最难得的是会花钱,知道节省,不是那种一味追求时尚的女孩。
平一听就很高兴,忙问端详。
静说,她叫霞。只可惜,她现在不在深圳,在星城。
平不管那么多,说距离不是问题,然后要了霞的手机号码与QQ号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5-26 09: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夫妇和我三个人吃饭的时候,我说,那个霞,我见过。
静笑说,她还记得你呢。她还问我,纪轩然什么时候回去,有空了要你到她那去玩。
我笑说,这女孩,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
林笑说,少自作多情了你。
我说,我最记得一件事了。我来深圳前的那天,去静你的寝室,正好你上课去了,霞一个人留在寝室。于是我们开始聊天。霞是个文静的女孩,不多说话。我坐在那里口若悬河说了一个多小时,而霞就站在我身边,安静地看着我,脸上带着微笑,听我说。她的眼睛沉静而温柔。已经很久没有女孩那么安静地听我说话了。当时那种感觉好极了。她后来对我说,你真会说话。
林说,霞现在还没男朋友,不如你去追她吧。
我笑着摇摇头,说,还是叫平去追吧,平也怪可怜的。
林冷笑说,就平,他那个人,不是我打击他。他要能追到霞,我就砍了脑袋来。
我和静都笑。
林继续说,他来深圳这么久,一事无成,认为自己孤军作战,永远也没有出头之日。他跑业务,工作不稳定,所以就很想很想找个像静这样工作稳定的女孩。想法是好的,但也不瞧瞧他自己,什么条件,抠又抠得死,凭什么人家要看上他。他还要挑,依我说,他有被别人挑的资格就不错了。
我对静说,他也不容易。你就帮个忙,在霞面前替他说说好话。
静说,我把霞的联系方式告诉他就不错了,我还替他说好话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08:58: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我经常晚上下班回来,在平的房间里看见他在上网,一看,是在与霞聊天。
我笑问,发展得怎么样啦?
他笑说,还不错,看来对我有点意思。
我心想,那是她还没看到你这个人,等看到了,那点意思估计就没意思了。
面子上我还是要捧他一句,嗬,看不出你挺行的,多多加油啊!
他说,这个十·一我打算去星城见她一面。如果感觉合适,就把关系确定下来,叫她来深圳。一直想买房,但总觉一个人买房没意义。她来了之后,我们俩再工作一年,再借点钱,付个首期。因为她的工作可以很稳定,如果我一旦失业,她就有能力支付月供。
我笑说,你真有战略眼光,连未来都统筹好了。你有把握一定能把她搞定吗?
他说,这个小妮子,搞定她还用费什么力气?
我心想,真会吹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09: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给林打电话,把刚才平的话跟他说了。
林冷笑说,他就是这样,自以为是,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掌控在手中了。我与他相交这么多年,实在是把他了解透了。他从来没有一件事成功过,他是我们这几个在深圳的大学同学里最失败的一个。
我说,难怪你们私底下都瞧不起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08:5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天林给我打电话,说,平把霞给得罪了。
我忙问怎么回事。
林说,平自以为是得过火了,人家还没跟他有什么关系呢,他就摆起姿态来了。一言不合,在电话里就冲着人家骂。霞打电话给静,说平怎么是个这样的人啊,埋怨静不该给她介绍个这样的人。
我说,他脾气怎么怪到这份上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09: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平在我面前似乎仍是显得颇有信心,他说他一定能搞定她。
我说,我不明白你凭什么还有这么大的自信,你居然自信到可以骂人家了。
平说,女人不能处处都顺着她,顺惯了那还不让她上了天了。
我心想,你好像弄错了一个概念,人家还不是你什么人呢,居然就这样想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10: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的时候,正逢又是中秋,平决定去星城。
平问我要带什么礼物,我说中秋了你就带盒月饼过去。他于是硬是拉着我去新一佳,要我帮他挑盒月饼。挑了一个多小时,他一盒也没挑中。我心想这小子眼光可真高。
后来才知道,他嫌新一佳的月饼太贵,动不动都是一两百。他跟我说他已经跟星城的同学打了电话,问那边的月饼价格怎样,说一般不会超过一百。于是为了省点钱,他决定到星城再买。
临走的时候我祝他马到成功。
