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23557|回复: 13

神秘的白马古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6 21: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ll1218 于 2018-6-26 21:23 编辑

神秘的白马古村


1、初夏,偶遇白马古村


   白马村,在茂名市电白区麻岗镇东。白马路口进去,里面是有很多自然村的,例如仙桃园、长山仔等村,白马村在尾端,至于为何叫白马路口,可能是与当年的白马堡有关吧。
   当地流传着:去白马吃"龙虎凤"盛宴是很出名的,所谓的"龙虎凤"就是蛇、猫、鸡,把它们混成一锅,放上药材等佐料,那就是一煲令人垂涎三尺的佳肴。这道菜听说了二十多年,一直没有机会去品尝一下。
  来白马采风,以前是没有想到的。博贺朋友健鹏发信息给我说:阿哥,去白马那个地方看看,白马小学校长跟我是朋友,你加他微信,他比较了解白马。
  加了黄校长的微信,他给我发了一些关于白马的文字资料,读完后,我才知道,原来白马除出了邵贞昌、邵以梅这些革命烈士外,还有着四百多年的厚重历史。
  黄校长说,这里真的值得你们来,不但有你邵家的宗亲,还有很多古老的故事。
  有次跟张慧谋老师在电城小聚,我将这件事跟张老师提起,引起张老师的重视,他说找一个时间过去走走。
  初夏的一天上午,张老师计划是去博贺采访老渔民的,我提出来,经过白马时,进去走走再去博贺。
   一行人分坐三辆车在白马路口拐进去,狭窄的水泥路,仅仅能过两台车,两旁是连绵不断的荔枝林和龙眼林,葱翠的枝叶挂着沉甸甸的微红色荔枝。
  水泥路在荔枝林中向前延伸,青天白云,刚到初夏,太阳就让人感到热气腾腾。
  到了白马小学,黄校长和村里的一些邵氏宗亲在学校接待了我们,稍作休息,由黄校长和邵广燕、邵水益带路,进入了这普通又神秘的古村。
  从学校门口往右转,家家户户的门口,都种着一棵或更多的果树,离学校不远的一户人家门口,我们见到了乾隆年间喂马用的石槽,一个椭圆形,一个圆形,外表给一些泥巴和青苔掩盖,但仔细观看,石槽依然看到它们的原色,青石头做的石槽,不是水益哥介绍,这石槽放路边,也当它们是普通的石头制品,有谁会去想到它们身上,居然经历两百多年的沧桑呢。
  广燕跟我讲述,全村以前有十六座祠堂,有几个门楼,其中"凤鸡"门楼和"锅耳"门楼最出名,这两个门楼都塌了,还剩下一些基石和门槛石,村人建新房,大门口的方位,也要参照这两个门楼遗址的方向来定位。
村里的一些房子,依然保持着原来的面貌,青砖瓦房,但很多房子已经成了断墙残垣了,广燕指着一堵瓦顶门拱说,这是其中的一个门楼。看着那灰青砖墙的门楼,在蓝天下,仿佛看到它当年的威严庄肃,它可是看尽了村里万千兴盛和衰败。
  乐山公祖祠,乐山公据碑文介绍,十七世祖,生于乾隆二十年。水益介绍,邵贞昌和邵以梅烈士在这里为村民们传播革命思想。广燕带我去看了邵以梅住的地方,没有屋顶了,只有一堵墙。
  到了一间旧房,门口杂草丛生,墙面已经脱落了,祼露出来斑驳陆离的墙面原色。跨过青石门槛,是一个前堂,可以看到里面的房子,无论是墙或屋顶,破旧甚至塌落的,前堂出去,方形小天井,青灰的砖铺底,穿过天井,就是正堂了,褪了色的圆木柱,屋檐、柱梁的花雕,工艺精湛,古色古香。阳光穿过残破的瓦顶空隙,变成几束光柱,将整个正堂的灰尘掀起。
  张老师默默地注视褪去原色的柱子,靠近圆柱,用手轻轻抚摸,仿佛是抚摸着圆柱身上给岁月磨过的伤痕。他低着声音对身边的人说着话,怕扰了古屋的原有的宁静。
   张老师对我说,通知周旺兄弟,博贺去不了,下次约他们。听到老师的说话,我知道张老师是给这里古村、古瓦、古墙、古韵吸引住了。
