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9197|回复: 0

与宁陕检方商榷:局长的投毒行为,究竟该如何认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4 21: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宁陕检方商榷:局长的投毒行为,究竟该如何认定?

文|大漠鱼

宁陕县烟草专卖局副局长熊博的投毒行为到底“罪与非罪”,让网民朋友们很是纠结。

一天前,我的评论文章《宁陕领导投毒案:检方正在以腐败的体位强奸罪恶》在不同平台发出后,引发不同的反响。多数人认为,宁陕检方以“罚酒三杯”的方式对投毒行为人不予追究刑责,有着明显的袒护嫌疑。少数人认为,熊博的投毒行为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将其定性为一般的治安案件,还是比较合适的。

今天,我们就宁陕检方不予追究当事人刑责的裁决进行一番仔细探究,看看既成判罚是否成立。

宁陕公安两次报请批捕投毒行为人,均被检方驳回。驳回的理由一致:“事实不清,犯意证据不足不予批捕”。

——请注意两个词:“事实不清”和“犯意证据”。

A、事实,指的是当事人熊博的投毒行为。根据媒体的报道和当地官方的声明,(1)、熊博自首承认投毒。(2)、为了实施这次投毒,熊博事先准备好了农药“灭扫利”。(3),趁开会之机溜进被害人办公室,将农药投入被害人烧水的壶内。(4)、被害人喝了加入农药的水,感觉身体不适。

从上述系列步骤及结果上看,这是一起有预谋、有准备、有目的的投毒行为,只是没有达到预设的后果。

在此请教宁陕检方:熊博实施犯罪的意图、工具、自证一应俱全,何为“事实不清”?

B、犯意证据

“犯意证据”,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比较生僻的词汇。“犯意”的解释,是可以找到的,但是把“犯意”和“证据”并列起来,组合成一个词汇,我是第一次听到。那么,什么是“犯意”呢?

百度是这么解释的:“犯意”是指犯罪的意图,只存在于内心之中。通俗地讲,就是犯罪前的一种心理状态。打个比方,好比“今天午饭准备吃鱼,下班后我先买鱼、再买佐料,然后再整几个小菜,喝上两盅”。再比如,“昨晚舞台上那个女星真性感,看得我都流哈喇子了,找个机会亲近亲近”。它是一个纯粹的心理活动,即不具象,也没办法量化。

如例所讲,如果只是单纯想象一下与女星的亲近场景,确实无罪,但如果实施了“强迫性的亲近”,那一定是犯罪。回到本案中,熊博正是在酝酿好的“犯意”支配下,实施了投毒行为。那么请问宁陕检方:已知的事实还不足以证明其“犯意”的充分吗?因此我认为,宁陕检方提出“犯意证据不足”的说法,无非是想利用某个概念,混淆视听、愚弄大众。这么做所呈现出来的结就是,宁陕检方有效地利用了可控资源,成功地为犯罪嫌疑人洗脱了罪责。

而且,司法解释也认为“犯意作为决定实施犯罪行为的心理活动,仅具有一般理论意义。它既不影响犯罪的成立与否,也不影响犯罪的性质和刑罚的轻重。”只要犯罪动机、犯罪目的和侵害行为存在,即可视为“犯罪”。

C、熊博的投毒行为适用于什么样的罪名?

日前,宁陕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越俎代庖)发布情况说明称:“目前所能获取到的证据只能证实熊某的行为涉嫌故意伤害,但故意伤害须造成一定损伤结果才能追究刑事责任,经诊断,受害人赵某无明显损伤后果,未达到轻伤以上的损害程度”。

熊博投毒后,公安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将其刑拘,但因其使用的药品及剂量不足以导致人死亡,后改为“涉嫌故意伤害”,而伤害的后果没有达到量罪的标准,再改为一般治安案件,拘留十天,罚款500元后释放。

因为太多司法不公的例子,让我不惮以某种恶意来审视宁陕执法机关可能存在的枉法行为。从一系列罪名的设置到熊博最后脱罪,可以说包括检方在内的执法机关可谓下足了功夫。难道这一投毒行为不可以使用其他罪名吗?譬如“投毒罪”。

投毒罪,从2004年起已经被“投放危险物质罪”所涵盖,但适用该罪的条件并未改变(下面依旧称“投毒罪”)。投毒罪有一个适用范围的特指:故意投放毒物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请注意,该罪侵害的客体是“公共安全”,即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重大公私财物的安全。

从概念上解读,熊博投毒意图侵害的是赵某的个人生命和健康。但请不要忘了,投毒的地方是办公室,投毒的目标地是“烧水壶”。办公室,特别是领导办公室,总免不了各种接待或员工召见。也就是说,前往赵某办公室的人不止赵某个人,而是一个经常性谈事的公共场所。尤其要注意的是,投毒的目标地不是赵某个人的水杯,而是所有来办公室谈事的人都可能共用的烧水壶。假设一下,当天会议之后,正好有几个人被赵副局长召过来谈事,而且给每个人放倒了一杯水(基本礼节)。那么被伤害的还是赵某一个人吗?当然不是,而是“不特定的多人”。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将熊博的投毒行为定性为“投毒罪”,是不是更恰当呢?

况且,熊博的行为已经构成法律意义上的“投毒既成”,按照投毒罪的量刑标准:尚未造成损害后果的,处以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执法机关真的想惩戒这种为人不齿的恶劣行径,就应该就高处罚,而不是大费周章、想方设法为其找理由脱罪。最叫人不解的是,熊博作为一个领导干部,连绿林江湖人等都不齿的下三滥手段也能干的出来,却在执法机关的主张下“罚酒三杯”泰然如斯。请问中国的法律还有何尊严可谈?

(大漠鱼 于2018-5-24)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6-23 08:49 , Processed in 0.101199 second(s), Total 8, Slave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