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3863|回复: 0

亿万富豪有了小三,原配血战5年能赢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女人都想嫁有钱人。如果有一天,他变成一个对你和孩子都无情无义的人,你又该如何保护自己呢?
1
我叫艾敏,1957年生于南方一个干部家庭,大学毕业后进入市里一所干部管理学校任教。1983年,经人介绍,我认识了在石油公司工作的王明春。
王明春与我同龄,长得虽然斯文俊秀,可文凭不高,家庭条件也差,我确实没有看上他,但他对我一见倾心,不管我怎么拒绝,他都锲而不舍地追求我。
最终,我被他的诚意打动,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嫁给了他。一年后,女儿王瑾出生了。不幸的是,女儿患有先天性疾病,为了给女儿治病,老公挖空心思赚钱。
这一年,王明春正式下海,经营石油产品,为了支持他,我父母拿出了多年的积蓄。而我的兄弟姐妹为了帮他,不惜动用身边的一切关系找银行贷款,找企业融资。而我更是竭尽全力,一边照顾家庭孩子,一边帮他打理公司里里外外的事。
一穷二白的夫妻创业,艰辛自然不必说。有段时期,我们利用寒暑假去各地要债。三伏天骄阳似火的南方,我在空旷的厂房门口一等就是几个小时;寒冬腊月的北方,我天没亮就守在欠账单位门前,冻得瑟瑟发抖。对方不给钱,我就一哭二闹三上吊,一副不给钱就决不罢休的无赖相,终于收回了百分之八十的欠款。
经过几年的拼搏努力,我们建立了年收入百万元的加油站,还与海外客商合作创立了一家假日酒店。1996年开始,我们涉足资本市场,几年下来获利近千万。
到2006年,我们已经拥有一家全资石油公司、不同公司股权、股票、房产、国外存款等总价超过1.5亿的财富。而王明春更是名利双收,获得了XX委员、XX代表和XX执委等一系列红帽子,成了当地有名的企业家。
当时正严管公职人员经商,加上女儿的身体,我听从了王明春的建议,从此两点一线,每天除了单位就是家里,很少过问他生意上的事。
我后来才知道,自从我放手后,他偷偷把我任法定代理人的公司悄然更换为他人,属于我俩注资的加油站也悄然换成了他弟弟和外人的名字,更奇葩的是,他拿着我们的巨额存款,给他80岁高龄的母亲开了一个炒股账户。
其实,自从王明春有钱后,我就发现他变了。在他眼里,钱可以操控一切。有一次过节,我的兄弟姐妹都聚在一起,王明春不可一世地说:“谁能把我侄子弄成个正处,我就给他20万。”顿时,家里所有人面面相觑,没有人再搭理他。
我见场面尴尬,赶紧圆场道:“你侄子是学校老师,走什么仕途,在学校干拼的是职称。”哪知,王明春瞬间变脸,对着我怒气冲冲道:“你懂什么?只要花钱,我想让他当什么,他就能当什么!”我只能哑口无言。
都说“男人不花,是因为兜里没钱”,这话真的一点不假。自从王明春发达后,就不断有关于他的风言风语传到我耳朵里,什么给女人买手机、首饰,带着女人去妇幼保健院做流产手术等等。
每当我气势汹汹地质问他时,他不是死不承认,就是用各种理由搪塞。而愚蠢的我,一次次地相信他,因为毕竟我们白手起家,我们曾经同甘共苦。
我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如果王明春真的那么清白,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流言蜚语呢?但是,我害怕知道真相,因为我承受不了背叛……
2
有一年,王明春被一个叫陈玲的女人缠上了,逼他离婚娶她,迫于无奈,他首次向我坦白他出轨的事,请求我原谅他。我愤怒无比,但想着可怜的女儿,看着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家,我心软了。
为了摆脱陈玲,王明春竟然躲到了医院里装病。而我以为他会真心悔改,不仅原谅了他,还每天去给他送“病号饭”。可悲的是,我在一次送饭途中,出了车祸,不幸骨折,也住院了。王明春却说他装病就要装得像,并没有来医院照顾我……