   这房子是大财主邵纯儒买过来当花厅的,有着四百年的历史了。至于花厅是什么用途,忘记问了。
   从前堂左边有一个侧门,走出去是一处小块空地,有一棵龙眼树,过去就是村里人家的祖堂,广燕指着旁边一棵树叶茂密的大树说:这棵黄皮树有两百年了。
   广燕指着旁边祖堂门口的几块蔓藤几乎盖过的青基石说,这就是出名的凤鸡门楼。又指北面杂草丛生的旧村道说,这是马车路,以前路边很多房子,成了一条长巷,在巷头叫一声,可以听到回音。
   跟着广燕穿过一处处的残墙断壁,到一条村巷时,广燕为证实巷子说话有回音,还特意叫了几下。
   水益说,大财主纯儒非常重视文化教育,学堂不设近武馆,怕吵着读书的人。他家里有两万九千担租(担租,以前的人称多少担租,就是多少亩田地),买田买地买到广西陆川、贵港,后来在广西买了半条街,用来做驿站,并雇了广西本地人打理驿站。
  从广西回来,生了第八儿子贵亮,贵亮曾跟邵应邲一齐习武,应邲是那笈村十七世祖,是乾隆年间的武状元,当过御前侍卫。听说乾隆晚上喜欢写小说,那时应邲就守着,还有乾隆就寝时,也是他守护。
  走到村中另一处旧房,跨过前堂,前堂门口处有射击孔洞,漏斗形状的孔洞,在右边门墙,距地一米左右,距屋顶下来大约三十公分左右,有两个孔洞。还是一个青砖铺底的天井,左右两边各有两间小房,正堂对着天井,没有墙面隔开,只有在正堂前面砌了两截一米高左右的翼墙,正堂两旁是房间,宽敞明亮,阴凉。
  进去时,住这里的玉英嫂一家人刚吃完早餐,玉英嫂略胖,性格爽朗,对人热情,她说,我在这屋住了五十多年了,现在七十多岁。解放后,我家公没地方住,就分配到这屋,原来是祠堂的,曾是武馆。
  邵宜东老人,今年九十六岁,有人说他九十八岁。老人家穿一件白色圆领短袖T恤,黑色的短裤,白色胶鞋,说话清晰响亮,听力非常好,问起白马的些事,记忆犹新,老人家慢慢地,零碎地给我们讲述一些白马的过去。
  白马的十世祖是来自电城海头村,一个人来到白马,垦拓荒地,斩荆披棘,历尽艰辛,最后开荒出万顷良田,奠基立业,建造祠堂,开枝散叶,将白马建成一处人间桃源仙境。
  张老师问他,白马有过老虎吗?宜东老人家笑了笑说,老虎有啊,它不乱咬人,下午时老虎就在山上走动了,父亲引水灌溉农田时,在水沟堤上睡着时,老虎下山路过跨过他的头部。
   张老师问老人家,以前山贼多吗?村里人习武是为了防贼守家吗?老人家答,以前习武是为了自卫。
   广燕指着学校操场远处田野中一处树丛对我说,那是文昌阁,以前是有房屋的,现在就剩下一片小丛林了。
   用摩托车搭我过去看文昌阁的是国燕,没有走近看,拍了几张照片。国燕说,到了,我带你上水库看看去。山青水秀,空气清新,值得去转转。
   摩托车爬上水泥坡路,两旁也是葱葱郁郁的荔枝林,荔枝熟了,就好像红色的小球挂树上。
   爬上半山腰,凉爽的清风吹来,在白花花的夏季中午,没有一丝热意。水库是靠山脚,一道土堤坝在我面横跨至对面的山。水库的水位虽然低,但碧波荡漾。
   国燕告诉我,村里的人,夏天都会来水库洗澡。水库叫葫芦坑水库,约一点五平方公里的集雨面积。
   国燕带我去看邵贞昌给村民传播红色革命道理的古榕树,有着几百年的榕树,枝叶如大伞盖,凉风习习,令人心旷神怡。
   跟国燕交谈中,感觉他不简单,一个对村里公益事业和教育都有着热心肠的青年。
   白马村两千多人,平均每家都有一个大学生,国燕自豪地说,我们村每个人对村里都有着贡献精神,每条村里的振兴,同教育离不开的。我们崇尚和重视教育,只有文化教育才能使一条村富强、文明。“真心做事,真诚付出",这是国燕说的,我相信,这也是白马人的心里话。
  张慧谋老师给学校留言薄题了"白马藏剑气,诗书传村风",并挥毫泼墨,给黄校长等人留下笔墨,以作留念。
那天中午,我喝了两碗白酒,不为什么,我是给白马人精神感动了,白马村,我会回来的。

