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2274|回复: 0

中国楼市割韭菜套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2 09: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很久之前,听过一个段子:
有群大佬吃饭,大家轮流发言宣讲当年自己如何成功,轮到最后一位大佬,他却岔开话题,讲了一个关于电梯的故事。


有间电梯里坐了几个人,一个人不停地原地跑,一个人不停地用头撞墙,一个人不停地做俯卧撑,一个人不停地在地上爬。电梯从底楼到了顶楼,有人问他们怎么能到这么高。一个人说自己是跑上来的,一个人说自己是撞墙上来的,一个人说自己是做俯卧撑上来的,一个人说自己是爬上来的。末了,这位大佬讲,电梯就是中国经济的起飞,而那四个人,就是天天向小白们介绍成功经验,卖铲子的人。

无意diss各位大佬,我认识的徐鑫,就曾经卖过铲子,但是他固执的认为自己是卖铲子里面的高阶玩家。通过炒房客董冀,拿到徐鑫的联系方式,打给他的时候,他还在北京没有回上海,于是就约了咖啡。


01

沪漂生活

这是第一次见到徐鑫,徐鑫不高,白胖清秀典型苏浙一带江南男生的长相。

2010年那年徐鑫22岁,大学毕业的他在上海一家地产外包销售企业做营销文案创作工作,收入低到每个月几乎不需要交个税。
来自小镇的他得不到家里的经济支持,凭借自己微薄的工资交完房租能活下去已经算是个奇迹。
在上海买房这件事徐鑫根本想都不敢想。

徐鑫天生就是高昂房价的厌恶者,每个季度末,房东都会提前十天就开始骂骂咧咧的催要房租。在他看来,这些靠着出生地优势的上海本地人一点社会价值都不产生,却可以如此飞扬跋扈的拿到高昂的房租收入,徐鑫经常在心里骂人。

转折出现在2013年。
2

013年初,屡屡上涨的房租已经占据徐鑫收入的40%,巨大的经济压力,让徐鑫开始考虑换工作。他在58网站上投了些简历,然后选择了相对薪水最多的一家购房咨询公司。入职时才发现,公司加他才三个人,四十多岁秃顶的男人是公司老板何总,另外一个女生,也是才进公司的,叫做刘继芬。

何总拉来徐鑫和刘继芬两个年轻人,起初徐鑫不理解自己的工作是什么,直到何总给他们讲了一个故事:

在19世纪,美国西部掀起一波淘金热潮,无数怀揣着暴富梦的人蜂拥而至,结果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淘到金子。在那一波热潮里,真正赚到钱的人,是向淘金者贩卖铁锹,也就铲子的人。其中的逻辑简单粗暴:不是每个人都能淘到金子,而只要有人淘金,那么卖铲子就是一门好生意。这么多年过去了,卖铲子这门生意不仅没被淘汰,反而在不同领域,发展出了更多的分枝和流派。在房产圈,如果说房产中介是初级卖铲子的人,你们就是高阶卖铲子的人。后来徐鑫才知道,这就是一场造神运动。


02

推上神坛

在何总的指导下,徐鑫不再是那个租住在农民房,咒骂房价恶性上涨的屌丝沪漂。他被包装成一个深谙经济周期,踏准楼市节奏,巧妙利用金融杠杆的在上海杭州苏州等地大量买房并且赚到钱的的超级大神。刘继芬,毕业一年不到的她,则被包装成在毕马威KPMG工作数年的高级金融师,名字也不叫刘继芬,而是换上了洋气的英文名Jolin。徐鑫起初很惶恐,担心自己扮演不好这个角色会露馅。何总安慰他:别担心,只要把你包装成在楼市里赚到钱的样子,那么你所有的话都是真理,所有的操作都是正确无比的。

伟大事业开始启动。

2013年12月31号晚上,徐鑫与何总,jolin一起将打磨的毫无漏洞的帖子《升阶之路道阻且长,但是我已经在路上》在多个论坛发出来了。一瞬间,热度不断攀升,徐鑫的微信被加爆了。很多网友上来就是“老师”“大神”“徐总”称呼徐鑫,向他咨询和请教,徐鑫按照事先恶补的知识一通回答。那些回复在自己看来破绽百出,但狂热的网友却并没有注意到,而是一直大呼感谢并搭配微信红包作为报答。

徐鑫一晚没睡着觉,发信息给何总:何总,你猜的太准了,果然成功者每句都会是真理,果然我说什么他们都觉得是很有道理。何总慢慢的回答到:这话不是我说的,是马云说的。

后来徐鑫才知道,那叫做幸存者偏差,人们能看到的,只是经过筛选而产生的结果,至于筛选的过程,就被忽略掉了。所以,他们会习惯性地认为,幸存者的每个决定和观点都是成功的必然原因。徐鑫慢慢意识到,这个时代向中产贩卖焦虑、向年轻人鼓吹消费主义、向普通人兜售成功学才是赚钱的好方法。


在扮成成功投资客的三个月后,何总提醒徐鑫要开始考虑变现,在何总的指导下,徐鑫变现手段花样百出。
一对一案例微信一小时私信咨询,高昂收费的线下讲座,推荐楼盘团购,从中抽水,市面上几乎所有的变现手段徐鑫都用上了。
徐鑫建立了收费vip永久微信粉丝互助群,每天会在群里分享经济学理论和买房指南。
知识星球,微博问答等等,也陆续打开,在里面,徐鑫常常指导粉丝解读宏观政策和价格洼地。
这是徐鑫的绝对领域,他就是神。


