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楼主: 柳越

深圳,和你只谈性,不谈爱(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9 09: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直到晚自习下课的时候,蓝雅才把诗还给纪轩然。
纪轩然笑笑,说:“一起走吧。”
蓝雅笑说:“好。”
纪轩然第一次和蓝雅肩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有很好的月光照着。路边是一片田野,田野里传来昆虫的叫声。远处是一片淡蓝的颜色,有淡蓝的云缓缓飘过。空气里是泥土与植物的清新味道。
纪轩然在同学面前有很好的口才。可是这会与蓝雅走在一起,因为兴奋与紧张,一时倒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说的话都是零零碎碎的,像空中的叶子东一片西一片地在飘。纪轩然心中暗暗恼怒自己。
蓝雅说:“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纪轩然说:“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蓝雅说:“我很喜欢你这种变化。”
纪轩然得意地说:“班上每一个女生都喜欢,不单是你。”
蓝雅笑起来,说:“瞧你张狂的。”
纪轩然说:“这是自信的表现。我从来没有这么自信过。我从来没有感到我的生命如此灿烂,如此健康。浑身上下总是跳跃着激情与活力。”
蓝雅笑说:“能够看出来。”
纪轩然说:“看了我的诗,有何评价?”
蓝雅说:“诗风跟你几年前比,有很大改变。不变的是,仍然透着难以言说的寂寞。”
纪轩然说:“寂寞是我的诗歌永恒的主题。人的一生永远摆脱不了的,就是内心的寂寞。童年有童年的寂寞,少年有少年的寂寞,青年有青年的寂寞,中年有中年的寂寞,老年有老年的寂寞。这个主题我会一直写下去。”
蓝雅说:“你会一直把诗歌进行到底吗?”
纪轩然说:“是。诗歌是我生命的另一种形式。我想我永远不会放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30 09: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人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已到了分手的路口。从这个路口往巷子里进去不到一百米,就是纪轩然的家。而蓝雅还要走一里多路才到家。
纪轩然说:“你走好,再见。”
蓝雅说:“再见。”
纪轩然驻足看着蓝雅的背影消失,这才回家。
这一夜,纪轩然兴奋得无法入睡。他把今天与蓝雅的情景在脑海中一遍一遍回放。
他的脸上始终带着快活的笑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09: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纪轩然(9)
 
 
这天林打电话来说,他和静大吵一架,静把门锁弄坏了,两个人关在房间内出不去,要我过去帮他开锁。
我到了他家楼底下,林把钥匙从窗户里抛出来给我。我捡了钥匙,开了门,看见房间里一片砸碎的狼籍。静披散着乱发负气横卧在床上。
我问怎么回事。
林说,我第一次打了她。
我说,不管怎么说,不能打老婆。
林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任性的女人,没见过这么无理取闹的女人,没见过这么古怪的脾气。我受够了她。我以前一直忍让,现在我不想再迁就她。
静翻身而起,就往外走。林叫道,轩然你快截住她,不能让她出去,她要去医院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我忙抢上去双臂张开,劈头就骂,你傻逼啊,你去打孩子。
静说,不关你的事。她一把打开我的手,夺路就走,掩面往楼下疾跑。她跑得飞快,我追了好一阵才把她拉住。她又哭又骂,林这个王八蛋,我算是瞎了眼,嫁了给他。
这时林打我手机,说他又给关在房子里不得出来了,叫我务必跟住静,千万别让她一个人跑了。
静对我说,你身上有多少钱,全给我。
我说,给你去医院啊,你做梦。
静说,我要去北京。
我说,去北京做什么?
静不说话。
我突然醒悟,叫道,去找秦?我拜托你静,不要每次跟林一吵架就闹着要去找秦那小子。
静流泪了,她说,我选择错了,这是我为当初的选择付出的代价。
我默然不语。林和静从相识到相恋再到结婚,其间曲曲折折,我作为两人的好友看得明明白白。但是我无法断定静是否真的爱过林。在林与静之间,掺和着秦。静最终选择的是林而不是秦,我不知道是爱的结果还是妥协的结果。
静说,至少秦不会打我。
我说,我没有心思管你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现在你跟我回去。我把你交到林手里,然后我就走。我随便你们怎么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6:3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把静带了回去。林为防止静又一个人跑出去,把外面的门锁了。
我把刚才静说要去北京找秦的话跟林说了。林咬牙切齿地说,她还在记挂着他。
我说,林,我为你感到悲哀。
林说,为什么?
我说,你自己知道。
林说,早知道这样,就不该与她结婚。
我说,是你自己求着人家嫁给你的。她几次提出分手,你都不愿意。你明知道她心里始终有他。林,你要为你当初的选择付出代价。现在是你们两个人都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林惘惘地说,我们结婚才几个月,你看我们会离婚吗?
我说,你们所走的每一步路,都要慎重考虑。你不要征询我的意见,我不能带给你任何意见。因为我不想左右你们的决定。
林说,我已经很累了,心疲力竭的那种感觉。轩然,有时想想,挺羡慕你的。没有压力,没有负担,不需要去承担责任,不需要去担心这个担心那个。
我说,我承认你的确很爱静。但是你早就知道她并不适合你,结婚前你们同居的时候你就发现你与她同床异梦,你为什么还坚持要和她结婚?没有想过再另找一个吗?
林说,你以为在深圳这个地方,像我这样没钱的人,还有资格另找一个吗?我除了娶静我没有任何选择。
我点点头,说,那倒也是。
    林望着我,我望着林,然后我们一齐大笑起来。很滑稽的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09: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蓝雅(9)
 
