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7377|回复: 0

与臧天朔有关的往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9 09:3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臧天朔有关的往事
朋友圈里看到很多人在发臧天朔的歌,感觉都跟臧天朔挺熟的。过了一会儿看到确凿消息说,臧天朔走了。
臧天朔走的太早,比我还小一岁。也幸好如此,要不,又有好多人会说,一个时代结束了。日他仙人板板的,多少个时代都结束了,作为一个正统的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老子还没有接班呢。

2005年夏天,我带着一位江西小伙儿,一位四川小伙儿去了济南,这个四川小伙儿还勾搭了一个小女生。四川人和江西人都瘦马干鸡的,我在四个人里还算高大。
回来的时候将近子夜,买不到有座位的票,上了一辆临沂到北平的列车,车上已经没有座位。三个男人倒没有什么,总要给小女生找个座位,看到某个车厢门口两人座位只有一个女青年用腿占住座位,我过去说,让一下,我坐。女青年看我一下,说,有人。我说,人来了我让。说着嚷着,声音就大起来。隔着五六个座位,四五个男青年闻声站起来,往这边看。虽然那几位人高马大,我这边就两个豆芽菜,打起来肯定全军覆没,不过,出门在外,我也不会轻易示弱,提高声音发狠地说,让开,我坐。女青年就把腿放下来了。
车快开的时候,上来一位矮壮汉子。一条胳膊上纹了一只下山猛虎,一条胳膊上纹了一条出水蛟龙。板寸,看得到头上有几块铜钱大小的伤疤,一个眼角的伤口还没有拆线。一看,就是狠角色。他说,这个座位是我的。刚好对面座位人去厕所,我就坐在他对面。坐定,他对我说,人出门在外,不能太嚣张,会惹事儿。我说,嚣张肯定有嚣张的资本。我们就聊起来了。原来我以为他们人高马大是山东人,听口音却是东北人,齐齐哈尔的。于是,我告诉他,我是加格达奇的,在齐齐哈尔看守所关过。
说到当年我所在号子里的一位东北大哥,现在竟然还是江湖大哥,这位精壮汉子竟然也知道,我们越聊越热闹。他告诉我,姓赵,在廊坊酒吧看场子的。那几个是他的兄弟,我们还互相留了电话。最后,他说,他们买的票的座位在另一节车厢,又带我们过去把那边座位上的人轰起来给我们四个人坐。
列车到廊坊的时候是黎明,我下车跟赵姓汉子道别。他要我去廊坊找他,我告诉他到上海来一定找我。就此一别,我们再也没有交集,也没有联系。

几年之后,臧天朔廊坊酒吧出事,我就想起那位齐齐哈尔的赵姓汉子和他的几位兄弟,觉得他们应该在劫难逃。今天,看到臧天朔的死讯,我便又想起这段往事,已经过去十几年了。

姚小远2018年9月28日星期五  上海理道,我只是一只有理想、有文化的兔子
(关注公众号“姚小远的江湖”,收听更多自由思想和犀利言论!)

十一长假不涨价的客栈——丽江一念花开昔年店,一家旺季不涨价、淡季不降价的牛逼客栈。不落井下石,不锦上添花,当然也不会雪中送炭,我们所能给你提供的,只是最惬意的文化客栈!
这里有美色、美人、美酒,希望来这里的你,能成为另一种美。
你的美,我们要让世界知道!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8-10-18 02:31 , Processed in 0.13688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