2、白马古村随记

   白马古村,在这片热土,既可以寻找到红色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又可以从村里那些日久失修、残破不堪的颓垣败瓦中,感受到藴藏着四百多年风格古朴的民居建筑特色,还有那些神奇的传说。
   和一帮好友,再次踏进这个民风淳朴的白马古村,去村里寻访古村风韵和红色革命踪迹。陪同行的白马小学黄校长,还有宗亲琛哥和广燕。
      做戏坡,就是邵贞昌经常给村民宣传红色革命思想的地方。从白马小学大门口左边小卖部旁边一个路口进去,水泥小路一直延伸到村外,大约一百多米,路两旁的荔枝树枝,给鲜红的荔枝压得往下垂。走上一段路,远远就可以看到一棵葱葱郁郁的参天大树,在白炽的阳光下,显得更加的翠绿。
  广燕介绍说,做戏坡就是解放前白马村里举行"宰牛节"的地方,"宰牛节"又叫"青苗会",邵贞昌烈士就利用这个机会,向前来参加"宰牛节"的村民宣传革命。
  据水益叔说,做戏坡原来叫凤头坡,白马村的原名叫凤头坡村,传说古代有风水先生说白马村的地形象凤鸡(凤凰),做戏坡就是村头,所以叫凤头坡。凤尾在现在的村口,鸡嗉就是村西边的锅耳屋。
   凤头坡村改名叫白马村,不知道是哪个朝代了,也没有人记得。水益叔说,农历八月初九是"宰牛节","宰牛节"就是嘉庆时,村人的庄稼就要收获了,经常给一个叫铁牛的人夜里偷去。铁牛个子高大凶猛,练了一身好功夫,偷别人的庄稼时,总把前来的田主打伤。白马村的村民就在村里的李太尉庙组织一个"宰牛会",召集身体强壮的男人轮流巡视,组成护苗队,一旦发现铁牛来偷东西,就敲锣打鼓通知大家,操家伙去追杀铁牛。
   白马村原来有五口水塘,现在只剩下白马小学后面的一口叫上塘的水塘,上塘是白马村的风水塘,原来还有一口下塘的,扩建学校时,从上塘挖起塘泥填平下塘,建成学校的篮球场和操场。
   风水塘向东的田园大约一百米的地方,有一片绿葱葱的参天古树,在一个大土堆上面,是文昌阁的遗址。文昌阁原先是三层的古瓦塔楼,在六十年代中期拆了。茂密的杂树丛掩盖着的文昌阁方块石头墙脚基石,站在旁边可以看得清楚。东边的小树丛中,文昌阁的两块门槛石杂草萋萋。
   据说,上、下风水塘和文昌阁是康熙的国师,叫邬万吉(音),康熙驾崩后,雍正当了皇帝,邬万吉避难途中来到了白马村,邬万吉对地理风水研究也非常精通。

