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8297|回复: 1

“不要让华为跑了”作者:不必盯着华为,金融秩序已变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6 15:5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003.jpg

一堆人跑来问:华为又搬了,2700号人,1500辆车,浩荡奔松山湖。

你咋看?

我觉得,华为跑不跑,都不重要了。当年关于实体经济和地产泡沫的争论,只是表面。背后是金融失序。两年过去,金融秩序已变天。

“炒的人越炒越富、干活的人越干越穷”的金融扩张期正在过去。

那年实体是被金融泡沫收割的韭菜,现在继续炒作和加杠杆的同志们,将会是不断被收割的韭菜。

认清现实,好好干活,是财富增值且不当韭菜的最佳方略。

没有哪个大国会用吹泡泡的方式去应对贸易战。

实体经济的优胜劣汰仍免不了 ,任正非给华为的最高纲领都只是“活下来”。

你别乱来。

以下是悦涛和朋友胡侃一通的节录并篡改。

1、
关于华为和“外迁”:深莞双赢

现状是企业扩张,深莞分羹,三赢格局,皆大欢喜。

东莞:2017年华为系首次摘得东莞营收、出口、纳税总额三冠王,超越老霸主步步高系。

深圳:4月份华为与深圳刚签协议,在深建设华为控股全球总部。任正非表示深圳是核心,永远是总部。

当年“不要让华为跑了”这声吆喝,不是悦涛喊的,是龙岗地方政府对工业经济流失和地产炒作加剧的担忧,说到底是对区域竞争力和税源的担忧。

原文里两成篇幅是官方文件的原话。包括房价泡沫和华为分流的迹象。

过度夸大和过度掩饰都没必要。华为在2013-2016年期间在往东莞切蛋糕。

东莞松山湖2000亩地,预留了扩容空间。大量业务部门的分流已定。但华为营收从2013年的2400亿增长到2017年的6000多亿,对冲了分流效果。够东莞和深圳两地分羹。

深圳政府挺多有识之士,在产业层面有前瞻眼光。但斗不过当时的大势,地方政府掌控不了金融阀门,脱实入虚、土地炒作、寅吃卯粮掏空身体,他们也没招,只能发报告呼吁一下。(当时报告是公开的。)

官方文件警告的是两条风险:1、成本风险;2、炒作风险。

成本是地价上涨对工业经济的挤出;炒作是对加杠杆炒房之后一地鸡毛的风险。

深圳很多官方研究部门都提出过尽快出台“房地产税”的建议,对抗低成本高杠杆炒地风潮。然并卵。

本质上是地方政府的实体经济阀门和金融财团的货币阀门之间的PK。

首局金权赢,地价飙涨实体被割。全国性现象。

2、土地资源博弈

深圳关外的土地争夺战,盘根错节,由来已久。

这里面至少包含四方:原住民、政府、资本、打工者(实体企业)。

深圳大量的原住民土地和房产,性质不明、产权不清、面积超标。早期城市化没处理好原住民私产和国有土地的边界。

政府是土地拥有者,资本是土地开发者。

华为是打工者角色。下蛋母鸡中的战斗鸡。本来你下蛋,他做窝,企业好了窝也更好。

四方本来势均力敌。结果经过一轮货币放水冲刷,地价飙涨,大量原住民土地拆迁改造不动,也没法做整体空间规划——成本太高。

开发商可以搞,切一块卖一块。

高房价其实是城市化的阻力,让空间规划、拆迁成本、企业生产和居民生活成本都提升了难度。

这里面的实体企业又是一切资本土地食利的源头。一切的一切都因为这里有个下蛋母鸡。结果母鸡突然想挪个窝下蛋。

这就尴尬了。

3、
实体经济和房地产

这个得搞清楚,开发地产是个技术活、体力活、脑力活,本身是实体经济,炒作地产才是实体经济的死敌。

炒作的是地价,地价后面是金融货币流。就是资本约束、财税配套没有,放出去的水乱飞。所以现在是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不是地产稳定发展委员会。

