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9414|回复: 0

说不爱不代表不爱,而是不以爱名做行骗筹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0 13: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不爱不代表不爱,而是不以爱名做行骗筹码
    撰文丨墨黑纸白

    见一个爱一个,我们认为是花心大萝卜,应远离这种人渣。那么随便一个人随便说的爱,我们该认为是什么?纸白君以为是骗子,尤其是各种大口号式的爱。

    当你谈爱的时候,首先要清楚自己不是要去骗人

    曾经有一个人问纸白君:“你写文不也是爱咱们的国家,为咱们的国家好吗吗?”纸白君回答:“不,我爱自己和身边的人,为身边人好而写,并非厉害。”

    他听后颇为诧异:“你竟然连厉害都不爱?”似乎在他的眼中,纸白君俨然已经是他国间谍,或者说是不知廉耻的禽兽。

    但恰恰相反的是,他在我的眼中是这样的,一个人连自己和身边的人如果都没学会怎么去爱,反而争着抢着说什么爱一个厉害,这是最不可信的。

    我们也不说争取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取一个国家的权利了,我们只说当一个人没有思维,蔓延至一个族群没有思维,仅仅只有口头上的爱,怕是糜烂横行的。

    人们不理解十年前为什么有三聚氰胺横空出世,正如人们不理解十年后为什么给孩子打的针竟然虚假风靡,你问问被三聚氰胺和假针包裹的孩子们爱不爱?

    这些长大的孩子们如果榆木疙瘩式告诉你,他爱,不仅爱,还爱的深沉,爱得无法自拔,那只能说我们命该如此,用爱去妆点,去爱去行骗,用爱去祸害。

    同样爱的深沉的,还有纸白君曾经的同行们,这段时间扯着爱的大旗,要求工资,要求吃饭,要求生存的传媒人们,纸白君想问一句,你到底爱的是什么?

    如果你爱自己的饭碗,就好好说话,爱自己的饭碗就要努力保护自己的饭碗,要让自己饭碗的本职真正体现在社会上,而不是跟要饭的一样乞讨。

    传媒人如果是靠乞讨来过活的,那这媒体的职责还会有吗?随便一个部门不都能扼死你于襁褓之中?还聊什么爱厉害呢?

    说白了不就是想骗点银子糊口而已?哪来的那么多高尚大口号?难道你这点弯弯绕还能骗得了那些人精们?

    一个社会的尊严,必须要有一群尊严的社会人

    我们的社会需要媒体做监督,而不是需要一群乞讨的,毫无尊严的媒体人去歌颂,日子苦首先是脑子丧失基本思考功能,然后才是被别人拿住命脉坐等死亡。

    不仅媒体人是这样,网络人也是这样,说什么谷歌回来正好可以正面厮杀一番,但你这些年有没有对外先和它厮杀一番?

    就在几个国家建立了子公司,还都死伤惨重,铩羽而归,竟然还能舔着脸说什么正面厮杀?也难怪自己的员工都要堵着自己老板的嘴,可别瞎咧咧了……

    一个网络企业都能如此无知,我们应该只认为这是一家的无知,但从2016年就爆出的P2P骗局来看,到现在竟然还能有大批的人死于其中。

    可见无知是连中产都无知的,也就更不必说低产们了。因为我们的不思考,也因为我们的幼稚,所以率先享受苦日子的人其实已经很多了。

    也因为我们的幼稚,我们的不思考,我们已经置身于苦难之中,而我们没有解决之道,也不思考解决之道,那么就要有人为我们来做这件事了。

    但有人来救你,你真的相信自己又能活过来了吗?纸白君是向来不信的。我们假设真的有一个救世主国,要给我们很多很多银子、科技,我们就能活了吗?

    世界上有这样的例子,比如日本。但日本这个国家包括其国民,都能够去深度反思自己过往的无耻,也可以深度思考自己未来应该有的善良和发展。

    所以我们看到了它短短几十年的崛起,也看到了它二十年间就贡献了十七枚诺奖获得者。换句话说,就算有救世主国在也愿意帮助,自身也要有足够的智慧。

    连这种优势下都需要自身极大的智慧,更何况我们明显还不是这种优势状态中,我们恰恰是在最劣势的状态,不只是所谓的别国遏制我们,还有我们自遏。

    那些走了的人,会告诉你什么是爱

    我们对它们从来没有过恶意,就像我们从未忘记过想要伸出橄榄枝,但却又囿于自身的限制,总是表达的又不那么明确或故意不那么明确。

    也就能让我们看到,那些最高呼说爱厉害的人,但凡有一丁点的能力,都要奔向另外一个国度,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我们为它们曾经的危机兜过底,正如某电视剧调侃的:“一定要积极拯救,救它们就是救我们自己……”而当我们危机的时候,它们是积极戳破泡沫的。

    原因在哪里?其根源不在于,我们帮助过它们度过危机期,它们却恩将仇报。根源在于,它们本就不需要我们帮过危机期,而我们却从不思考我们的危机期。

    所以我们现在的苦,是内外共同的苦,如果将硬操刀这件事完全交给一些人,可能它们会想出几十年前的烂招,重新来一个轮回,这是纸白君最为担忧的。

    这种可能性有多大?主要得看我们每个人的思考有多少,大家盲目说爱而毫无思考的人越多,这种可能性就越大,而那种苦难的再次降临也就越轰轰烈烈。

    如果现在只是一些人发不下来工资,那届时则是很多人都要先干稀混合,最后用90后父辈母辈们的话说:“白面馍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

    这种苦90后们没体会过,但体会过的几代人真的都忘了吗?纸白君不喜欢破罐子破摔,毕竟生活是我们自己的,毕竟生命也是我们自己的,破摔也是摔自己。

    有人自称他叫代价,纸白君认为他这个自称是不错的,纸白君也愿意这样自称,因为没有办法,所以谁问我爱不爱厉害,纸白君只能说我爱自己。

    只有先爱自己,爱自己头脑的思考,才能通过思考产出行为,产出语言,同时产出爱厉害的真实效力和一己努力,否则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说爱其害而已。

    最近纸白君文字更新频率略低,有私生活的新变化,也有对时代变局的冷静观察,在这里还望诸君给予见谅,纸白君会尽快调整状态,继续与诸君及时共勉。

    2018—8—10落笔于墨辩閣
    微信私人号:mhzb726
    微信公众号:moheizhhibai723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10-23 22:10 , Processed in 0.117116 second(s), Total 8, Slave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