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12493|回复: 0

离婚是一种“传染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2 09:4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深圳某大型生活住宅小区,有一个由住户自发组成的跑步团“自由飞奔”。

“自由飞奔”有三百多人,成员以年轻人为主,里面不乏成功人士、家庭主妇和宅男,他们的职业也各异,有上市公司高管、有IT从业人员、有自由职业者、有大小老板、有教师公务员等。

“自由飞奔”不仅选有领导架构、组织架构,还有比较充裕的活动资金、有统一服装、活动章程、活动计划,甚至有一整年的参赛计划、实施方案和宣传的网页。

自2006年成立起,“自由飞奔”几乎参与了深圳各区的各项长跑比赛、半马和全马等,个人和团体拿了不错的成绩。不过,这个跑步团将快成为“单身团”了!

“自由飞奔”成立之初,是由十来个年轻女性组成的,她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单身女人。成员有三分之二是离了婚的女人。由于她们受的教育程度高,追求高质量的生活,婚姻失败于她们来说不是痛苦,而是一种全新的生活开始。这群“志同道合”的女性很快便结成一种亲密的联盟关系。

随着团体的名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住户加入他们,最终发展为一个三百多人的跑步热团,其中男女人数基本各半。

婉茹便是团体中的一个。

婉茹结婚五年,有一个四岁的儿子,她丈夫自己开公司,她本人是私立小学教师;孩子的照看、家务活等,有家公家婆负责,她有非常充裕的私人时间参加各种娱乐活动。

结婚第五年,婉茹感觉自己的身材有点走样,需要通过运动锻炼来塑形。她便加入了“自由飞奔”。

刚开始的时候,婉茹很庆幸自己参加了这样的团体。跟团友在一起,她有了一种“归家”之感。团体科学的跑步计划让她享受到了运动的乐趣;团友之间的互助让她感受到了集体的温暖;而团友之间成为朋友之后,让她的眼界开阔了,人缘也更好了。

不过,婉茹渐渐对“自由飞奔”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首先,“姐妹们”平时谈的话题令她很不安。由于团友的几个主要骨干都是离异女性,她们谈论的话题自然而然地涉及婚姻、家庭。她们对婚姻的排斥、对家庭生活的淡漠令婉茹找不到参与的话题。

其次,团体安排的活动跟她的生活安排、工作安排产生了冲突。团体每周三一个十公里,周六一个半马或全马,深圳地区内有比赛,都报名参加。每次活动完成,必然聚餐,团员坐在一起斛光交错,完了总结活动情况等;要是比赛获得好成绩了,还会去KTV包场庆祝。本来不会喝酒的她,竟然在两年内磨练成了“不干白,不干。”因为要参与活动,她经常没时间辅导儿子作业、没时间参与家庭活动,甚至冷落了丈夫。她和丈夫的感情,渐渐出现了裂痕。

最令婉茹接受不了的,就是团体成员混乱的生活。由于团体里有一半以上是女性,其中,这些女性又有三分之一是离异的单身女性。

经历过婚姻,却没有婚姻束缚的女性的开放程度是可想而知的。高知识分子开放起来,她们堕落的程度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许多女团友跟男团友有暧昧关系,一些本来婚姻完好的团友没有抵挡住诱惑,跟团友乱搞,结果导致婚姻破裂。

婉茹也差点没经受住考验。

团队里有一个“大哥”对她非常关照,不仅嘘寒问暖,还细心体贴,他的表现可比她的丈夫好百倍。一次,“大哥”终于对她表白了,说暗恋她很久了,希望跟她在一起。

婉茹拒绝他说,我是有家庭的人,婚外情我不玩。他笑笑,意味深长地说,那就玩婚内情呗,我不介意等你离婚,带孩子来也能接受!

婉茹是一个很有底线感的人,她当然严词拒绝。此后,她刻意疏远了“大哥”。或许“大哥”是个明白人,他没有死缠烂打,很快便跟另外一个女团友搞上了,成功地拆散了那个女团友的婚姻。但他们并没有结成一对,只是以情侣的身份相处着。

自打加入“自由飞奔”的四年时间里,婉茹目睹了五十多个女团友亲手撕碎了自己的婚姻、家庭。

看着已婚女团友奋不顾身地投入到单身的洪流。婉茹暗自感叹时代的变迁。她怀疑自己不属于这个时代。

其实,婉茹心里头明白得很,环境对一个人潜移默化的影响力是无法估量的,越是介入太深,越容易被同化;“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与涅与之俱黑”;人与人的生活观、价值观、人生观、婚姻观是互相影响的,当一个人在一个团体中长期被某种思想影响,他会不知不觉对那种思想产生认同感,进而改变自己。

婚姻也一样。离婚就像一种传染病,如果长时间浸泡在“病源里头”只会有两种结果,理智地抵御,增强了离婚免疫力,使自己的婚姻弥久弥坚;另一种是被毒害、被同化,终于失去了“抗病”能力,蜕变为另一个“致病源”。

生活不易,婚姻更不易,且行且珍惜,远离负能量,离婚人士组成的群体,要谨慎接触。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9-2-24 05:12 , Processed in 0.122571 second(s), Total 8, Slave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