他笑说,那是一定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09:56: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天之后,平返回深圳。回来之后就一声不吭地坐在电脑前打游戏。
林打电话告诉我说,平去了之后霞根本就不愿见他。
我说,霞也真够无情的。
林说,霞根本就是讨厌他。换了我也不愿见他。
我说,他这几天失魂落魄的,看来遭受的打击很大。我之前就提醒过他,不要把感情都投入进去。网络世界里的感情都是虚拟的,他怎么这么天真地把赌注押在一段网恋上。他的这次赌注居然包括了他的爱情,事业,房子和整个的未来。更何况他在追求的过程中犯下那么大的错误,他竟然完全不自知。这么大个人了,居然如此幼稚,叫人哭笑不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19:5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段时间估计是平有生以来最落魄的日子。因为在放十·一假之前,他已经再次失业了。结果,他那次失业长达四个多月,直到过年前的两个星期才找到一份新的工作。也直到那时,他才渐渐回过神来。
从此,我再也没见平有过追女孩子的经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09: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蓝雅(8)
 
 
雷走后,我开始躲避泉。因为我既然承诺了雷,就不能再与泉纠缠不清。再纠缠下去连我自己都要骂自己无耻。
泉每天的电话多达十几次,我都不接。下班的时候看见他的车在写字楼门口停着,我便悄悄往另一边溜掉。
晚上,我拉开窗帘,看见底下有一个人影在缓缓走动。
我想,难道这个男人真的爱上我了?他不是玩游戏?玩游戏哪有这么认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22: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桐打电话来把我大骂一顿,说,蓝雅你不就长得有三分姿色吗?深圳像你这水平的满大街的是,凭什么人家那么有钱的真心待你还爱理不理翘孔雀尾巴?你有半点人性也不须要那么折磨人家吧!
一番话把我骂得羞愧无地。
我终于主动给泉打电话了。
我说,我是蓝雅。
我以为泉会大发雷霆,没想到他只是很平和地说,哦,你终于打电话给我了。我以为你永远不会理我了。
我说,泉,我把你当作很好的朋友。
他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说,我可能不久就要离开深圳,回到星城。
他说,躲避我?我给你这么大的压力?
我说,不是。
他说,那是为什么?
我说,我和我的前男友和好了。
他说,你从未跟我提过你的前男友。
我说,是,因为没有必要。
他说,蓝雅,你从未爱过我?
我说,抱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9 23: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吼道,不,你骗我。那天你从我家里离开的时候,我看见你眼里的泪水。那一刻我认定你爱上我了。
我说,那是你的错觉。
他叫道,蓝雅,你出来,我要见你!我要你当面告诉我!我要你用你的眼神告诉我!
我说,泉,我们没有缘分。
他愤怒地说,去他妈的什么缘分,我从来不相信那一套!我只相信争取。只要争取,这个世界上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金钱,地位,荣誉,我全部都争取到了。我不信我争取不到爱情。蓝雅,你出来!
我开始害怕,我颤声说,泉,你不要这样。
他叫道,你说说,我有什么不好,我哪一点配不上你!把你前男友叫来,叫他跟我比比。我还不信了,他会比我强到哪里去。
我说,他没有钱,没有事业,人材也比你差,他在很多人眼里简直就是渣滓。
他说,那你还要与他复合。蓝雅,你神经出问题了?
我说,只因为他答应改过自新,重新振作起来。我要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他叫道,你要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就是说你给过他很多次机会了?就是说你给过他很多次机会他都没有珍惜了是不是?像这种渣滓你给他再多的机会他也会弃之如屣,他不会珍惜的。我拜托你蓝雅理性点好不好?他以前没有给过你幸福就永远也给不了你幸福。你本来已经上了岸你何苦又要重新陷入深渊。拜托你不要老是往回看你多往前看好不好?蓝雅你说你这么聪明的女人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蠢了!
我无话可说。泉说得对,我的确是个蠢女人,我明知道退回去又将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我根本不知道是否有见光明的那一天,可我仍是这么执迷不悟。我在心里不住哭着叫骂,雷,你这个千刀万剐的魔鬼,为什么总是这么纠缠着我,逼我,不肯放过我?