 
雷在星城的电脑城开了个小店子。雷打电话告诉我说,生意不错,准备大干一场。蓝雅,我现在需要你在我身边帮助我,支持我。
雷果真重新振作起来,我想他是为了我。我很高兴。我想我要遵守我对雷的承诺,回到星城,回到他的身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6 09: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约了泉出来吃饭。这顿饭,算是向他告别。
我向他表明了我的决定。
泉沉着脸看着我,不住地喝酒。我感到害怕,怕他喝完酒之后突然发作。
好在没有,他是个相当有修养的男人。
他苦笑道,蓝雅,你宁可给雷无数次机会,却不愿给我一次机会。
我低低地说,抱歉,我想我爱他。
他盯着我的眼睛,说,蓝雅,你看着我,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我平静地看着他,说,应该说,有过心动。
他点点头,说,明白了。蓝雅,你很坦诚。我很欣赏你这点,不矫情,不做作。
我说,其实你误会了,我是个很会做秀的人。我爱炫耀,我爱慕虚荣。我有很多连我自己都难以启齿的坏处。我只是把它们很好地掩藏了起来。你之所以这么欣赏我,是因为我们从未生活在一起,你无法了解我。当你真正了解我之后,你会很失望。很多年前,我拒绝过一个男孩。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但是我告诉他,我并不是你想像中的那么完美,总有一天你会对我失望。今天我想把这同样的话告诉你。
他摇头说,我从来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因为我自己本身就不完美,我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完美。我喜欢你,只是你让我感觉与众不同。在深圳这样一个大都市,女人千篇一律,很少有让人心灵震撼的女人。而你就是这样让我的心灵感到了震撼的女人。所以,如果错过你,我会非常遗憾。
我说,你还会碰到另一个让你心灵震撼的女人。世界上不是只有我一个。
他说,不会再碰到了。不可能了。
我就不再说话。
他举杯,微笑着说,既然事已至此,我不勉强。祝你幸福。
我说,泉,你是我见过的最有绅士风度的男人。
他笑说,我除了故意装出一副绅士风度,我还能怎么做。
我笑了。
他说,蓝雅,如果他再次让你失望,你再回深圳来。
我说,你不要等我。
他说,我不是一个很痴情的人,不要把我想像成一个情圣。在我的生活里,事业永远高于爱情。我希望你再回深圳,是因为你的思维方式已经深圳化。只有深圳才是唯一适合你的地方。
我说,是的。我一想到要离开深圳,总是惆怅。但是星城对于我,是一个解不开的结。我必须要回去,完成我生命里的一次劫数。我无法确定在那里等待我的是什么。但是我内心告诉我,我必须要回去。
他把弄着手中的酒杯,看着它,淡淡地笑说,人的命运,因为个人对生命的理解不同,而展现得如此波诡云谲,风云难测。
他仰头,缓缓地把杯中的酒喝尽。然后,起身离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0:5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时光(8)


