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2265|回复: 0

父亲的老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4 16:4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长大后,远离了故乡,总会产生起一种对故乡的怀念之情,特别是对小时候居住过的那间老屋,至今,仍是那片牵挂不断的柔柔之情。

  在脑海里,爸爸妈妈在乡下住的是一间十分简陋的小瓦屋。内面光线阴暗,屋内堆放着各种杂物,显得杂乱无章,稍没有人行走,那老鼠就会从屋洞里钻出来,到处乱跑。下雨时,屋顶上常常漏雨,这时,妈妈就端着一个小脸盆放在地上,让雨水滴到脸盆里。每当我看到这情景,曾多次动员爸爸妈妈搬到大瓦屋与我们姐弟一起住,可是,每次都被他们婉言拒绝。爸爸妈妈心里总是这样想着,这大瓦房屋是为我们子女修建的,让子女住好一些,这是做父母的心愿,只要看到子孙生活过得好,他们自己委屈一点,也心甘情愿。对此,父亲住在那间小瓦屋,一直到去世。   
  清明节,其他村的人都在这天,为逝去的亲人扫墓。可是,咱村却与别的乡村不一样,选择在冬至扫墓。每年这一天,母亲都要向我们讲述父亲创家立业的故事。为了建造这间大瓦屋,解放前,父亲凭着一条扁担,一副肩膀,在村里代替乡亲们挑草蓆到海口、府城、那大、通什出卖。从家乡到那大、通什市,相距三、四十公里路,为了防止日本鬼子白天拦路抢劫,父亲总是把黑夜当白天。夜幕降临时,他就踏上路途,第二天,东方拂晓的时候,他已在市场上叫卖草蓆了。下午,他将草蓆卖出去后,又匆匆地踏上归程。深更零点过后,当人们都在梦乡时,他又悄无声息地回到他那间漏雨的小瓦屋。风里来雨里去,就这样,他用自己勤劳的血汗,换来了一分一厘钱,终于建起了全村中最好的一间大瓦房屋。
   

  土改时,村里某些人以剥削的罪名差点将父亲推上批斗台。俗话说,树大招风。父亲担心被划上富农成份,就将自己用血汗建起来的房屋中的四分之一,分给了叔叔居住。筹建这间房屋时,父亲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四十多岁就患上了十二指肠胃气疡,疾病折磨他整整二十个年头。
   

  人常言,有心插花花不开,没心插花花满园。爸爸妈妈耗尽了心血建起这间房屋,我们却偏偏没有住上。大学毕业后,我们姐弟俩都分配在外地工作,年老的母亲也随着我们住进了大都市生活。从此,父母一心一意为我们子女营造的那间大瓦房屋,变成了一间空房屋。如果父亲在九泉之下得知这一消息,不知道如何是好呢!

  如今,我们子孙们都住上了高楼大厦,当然比家乡中的那间大瓦房屋住得舒服。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越舒服越常常勾起我对家乡那间大瓦房屋的怀念。因为,她寄托着爸爸妈妈对我们子孙的爱惜之心。每当我看到那间大瓦房屋,我就感到父母那一片慈爱之情,一片像大海一样的胸怀。脑子里总浮现着他们那勤劳朴实的崇高形象。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7-21 12:02 , Processed in 0.108566 second(s), Total 8, Slave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