我轻轻地说,泉,你容我好好想想。
泉的声音带有一点喜悦,他说,蓝雅,我拜托你洗个澡,全身放松放松再放松,清醒地理性地想一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10:4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时光(7)


再次同班,蓝雅发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纪轩然。她能清楚地感受到纪轩然身上的那股激情四射的活力。他的笑容阳光灿烂,他的话语飞扬快乐,他的口哨行云流水,他的举动张狂跳脱。她发现很多女孩子都喜欢围在他身边,听他侃侃而谈,不时发出惊喜和赞叹。两年前那个只会安安静静冷冷清清坐在自己座位上谁也不理睬的影子,就这样渐渐模糊。蓝雅惊叹着时间的魔力,居然可以如此彻底地改变一个人。
蓝雅和纪轩然依然有时会在路上相遇。他们依然不说话,如同陌生人。这时蓝雅仍会感到纪轩然的高傲,但已不似以前那般的冷。
时间过去了两个月,蓝雅想:“为什么他能和班上每个女生大声随意地说笑,却从不找我来说话?为什么我能和班上每个男生大声随意地说笑,却从不找他说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09:2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次蓝雅走出教室,看见走廊上围着一堆人。好奇心驱使她挤了进去。刚挤进去,就看见纪轩然在那里口若悬河手舞足蹈。纪轩然的眼光只是不经意地向蓝雅扫了一眼。蓝雅突然心里一紧张,低低地叫了一声,拨开人群就跑了出去。
跑出几步,蓝雅只感觉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想起刚才的情景,她忽然笑:“我刚才是怎么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很没出息:我蓝雅走到哪里不是光彩夺目众人仰慕,凭什么我就要在他面前矮半个头,如今竟堕落到一见到他就想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09: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纪轩然总是让她充满惊奇。就在她确定他们绝对不会说话的时候,纪轩然却主动向她说话了。
纪轩然说:“蓝雅,这是我的同桌罗的一篇稿子,他想让你帮他看看。”
蓝雅毫无防备,浑身一阵轻微的抖动。她转头看见纪轩然脸上随和的微笑。她有点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她脸上带着甜美的笑,接过稿子,说:“好。”
她迅速地把稿子浏览了一下,只觉一般般而已。其实她的心思已不在稿子上。她的心里莫名之中充满了惊喜与快乐。真的,她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他们作为老同学,竟然长久以来形成了如此尴尬的关系。她有心去除那种尴尬,但却无能为力。而这一次,是纪轩然第一次主动与她说话。以他如今的性格,只要有了第一句话,他们以后会非常自然地像正常同学那样交往下去。
蓝雅那一刻感到,坚冰已经打破,河水开始流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09:40:27 | 显示全部楼层
蓝雅把稿子看完,还给纪轩然,笑说:“写得不错。”
纪轩然说:“罗希望你能提点意见。”
蓝雅笑着摇头说:“写得挺好的,没什么意见。”
纪轩然对罗说:“她说你写得不错。”
蓝雅趁势说:“好久没看到你写的文章了,可否让我拜读几篇?”
纪轩然笑说:“我的文章不好。”
蓝雅笑说:“在我面前你还谦虚呢。”
纪轩然笑说:“在别人面前我不谦虚,可在你面前不谦虚不行,谁不知道你蓝雅的文章写得好呢。”
蓝雅笑说:“你这话是故意损我呢,我哪里敢跟你相提并论。”
纪轩然笑说:“你也谦虚了不是。”
蓝雅说:“还写诗吗?”