纪轩然经常喜欢站在他家的石坪上,通过一条小道往下看。那个小道口经常会掠过蓝雅的身影。每当看见蓝雅出现,他会飞快地奔向另一个出口。而当他走出那个出口的时候,一转头,蓝雅已经迎面走过来。
于是他们相视一笑,纪轩然说:“真巧。”
蓝雅也说:“是啊,真巧。”
 
纪轩然一直在为自己能制造无数次这样的巧合暗暗得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18岁的少年经常就长久地站在那儿等着,眼睛一眨不敢眨地往下看,生怕眼错一下蓝雅的身影就过去了。等待的时光是安静的,如同一片书页缓缓地飘落。等待的心情是幸福的,如同一圈涟漪缓缓地散开。
在阳光暴晒下等过,在大风大雨里等过,在冰天雪地里等过。等待的时候纪轩然总是在内心哼着英文歌Right Here Waiting,《此情可待》。哼着的时候他的眼里会有淡淡的泪光。
等待的时候他经常构思等会见面要跟她说什么,怎么说,然后使一路的同行充满快乐与笑声。
等待的时候他想像着她美丽的容颜,甜美的微笑,温柔似水的声音,还有她有时哀愁,有时调皮的神情。

所有等待的疲乏都会在那相视一笑间化为无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20: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更多的时候是空等。因为她上学有时走这条路,有时会走另一条路。纪轩然无法判断她每一次要走哪条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那一个地方痴痴地等待。
等待后来成为他生命的一种习惯。
无论是他一个人走的时候,还是有个人陪着他走,他往往会莫名其妙地停下来。然后回望一眼,看来时的路。似乎有个人要走上来,但始终未见。他的心里常常充满了淡淡的惆怅与忧伤。他继续前行,不管是一个人,还是有人陪着。走走停停,就这样,他慢慢长大,成熟,内心因为历经太多的事而悲凉绝望。然而他总是微笑。他似乎用一生在等待。但他所要等待的东西,从未曾真正出现过。
 
他感觉他的生命在等待中变得异常沉重。他抬起头,才发现自己肩负的是整个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09: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纪轩然(10)

 
在网上碰到蓝雅。
蓝雅说,已经决定了,离开深圳,回星城。
我说,好。
蓝雅说,我不知道我的决定是对是错。
我说,让结果去检验。
蓝雅说,说真的,我害怕再次受伤。
我说,受伤未必是件坏事,人是在不断受伤中成长起来的。
蓝雅说,你好像很赞成我回去。
我说,虽然我对你那位毫无好感,但是你的任何决定我都不会反对。爱本身没有错。
蓝雅说,给我一点建议,我希望得到你关于我和雷感情发展的一些建议。
我说,抱歉,没有建议。我从不习惯用我的思想去左右别人的决定或行为。你自己的事,自己要把握好,并且要为自己的事负责。
蓝雅说,是,我会。
我说,预祝你幸福。
蓝雅说,这么久了,我们还是没能见上一面。
我说,没关系,总有一天会见面的。
蓝雅说,总有一天是什么时候?
我说,这个我也不知道。
蓝雅说,你还欠我一个盒饭。
我说,我记得。
蓝雅说,什么时候补偿?
我说,等我们见面的那一天。
蓝雅说,我感觉那天遥遥无期。
我说,总之我心里记着。
蓝雅说,如果有机会到星城来,记得找我。
我说,好。
蓝雅说,不要老是敷衍我,我是说真的。
我说,好。
蓝雅说,真拿你没办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12 17:27:25 | 显示全部楼层
蓝雅(10)
 