03

徐鑫的套路

“短期看货币,中期看土地,长期看人口”楼市的基本逻辑,在徐鑫这里完全不重要,因为粉丝不在乎。

楼市走向只有两个走势,涨和跌,粉丝只想从徐鑫嘴里得到最简单的答案,现在是不是能买入,能买哪里。有了欲望就容易被控制,徐鑫从来不正面回答粉丝的问题,如果仔细一点,不难发现徐鑫的套路。1、模棱两可的观点。区域分析中,徐鑫的回答只有两类,火热的地区,他的观点永远是短期看涨,长期看跌,调控区,他总是短期看跌,长期看涨。
这样一来,徐鑫就有了足够的余地周璇,当某地突然出现一波行情,徐鑫马上翻出当年的发言,来印证此时的涨跌行情。2、故弄玄虚的回复。如果粉丝问起楼市未来半年的走势,徐鑫则会搬出一波夹杂着晦涩词语的“专业”分析。

徐鑫的小密圈,常会出现这样的句子:房价会保持继续探底的过程中发生无序波动,接着进入短周期的上行通道,价格回升。
估计连徐鑫自己都看不懂自己在说什么,但这样分析却让粉丝大呼牛X。3、打太极的回答方式。楼市投资是宏观和微观并重的一门课程,微观方面需要掌握户型,朝向楼层,还要注意周边配套,学区交通和贷款年限。

宏观方面关系国内外形势,货币政策,汇率形势,周期等等问题,是综合性很强的学科,这也给徐鑫很大的摆脱空间。偶有粉丝因为选筹错误来责难徐鑫,巧舌如簧的徐鑫则从宏观和微观角度分开反驳,粉丝被堵的哑口无言。除此之外,徐鑫更是把所有的政策新闻,都解读成楼市利好,呼吁粉丝疯狂买入。就这样,徐鑫的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粉丝们的拥护,让他沉浸在这场造神运动的金字塔顶端的自豪感中。


不过,这些技法可不是初出茅庐的徐鑫想出来的,而是何总手把手教出来的。

2014年不瘟不火的市场,让这种观点受到质疑,徐鑫安慰粉丝这是大涨前的信号,同时暗自祈祷2015一定要涨,不然真的顶不住粉丝的质疑了。


运气站在了徐鑫这一边,2015年,从深圳楼市开始的新一轮周期突然启动,迅速传导到上海和周边地区。徐鑫一下被推向神坛,听了徐鑫建议的粉丝挣的盆满钵满,打赏起这个带给他们财富的徐鑫毫不手软,至此,徐鑫的表面收入已经超过千万。可谁又知道,虽然徐鑫已经获得的巨大的赞誉和名声,却依然只是拿着固定工资,每个月不到15k的收入。

因为前期公司的创办全部是何总的资金支持,所以徐鑫和jolin的劳动合同里面清晰写着,只有固定的月度工资。所有收益绑定的是何总的账户,膨胀的徐鑫多次和何总谈过改变薪资分配,想要改变自己的傀儡命运,但被何总打太极的方式拖到2016年中旬还没解决。


04

危机比涨薪来的早

2016年8月,限购开始重启,徐鑫看多的几个城市,房价走势似乎有转空的趋势,唱多的徐鑫收益骤减。

2017年,限贷限售继续加码,让很多城市的资产流动性,熄了火,时间一个月一个月过去,而那些贷来的资金是有成本的。

很多跟着徐鑫买房的高杠杆粉丝也被巨大的月供搞得焦头烂额,很多粉丝因此现金流断裂,而不得不低价抛售房产。而处于买方市场的行情下,价格再低也很少接盘侠出现。

徐鑫开始被粉丝咒骂和扒皮,此时徐鑫非常艰难的维系着这场造神运动,艰难地唱多。被动的徐鑫想要结束这场傀儡造神运动,但他清楚地知道,按照合同签署的保密协议规定,曝光真相将会面临何总方面巨额追偿。
被欺骗的粉丝更饶不了他。
2017年底,因为粉丝方面基本没有收益来源,何总发薪减半,jolin无奈辞职,名字也换回了刘继芬。剩下何总与徐鑫的联系也越来越少,年底的时候,何总年前给徐鑫一次性打了2w元就告诉徐鑫盘子结束了,剩下的业务交给徐鑫自行处理。徐鑫面对着这个烂摊子不知怎么收场,一个人坚持的半年后,徐鑫开始思考出路,他想扮演何总的角色带些年轻人撑起这个盘子。

徐鑫不知道的是,所谓何总早在2017年初双线操作就开始带着另外的团队在唱空了,据说赚的很不错。
投资市场中,每当趋势来临,蜂拥而上的人努力追赶,他们需要承担风险,因为成功与否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而卖铲子则不一样,只要趋势不变,那么别人的不确定性却可以成就自己的确定性。
“赚钱这件事不看技术含量,而是看你的对手,卖铲子的竞争对手非多即空,而我是两面兼顾,不论行情怎么走,我都完美收割”。
这就是何总的赚钱逻辑。


05
新的征程


徐鑫不知道市场多久会转暖,也不确定模仿何总的套路能不能赚到钱,但是他始终认为,卖铲子是楼市里唯一稳赚不赔的生意。
依靠大势而赚到钱的炒房客们,以为自己是宏观高手,人中翘楚,其实不过时代洪流裹挟下的泥沙俱下而已。


夜深了,徐鑫换了个马甲,在各大论坛推送着自己新写的帖子:《用两年时间从投行顾问到资产过亿,我是如何做到的》。
大家好,我是许芹,我从2003年开始在投行工作,现在我正式从工作辞职,因为我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我想给大家分析,我是如何从房产上赚到钱的......
新一轮的造神开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7-23 11:38 , Processed in 0.129704 second(s), Total 9, Slave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