纪轩然说:“偶尔写一点,已经写得很少了。高三了,我必须要收敛一点。你要看的话可以给你看几首新写的。”
蓝雅高兴地说:“那快拿来。”
纪轩然把诗给了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8:35:57 | 显示全部楼层
蓝雅不知道,纪轩然跟她说的那第一句话,是他鼓足了巨大的勇气才说出来的。开口时平平淡淡自自然然,一颗心却在胸腔里如野马一般奔腾。
他看到蓝雅坐在她的座位上,脸上带着微笑认真地读他的诗,又是激动又是感动。
他想起初中时代的蓝雅。大部分的时间里,她给他的印象就是刁蛮,泼辣。他尤其反感她说话像机关枪一样唆唆唆快速地发射。而如今,他想起刚才他们的对话,她的声音温柔清缓,如春柳吹拂,云岚飘忽,说不出的好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29 09: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直到晚自习下课的时候,蓝雅才把诗还给纪轩然。
纪轩然笑笑,说:“一起走吧。”
蓝雅笑说:“好。”
纪轩然第一次和蓝雅肩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有很好的月光照着。路边是一片田野,田野里传来昆虫的叫声。远处是一片淡蓝的颜色,有淡蓝的云缓缓飘过。空气里是泥土与植物的清新味道。
纪轩然在同学面前有很好的口才。可是这会与蓝雅走在一起,因为兴奋与紧张,一时倒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说的话都是零零碎碎的,像空中的叶子东一片西一片地在飘。纪轩然心中暗暗恼怒自己。
蓝雅说:“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纪轩然说:“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蓝雅说:“我很喜欢你这种变化。”
纪轩然得意地说:“班上每一个女生都喜欢,不单是你。”
蓝雅笑起来,说:“瞧你张狂的。”
纪轩然说:“这是自信的表现。我从来没有这么自信过。我从来没有感到我的生命如此灿烂,如此健康。浑身上下总是跳跃着激情与活力。”
蓝雅笑说:“能够看出来。”
纪轩然说:“看了我的诗,有何评价?”
蓝雅说:“诗风跟你几年前比,有很大改变。不变的是,仍然透着难以言说的寂寞。”
纪轩然说:“寂寞是我的诗歌永恒的主题。人的一生永远摆脱不了的,就是内心的寂寞。童年有童年的寂寞,少年有少年的寂寞,青年有青年的寂寞,中年有中年的寂寞,老年有老年的寂寞。这个主题我会一直写下去。”
蓝雅说:“你会一直把诗歌进行到底吗?”
纪轩然说:“是。诗歌是我生命的另一种形式。我想我永远不会放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30 09: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人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已到了分手的路口。从这个路口往巷子里进去不到一百米,就是纪轩然的家。而蓝雅还要走一里多路才到家。
纪轩然说:“你走好,再见。”
蓝雅说:“再见。”
纪轩然驻足看着蓝雅的背影消失,这才回家。
这一夜,纪轩然兴奋得无法入睡。他把今天与蓝雅的情景在脑海中一遍一遍回放。
他的脸上始终带着快活的笑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09: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纪轩然(9)
 
 
这天林打电话来说,他和静大吵一架,静把门锁弄坏了,两个人关在房间内出不去,要我过去帮他开锁。
我到了他家楼底下,林把钥匙从窗户里抛出来给我。我捡了钥匙,开了门,看见房间里一片砸碎的狼籍。静披散着乱发负气横卧在床上。
我问怎么回事。
林说,我第一次打了她。
我说,不管怎么说,不能打老婆。
林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任性的女人,没见过这么无理取闹的女人,没见过这么古怪的脾气。我受够了她。我以前一直忍让,现在我不想再迁就她。
静翻身而起,就往外走。林叫道,轩然你快截住她,不能让她出去,她要去医院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我忙抢上去双臂张开,劈头就骂,你傻逼啊,你去打孩子。
静说,不关你的事。她一把打开我的手,夺路就走,掩面往楼下疾跑。她跑得飞快,我追了好一阵才把她拉住。她又哭又骂,林这个王八蛋,我算是瞎了眼,嫁了给他。
这时林打我手机,说他又给关在房子里不得出来了,叫我务必跟住静,千万别让她一个人跑了。
静对我说,你身上有多少钱,全给我。
我说,给你去医院啊,你做梦。
静说,我要去北京。
我说,去北京做什么?
静不说话。
我突然醒悟,叫道,去找秦?我拜托你静,不要每次跟林一吵架就闹着要去找秦那小子。
静流泪了,她说,我选择错了,这是我为当初的选择付出的代价。
我默然不语。林和静从相识到相恋再到结婚,其间曲曲折折,我作为两人的好友看得明明白白。但是我无法断定静是否真的爱过林。在林与静之间,掺和着秦。静最终选择的是林而不是秦,我不知道是爱的结果还是妥协的结果。
静说,至少秦不会打我。
我说,我没有心思管你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现在你跟我回去。我把你交到林手里,然后我就走。我随便你们怎么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11-13 08:36 , Processed in 0.126771 second(s), Total 8, Slave 6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