我递交了辞职信,一身轻松地走出总经理办公室。
同事丽见我出来,拉着我的手一个劲儿向我表示亲热。我知道她一向艳羡我的总助职位,艳羡我与总经理可以随时接近的机会。她很直接地要求我向总经理推荐她担任我的职位。
我最讨厌这种俗不可耐的女孩,自己工作能力不行,尽想着投机取巧。
我淡淡地说,好啊。
她还当真以为我会推荐她,欢天喜地地要请我吃饭。
我说,不用了,我尽力。但李总答不答应,可不关我的事。
她说,好蓝雅,只要你诚意帮我,你一开口,李总还有不答应的吗?
我心下一阵厌烦,敷衍她几句,就去上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09: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意外的我看见纪轩然竟也在网上。不知为什么,他已经很久没在网上出现了。
我心里一阵欢喜,就要主动跟他说话。
转念又一想,虽然他是纪轩然,十几年的老朋友了,但也应该是由他来主动找我说话。我是女孩,要保持女孩的矜持。
我一边随意与几个网友聊着一些无聊透顶的话,一边等待着纪轩然主动找我说话。
但我失望了。半天过去,他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轻轻骂了一句,只好投降。以前我们同时在网上,十次里他顶多只有两次来主动找我说话。他总是那么高傲。我原本也高傲得不行,可在他的高傲面前,我总是相形见绌。
我给他发了一个微笑图形,他也还我一个。
我说,好久没见你。
他说,忙。
我说,忙着泡美女?
他说,聪明。
我们都笑。
我们聊了很多。我感到他其实是有很多话要跟我说,但如果我不找他说,估计他决不会找我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14 16:51:10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我失望了。半天过去,他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轻轻骂了一句,只好投降。以前我们同时在网上,十次里他顶多只有两次来主动找我说话。他总是那么高傲。我原本也高傲得不行,可在他的高傲面前,我总是相形见绌。
我给他发了一个微笑图形,他也还我一个。
我说,好久没见你。
他说,忙。
我说,忙着泡美女?
他说,聪明。
我们都笑。
我们聊了很多。我感到他其实是有很多话要跟我说,但如果我不找他说,估计他决不会找我说。
不知为什么,就是喜欢和他聊。和他聊的时候觉得彼此很多想法都是惊人的一致。而那些想法,可能雷就无法认同或理解。他与我聊天的时候经常采取一种高高在上的霸权姿态,有时甚至还冷言冷语,故意打击我,嘲弄我。我有时很生气,但更多的时候是宽容。十多年来我多少对他有些了解,他虽然比我大了一岁,但总觉他还像个单纯的孩子,嬉笑怒骂都是直爽而真诚。是,说到底他还是个孩子。但他是个易变的孩子,谁也摸不清他。我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一个人曾深入他的内心世界,真正去了解他。我没有,估计也没有别人。
我自认为我是个美丽的女孩,很多男人都为我着迷。我喜欢男人为我着迷,作为女人的这种虚荣心让我很有成就感和满足感。我经常把我的相片挂在网上,让人去欣赏,去赞叹,去遐想。我知道纪轩然也看过我的那些相片,我知道他仍在惊叹我更加绰约的美丽,虽然他没有在相片后的评论栏里留下片言只语。
但是自从上了大学,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面,也从未见过他的相片。
已经七年。
我不知道他变了多少,是不是还是当年那个清俊秀气的少年模样。
我曾多次提出我们见面,但他都拒绝了。
我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决绝。
但是在我即将离开深圳的时候,在我就要回到雷身边去的时候,我仍想见他一面。
但是,他好像仍然没有与我见面的意思。
他下线的时候说下就下,毅然决然,从来不会礼节性地说拜拜。
他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决然冷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2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时光(9)


那天蓝雅忽然约纪轩然去花果山照相。纪轩然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蓝雅笑说:“已经有十几个同学了,你愿不愿一起去?”
纪轩然这才明白自己会错了意,笑了一下,说:“好。”
 