   他发现白马村不远的山剑村地形象一把利剑,直插白马村,邬万吉就给村人想了一些克阻利剑的对策,就挖了两口风水塘和建了三层文昌阁来顶着这把剑。水益叔说,其实不是什么利剑,只不过是利用文昌阁来顶住当时的"羊角风",也即是东北风。邵贞昌烈士曾在文昌阁开了一次秘密会议,参加会议的都是一些骨干革命者。
   邬万吉在白马村做了四件事情,第一件就是风水塘,第二件就是文昌阁,第三件就是放罗盘定了方向,建了凤鸡门楼,现在的凤鸡门楼不在了,只剩下几块青黛的基石,半掩野草丛里。第四件就是他放罗盘定位了锅耳屋,锅耳屋现在也是剩下几块青石基石。能够建锅耳屋的人必须要有地位和身份的,白马村的锅耳屋是六个锅耳的,一直是白马村的象征。

    锅耳屋的青石基石往东走,有一堵有门的墙孤独地矗立在一处新房旁边,它另外的墙都塌倒了,木椽和木梁、瓦碎压堆一起,成了废墟。
    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村道,村中的断壁残垣,乱草丛生,从那些祼露出来的青石台阶可以看出,一个时代的辉煌曾在这些青石头停留过。从那些错落有致的古屋建筑群体布置,鳞次栉比,飞檐壁画,栏钩色沉,可以看出白马古村古建筑的玄巧精致和工艺精巧。
   有着四百多年悠久厚重历史的白马古村,这里有智慧的先人留下凝固的文化结晶,只要你在村里随便一翻,都可以寻到岁月的痕迹。

   广燕带我们去看村里的龙眼井,十世祖在这里开枝散叶后,村里就挖了两口对称的水井,村西边的一口井,村东边一口井,这两口井就相当龙王的眼睛。先去看村西边的龙眼井,井口用不锈铝板做的圆盖盖着,掀开盖,露出了石头井圈,狭窄的井口,岁月将圆形的井圈磨得光滑,井底里,沉淀着几百年的厚重历史。
   白马古村村后有几座起伏连绵、四季葱翠的山,像一道坚固的天然屏嶂。白马村的十二世祖的坟墓就在这山上,那风水宝地叫"美女坐深房"。
   水益叔告诉我,这是龙牌石岭,大家把它叫成"灵牌石"。山谷有一个葫芦坑,现在叫葫芦水库。山上以前有座葫芦宫,脚下是葫芦坡,三百多年前,大户人家邵纯儒在葫芦坡建了一间私塾,现在葫芦坡上还有私塾的遗址。

在乐山公祠堂附近的一个古门楼拍照时,一个老阿婆拐着拐杖走过来问我们是做什么的,广燕告诉她,我们是来采风的,宣传白马村的。我们问阿婆有多少岁了,阿婆说她八十点岁了,同行的鹏哥问阿婆,拍照的门口有多少年历史。阿婆说她二十多岁结婚时,这门楼就有了。
   阿婆一个人住,就在门楼旁边,是一间一房一厅一卫一厨的小套间,广燕说,阿婆生了两个女儿,这房子是政府帮她建的。
   鹏哥请阿婆坐门楼的古青石门槛上,帮阿婆拍照。问阿婆的身世,阿婆说她三十多岁时就丈夫就不在了,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直到女儿嫁了。阿婆虽然八十多岁,说话声音清晰,听力非常好,我们提出的问题,都能答复。
   村东边的龙眼井就在门楼不远,依然是做了井口防护盖,拉来盖,露出一个水井,圆形的井圈仍然是麻石,比西边村的井圈显然薄了很多,青砖砌成的井壁,如果没人去介绍,谁也不会想到,这井沉着几百年的岁月。

   白马村的民风淳朴,都非常重视教育,邵琛哥说,无论学校有什么困难,我们村里人都是近心尽的去支持学校。
   村里路边,种着各种果树,荔枝和龙眼、黄皮都结果了,都熟了,从来没看到有路人去摘捡。广燕说,村里的摩托车随便停放,都很安全的。
   将近三点,我们结束了白马村的寻迹活动,出到村口牌坊时,从车后视镜我又看到那四平八稳的牌坊,牌坊上的对联是前琛哥很多年前写的,借琛哥的对联来结尾吧。"白发胸心敢把老躯肩日月,马舒远志浑将四足展风雷"。
   白马古村,我会继续来的。



