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31931|回复: 0

5月1日,那个在深圳漂泊了5年的年轻人,死了(戳中深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 10:2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柳越 于 2018-5-2 10:57 编辑

我曾在我的一篇文章里提到过一位朋友,他的名字叫李新雪。

李新雪,男,湖南益阳人,2001年6月长沙交通学院毕业,来深圳闯荡,2006年5月1日,因患腹膜癌,不幸逝世,卒年29岁。

他的整个的奋斗过程,凝集了一代深漂族的缩影。

在今天,在他去世12周年的今天,2018年5月1日,我以一个老朋友的身份,写下这篇纪念他的文章,谨此献给深圳2000多万生活不易的“深漂族”。

相信从他的故事里,你一定能找到强烈的共鸣。

1.相识


2003年3月29日,我来到深圳找工作,我最好的朋友老肖把我接到他租的房子里。


房子是一室一厅,我进去的时候,看见卧室里有一个人正在玩电脑。


他就是李新雪,老肖的大学同学,见我进来,向我点了点头。


我也向他点了点头。我们就这样认识。


李新雪性格比较怪癖,老肖常叫他“星宿老怪”。


因“新雪”与“星宿”发音很接近,所以几乎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叫他星宿。


我也跟着这样叫。


老肖常说李新雪很抠门,舍不得花钱。


其实也难怪,他是跑业务的,换过好几份工作,底薪通常都只有1500元左右,他业绩也不大怎么好,省着点花也是正常的。


但是老肖很看不惯他的斤斤计较。


那时,大家在一起做饭吃,李新雪就经常不去买菜,也懒得动,老肖对他很有意见。


我和老肖是最要好的朋友,老肖这样看他,我自然也是跟老肖站一边。


7月份,我大学毕业,再次来到深圳,仍是与老肖和李新雪住一起。


从7月份一直到12月份,我都没有找到一份正式的工作,没有任何的收入来源。


从8月份起,我身上带的那点钱就花光了。


这时老肖表现出一个真正的朋友的义气,他那时每个月的工资也只有1500元,但是他毅然无私地从他那点工资里挤出一部分来给我花。


在最困难的时候,他身上只有200元钱,他还拿出100元来给我。


本来我跟李新雪的关系也只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虽然睡在同一间房里,但是平常跟他很少有什么交流,因为觉得跟他交流似乎很困难。


他的很多想法总是很偏激。他平常买菜时的抠门也让我有点看不惯。


可有一次交房租时,本来是三个人分摊,而我已经身无分文,老肖必须要给我出我那一部分,这时李新雪主动提出,尹高洁现在没找到工作,很困难,老肖你少出一点吧。


这等于是,他也帮我分摊了部分房租。


那一刻,我在旁边看着,虽然口里没说什么,但是对他却是充满了感激之情。


还有一次,老肖的工资因为没有及时发下来,他身上也没钱了,于是向李新雪借了100元。


第二天早上,老肖匆匆上班去了,我连吃顿午饭的钱都没有了,只好硬着头皮开口向李新雪借钱。


他说,如果你以后要借钱,最好晚上借,哪有早上借钱的道理?


但他还是借给我了。


不管怎么说,他能借给我,我已经很感激了。


在你陷入困境的时候,帮助过你的人,都应该感激他一辈子。


这样的人,就是你的兄弟。


以后不管他遇到什么困难,你都应该好好回报他。


2005年,我的第一本书出版,一下子拿了不少稿费,经济上很宽裕。


而那段时间,他却失业好几个月,经济上陷入窘迫,当他开口向我借钱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借了给他。


我没有管他什么时候还,因为我觉得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2.情感


李新雪大学从来没有谈过女朋友,我想,这是他毕生的遗憾。


他2001年大学毕业后就来到深圳,5年过去了,仍然没有谈过女朋友。


老肖说,李新雪不舍得投入资金。因为谁都知道,在深圳这个现实的城市,谈女朋友得舍得花钱。


我与李新雪共同生活的三年当中,只看见他认真追求过一个女孩子。


他的这段感情历程我亲眼见证,从最开始的躁动喜悦,到后来的凋零颓败。


那个女孩子是老肖的女朋友的大学同学,当时是在湖南长沙。


很偶然的,李新雪要到了那个女孩子的QQ号码,于是他们在网上聊了起来。


看起来聊得很投机,于是李新雪开始动了真情。


据说李新雪大学从来没有追过女孩子,那么,这应该是李新雪的初恋了。


那时已经是2005年,李新雪来深圳已经4年了。


4年,换了很多家公司,但是一直都不如意。


他曾经想通过自己一个人的奋斗,在深圳闯下一片天地。


但是现实让他强烈认识到,光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没法拥有一份自己的事业。


他需要一个工作上和生活上的好伴侣,与他一起奋斗。


而对这个女孩子,他跟我分析她的情况来:她是学外贸的,如果到深圳来找份薪水不错的工作,不会有很大问题,那么他就有个可靠的后方,可以让他安心地去创业。


想法非常不错。


但是他是否有足够的把握让那个女孩子离开长沙到深圳来,来到他的身边呢?