根子都在货币往哪流,利益给谁分。

龙岗报告的呼吁其实就是:不能让炒的人越炒越富,让干活的人越干越穷。特么也是公务员心声吧,再炒下去他们也买不起房。

中国企业大体分两类。

一类是通道型企业。资源集纳型,本质上是代政府收税的,地产就是财政的二传手。

二类是创造型企业。靠技术产品市场,充分竞争,属于创造税源的,像华为这种。

实体产业链,在中国的城市生态里是市场化集聚形成的,不是靠政府规划,最多是引导。

土地既是生产资料,又是民生资产。暴涨暴跌成为炒作筹码,只会打乱实体生态。

城市不是靠货币塑造的,靠产业和生活塑造。欣欣向荣+烟火气,才像回事。

实体产业创造财富且是长期持续性税源,地产其实是财富收割变现环节,不是创造环节。

这里面和开发商没多大关系。而是金融机制上把货币杠杆超前给到炒作生产资料和民生资产的,对实体企业就是半渡而击,一脸懵逼。

城市是要永续经营的,不是炒一把就完事。靠的当然是创造型企业。

4、
金融失序和整顿

当时经济环境远不是一个企业迁不迁这么简单。

《不要让华为跑了》一文之后,有部委针对这现象做调研。问我的看法,我说:金融失序了。

2014年下半年以来,先对股市放水,股疯然后股灾,证监会抓一波坏人。

2015年到楼市,然后地产商、保险公司集资到股市上敲门,最后被定性野蛮人、妖精害人精、不法分子违规构建庞大金融集团。

保监会银监会也抓了坏人。保监会搞得太猛被撤。

然后还有一波财团不停地搞海外收购,不计成本地往外跑。还都欠着国内银行几千亿的款。

所以回头看,整个过程伴随房价泡沫的,有两个极坏后果:

1、定向放水被引入到对民生物资尤其是土地房产的炒作上。

2、房价上涨成为资本加杠杆外流的通道平台。卖房或者以房贷款套现外流。金融泡沫是外流的便利条件。

金融失序的结果是外汇流失、实体被割韭菜、生产生活成本高涨。杠上杠之后的金融体系面临坏账隐忧。

短期、剧烈的资产泡沫,会把工业化进程打断,进而影响对外贸易能力。

2016年下半年,开始金融整顿,脱虚向实。力度和周期超乎人们预期。

到现在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架构,一场为期3年的金融防风险大幕刚启。

最近看到的两条消息,对比看。

1)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量减少。
0002.jpg

2)严查消费贷进楼市。

银保监会披露,浙江省银监局开出了6张罚单,其中4张指向个人贷款资金被挪用去购房、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涉及3家银行一家信托,合计被罚215万。

房地产税箭在弦上。去杠杆,会让一些人肉痛。

5、
刘鹤前副手杨伟民:货币再放水也不会进入实体

下面这段来自全国政协常委、中财办原副主任杨伟民的最新发言,请高度重视。((杨伟民是刘鹤前副手。80年代与刘鹤同在国家计委产业司任职。下段来自7月5日杨伟民前海合作论坛发言)

我们应该清醒看到,中国速度并没有同步带来中国质量。中国产品的质量位居世界第一的不多,原创型产品不多,拥有自己技术的企业不多,产业链上别人离不开的技术更是几乎没有。

产业体系虽然很完整,什么都能生产,但普遍缺少核心技术,现代化程度不高。如果把工业4.0比作智能化,我们处于智能化的还几乎没有,真正实现3.0即信息化的也不是很多,多数仍处于2.0的自动化阶段和1.0的机械化阶段,农业甚至还没有过机械化这一关。

对发展阶段的准确判断,是做好经济工作的出发点,我们的问题在哪里搞清楚了,才能解决经济形势怎么看的问题,才能知道应该干什么。如果以为仍处于高增长阶段,就会不遗余力、不惜代价保增长,就会犯历史性错误。出发点错了,以后的事,都会错。

近期质疑金融去杠杆的声音多了起来,觉得实体经济的困难是因为货币信贷过紧。
但是,即使货币放水,就能流入实体吗?即使进入实体,在没有技术进步的情况下,无非是原有技术的规模放大,不就是再制造新的产能过剩吗?

事实上,货币放水不会流入实体,无非是在金融系统和房地产领域炒来炒去,赚钱的是从事或炒作金融和房地产的少数人,受害的是实体和广大人民群众。所以,我们必须坚持去杠杆,不能再走债务支撑高速度的老路。

金融失序的阶段已经结束,新金融秩序,实体为重,重在科技。整套经济系统运行的出发点已经转变。

以后财富增值,必须来自你自己的价值。

认清现实,好好干活,不要成为新秩序里的炮灰。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8-7-9 17: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真如此,华夏之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10-23 18:15 , Processed in 0.124520 second(s), Total 9, Slave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