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6010|回复: 0

甘肃庆阳六中女生跳楼源自“迟到的正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9 14:5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六盘水评论】甘肃庆阳六中女生跳楼源自“迟到的正义”?

我看到网上大多数文章都在质疑甘肃女孩跳楼时,围观的看客们却以欢呼鼓掌令人愤慨!这些人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我还看到了北青报记者的采访——25日,庆阳市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李某奕是先患上抑郁症之后才被其班主任吴某厚猥亵的,“我了解到这个女孩原先就有抑郁症,他们老师在照顾她的过程中没把握住自己的行为”。这种说法需要庆阳市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提供该女孩原先就有抑郁症的医学证明文件,假如没有医学证明文件,这又是属于一种什么行为呢……?

假如我们延伸甘肃省庆阳市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的言论,能否证明——“李某奕是先患上抑郁症之后才被其班主任吴某厚猥亵的”。假设这个事实成立,那么班主任吴某厚明知到本班女学生身患抑郁症,在女学生胃痛在教师公寓躺在床上休息时,竟然“疯了一般扑过来,抱住女学生亲脸、吻女学生的嘴巴、咬女学生的耳朵,用手在女学生背后乱摸,想撕掉女学生的衣服……。”这人面兽心的班主任吴某厚还有半点——为人师表的人民教师样子了吗?在明知女学生患病,还对其进行猥亵,假如还不能从法律上起诉班主任吴某厚,那么作为甘肃省省辖庆阳市西峰区人民检察院来说这是一种失职的行为!

翻开甘肃庆阳市西峰区检察院“不起诉理由说明书”,我们看到了;一、“公安机关起诉意见书认定被不起诉人吴永厚有摸被害人后背、脱衣服、咬耳朵的行为。现卷内仅有被害人李某某的的陈述,经立案监督后,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取证仍然未补充到证实吴永厚实施上述行为的相关证据。”

猥亵的目的是满足其班主任吴某厚变态的动手动脚的心理需求,摸被害人后背、脱衣服、咬耳朵的行为——能留下物证吗?这和强奸罪不同于会留下——精斑、体毛等,甚至于被强奸人能够提供罪犯的身体隐藏部位特殊的如色素沉着、血痣等旁证!所以猥亵的案件发生后,多数女学生都选择了沉默,假如公开向公安、检察院揭发,由于取证难案件会不了了之,这样势必让犯罪嫌疑人成了被无故冤枉的“好人”,受害者反而成了造谣污蔑的“坏人”!这就是我们法律的缺陷!

关于司法解释中提出了;要将强制猥亵、侮辱妇女行为与非强制性猥亵、侮辱妇女行为区分开来,本法只惩罚以强制方法猥亵、侮辱妇女的行为,对于非强制性的猥亵、侮辱妇女行为不能视作犯罪。其次,并非任何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的行为都构成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本条对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的构成虽然未规定“情节严重”之要件,但不能将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强制猥亵、侮辱妇女行为亦视作为犯罪。

那么请问:利用妇女患病等状态而实施的猥亵行为,能否认定为强制猥亵妇女罪呢?笔者认为,这种猥亵妇女的行为在本质上是违背妇女意志的,其猥亵手段可视为“暴力”、“胁迫”以外的“其他手段”,因此,应认定为强制性猥亵妇女罪!

二、“被不起诉人吴永厚辩称其用嘴接触李某某的额头、面部、嘴部是为了进行体温测试,经审查,被害人李某某当日在宿舍休息是因为突发胃病,对此有李某某的陈述及罗进宇的证言证实,并无发烧症状,吴永厚作为一名成年男性,用嘴接触被害人额头、面部、嘴部测量体温的行为也不符合常理,且自已供述对其它学生并无类似行为;故认定被不起诉人吴永厚有亲吻李某某的行为,但情节显著轻微。

2016年9月5日,庆阳六中高三的女生因为胃疼在教师公寓休息,到了晚上20点左右,学校突然停电,她的班主任吴某厚却来探病了,吴某厚坐到了她床边,在询问过胃痛怎么样后突然伸手摸她的脸,“疯了般扑过来”抱住她不松开,亲吻了她的脸部、嘴巴,咬了她的耳朵,并且吴某厚的手一直在她的别后乱摸,撕掉她的衣服。其后,罗进宇老师因为要取值周笔记回到休息室,在门口叫了一声,吴某厚才放手。这就是真实的情况!

