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5562|回复: 0

在家庭暴力长大女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5 09: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下午三点多钟,我从公司偷偷溜出来,去汽车站接妈妈和姨妈!


  我家生活困苦,家乡的经济萧条,爸妈的生意难以维持,中国的很多政策,建设新农村,扶贫,那一切好像都不关我家的事,一切都没有感受到有这种氛围,最大原因爸妈三天二头吵架,在十年前就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加上孩子多数不在家,各奔东西,工作的工作,读书的读书,都在外地,于是妈妈决定出来工作,妈妈的条件,大概是做保姆家政之类的。姨妈跟妈妈的情况差不多!


  汽车站出口的旁边的电脑城门口的走廊上,堆着很多刚下车坐下休息的人。我快速的在电脑城的走道上向车站门口走去,走到一半,我看到了坐在地上的妈妈和阿姨。看到八九个月没有见过的妈妈,那一瞬间,有点恍惚,居然感觉到陌生。我停了下来,走到她们的前面,阿姨的脸上很苍白,神情极度虚弱。她们看到我,眼神一亮,妈妈问,你怎么来了?


  我笑着对看着她们,“你们来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啊?我算了算时间,你们也该到了,就出来了!”


  “我们下车就打了你电话,说是关机。我们以为你开会呢!”妈妈说。


  “阿姨怎么了?”


  “晕车啊,在车上吐的很历害。”


  聊了几句话后,我带着妈妈和阿姨回到了公司的宿舍。


  我所在的公司是民营企业,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厂家。公司的宿舍有二个地方可以进入。一是从厂大门、一是离厂门口约四十米的展览厅,穿过展览厅上四楼的宿舍。反正这二个地方带人进来都是不充许的,总的来说展览厅还是比较安全的,必竟不是那么大摇大摆,发现了,我也可以解释,妈妈来了,我总不能不让她进来吧!就像二个多月前,弟弟和他的朋友来佛山找暑期工也是通过这种方式进出了近半个月。


  进入宿舍,我叫妈妈和阿姨坐下,问她们要不要吃饭,她们都说刚下车不想吃东西,叫我快点下去上班。我临走跟她们说,要不你们先睡个觉,想吃东西的话用电饭煲把饭菜热一下。


我住的宿舍大约有三十平米,空间蛮大的。和我一起住的是刚搬进来没几天的文文。文文是门市部调过总厂的,现在销售部的展厅。 之前听说过文文的事情,说她思想开放、作风也豪放,有公交车之称。 现任男朋友阿成是仓库一个杂工,很多人想不通为什么如此时髦的大学生会喜欢上初中毕业的杂工,于是又评论说是他们二个都是玩玩的。之前没有跟文文接触过,只知道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有同事听说她跟我一起住,叫我小心点,这个女人很历害!


  搬进来的第一个中午,她在饭堂吃完饭进入宿舍跟我说,我们聊聊吧!


  我说,好啊。


  她搬了把椅子坐在我对面,熟悉的点了根烟,面无表情稳重的问:“你跟别人住有什么要求?


  我说没有什么要求。


  她说,“我希望 住的地方是和谐的,虽然是宿舍,但我喜欢把她布置成家一样。所以 你有什么禁忌,可以提出来。”


  说实话,这话我爱听。我喜欢豪爽的人,相处起来简单也没有太多的没有必要的关于女人的磕碰。


  我想到别人对她的评价,于是说,我不喜欢男孩儿进入我们的宿舍。


  “哦,我不会带他们来这里,这里是我跟你的地方。不过,有时候阿成过来一下。还有,如果你要带人进来,要先敲门,有时候,我喜欢脱光在房子里面走来走去。”她弹烟灰的动作很干脆。


  我听了心里讶异,表面没有表现出来。


  “希望你不要在意我一搬进来就跟你说那么多,我只是希望把话说清楚。我这人很干脆的,我有很多朋友,哪个阶层的都有。有机会我带你去玩啊!”


  我笑了笑说,没有关系的。


  “你有男朋友吗?”她话题一转,问到我的私人问题上了。


  “没有。”


  “读书时谈过恋爱吗?”


  “没有”!


  “有过性生活吗?”


