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社区
查看: 14040|回复: 0

我的孩子不能成为“漂二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30 08: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了下一代


我不只是为了自己,还为了我的家人和孩子,我一定要在北上广深购房入户,就算把自己填进去,我也要把这个坑填平了。你填的好,今后你的孩子,就可以平平稳稳的走过去了。如果你选择了放弃,那么你的孩子二十年后又会走你的老路,而且更加的艰辛。」这是前两年一篇公号文章《为了你的下一代,请死守北上广》里的最后一句话,用一种壮士扼腕的气势,旨在激励那些想逃离一线城市的年轻人,理由就是『为了下一代。』


一线城市,集中了全中国最优秀的所有资源与福利。而在中国,孩子的教育问题,是每个家庭过不去的坎儿。


都说在广州生活的人里,每3个人中就有一个新广州人。在2017年广州市总出生人口中,「漂二代」占比为27%。也就表明,每10个出生的婴儿中,有3个为「非广州户籍。」同年,仅有6001人成功通过积分入户广州,社保积分排名最低分数为130,即连续缴纳社保11年。
对于这群外来务工人口子女来说,「非广州市户籍」是一个大标签,它常常与各种资源福利相关,最能直接影响的就是入学。


父母在广州打拼后却没能扎根于此,这群漂二代也注定拥有一段漂泊的童年和未来在“去与留”中的被动抉择。虽说现在不流行将孩子放在家里成为留守儿童,但最后自己努力的步伐却赶不上疯狂增长的房价和严格的户口政策,也让这群广漂们安家的梦想变得遥遥无期。


非户籍生想要享受本地的教育资源,能走的几条路。要么是入户成为广州人,要么是花高额的价钱来获得学位资源,不管是交赞助费或是买学区房,亦或是读民办学校。在资料上,「借读生」三个字定义了这群特殊群体的求学身份。


在教育不断普及的今天,读书在广州成了一种奢侈。所谓的“精英”教育,也往往只对户籍生敞开大门。「生在北京这种大城市,所以在教育资源上享受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很多外地孩子,或者农村的孩子享受不到的,所以这就决定了,我在学习的时候,确实能比他们走很多捷径。」一个北京高考状元的清醒发言,也再次佐证了大部分的社会“精英”,来自于大城市。


为了更好的让孩子接受精英教育,避免孩子成为漂二代。越来越多的广漂将目光投向广州周边的城市安家,过起了双城生活,为下一代搭好一条不太完美的梯子。


平凡人没有故事


只有生活


早上6:30分,家住肇庆大旺高新区的沈培明匆匆起床洗漱。因为寒假的到来,他不再需要匆匆忙忙的送两个女儿去学校,起床也就比平常迟了一点。不用大早上耗费力气与女儿斗智斗勇,这一点让他感觉很轻松。手上提着昨晚妻子打包好的饭盒和早餐,7点准时开车从小区出发。


天灰蒙蒙的,路上基本没有什么车。沈培明的目的地是75公里外的广州珠江新城,他每天办公的地方。半个小时后,他熟练地到达广佛肇高速公路入口。迎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沿着高速一路飞驰,40分钟后他就可以「到达」广州,当然只是通过广州的入口。


按照平常的日子,沈培明一般要在广州城入口塞上半个小时左右才能真正意义上进入广州。最近年关将至,进城的车比以前少了一点,但依然还是塞。


「这一年,你说自己有什么改变,大概就是脾气变好了。广州这个交通,就算你有天大的脾气,也给你磨得没脾气了。」就这样一路边塞边走,9:10分到达公司楼下停车场,有时早一点,有时晚一点,基本能赶在9:30分之前到达。


沈培明这样两地奔波的日子,已经坚持了490天。每天4小时,来回160公里,一年半下来,汽车里程数将近九万公里。


4年前,供职于一间大型电商平台的沈培明,从肇庆分公司调到了广州总部,妻女最初也随他来广州住了一年,随着大女儿上学年龄的逼近,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成了燃眉之急。


沈培明是湖北人,长于长江边的一个小村镇。自己因为在乡下有地。目前两个女儿的户口都随自己的农村户口。


「当时也打听很多了广州小学的学位资源,好一点的小学赞助费就要数十万,差一点的都是一些村办小学或者比较偏远的学区。学位房和好点的民办学校自然不用多说,主要是家里还有个老二,两个小孩算下来,教育支出太大。」


后来沈培明和老婆一合计,决定自己留在广州。妻子则陪女儿回到以前的工作地肇庆大旺上小学。早两年他也曾独自一人在广州生活。后来,他辞掉了那份忙碌的工作。这个一周一回的候鸟爸爸,开始每天归家了。


每月约4000元的通勤费,跟留在广州的教育支出相比,连零头都及不上。偶尔沈培明也会做做拼车的生意,贴补一下油费。


身边像他一样过着双城生活的家庭并不在少数,其中以佛山最为常见。现在,沈培明已经在广州供起了一套二手房,平时加班的时候他偶尔也会住在这边。他在等一个时机,让女儿也能享受精英教育的时机。


比起沈培明,广州人阿宝的小孩上学则简单地多。父母在越秀旧小区有两套房子,一套自己住,一套给小孩上学住。虽然目前小孩还在上幼儿园,但未来不管升小,还是升初,他只需要按照地段分配按部就班的升学。


阿宝和丈夫每月只需负责自己家庭的日常开销,孩子大部分也是退休的父母帮忙带。所以每月两个人只需收入过万,就不会有太多的生活压力,还能抽空一起外出旅行。


「大概没有拼命努力工作的必要。不会过得太好,也不会过的太差,就一般啦」阿宝有点开玩笑似的说。


比起「户籍人士」的悠闲,广漂们对生活的焦虑是源源不断的。如果30岁没房没户口,如何安家,在大城市无非是吃一口青春饭,租一个单间,总不能混到40岁。


一线城市的人口暴增,教育资源的紧缺已成为趋势,“漂二代”的教育问题是避无可避。顶着买不了房,孩子上不了学的焦虑。以孩子为起点的双城生活,对这批可以为了孩子放弃自身利益的广漂父母来说,总归是一条没有出路的出路。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举报|Archiver|手机版|标签|排行榜|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20040112   

GMT+8, 2019-4-25 22:09 , Processed in 0.107615 second(s), Total 12, Slave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