既然甘肃庆阳市西峰区检察院认为“吴永厚作为一名成年男性,用嘴接触被害人额头、面部、嘴部测量体温的行为也不符合常理。”这应该属于刑法上的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不料甘肃庆阳市西峰区检察院笔锋一转,把吴永厚作为一名成年男性,用嘴接触被害人额头、面部、嘴部强制猥亵、侮辱妇女行为变成了——“故认定被不起诉人吴永厚有【亲吻李某某的行为】,但情节显著轻微。”把猥亵改成亲吻?这种文字的表达方式,显然是把天下的人都当成文盲了吗……?

在上面“公安机关起诉意见书认定被不起诉人吴永厚有摸被害人后背、脱衣服、咬耳朵的行为。现卷内仅有被害人李某某的的陈述,经立案监督后,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取证仍然未补充到证实吴永厚实施上述行为的相关证据。”现在吴永厚自已供述承认——用嘴接触被害人额头、面部、嘴部是测量体温的行为。这难道不能构成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的证据链吗?我们想请问甘肃庆阳市西峰区检察院又为何偏偏相信了一个道德败坏、骨子里却无时不刻都在裸奔的闷骚型的男子——“且自已供述对其它学生并无类似行为”呢?这样让我们有了一种感觉——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吴某厚不曾偷……?!

三、被害人李某某在案发次日被庆阳市中医医院诊断为抑郁症。对于李某某患有抑郁症与吴永厚的猥亵行为是否有直接因果关系,经公安机关询问相关医务人员,均对此无法鉴定。故现在无直接证据证实导致李某某目前的病情与吴永厚的行为有直接因果关系。

甘肃庆阳市西峰区检察院在“不起诉理由说明书”的第三条,认定【亲吻李某某的行为】变成了“吴永厚的猥亵行为”。这种颠三倒四的语文水准真的可以让政法大学的老师们情以何堪?一个连抑郁症的发病原理都无法在医学文献上得到全世界精神学科的专家们一致的认可,你让相关医务人员如何回答——患有抑郁症与吴永厚的猥亵行为是否有直接因果关系呢?你应该让公安机关询问相关医务人员,能否排除患有抑郁症与吴永厚的猥亵行为没有间接因果关系!这才是人民检察院为人民着想!

古人云:“政者,正也,己不正,焉能正人,治者无德,又何以德治。”一个学校的老师出现这种猥亵和侮辱女高三学生的犯罪行为,作为学校是绝对不能姑息养奸!这是对被猥亵和侮辱女高三学生的一种心理的第二次伤害。李某某跳楼前1周曾说:“看到检方不起诉决定书特别生气。”一个因为母亲和父亲离婚了、没有地方去倾诉的女学生,把害怕和屈辱的困惑告诉了学校的心理老师,但是心理老师并没有给予正确的心理疏导处理。

一个敢于把人面兽心,把在学校和邻居面前沉默不语好男人——她的班主任吴某厚给曝光以后, 李某某在《控诉状》写道:“在曾经相处同学眼里,我成了得怪病的人,每每回到班里,看到的都是质疑、嫌弃的眼光,而我那班主任却成了可怜的生了病的人。善良的人遭人非议得不到一个公正的说法,丑恶的人却逍遥自在得到关心和问候。”李某某在日记里写到:“在我自以为干净的地方,我受到自己最尊敬的老师的伤害,连我一直依赖深信不疑的学校都糊弄我,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敢再相信什么?”于是,李某某对老师和学校失望了。2016年10月7日,李某某第一次试图自杀,她吃了几瓶药,后来被抢救过来。

2018年6月20日黄昏,原甘肃省庆阳六中高三(二)班一女生意图跳楼自杀,消防官兵接警后立马赶去营救,可惜的是在百般劝阻挽留后,仍然没有救回这个女生。消防士兵因为没能救起女生而自责地趴在高楼边痛哭的声音,震荡在我们神州大地的上空,令每一个正直的人们心碎……

2018年6月26日上午,甘肃省庆阳市教育局党委召开专题会议,决定将吴某厚调离教育系统,注销教师资格证。这迟到的正义,假如能早一个月来到,甘肃省庆阳六中高三(二)班李某某女生她还会意图跳楼吗?笔者认为;假如不能从法律上起诉班主任吴某厚,那么作为甘肃省省辖庆阳市人民检察院——少签发了一份给庆阳市教育局的“司法建议”!(文:夏金根/笔名:六盘水评论)

【任何平面媒體,網路轉載及文摘,恭請註明作者和出處】

78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7-22 06:42 , Processed in 0.115005 second(s), Total 9, Slave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