  “呵,这个。。。”我摇了摇头,对于这个问题我很尴尬,并不是说我有多保守,只是这必竟是非常隐私的个人事情,还有。。。。。


  “不正常!”她看着我左右摇摆着头,表情满是不可思议。


  “真的不正常!”她又重复了一次,表情很沉重,甚至有我不明原因的惋惜。


  我没有接任何话,我想,有什么不正常呢?可我不想问,为什么不正常,我怕她又说一大堆我无法跟她产生共鸣的话。


  这是我跟文文的第一次相处。往后的日子里我们相处平谈、和谐。现在回想起来,她是和我相处的最好的室友。


  我妈妈和阿姨的到来,她没有意见。


第二天中午吃完饭后,我们按昨天计划的那样,从展厅出去外面。这个时间大家都休息,几乎没人。


  我带妈妈姨妈来到离昌盛不远的小小职业介绍所。之前我已经跟小小职业介绍所唯一的工作人员说过妈妈她们的情况。


  还没进入门口,就看到坐在椅子里的靓女对我们微笑打招呼,我也笑了笑,妈妈和阿姨也对着她笑了笑。


  “这是我妈妈,这是我姨妈”,我指着妈妈和姨妈对她介绍,并叫妈妈和姨妈坐下。


  “想做什么样的?”


  “最好是在饭堂煮饭,或者是照顾老人的,最好二姐妹也可以在同一个地方。”妈妈和阿姨都有用她们所谓的客家普通话跟靓女说。


  靓女看着我,一头雾水的笑着。于是我把妈妈的意思转述给她听。


  “小塘那边有一个物业管理招清洁工,你们两姐妹可以在同一个地方”。靓女说。


  “做清洁工啊”?我问妈妈。


  “没有关系,只是打扫下卫生的”。妈妈看着我。


  最后我们决定第二天去小塘的物业管理公司看看,因为我也不知小塘在哪里,只听过这地方,没有去过,这时候已经下午二点多了。


  你快点回去上班吧!阿姨说。


  那你们。。。。。。我有点犹豫。。。。


  “我们到处走走吧,看看这里的环境”。


  “好吧,那你们小心点。如果走完了,就回到这里坐着。我 的手机给你们,下班我出来接你们。”


  一点半上班,我二点半才来,但几乎没人知道,除了保安。当然,我的迟到是不对的,但不意味着我的为人和我的工作态度就是懒散的。相反,我倒觉得我是昌盛难得的爱岗敬业、恪守本分的好员工,有时候总是有特殊情况的,这也是因为昌盛的某些陋习与不良氛围影响着我。


  找借口?或许,因为我事实上是这样做了。


  对于妈妈和阿姨的到来,我很有压力、高兴更伤感着。总的来说,高兴多点吧。至于压力与伤感,经过太长时间去消化与接受,这种压力已经转化为另一种思想。爸爸和妈妈是小县城里的个体户,虽说穷(主要因为我家小孩多,花费自然大),但必竟是自己当家,从来没有出来找过工。妈妈四十三岁了,除了正上初二的弟弟,我们四兄妹都已成年。这本该是享清福的时期,劳累了大半辈子松口气的时候,可并没有得到希望的生活。


  我跟哥刚入社会,以我们目前的能力,不可能提供更多的物质生活给爸爸妈妈。这更多的也是爸爸抑郁的原因之一。


  中国有很多父母,有着养子防老的思想,或许现代很多父母否认这种说法,那换个说法,父母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父母与有荣焉的同时,还能得到子女的孝敬行为,这就是父母对孩子的希望。


  等待了十几二十年,没有失现,失望,伤心,这是必然的。我不知别的大人还有什么心情,以后将要如何生活?


  爸爸,失望、伤心、郁闷、生气,就如现在我和哥没有成为富翁,我们就没有未来了,就好比当年大儿子没有考上大学,全家人的生活就此结局了。他心灰意冷,万念皆灰,整个人没有一丝生机。在此时,他如病如膏髓的病人一般。太多消沉、沉默的时间让一个人有更多的想法,于是他生气,他骂孩子没出息,骂老婆没有教育好孩子,他开始翻十几年前的旧账。


  从那以后,家里没有一天安宁。


  所以妈妈出来了!作为一个女儿,我对妈妈四十多岁还出来打工,感到非常伤心与自责。妈妈安慰我说,没事的,我出来还好呢!人清静了,自然会开心。想想也是。。。。。


  至于说妈妈做保姆、清洁工,可能在我读书时期,我对此非常反感与自卑。可我现在不是读书时期了,我应更多的理解这些行业,也应更多得不要伤害没有见过世面的妈妈。


  就如一年后,我看TVS1里的真实故事,一个大学生因为虚荣一直在同学、同事、老板面前否认从乡下来看他的父亲,他不知道父亲已经得了绝症,来看他也是最后一面了。


  后悔,没用的!