他显得很有信心。


可是作为旁观者的我,丝毫看不出他的信心来自于哪里。


诚然,他是一个好人,但是现在的女孩子都是很现实的,好人又怎么样呢?


更何况这只是一段网恋而已。


我想那个女孩子一定通过老肖的女朋友对李新雪的状况和为人有了一定了解。


他性格不好,很怪癖,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


他也没有任何存款,一直过着两袖清风的日子。


我把我自己想像成一个女孩子,从现实情况考虑,我是绝对不会因为一段轻率的网恋,离开长沙千里迢迢跑到深圳来投奔他的。


爱情?


现在有几个人肯相信有那么崇高的爱情?


可是李新雪似乎没有我们这样的“觉悟”,他仍然固执地相信某种所谓的“爱情”。


我想,这是一个太过单纯的人,因为他从来没有经历过感情的事。


虽然也是奔三的人了,但是在看待感情这回事上,还是显得极为幼稚。


那年的十一黄金假,他打算去长沙看那个女孩子,把他们的关系确定下来。


正好那时中秋节也碰在一起。


他拉着我去超市买月饼,打算送盒月饼给她。


在超市逛了一个多小时,发现最便宜的月饼也要100元,他有点舍不得,就对我说,长沙的月饼应该比较便宜,还是到长沙再买。


我有点哭笑不得。


他满怀着一种在我看来虚无的信心踏上了去长沙的列车。


7天之后,他回来了,灰头土脸,人似乎瘦了一圈。


后来我知道,他到了那个女孩子的宿舍楼底下,那女孩子死活不肯下来。


7天的时间,她硬是铁石心肠地没有给他见一次面的机会。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李新雪只不过是在自作多情而已。