3、传说中的白马古村


   前几天,张慧谋老师给我信息说,豪,你还在电城吗?这段时间太忙了,有些累,想回小城休息一会。
   上一个周六中午,张老师回来了,和族弟留生、许景东老师、庄春年老师在张老师弟弟家里喝茶,又聊到白马,我同张老师提议:叔,再去一次白马,怎么样?张老师说,好啊,有几个问题,我也想去弄清楚。
   下午三点多,本来回来休息的张老师,又给我拉到白马古村了。

   到了白马村,先到广燕家二楼喝茶,等水益叔回来,白马村小学校长黄权谋和村贤琛哥作陪,琛哥可是了不起的人物,古诗词和对联的造诣非常深,白马村口的对联就是他写的。
   广燕的姐姐摆上自己做的粽子,还有荔枝园里刚摘下来的桂味荔枝,张老师看到粽子,忍不住品尝了几小块,赞叹不已。
   水益叔从水东回到了,我们品着茶,尝着新鲜的桂味荔枝,水益叔时而凝重时而幽默的描述,把我们带回到四百年前的古白马村……

   关于白马古村大户人家邵纯儒的故事,零零碎碎地在水益叔的描述中,展现我们的眼前。
   邵纯儒开仓济灾救世,在白马村外,搭一排排竹棚,煮饭熬粥给远近的穷人充饥,很多地方的人都知道纯儒的义举,纷纷不顾路途遥远,跋山涉水,赶到白马。本来是一件好事,无奈人越来越多,有些人在来的路上,染上瘟疫,把瘟疫带到白马济灾点,传染给其他人,造成死了很多人,纯儒埋了死者后,心里非常内疚,就到各地捐款修建寺庙。
   麻岗热水温泉附近的热水庵堂。就是纯儒捐钱修建的。纯儒捐了四十担租(水益说,一担租约130斤谷)修建的,当时的热水乡属于白马堡管辖。

   白马村名的来源,也是一个传说的,当时白马村的原名叫凤头坡村,有一神仙从东海骑着一匹白马来,到了凤头坡村村后的马岭(山名),神仙看到凤头坡村田园风光秀丽如画,就停下来稍作休息,把神马拴着,神仙站山上欣赏美景,谁知道神马趁神仙沉迷美景之中,挣脱绳子,跑到绿葱葱的田庄里偷吃庄稼,刚好碰上巡视的农人,农人看到神马偷吃庄稼,就挥起手里的锄头追赶神马,神马慌不择路,撒开就往凤头坡村西北方向的公爆岭飞奔逃去,谁知道到山上的一堆石头堆里,马失前蹄,左前脚插进石头里有十几公分深,留下蹄印。右前脚跪下来,硬生生地把石头压出一条有十几公分深,大约一米长的腿印。后来,大家把这堆石头堆称为马跪石。白马村的名字也因这个故事得来。
   白马村现在的村民都姓邵,传说很久以前,白马村原住的村民是詹姓,人丁兴旺,田园肥沃,山青水秀,村人世代耕田,没有读书人。詹氏人到电城海头村聘请了一个单身的秀才到白马教书,这个人就是九世祖。九世祖到白马教书,村里出了很多秀才。村民们为了感恩九世祖,为了能让九世祖安心教书,就给九世祖建了房子,分配一些农田给他。九世祖就在白马安了家,娶妻生子,开枝散叶。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邵家的人口不断添加,渐渐兴旺昌盛,詹氏人日益衰弱,一日不如一日。詹氏村民就找风水先生询问原因,风水先生说,白马只适宜一姓人家居住,要么把邵家人赶出去,要么詹姓人自己另找地方居住。