那天蓝雅穿着一件白色的薄毛衣,蓝底起白的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浑身的白,如似笼着一层淡淡的白雾。纪轩然一旁打量着她,心中莫名的欢喜。
花果山风景秀丽,举眼是群峦叠嶂,触手是蓝天辽阔。十几个人笑着叫着取景拍照,或单影,或双影,或三五合影,或全体合影。
蓝雅是最活跃的人物,她找了每个人合影。除了纪轩然。
纪轩然有心与蓝雅合影一张,但他一时缺乏主动找她合影的勇气。
在照一张全体合影的时候,纪轩然似有意无意坐在了蓝雅身边。蓝雅笑着对着镜头。纪轩然却是略偏着头,似在看镜头,又似在看蓝雅。他心里在想,这么美,这么美的一个女孩子。
他忽然之间有一些伤感。他觉得他虽然挨得她这么近,却总是咫尺天涯般的遥远。
他心中大骂自己胆小如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16 09: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拍完全体照,他慢慢独自走开,望着远处的苍山云海,一脸的沉峻。耳里是他们的欢声笑语,内心里却升腾着一阵阵的寂寞。
忽然有人取仰视的角度给他拍了张照。他当时长身玉立,眺望远方,夕阳往侧面斜射过来,背景是寥阔的蓝天。
晴忽然叫道:“哇,纪轩然这张照得不错,特别深沉,特别有气质,特别有韵味。纪轩然,这张相片洗出来我要了,你可不能不给。”
纪轩然淡淡一笑。他知道晴喜欢他。晴总是在各种场合称赞纪轩然。而纪轩然虽然心里喜欢蓝雅,却从不在别人跟前提及她。让人看起来他与她只是非常非常寻常的同学关系。他一直在竭力掩饰着他的感情。所以,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纪轩然喜欢蓝雅。
他寻思着想个什么法儿去与她合影,但又要不着痕迹。
其实他知道,他主动邀蓝雅合影,蓝雅决不会拒绝,别人也决不会因此而怀疑他什么。但是他心中总是顾虑重重。
他实在想不出什么高明的好法子,只好用笨办法,就是拉着每个女生单独合影,最后就可以顺理成章找蓝雅合影了。这样半点痕迹也无,他会感觉很安全。
他是个受人欢迎的开朗的少年,每个女生都非常乐意与他单独合影。在与女生合影的时候,他毫无顾忌。他搂女生的腰,他拉女生的手,他搭女生的肩膀,他与女生深情对望,他与女生做出种种亲密搞笑的姿态。他大叫大笑,似乎完全不去留意蓝雅。
许久,等到他与所有女生逐个合影完毕,手舞足蹈一番,自觉可以顺理成章去找蓝雅合影时,蓝雅却不见了。
他奔出几步,发现蓝雅已独自下山。他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聚在这里开开心心拍照,她却要提前独自离去。
远远的,她的背影在夕阳之中有一种孤凄的美。
他呆呆地望着,心里黯然惆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17 09: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纪轩然(11)
 