此后,我以为王明春会有所收敛,可令人失望的是,他仍旧花心不断。有一天,我在他办公室的抽屉里,发现了几包催情药粉。我万万没想到,我那顶着各种光环的富豪老公,竟然会对女人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我当即与王明春大吵大闹。哪知这次,他并没有如以往那样用编造的理由哄我开心,竟大言不惭地说:“谁让你翻我东西了,以后我的事你少管!”说完,摔门而去。
从此,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对我和女儿也越来越冷漠。我们的夫妻关系更是岌岌可危 ,每每说不了几句话,他就对我辱骂,甚至发展到后来的动手。
最令我痛心的是,女儿王瑾在我们常年的争吵中病情反复、加重,好几次都被送入医院治疗。那几年,我几乎将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女儿身上。
2009年,我陡然获知王明春早已和一个名叫李霞的女人同居在一起,还生了三个孩子。据我后来调查得知,25岁的李霞是外地人,早在2003年就给他生了一个女儿;2007年,李霞又为他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知晓这一切后,我的世界轰然坍塌。在没有拿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我冒然向王明春提出了离婚,我要求女儿跟着我,并要两套房子和2千万元现金。
我自认为提出的条件并不过分,对于身家上亿的王明春来说,这只是九牛一毛。何况,这钱是给和他生活了大半辈子的结发妻子和有病的女儿。
哪知,王明春见我要离婚分家产,一反常态,对我们母女出奇地温柔,一个劲地说,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要我放宽心,好好过日子,如果我实在要离婚,要多少钱他都会给,让我给他时间准备准备。
孰料,王明春只是在用缓兵之计,转移我的注意力,趁机转移财产,并安排李霞和私生子的去路。
我见王明春迟迟不签字离婚,就向法院提出离婚,希望分得合法的夫妻共同财产。
王明春却说公司连年亏损,早已资不抵债,他根本拿不出2千万来给我和女儿。他陆续拿出了多个借贷合同和若干个债权人的证明,而这些人都是他的亲友。
由于牵扯了太多债权人的利益,加之王明春的产业众多,法院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理清。而我根本不相信这些伪造出来的债权人和各种借贷合同,不停地起诉、上诉,我们的离婚官司也从区法院打到了市中院。
哪知,我们在本地打离婚官司,王明春却叫他表弟吕斌在外地起诉他和我,说王明春拖欠他一千多万元的债务。我哑然失笑,要知道,吕斌1991年就下岗了,一直在给我们打工,他哪来的一千多万元借给王明春?
我一怒之下,状告王明春犯有重婚罪。随即,警方对王明春进行立案调查。
孰料,狡猾的王明春早就悄悄地把他和李霞生的大女儿转移到澳大利亚,把一对双胞胎儿子转移到法国。由于境外调查困难,致使该案进展缓慢。
虽然一时无法找到李霞和他的私生子女,但他和李霞已生育孩子的事还是被亲友知道的。可王明春却跟法官说,他之所以让李霞给他生孩子,是经过我同意的。因为女儿王瑾有先天残疾,而我又已丧失生育能力,所以同意他在外找人生子。
我无法证明我没有说过此话,而他也无法证明我说过这样的话。最后,王明春重婚的案子由于一次次过了侦查期,又因证据不足,不了了之。
3
王明春更是肆无忌惮,在我们离婚诉讼期间,他经常派人去骚扰我的家人,影响他们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最终,他通过律师团队的精心策划,除了我们的住房、他持有的某公司股票因处在上市锁定期无法转移外,其他财产被他转移一空。
王明春曾嚣张地对我说:“钱在我手里,我想给你就给你,不想给你就不给你。你不要以为你告了我,我当不成XX委员,我就怕你了。我告诉你,我就算把钱拿去二审、再审都折腾光,也不给你一分钱!”
我欲哭无泪。若不是被逼得无路可走,世上哪个女人会把自己的老公告上法庭呢?