    詹氏人回来商讨一下,赶邵家人嘛,现在他们人多势众,不是对手,另外人家对我们有恩,我们詹家人也做不出这样忘恩负义的事。经过几番商议,詹氏人作出大义决定,本姓人迁出白马,另找地方重建家园,把白马让给邵家。
    詹氏族长跟邵家九世祖说了这项决议,九世祖非常感动,心里非常过意不去。提出来和詹氏族长一起去寻找新的居住地,两人骑马南面寻去,325国道以南的地方,大多都是海滩。当两人的马匹跨跃树仔山尾附近的一道咸水沟里,詹氏族长的马鞍上,马身上沾满了鱼虾蟹之类,詹氏族长下马对九世祖笑着说,兄弟,就选这里吧,这个地方靠海,是一个鱼米之乡,离白马路不远,我们两家人以后来往方便。九世祖也是这样认为。

   詹氏族长带着詹氏家族拖女带女的,经过一段时间的搬迁,终于把新家安在树仔山尾这片开阔的临海土地上,后来把山尾村改成山美村。詹氏家族在搬迁过程中,把本家一个香炉遗留在白马村,邵家人恭敬地把这个香炉用隆重的礼式请到邵家的一个宗祠,逢年过节都上香祭祀。
   在广燕家听水益叔对白马古代现代的一些事迹的讲述后,我提议去葫芦坑水库去看看,我想看看传说中的葫芦坡上的书塾遗址。
   张老师到了葫芦坑水库,一个人背着手,神情庄严凝重,沿着葫芦坑水库唯一的大堤坝一直慢慢走,时而弯腰下来,抚摸堤坝上的泥土和草地,时而抬头注视翠绿的环山,落日的光线温度依然热辣辣的,张老师额头上,挂着一些汗珠,他没有理会,完全沉醉于这片山青水秀又有无数神奇传说的白马土地上。
   广燕骑摩托车搭我上葫芦坡上的书塾遗址的山头,陡峭的山道宛然伸延至茂密的荔枝林里,当爬到传说中的葫芦坡的书塾遗址时,大失所望,斜坡上除了一些书塾遗留下来的麻基石外,几乎给荔枝树和绿油油的杂草盖过,什么也看不到了。

   从葫芦坡下来,去李太尉庙看看,在李太尉庙时,也看了九世祖的祠堂遗址,水益叔说,这曾经是邵贞昌搞革命工作时的一个秘密开会的场所。在李太尉庙逗留十几分钟,有人提议去看马跪石。
   马跪石在公爆岭山顶上,进去的路是一段水泥路,大部分都是崎岖不平的山道,我和广燕、琛哥骑摩托车在前面探路,张老师他们的小车跟后面。留下广燕等他们,我和琛哥先去寻找马跪石。
   马跪石在公爆岭西边的半山腰小河道里,穿过杂丛林和满路棘树,终于在一块大石头找到马跪石。这里小溪流水潺潺,一片清凉,拍了几张照片,赶上来的黄校长和水益说,你那个不是神马失前蹄的位置,。我说,这里也有马蹄印啊。有人说,可能是后蹄的印,前蹄应该位置不在那里。

   爬上石壁上,和大家一起寻找,还是给我先发现了前脚蹄印和马腿跪下来留下的印记。
   看着这些神奇的蹄印,我仿佛看到一匹白马,扬起四蹄,在翠茏的山林中奔驰……
   白马,一个满满传奇故事的地方,我会一直来的。还有很多故事,等着我去分享的。





psb.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口碑 +20 收起 理由
小溪* + 2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1:57:47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学校门口往右转,家家户户的门口,都种着一棵或更多的果树,离学校不远的一户人家门口,我们见到了乾隆年间喂马用的石槽,一个椭圆形,一个圆形,外表给一些泥巴和青苔掩盖,但仔细观看,石槽依然看到它们的原色,青石头做的石槽,不是水益哥介绍,这石槽放路边,也当它们是普通的石头制品,有谁会去想到它们身上,居然经历两百多年的沧桑呢。


psb (44).jpg
psb (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1: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村里的一些房子,依然保持着原来的面貌,青砖瓦房,但很多房子已经成了断墙残垣了,广燕指着一堵瓦顶门拱说,这是其中的一个门楼。看着那灰青砖墙的门楼,在蓝天下,仿佛看到它当年的威严庄肃,它可是看尽了村里万千兴盛和衰败。
  乐山公祖祠,乐山公据碑文介绍,十七世祖,生于乾隆二十年。水益介绍,邵贞昌和邵以梅烈士在这里为村民们传播革命思想。广燕带我去看了邵以梅住的地方,没有屋顶了,只有一堵墙。