 
我曾经是一个飞扬跳脱的人,很有人缘。但在深圳,我发现我又变得孤僻起来。我几乎没有结交到任何新的朋友。像我们这种做设计工作的人,整天坐在电脑前,完全没有任何扩大社交圈子的可能。时间久了,心生懒惰,根本就不想去与人交往,只安静地在躲藏在自己狭小的孤独世界里。
与外界保持联系的唯一途径,只剩下了网络。只有在网络上,才可以认识一些朋友。但是,这些朋友是一种虚拟的存在。没有人会把网络上的朋友当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他们永远只是寂寞无聊时可以暂时宣泄一阵的对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18 11: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艾是我在网络上认识的一个女孩。艾有一天突然出现在我的MSN上,我很奇怪,不知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问她,她也很奇怪,说她根本没有加过我。于是我们都感觉有趣,就这样聊上了。
艾是在一家公司做戴尔产品的销售。我对她说,其实我很羡慕你们做销售的,可以到处跑,认识很多人。
艾说,我是做电话销售,从不出去见客户。我和你一样,不认识任何人。
艾的工作极其恐怖。公司老板是从戴尔中国总部出来的,完全搬用戴尔的那套管理模式,要求销售人员每天打电话的通话时间不得低于六个小时。艾特别强调是通话时间,就是拿起电话与客户讲话的实际时间,而不是工作时间。
我说,你公司那么多销售人员,你通话时间少一点老板也不知道啊。
艾说,老板才聪明呢,他在电脑上安装了监控软件,每一秒钟都记录在案。有没有六个小时,一看记录就知道。所以我们每天一上班就开始不停打电话,根本不敢做其他的事。因为通话时间不达到六个小时,老板会骂人的。我每天打得胸口直想呕吐。
我说,这样的工作不做也罢,辞职算了。
艾说,不敢辞,因为这份工作薪水还不错。我已经换了好多公司了,薪水都没这么高。我要是再辞,谁能保证我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我说,的确,无可奈何。我也不会比你好到哪里去。我们都是一群疯狗,在指挥与监督下迷失自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09: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艾说她想搬房子,她的住所离公司太远,每天早上六点多就得起床,睡眠经常不足。她想搬到离公司近点的地方。
她的公司在天安数码城。我说,你可以搬到岗厦来,这里近。
她说,房子便宜吗?
我说,单间650左右。
她说,我住这里只要400。但是多几百块也无所谓,只要近,早上可以多睡一会。这个周末你有空吗,可否陪我看房子?
我说,有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20 08: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陪艾到处看房子,最后看中了一间,定了下来。
然后我邀请她去我房子里坐坐,吃午饭。
我们去菜市场买了菜。艾说,你平常自己做饭?
我说,很少做,都是叫外卖,懒得做。朋友来了偶尔做一次。
回到房子,平看到艾,只是向我默契地一笑。
我对平说,快来帮忙。
平的菜做得比我好,我一般只负责做饭。
艾说,要我帮忙吗?
平笑说,你愿意的话,我们决不反对。
艾笑吟吟地去帮着洗菜。
平悄悄对我贼嘻嘻地笑,说,挺听话的嘛,有你的。
我只微微地笑着。
一时饭菜做好了,艾尝了一下,赞道,很不错哦。
平这一生最大的成就是菜做得不错,所以最经不得别人夸他的手艺。听艾夸菜好吃,一张脸笑得全要掉下来,他说,以后常来吃,不用客气。
我毫不客气地对他说,好啊,以后每次都是你请。我没意见。
他一听要他请,就不做声了。
艾吃吃地笑。
 
吃了饭,艾就叫了搬家公司给她搬了家。我也帮着忙了好半天。
艾说,我们俩近,以后常到我房子里来玩。
我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7-21 09: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蓝雅(11)
 
 
在飞机上,透过玻璃,看云起云落。没有欣赏的心情。从登机的那一刻起,心就莫名的沉重。在某个时间罅隙里,我甚至有放弃登机的想法。我感到了害怕。
飞机平稳地飞翔。忽然想到了徐志摩,那个现代史上最浪漫痴情的诗人。他去赶赴一场早已无望的爱情。苍茫的云雾里一道火光,爱情,诗歌,梦想,就这样凄美地殒灭,留下惊艳悲哀的遗恨。
飞机在一个小时之后会降落星城。我预感到一场大火在那里等着我,如凤凰般涅磐,抑或如灰烬般毁灭。命中注定我要与那个男人再次相遇,而我心甘情愿接受他的一次次摧毁。
似乎世界上只有这一个男人才能给我极度疯狂的爱情欲望。我想起与他在一起的一个个疯狂之夜,内心温暖,却又透骨的苍凉。
我看着窗外纯净到极处的蔚蓝,感觉灵魂在这一刻无限地接近天堂或地狱。
不知什么时候,眼泪悄悄地流了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9-26 15:00 , Processed in 0.156704 second(s), Total 6, Slave 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