我离婚不成,反而背负了上千万的债务。我气愤至极,不屈不挠地一次次去法院上诉,不想最终惹怒了王明春。
一天,王明春带人在家门口将我堵住,把我拖回屋里殴打,摔烂了我的手机,一直打到我昏过去为止。他将我整整囚禁了两天一夜,不停地折磨和殴打。
当我从疼痛中醒来时,发现王明春不在身边,第一反应就是赶快去报警。迷乱中,我将窗户当门跳了出去。结果,我从5楼摔下,幸亏3楼的防盗网将我拦截了一下。当我如血人般倒在地上时,是邻居把我及时送到医院,救了我一命!
整整两年多,我几乎一直在医院里,接受各种手术和康复治疗,我没有多余的精力和财力再去与王明春斗智斗勇了。
转眼到了2014年,我与王明春的离婚官司打了5年,我没拿到一分钱不说,还花光了父母的积蓄,借遍了亲友,甚至欠下一百多万的诉讼费、律师费和一百多万的医疗费。想着自己和女儿后续的医疗费,我被这巨额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
为了打官司,我常年在各种机构、机关之间奔波,把有病的女儿丢给家人照顾,无暇顾及。然而,这一切的奔波,都劳而无功。
看着病情加重的女儿和自己残破不堪的病体,以及周围那些因我的事被搅得家无宁日的亲戚朋友,我身心交瘁,万念俱灰。我知道自己早已错失良机,如今再也斗不过财大气粗的王明春了。
2014年10月,迫于无奈,我只能含着血泪,屈辱地在离婚调解书上签了字。调解书上写明:王明春愿意支付给艾敏和女儿王瑾一千万元,条件是,艾敏不得再追究王明春的重婚及其他财产。
在签完离婚协议书那天,我坐着轮椅流着泪离开了法院的大门,随后去医院继续住院治疗。回想这5年来流的泪、操的心、担的惊、受的怕,个中辛酸滋味,只有我自己知道。
2015年,我用王明春给的分手费偿还了各种债务,购置了一套房屋,把女儿接到了自己身边。我通过不断康复治疗,终于恢复了身体的部分功能。
如今,我能离开轮椅和拐杖站立行走了,但令我心痛的是,女儿被变故所累,更加封闭,思维也更加极端,我只得给她做各种治疗和培训。可精神治疗的费用是巨大的,王明春给我的离婚补偿很快就所剩无几。
可胜利者王明春呢?他占有了我们绝大部分婚内财产,时常通过微信朋友圈炫耀他在法国和李霞以及孩子们的奢华生活照片。
我忍无可忍,向法院起诉王明春,要求增加孩子的抚养费。而王明春却利用我外出治疗的时机抢走了女儿,以此要挟我,让我撤回起诉。
我为了女儿的安全,面对王明春的强势欺压,只得无奈放弃。
如今,我已风烛残年,由于身体原因早已丧失了劳动能力。但想着残疾女儿将来的命运,我痛苦不已 ,不知我们母女的未来在哪里?
点评:艾敏的倾诉血泪斑斑,还附上了厚厚一叠案卷材料和夫妻之间的对话截屏、朋友圈截屏等,可以确认她叙述的基本属实。
很多人可能想要帮助艾敏出主意,但是在法律层面上,有无数大律师接受过她的委托,而她家亲友大多不是白丁,有的甚至担任一官半职,所以能想到的办法都已实施过,依然无果。如今离婚官司尘埃落定,没有什么翻盘的可能。
艾敏该怎么办?没有人可以给她答案。但是,通过她的遭遇,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实际的教训——
A,如果经营家族企业,夫妻一方放任不管肯定是不行的,一旦对方有了二心,你没有掌握财务情况,会非常被动。艾敏当年少点心眼,后来就只能抓瞎了,细思极恐。
B,假如你掌握不了财务状况,不占任何优势,这就说明对方不是良人,那么,最好不要为了斗气就要离婚。除非,你有了净身出户的勇气和决绝,不然还是沉住气为好,该忍还是得忍。
C,不要相信什么“坏人一定没有好下场”的阿Q式论调。抱歉,这个世界上做坏事的人太多了,老天爷根本忙不过来。所以,还是自己多长点心吧!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9-19 05:36 , Processed in 0.132486 second(s), Total 10, Slave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