psb (11).jpg
psb (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2: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一间旧房,门口杂草丛生,墙面已经脱落了,祼露出来斑驳陆离的墙面原色。跨过青石门槛,是一个前堂,可以看到里面的房子,无论是墙或屋顶,破旧甚至塌落的,前堂出去,方形小天井,青灰的砖铺底,穿过天井,就是正堂了,褪了色的圆木柱,屋檐、柱梁的花雕,工艺精湛,古色古香。阳光穿过残破的瓦顶空隙,变成几束光柱,将整个正堂的灰尘掀起。
  张老师默默地注视褪去原色的柱子,靠近圆柱,用手轻轻抚摸,仿佛是抚摸着圆柱身上给岁月磨过的伤痕。他低着声音对身边的人说着话,怕扰了古屋的原有的宁静。
   张老师对我说,通知周旺兄弟,博贺去不了,下次约他们。听到老师的说话,我知道张老师是给这里古村、古瓦、古墙、古韵吸引住了。
   这房子是大财主邵纯儒买过来当花厅的,有着四百年的历史了。至于花厅是什么用途,忘记问了。


psb (43).jpg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65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2: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前堂左边有一个侧门,走出去是一处小块空地,有一棵龙眼树,过去就是村里人家的祖堂,广燕指着旁边一棵树叶茂密的大树说:这棵黄皮树有两百年了。
   广燕指着旁边祖堂门口的几块蔓藤几乎盖过的青基石说,这就是出名的凤鸡门楼。又指北面杂草丛生的旧村道说,这是马车路,以前路边很多房子,成了一条长巷,在巷头叫一声,可以听到回音。


psb (24).jpg
psb (22).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2: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跟着广燕穿过一处处的残墙断壁,到一条村巷时,广燕为证实巷子说话有回音,还特意叫了几下。
   水益说,大财主纯儒非常重视文化教育,学堂不设近武馆,怕吵着读书的人。他家里有两万九千担租(担租,以前的人称多少担租,就是多少亩田地),买田买地买到广西陆川、贵港,后来在广西买了半条街,用来做驿站,并雇了广西本地人打理驿站。
  从广西回来,生了第八儿子贵亮,贵亮曾跟邵应邲一齐习武,应邲是那笈村十七世祖,是乾隆年间的武状元,当过御前侍卫。听说乾隆晚上喜欢写小说,那时应邲就守着,还有乾隆就寝时,也是他守护。
  走到村中另一处旧房,跨过前堂,前堂门口处有射击孔洞,漏斗形状的孔洞,在右边门墙,距地一米左右,距屋顶下来大约三十公分左右,有两个孔洞。还是一个青砖铺底的天井,左右两边各有两间小房,正堂对着天井,没有墙面隔开,只有在正堂前面砌了两截一米高左右的翼墙,正堂两旁是房间,宽敞明亮,阴凉。


psb (7).jpg
psb (8).jpg
psb (9).jpg
psb (17).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2: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白马古村,在这片热土,既可以寻找到红色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又可以从村里那些日久失修、残破不堪的颓垣败瓦中,感受到藴藏着四百多年风格古朴的民居建筑特色,还有那些神奇的传说。
   和一帮好友,再次踏进这个民风淳朴的白马古村,去村里寻访古村风韵和红色革命踪迹。陪同行的白马小学黄校长,还有宗亲琛哥和广燕。
        做戏坡,就是邵贞昌经常给村民宣传红色革命思想的地方。从白马小学大门口左边小卖部旁边一个路口进去,水泥小路一直延伸到村外,大约一百多米,路两旁的荔枝树枝,给鲜红的荔枝压得往下垂。走上一段路,远远就可以看到一棵葱葱郁郁的参天大树,在白炽的阳光下,显得更加的翠绿。