  我庆幸,我自豪,我的孝心!


妈妈和姨妈在平洲二天,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决定回来去同样在东方广场附近做保姆的姨婶。


  我说,那就回来吧!没关系的。


  挂了电话后,坐着抽烟的文文问:“你妈妈怎么样了?”


  “还没有找到工作呢,今天晚上回来吧!”


  “我要辞职了。”


  “咦,为什么?”


  “你不知道?我调下车间做统计了。那种地方,我受不了。”文文故意的语气平淡,却难掩她的激动。


  呃。。。。。。我也只能这么回答。眼看她又伸手拿桌上的烟,我比她更快的抓住烟盒。“不要再抽了,胎儿的健康很重要。”


  是的,文文怀孕了,相对于春花来说,文文未婚怀孕表现的坦荡荡与高兴。或许她认为她跟阿成一定会结婚的。


  “你辞职后打算做什么?”


  “结婚罗。”看我把烟拿走,文文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提到结婚,她也一眼甜蜜。


  “哗,结婚啊!好幸福哦!”我一脸羡慕、语气夸张,满足了文文被人羡慕虚荣,当然,我是真心的。


  很久以前,也就是没有出来工作的读书时期,我极度想结婚。那时候我十多岁,初中生到高中生时就想着要自己组建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全家和睦相处,相亲相爱,没有争吵,没有战争。


  我的少年时期,我不知能不能用不幸来形容,可以肯定是,那是不快乐的,并对我现在性格、对现在的人生与对未来的某些想法产生很大影响。
  
  我家很穷,我家很吵。长得不漂亮,没有才华,家里又没钱的小孩子,特别自卑,也可能是孩子都喜欢攀比吧,而像我这类没有受到任何人多大关注消极主义又敏感的小女生,读书时代更是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顶着一个壳保护自己,挺重,很累。


  我绝对坚信家庭对孩子的成长是最重要的环境。


  我跟家人关系不好,甚至用特别差来形容。


  为什么那么差,以他们的说法就是我不听话,太不懂事了,就是那么简单的理由,却直接造成我的少年时代活在压抑、自卑、争吵当中。


  那几年,很内向,却也经常没由来的生闷气,变得异常爆燥,思想变得很敏感,很偏激,这也只是少年时期孩子的一种内在的心态,本就是不想受别人的约束,本就有点偏激,在发生了更多对于我来说,很有影响的事后,更多严重。


  那时,我是家里的幽灵、罪人、不孝女,家族的败类,受到一切知道这件事的平凡人的批判和批斗。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其实抑郁症的症状是非常明显的。我是属于激亢性抑郁症。非常内向,非常悲观,却总是冲动的在心里压抑内心的想要爆发的不安稳心绪。其实我在发脾气的时候,我已经在说出我内心的想法,我迫切的需要家人的理解与帮助,可是这并没有得到家人的关注与关心,他们只是一味的责备我的叛逆,这更让我更加孤立,那种心情真的生不如死,于是我自杀了!


其实这之前我想了无数次自杀了,我想用什么农药、安眠药解脱,走出大街被车撞死之类的,甚至用刀片隔过自己的手腕,可能,我骨子里是个坚强的人吧,总有求生的乐观,也可能终究觉得我那么大了,死了可惜。


  要说一下的是,我做的这些愚蠢的事,家里人从来没有人知道!不是我做的够隐蔽,而是我没有得到过关注!


  那天是星期天,不用上课,爸妈又在睡午觉。我一人在二楼的杂物房,心情很平静也再一次想就这样平平静静的离开!我没有钱卖安眠药,于是想到了上吊。我把皮带系在屋梁,已经站在凳子上了,可是我个子太小了,头不能放进圈子里,我费力的把头向圈子里伸。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命运,在这时候,从没看过他去杂物房的爸爸居然从楼梯上来了!我站在凳子透过窗口看着他上来,他脚一边走眼睛透过窗口一直看着我。。。。。。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什么。


  我吓坏了,赶快从凳子下来,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全身麻木,冰冷。


  爸爸并没有说什么。。。。。什么都没有说。。。。。。或许他没有看到什么,或许他看到了还吊着的皮带与皮带下面的凳子,只是不点破。


  或许看到了吧,。。。。。。或许他也跟妈妈说出了他的猜测。。。。。在那一段时间,爸爸妈妈很少再找我“谈话”了。。。。。。。但只是那一段时间。


  那年我13岁!


  自杀未遂!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7-21 21:26 , Processed in 0.115463 second(s), Total 8, Slave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