可悲的是,他居然把一段网恋当成了他理想中爱情的全部寄托。


这就是一个深圳男人的爱情,一段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结果的爱情。


它发生在我的朋友身上,凄凄然,留下一个空洞的背影。


今天想来,我突然感到那么伤感,那么悲凉。


3.创业


深圳5年,李新雪创过一次业。


时间是2004年。


大学毕业三年了,一直在不停变换着工作,给人打工,工资多的时候,也拿过七、八千,但次数非常少。


更多的时候,是一两千、两三千,在深圳这样一个高消费的城市,堪堪维持着基本的生活,不可能有什么其他的娱乐活动。


他终于决定开始自己创业了。


深圳是全国最大电子批发市场,而这块市场主要就集中在深圳最繁华的地段华强北。


高高耸立的赛格广场,是华强北的标志性建筑,在赛格广场里面,可以找到任何你需要的电子产品。


由于业务的原因,李新雪经常要跑赛格,也听到了无数创业财富的奇迹。


他经常回来跟我们说起,某某人,曾经穷得怎么怎么样,后来借钱在赛格租了个柜台,倒卖什么什么产品,两年下来就赚了500万。


他也开始行动了。


他看中了一个什么品牌的摄像头,能拿到比较好的进货价。


于是他辞掉了工作,花了3000元在赛格也租了一个半米的柜台,卖起了摄像头来。


在2004年的时候,我对创业还没什么概念。


那时,我虽然也在跑业务,但是业绩一直都不怎么好,于是也就吊儿郎当地混着,心里想着的还是去考研,跑业务只是混口饭吃。


所以,我对李新雪的那次创业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很少过问他的事。


那几个月的时间,看见他非常地忙碌,经常很晚才回来。


可以看得出,他的创业发展得不是很顺利,经常回来话也很少。


果然有一天,听说他把赛格租的柜台退了,房子里马上堆了一堆摄像头,许久过去也没看见他怎么处理掉。


这是我们相处三年中,我看见他的唯一的一次创业。


这次创业以失败告终。


我后来问他有没有亏,他口头上说没有。


到底有没有亏,我也不清楚。


2005年的时候,我们经常晚上很无聊,除了看电视,不知道干些什么。


李新雪曾经提议,不如我们去进些货,晚上到新一佳超市门口的天桥上去卖。


新一佳超市门口的天桥上的人流量,一到了晚上非常大,很多小贩都在那摆地摊。


我觉得李新雪的提议很好,也附和着。


但是最后大家也只是说说,并没有任何实际的行动。


自从李新雪那次创业失败之后,他依然跟以前一样,变换着不同的工作,给不同的公司打工。

4.伤逝


2006年年初,我发现他的肚子胀起来了。


他自己也没怎么在意,我就更加没怎么在意了。


他本来就生得壮实,打篮球经常带球撞人,肚子大了,估计是人发福了,谁也不会往不好的地方去想。


3月份,他老对我说身体不舒服。


于是我叫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他去了深圳北大医院检查,没检查出什么问题来,医生叫他先交1000元的押金给医院,到医院来好好观察。


他觉得很可笑。


每个人都知道深圳的医院是吞金噬血的魔窟,再大的家产,到里面转个圈,出来估计就只剩条内裤了。


他觉得他可没那么傻,好端端把1000元往水里抛。


他又到了一家医院检查,回来后他对我说,有可能是血吸病。


我说怎么可能呢,血吸病在深圳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呢?


但如果真的只是血吸病倒也好了,血吸病很容易治的。


他感觉越来越不舒服了,终于决定回老家益阳一趟。


3月18日,他起程回益阳。


回去前,他对我说,他不久就会回深圳来的。


可是,自那一别,他就再也没有回深圳。


不久之后,我就听到了他已是腹膜癌晚期的消息。


那个晚上,我躺在被窝里,听老肖给我电话说到那个结果,一边听,一边浑身瑟瑟发抖。


4月的某天,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看来亲戚朋友还瞒着他,并没有让他知道最后的确诊结果。


他说,癌的几率只有2%。


我问他,现在能吃饭吗?


他说,能吃饭就好了,只能吃一点稀饭,起床走路也很困难。


我听到这里,知道已经彻底完了。


但是我只能安慰他,安心好好治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我还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回深圳,他说,三个月之后应该可以回来。


看来,他对自己还没有绝望。


终于有一天,亲人们把他从医院接回了家里,因为医生说已经没法治了,催促着抬回家去等死。


这时,亲人才把结果告诉他。


他彻底崩溃了。


后来我听李新雪的一个大学同学说起,李新雪给他打了电话,说下辈子再做兄弟。他听了,眼泪刷刷地流。


后来我给李新雪的弟弟打电话,了解情况,他弟弟说,他现在已经不能说话了。


他弟弟说,李新雪知道自己的结果后,每天流泪痛哭,不断地说,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


29岁大好年华,情感世界一片空白,工作没有任何起色,却突然之间就要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谁,谁,谁能甘心啊!


2006年5月1日凌晨2点多,我的朋友李新雪含恨而死。


结尾:我们应该怎么活


12年过去了,李新雪的身形面容经常在我梦里出现。


我努力想把这个人忘掉。


前几天翻出以前很多的名片,一张一张看过去,无意间看到他的名片,看了一会,然后连同所有的名片全都扔到了垃圾袋子里。


他只是芸芸众生里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人,普通到可以被所有的人轻易地忘掉。


深圳几个跟他交往较多的朋友偶尔聚在一起,都是谈着自己的工作,话题里再也没有李新雪这三个字。


但是他带给我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说要忘记,谈何容易。


我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感受过死亡的气息。


我从来没有如此痛彻心肺地体验过生命的脆弱。


我从来没有如此清晰地看见青春在我眼前活生生地消亡。


李新雪的早逝让我深刻无比地体会到,世界上,真的再也没有比生命更加重要的东西了。


但是,当生命握在手里的时候,我们也同样要认识到,怎样才能让自己短暂的生命焕发出生动的光彩,可以让我们在生命结束的时候,不至于含泪说: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


我经常认为,我的朋友李新雪这辈子真的是太不值当了。


我庆幸我还活着,我还可以放开脚步,为了自己成功的梦想去努力地拼搏奋斗。


我觉得在我的生命还很年轻还很健康的时候,我一定要把我这辈子该实现的那些梦想都一一实现,我一定不能让自己这辈子充满了那些无穷无尽的遗憾与缺憾。


没有人能够阻止我追求爱、追求成功的步伐。


同样,没有人能够阻止你们我们他们追求爱、追求成功的步伐。


所有在深圳奋斗朋友们,以及所有在外面漂泊的朋友们,让我们一起加油!


如果你看了本文特别有感慨,欢迎转发到你的朋友圈,让更多的深漂族去阅读。


(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尹高洁)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8-17 02:24 , Processed in 0.122325 second(s), Total 8, Slave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