psb (36).jpg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518.jpg
psb (33).jpg
psb (34).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2: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白马村原来有五口水塘,现在只剩下白马小学后面的一口叫上塘的水塘,上塘是白马村的风水塘,原来还有一口下塘的,扩建学校时,从上塘挖起塘泥填平下塘,建成学校的篮球场和操场。
   风水塘向东的田园大约一百米的地方,有一片绿葱葱的参天古树,在一个大土堆上面,是文昌阁的遗址。文昌阁原先是三层的古瓦塔楼,在六十年代中期拆了。茂密的杂树丛掩盖着的文昌阁方块石头墙脚基石,站在旁边可以看得清楚。东边的小树丛中,文昌阁的两块门槛石杂草萋萋。
   据说,上、下风水塘和文昌阁是康熙的国师,叫邬万吉(音),康熙驾崩后,雍正当了皇帝,邬万吉避难途中来到了白马村,邬万吉对地理风水研究也非常精通。

   他发现白马村不远的山剑村地形象一把利剑,直插白马村,邬万吉就给村人想了一些克阻利剑的对策,就挖了两口风水塘和建了三层文昌阁来顶着这把剑。水益叔说,其实不是什么利剑,只不过是利用文昌阁来顶住当时的"羊角风",也即是东北风。邵贞昌烈士曾在文昌阁开了一次秘密会议,参加会议的都是一些骨干革命者。


psb (35).jpg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527.jpg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522.jpg
psb (29).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2: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神秘的白马古村


psb (18).jpg
psb (16).jpg
psb (19).jpg
psb (31).jpg
psb (2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2: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锅耳屋的青石基石往东走,有一堵有门的墙孤独地矗立在一处新房旁边,它另外的墙都塌倒了,木椽和木梁、瓦碎压堆一起,成了废墟。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532.jpg
psb (40).jpg
psb (39).jpg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53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2: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乐山公祠堂附近的一个古门楼拍照时,一个老阿婆拐着拐杖走过来问我们是做什么的,广燕告诉她,我们是来采风的,宣传白马村的。我们问阿婆有多少岁了,阿婆说她八十点岁了,同行的鹏哥问阿婆,拍照的门口有多少年历史。阿婆说她二十多岁结婚时,这门楼就有了。
   阿婆一个人住,就在门楼旁边,是一间一房一厅一卫一厨的小套间,广燕说,阿婆生了两个女儿,这房子是政府帮她建的。
   鹏哥请阿婆坐门楼的古青石门槛上,帮阿婆拍照。问阿婆的身世,阿婆说她三十多岁时就丈夫就不在了,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直到女儿嫁了。阿婆虽然八十多岁,说话声音清晰,听力非常好,我们提出的问题,都能答复。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547.jpg
psb.jpg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620.jpg
psb (2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2: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马跪石在公爆岭山顶上,进去的路是一段水泥路,大部分都是崎岖不平的山道,我和广燕、琛哥骑摩托车在前面探路,张老师他们的小车跟后面。留下广燕等他们,我和琛哥先去寻找马跪石。
   马跪石在公爆岭西边的半山腰小河道里,穿过杂丛林和满路棘树,终于在一块大石头找到马跪石。这里小溪流水潺潺,一片清凉,拍了几张照片,赶上来的黄校长和水益说,你那个不是神马失前蹄的位置,。我说,这里也有马蹄印啊。有人说,可能是后蹄的印,前蹄应该位置不在那里。

   爬上石壁上,和大家一起寻找,还是给我先发现了前脚蹄印和马腿跪下来留下的印记。
   看着这些神奇的蹄印,我仿佛看到一匹白马,扬起四蹄,在翠茏的山林中奔驰……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624.jpg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628.jpg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710.jpg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714.jpg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726.jpg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731.jpg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738.jpg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743.jpg 微信图片_2018062621471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8-6-27 10: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白马村有说不完的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6-27 15: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溪* 发表于 2018-6-27 10:14
白马村有说不完的故事……

对啊,一本沉沉的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7-21 13:29 , Processed in 0.150626 second(s), Total 8, Slave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